第一千零九十五章:豆蔻心事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豆蔻心事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豆蔻心事 “苏小曼?呵呵,这小姑娘有点意思……” 林昆身子微微一滞,笑着小声的自语道,拉开野马车的车门,里头的小警察握着方向盘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望着林昆,林昆唇角笑了笑,这小民警才依依不舍的下来。 林昆坐进了车里,回过头笑着对小民警说:“有机会再请你试驾。” 小民警那不舍而又忧郁的小脸上,顿时乐开了一朵花儿,“好啊!” 林昆笑着说:“你可以来百凤门找我,我叫林昆。” 嗡! 发动机一声咆哮,野马车尤如脱缰的野马一样冲了出去,原地留下两行淡淡的轮胎印和一阵骤起的劲风,风吹在小民警的脸上,小民警睁大着眼睛,满脸惊讶的表情。 他…… 居然是百凤门的林昆! 本来这小民警的心里还不平衡,凭啥年纪都差不多,自己自认为风流倜傥,一点也不比这小子差,凭啥他就开的起野马,自己却只能开qq,现在算是尼玛真服气。 跟随着关云飞一同出来的这些手下们,都没搞清楚状况,关云飞也不向他们解释,脸色冷漠的下达命令道:“回局里,今天的事回去以后都不准乱说,小心舌根子。” 一行手下噤若寒蝉,他们的关副局长可是出了名的坏脾气,谁要是敢忤逆他的意思,那纯粹就是嫌自己过的太舒服了,身在警察局这样的事业单位,领导若是想叫你不好过,有一百种的办法等着你,所以也不怨手底下的人平时溜须拍马,那都是被现实境况所逼,实属无奈啊。 林昆开着车直接到了市人民医院,在普通的高级病房里,看望了一下受伤的兄弟,这些兄弟的伤的或轻或重,多数都是皮肉轻伤,但其中有两个兄弟重伤可能要落下残疾。 见老大亲自来探望,这些个百凤门的小弟们,全都一脸激动。 林昆一个一个病房看望慰问,对这些个小弟们真诚的说了一番感谢的话。 小弟们群情激动,纷纷回应道:“林老大,为了百凤门的容易,不管叫我们做什么,我们这帮子兄弟都在所不惜!” “对,百凤门的荣誉,就是我们大家的荣誉,我们要誓死捍卫!” “百凤门万岁!” …… 林昆赶紧挥手制止,群情高涨的,要是任由这群小子继续喊下去,怕是整个楼层都要被惊动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这是在闹起义呢,这罪名他和兄弟们可担不起啊。 关于这些受伤的兄弟,林昆已经提前和刘刚交代好了,住院和医疗都选择高档的条件,另外额外给一笔优厚的受伤的补贴,那两个重伤留下残疾的,额外给了一大笔的钱。 这些个兄弟,以前也都是跟着大大小小的帮派头目混过的,像林昆这样真拿他们当兄弟看的,绝对是唯一一个。 那些小帮派的头目,多数只是干讲义气,也没个实际行动,毕竟这群小弟也是需要生活的,江湖义气重要,但不管是拖家带口,还是一个人过活的,总得吃饭吧。 那些大帮派的头目,多数牛x哄哄的,几乎也不把他们这些跟在屁股后面混的小弟当回事,平时借着酒劲儿会说上两句义气话,叫人听了心里舒服,可以点遇到事了,他们这群跟在屁股后面跟着混的小弟,那就是炮灰。 常常我了帮派出去打架厮杀,最后落下伤的,就随便找个小诊所丢进去包扎,那医疗环境根本谈不上高档,像现在这样高级病房住着,有专门的医生伺候着?想都甭想。 另外,要是有被伤的严重致残的,还有什么格外的安家费,那更是没有影子的事,你没有价值了,马上就会被当烂包袱甩掉。 昨天晚上林昆就来探望过一次这些兄弟们,已经让兄弟们很感动了,今天又过来探望,他们更是感激的无以言表,在道上也都混了好多年了,这次总算是跟对人了。 随后,林昆又来到了高级vip病房的楼层,先到蒋叶丽的病房里来看望,蒋叶丽目前还在昏迷当中,几时醒来还不确定,阮倩和夏卉轮流在这照顾,另外还有医院的护士陪同。 白天是夏卉在这,林昆推门进来,小丫头抬起头,眼眶红红的,似乎还残留着一丝泪光,林昆马上关切的问道:“妹子,你这是咋的了?” 夏卉泪眼闪烁的一把扑进了林昆怀里,委屈而又担心的说:“哥,叶丽姐要是醒不过来怎么办,医生刚才说……” 话不等说完,已经抽泣上了,这小丫头绝对是真性情,本来就单纯无瑕,虽是在夜场里唱歌,可她一直都像是出淤泥而不染的小仙子一样,从未染上半点江湖上的习气,这也是她的嗓音能那么一直清澈干净的原因。 “放心吧,你叶丽姐一定没事的……” 林昆拍着夏卉的肩膀安慰,小丫头的肩很薄,想到这个还未满二十岁的小姑娘,就已经提前挑起家庭的重担,林昆没由来的又是一阵心痛,像她这么大的年纪,正常的孩子大多都应该在大学里享受着美好的青春时光吧。 林昆曾经提议过,让小丫头继续读书,一切费用他来承担,包括小丫头的家里,有什么困难他都可以帮忙解决。 可这小丫头别看平时性格温和有些软弱,也没什么主见的样子,关键时候那小脾气倔着呢,她说什么也不同意。 这小丫头嘴上说着不喜欢上学读书,读了也是浪费青春,实际上蒋叶丽曾偷偷的跟林昆讲过,夏卉有一次跟她说心里话,之所以不去读大学是为了留下来报答他。 林昆抬起头,向护士看过去,护士是一个三十左右的女人,皮肤保养的很好,模样长的也不错,一身洁白的护士服,看起来格外的美丽。 见林昆看过来,护士微笑了一下,说道:“刚才这位小妹妹问我病人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我如实的回答,目前的情况还不好说,可能马上就醒过来,有可能一直也醒不过来。” 林昆笑了一下,说:“谢谢你。” 护士道:“不用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希望小妹妹不要这么伤心了,吉人自有天相,老天爷会保佑善良的人的。” 林昆笑了一下,两只手抱着夏卉的小肩膀,低着头微笑着看着她说:“人家护士小姐都说了,可能下一秒就醒过来了,你干嘛非要去跟那最不好的较真,乐观一点。” 夏卉委屈的擦着鼻子说:“可,可我就是很担心嘛。” 林昆抿了下嘴角,笑着说:“好好好,那咱们就按照最坏的来,即便你叶丽姐真的永远醒不过来了,那我们就轮流照顾她,绝对不让她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躺在这里。” “嗯!” 夏卉道:“哥,你对叶丽姐真好,要是我也……你会不会……” 林昆眼睛一瞪,道:“小丫头,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不许乌鸦嘴啊。” 夏卉红着脸颊低下了头,小声的嗯了一声,小女人的心事在心里头如同那慌乱的小鹿乱撞,砰砰砰的心发慌。 旁边站着的护士轻轻的一笑,却是将夏卉这小女人的心事瞧的真真切切,所谓当局者迷盘观者清,林昆只当是这小丫头说错话被自己批评了一句之后有些小委屈,所以才低下头红着脸颊,却没看透其中的另一层意思。 床上,蒋叶丽的手指头微微的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