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一章:刘三发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刘三发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刘三发 “你给我放手你,还知恩图报,你就是个臭流氓,流氓!”小姑娘边挣扎边跳脚道,抬起膝盖就向林昆的裤裆顶过来。 “我靠,妹子你也太阴了吧!”林昆果断的两条腿一夹,把姑娘的小腿夹住,并提醒道:“小心你的脚,再扭可就是二次伤害了,百分之八十的可能会留下终身后遗症。” 说着,林昆的目光向姑娘刚刚扭伤的那只脚看了一眼,此时这姑娘句是用这只脚金鸡独立的。 马上意识到了什么,苏小曼低下头看了一眼,脚上的疼痛已经少了大半,此时这么站着也只是稍稍有那么一点疼的感觉。 林昆咧嘴一笑,道:“怎么样,我就说你是恩将仇报吧。” 旁边的一个女同事小声的向这边说:“小苏,你的脚好像没事了。” 林昆松开了夹着的双腿,苏小曼愣了愣,晃动了两下刚才扭伤的脚,真的不怎么疼了,抬起头的时候,林昆已经向卫生间走去了。 吱嘎! 旅游公司的门口,停了两辆车,前面一辆陆地巡洋舰,后面一辆军绿色的坦途,车门打开,这三发旅游公司的老板刘三发从车上下来,身旁跟着一个二十多岁身形精悍的小弟。 刘三发回过头冲车里的人递了个眼神,车里的人点点头。 刘三发大摇大摆的走进旅游公司,公司里收拾的很干净,他很满意,这旅游公司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幌子,他还真不指望这公司一年的营利能有多少,当初成立这家旅游公司,为的就是可以有一个正当的名头,承包黑山的自然公园景点。 黑山是辽疆省最高的大山之一,若是放在辽疆省的别的城市,可能不会有太高的旅游人气,可在中港市这个本身就是以旅游业为根本的城市,守望着一片蓝天大海,来黑山自然公园里旅游的人可就多了,每年算下来可都是不少的收入。 “刘总好!” 大厅里的隔断办公桌后的几个员工同时站了起来,恭敬的道。 苏小曼也忍着脚痛站了起来,学着其他人的模样,微微欠身摆出一副恭敬的样子,她偷偷的抬眼瞧这初次见面的老总,三十多岁留着一个小寸头,皮肤很黑,脸上带着三分戾气,冷冰冰的目光扫视了一圈,最终落在了她这儿。 苏小曼紧张的赶紧低下头,两只手攥着衣角轻轻的捏着。 这位素未谋面的老总,给她的第一印象很凶,像极了电影里的黑社会大哥,那种很坏很凶狠又干了很多坏事的那类。 刘三发眼睛里闪过一丝精锐的光芒,嘴角饶有兴致的笑了一下。 经理办公室的门开了,徐晓燕扭着她那两瓣饱满的大屁股出来,她这都已经扭成习惯了,走起路来不扭两下身子不爽。 “三哥,你来了。”徐晓燕声音软如糯米,透着娇滴滴的委屈,不过这女人不管摆出什么表情,都有一股做作的味道。 大庭广众,刘三发也不避讳,伸手在徐晓燕的屁股上摸了一把,手指头揉搓了两下放到鼻尖前嗅了嗅,脸上淫光闪烁的看着徐晓燕说:“晓燕,林老大人呢?快带我去见见他。” “他刚才去卫生间了。”徐晓燕道。 “哦,那我们就在这儿等他。”刘三发笑了笑,原地站着。 另一边,几个站着的员工低着头,心里头都在小声的嘀咕着,刚才的那个年轻人到底什么身份,刘总居然喊他林老大,看来这个卖假酒的不简单啊,都能混上‘老大’了。 方便完了,林昆顺便在卫生间里抽了根烟,然后洗了把手,擦了擦自己脑袋上的发型,这才慢悠悠的从卫生间里出来。 看见站在大厅里的刘三发,林昆嘴角一笑,不等他先开口,那一脸嚣张的刘三发放低了姿态,伸出双手迎过来,脸上堆着虚假夸张的笑容说:“林老大,你来我这也不提前通知一声,有失远迎我这心里惶恐,你可千万别见怪。” 林昆伸手和刘三发握了握,笑着说:“刘兄,你言重了。” 刘三发摆出一个请的收拾,向另一边的会客室道:“林老大,请!” 林昆笑了笑,没说话,向着会客室走了过去。刘三发对愣在一旁的徐晓燕说:“徐经理,把你这最好的茶叶拿出来。” 徐晓燕应了一声,赶紧就向四名女员工招呼道:“都过来帮忙。” 会客厅不大,刘三发根本就没太把这里当回事,也没什么大的投入,雇几个员工过来,也是摆摆样子而已,这家三发旅游公司,外表来看地方不小,可里面的员工把保洁的算上,也只有十多个人而已,是一家小的不能再小的旅游公司了。 林昆和刘三发对面而坐,刘三发身后站着那个跟着他下车的小青年,这小青年身形精悍,脸上表情严肃,抬眉合眼间,总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敌意流露。 