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章:恩将仇报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九十章:恩将仇报

第一千零九十章:恩将仇报 说是愣,其实是不愿意了,人家那两瓣硕大的屁股一坨肉,扭动起来容易么,那得消耗多少的卡路里啊,可你丫的居然看都不看一眼,盯着墙上的破公司简章看个球撒。 难不成那几行花钱雇枪手写的白板黑字,会比老娘的屁股更性感? “哼!” 徐晓燕轻轻的哼了一声,多有娇嗔之意,这时候咱们林大兵王如果懂得‘怜香惜玉’,应该马上回过头安慰人家少妇。 实事求是的讲,人家少妇那一对饱满挺翘的大屁股,可比墙上的挂着的几行字耐看,不过看完了墙上的几行字,林昆也算是明白,这家旅游公司为啥叫‘三发旅游公司’了。 意义简单明了——发财,发财,发大财! 林昆回过头,笑着冲徐晓燕竖起了大拇指,徐晓燕脸上那娇嗔的小表情缓和了一下,微微颔首,做出一副害羞状,心说:他这是要夸自己的屁股漂亮么,还是夸性感呢? 结果,林昆字正腔圆的嗓门一亮,这位性感妖娆而又水性杨花的少妇,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一阵阵冷气顺着那水嫩光泽的脸颊蔓延,空气中的温度冷了三分,气氛幽怨了七分! 咱们林大兵王竖着大拇指说:“这字写的真漂亮,好字啊!” 徐晓燕两只眼睛一翻白,差点直接幽怨的昏死过去,表面上水性杨花而又婀娜妩媚的她,内心里一个粗犷的东北大老娘们的声音在咆哮着:“你特么是不是傻,是不是傻!” 那白板黑字明明是用电脑打印出来的好不好,当然好看了! 见这小少妇被自己气的差不多了,也算是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林昆笑着将二郎腿翘到了桌子上,嘴里头歪嗒嗒的叼着了根烟,不过并没有点着,戏笑的冲徐晓燕道:“打个电话,叫你们老板过来,我找你们这最大的,不是胸最大。” 徐晓燕脸上的表情一怔,道:“我没听错吧,你要找我们老板?” 林昆笑着说:“他要是问你我是谁,你就说百凤门的林昆。” “百凤门的……” 徐晓燕脸上的表情瞬间惊讶起来,道:“你,你是……” 林昆笑着说:“怎么,徐经理认得我?”眼神扫了一眼徐晓燕的胸牌,那高耸挺拔的胸脯上,写着——经理徐晓燕。 “我……” “我又不会吃了你,不用这么紧张,快给你们老板打电话吧。” “我们老板是……”徐晓燕紧张的想要解释,林昆笑着打断说:“他是谁我暂时不想知道,反正待会儿就能见到了。” 徐晓燕不敢再多言语,百凤门林昆的名号,她也是听过的,这家三发旅游公司,是中港市开发区最大的黑帮头目刘三发的产业,刘三发几乎控制着整个开发区三分之二的地盘。 林昆听说过刘三发这号人,不过对这个人却没什么印象,听刘刚在他的耳边叨咕过,说这个刘三发心狠手辣的劲儿,和当初南城区的疯彪差不多,不过也算是一个识时务的人,在林昆统一中港市地下世界的时候,他是首先表示顺从的几个黑帮头目之一,他顺从了,开发区其余的小帮派也跟着顺从了。 徐晓燕拿起座机,拨了刘三发的电话,电话很快接通了,不等徐晓燕开口,电话里传来了刘三发猥琐的声音,“晓燕,又寂寞难耐想你三哥了?你家那怂货又出差了?” 徐晓燕脸颊一红,声音发烫的说:“三哥,有正事。” 刘三发在电话里哈哈笑道:“正事?你三哥x你就是正事!” 徐晓燕急着道:“百凤门的林昆在我这了,他说要见你!” “什么!?” 刘三发的声音突然冷了下来,可以想象到,满脸淫相的他,听到‘林昆’两个字时,内心的惶恐不安,脸上表情的变化。 时间仿佛静止了两秒钟,电话里传来刘三发的声音,道:“晓燕,你确定真的是百凤门的林昆么,不是假冒的?” “三哥,应,应该错不了吧……”徐晓燕声音隐隐有些发颤。 “好,我马上到!”刘三发道。 办公室里,林昆马上冲着话筒的方向喊了一句:“刘老大,我只等你十分钟。”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了盲音,刘三发挂断了电话,徐晓燕放下电话,身体有些木讷的转过来,看着林昆,她脸上的笑容也开始有些不自然起来,林昆的大名她早就听过,是在床上的时候听刘三发说起的,刘三发说这小子是一匹狼,来自漠北的狼,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将中港市的地下世界统一了。 徐晓燕当时也问过刘三发,就这么心甘情愿的认了他这个教父,从此以后不管干什么都要受管制? 刘三发当时只是冷笑了三声,并没有回答,徐晓燕身材丰腴,小模样长的也不错,更重要的是刘三发喜欢她水性杨花的性格,和刚刚嫁作人妇的感觉,可没真的把她当心腹,一些心里头属于自己的秘密,自然不能轻易的跟她说。 挂了电话,徐晓燕心里头紧张,再看向林昆的目光里,自然没有了刚才的那股子骚媚劲儿,一时间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林昆笑着说:“徐经理,干嘛这么拘束,这是你的办公室。” 徐晓燕拘束的笑了笑,手里握着刚刚倒的一杯本来要给林昆的水,忍不住的颤了两下,笑着递到了林昆面前,“林先生,请喝水。” 