林昆下意识的多看了这小子一眼,从身形和气息上来看,是一个练家子,不过弄虚作假的成分居多,没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厉害。 这个世界上,往往越是厉害的人,往往隐藏的越深,只有那些沾了点鸡毛蒜皮的道行的,才喜欢绷起脸来装逼。 茶水端了上来,还有几样水果摆在了面前的小方桌上。 端茶送水的,就有刚才扭伤脚的苏小曼,她抬起头的时候,有意的向林昆看了一眼,不料林昆的目光正在等着她,小姑娘一下子惊慌的立身不稳,险些打翻了桌上的盘子。 徐晓燕在一旁拉了她一下,出了会客厅后,责怪的道:“小苏,以后做事小心着点,别毛手毛脚的,刘总在这呢。” 苏小曼低下头,道:“对不起徐经理,我以后会注意的。” 会客厅的玻璃门关上了,徐晓燕和苏小曼的声音隐隐透来。 林昆和刘三发同时收回目光,旋即两人对视一眼,各自会意的一笑。 刘三发笑着说:“林老大,我的这位徐经理还不错吧。” 林昆笑着点点头说:“长的挺漂亮,而且业务能力挺强。” 刘三发哈哈笑道:“林老大如果喜欢,晚上我让你她陪你。” 林昆的眉头微微一皱,马上舒展开来,刘三发这么一副态度,明显就是没把他这个中港市地下世界的教父放在眼里,若是放在眼里了,定不敢轻易拿这种荤事来开玩笑。 刘三发双眼明亮,一直留意着林昆脸上的表情变化,他早年的时候杀过人坐过牢,出来以后和几个监狱里认识的哥们一起拉帮结伙在开发区混了起来。 作为一个新建的城区,最初的时候帮派混杂,还有中港市其他大的帮派势力涉足,谁都想来这新建起的地盘上叨一块肉下来,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刘三发的刘家帮成了开发区最大的帮派,占据着开发区最优厚的资源地带。 这一切的背后,可不光是打打杀杀那么简单的,和刘三发行事的精明以及那毒辣的手腕密不可分,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林昆统一中港市地下世界的时候,他最先站出来同意。 在那之前,他和林昆没有任何的瓜葛,只听过这么一号人,之前好像也见过一次,但总的来说几乎没有任何印象。 他站出来同意,是为了应那一句话——识时务者为俊杰。 当时的百凤门如日中天,又有金老爷子出来帮忙撑门面,中港市大多数的帮派都不敢忤逆,趁着别人犹豫之际,刘三发瞅准了时机早早的站出来同意,这也是占了先机。 林昆脸色平静的笑着说:“谢谢刘兄的好意,我对这个女人没兴趣,我能看出来她丢刘兄有意,朋友之妻不可欺。” 刘三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话锋一转道:“不知道林老大今天过来,有什么事情?我刘某人先把话放在这,只要是我能帮上忙的,我一定竭尽所力。” 林昆双目静静的盯着刘三发,能有两秒钟,刘三发同样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光听刚才的话很和谐,可这审讯室里的氛围可不太好。 林昆笑了笑说:“刘兄,咱们都是爽快的人,我不绕弯子了,你也不用在这演戏了,黑山公园那边的人一定给你打过电话了吧,我把你约过来呢,就一句话,放手黑山公园。” 刘三发眉头微微一皱,话语里带着冷笑说:“林老大,你这是难为啊。先不说我手底下的兄弟要吃饭,这里面也不光我一个人的利益,就我这小地方小庙的,怎么容得下那么大的一块买卖,不用我细说,林老大你也该明白吧。” 林昆笑了笑说:“刘兄,你说的我懂,我林昆做事也不是没有理由的,那山体公园的建立,应该是政府拨的款项吧,来的路上我也让朋友帮忙调查了,也确实是这么回事。” “这山体公园本来就应该是一个民生的项目,建成是为了给生活在这城市里的老百姓,闲暇假期的时候能有一个散步的地儿,还有山上的那座寺庙,也不应该用来牟利吧?” “任何一个人把这民生用的自然公园当做营利的项目来经营,都是不应该的,说的难听一点就是贪赃枉法,是非颠倒。刘兄,你应该是一个光明磊落,懂道理的人吧,可不要因为这件事,让我对你的看法改变了。” 林昆说完,刘三发脸上的表情透过一丝阴冷,不等刘三发开口,站在他身后的小青年却是抢着开口,就像是那拍电影时为了能抢上一个镜头,忍不住抢台词的龙套一样。 “你算什么东西,我们三哥用你看!?别以为你在中港市咋呼了一圈就了不起了,我小六今天就不信邪,就要会会你!” “呵呵……” 林昆笑了一声,目光没有看向自称小六的保镖,而是看着刘三发,刘三发故意装作低头摸鼻子,仿佛什么也没听到。 林昆笑着站了起来,径直向那小六走过去,道:“刘兄,既然你不懂得怎么教手下做人,那我就帮你教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