林昆接过来,笑着说了声谢谢,顺便手指轻轻在她的手背上拍了一下,徐晓燕顿时如同被闪电击中一样,身上哆嗦了一下。 “徐经理,坐呀。”林昆笑着说。 “哦。” 徐晓燕慢慢的挪腾到座位后,坐了下来,要说她平时也没少接触过男人,那些男人里有企业的高管,也有大老板,甚至有一些政府机关里管事的,可不知为何从没有像现在这么紧张的,眼前这个看似痞里痞气的男人,给她的压力好大。 林昆看徐晓燕坐立不安,笑着说:“徐经理,刚才我一进来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个态度呀,怎么我一报出姓名来,你这么紧张,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我什么坏话啊?” 徐晓燕赶紧说道:“没,没有。刚才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没认出林先生,要是有冒犯的地方,林先生大人不记小人过。” 林昆马上收敛笑容,摆正了态度说:“徐经理,你这么说可太见外了,刚才我们聊的很好啊,哪有什么冒犯不冒犯的,再说了我们都是年轻人,互相沟通哪来那么多的条条框框。” 徐晓燕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滴答…… 徐晓燕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响起一声短信提示音,徐晓燕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微微发生了变化。 林昆瞧在眼里,嘴角狡黠的一笑,站了起来说:“徐经理,卫生间在什么地方,我想去方便一下。” “哦……”徐晓燕慌乱的回过神,说:“出门左手边,一直走到尽头再右拐就是了,要不我叫人带林先生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林昆笑着走了出去。 办公室的玻璃门关上,徐晓燕赶紧拿出手机回信息,短信是刘三发发来的,里面写着:他带了多少人过来,有什么苗头么? 林昆推开办公室玻璃门的时候,那六个工作人员慌乱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有一个穿着高跟鞋的姑娘,刚才也是太慌乱了,跑了两步一不小心扭了脚,扶着脚踝疼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这几个员工刚才都聚在办公室的门口偷偷听里面的声音。 现在是旅游的淡季,一个星期也遇不上几个来咨询旅游报团的,这些员工平时没事就喜欢聚在一起八卦,这不今天徐晓燕又勾搭上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大家伙就凑在了她的办公室门口,听一听这个骚女人是怎么发春勾引男人的。 结果这些人听的云里雾里,他们又不是道上混的,自然对中港市的地下世界不太熟悉,百凤门听过,甚至他们有人还去百凤门喝过酒,可百凤门的林昆是干啥的,卖假酒的? 几个回到了座位上的员工,在那儿假装工作,或是盯着电脑在查资料,或是拿着电话似乎要给客户打电话,看样子很忙呢,不过这几个人却是严重的缺少同情心,就放着自己的同事一个人扭脚在大厅的中央,小姑娘疼的泪眼楚楚的。 “美女,你没事吧?”林昆走过来,弯下腰来笑着说。 这面容姣好的小姑娘心情不好,嘟着粉嫩的小嘴说:“能没事么。”说着,眼眶里闪烁的泪光,吧嗒一下掉了下来。 林昆蹲了下来,摸着下巴有模有样的瞧了瞧姑娘高高肿起的脚踝,道:“哎呀,你这脚扭的可不轻啊,以后还是少趴门缝,这想的东西一点没听到,还把这细皮嫩肉的小脚扭成这样。” “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快走开!”小姑娘又疼有委屈,自己扭了脚疼的不敢动,这个卖假酒的却在这儿幸灾乐祸。 吧嗒,大眼泪唰唰的掉了下来。 “我看看哈。” 林昆厚着脸皮轻轻的捏了一下姑娘那高高肿起的脚踝,姑娘顿时疼的哎哟一声惨叫,额头上顿时又渗出了一层细汗。 “你干嘛!” 姑娘挥着小手就向林昆打了过来,却忽然感觉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一只大手懒腰摸着自己的屁股,另一只手捏在自己的脚踝,姑娘顿时紧张的大叫了一声:“啊!” 嘎嘣…… 一声清晰可闻的脆响,大厅里的那几个员工都看了过来。 林昆一只手抄着兜,一只手捏着嘴里歪嗒嗒叼着的烟卷。 一屁股墩儿坐在地上的姑娘,气势冲冲的就跳了起来,挥着一双嫩白的小手,又向林昆招呼了过来,没有章法,但气势汹汹,那本来白皙颜值很高的小脸,狞了一把锋利的刀子。 哎我去,小辣椒啊! 林昆嘴角轻佻的一笑,一只手迎上去,啪啪的两声脆响,把小姑娘的两只嫩白小手握在了手里,“姑娘,咱得讲道理吧,你不知恩图报也算了,总不该恩将仇报欺负老实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