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六章:净空法师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净空法师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净空法师 林昆继续向山上走去,半山腰处的寺院门口,红色的大门敞开着,不是旅游的季节,寺院里的香火多少有些冷清。 林昆走进大门,一只躺在门口的大黄狗慵懒的抬起头,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张开那大嘴巴打了个懒洋洋的哈欠,继续耷拉下脑袋睡觉了。 林昆看了一眼这只大黄狗,慵懒惬意的生活姿态,叫人羡慕。 寺院里的和尚并不多,两个剃着光头的年轻和尚,正在打扫院子,山上树木繁多,枯叶总会随着风吹进院里,怎么也扫不完。 听闻有人走近,两个年轻的和尚停下来,向林昆看过来。 两人都是同样的打扮,脸上的笑容暖洋洋的,其中一个个子稍微高一点的和尚向林昆作揖行礼,问道:“施主您好。” 林昆学着模样还了一个礼,道:“小师傅,我找净空法师。” 另一个个子稍微矮一点的和尚道:“施主认识我们师傅?” 林昆笑着说:“净空法师的名号,在整个辽疆省几乎无人不知,我是慕名来拜访,有事请求净空法师帮忙,还劳烦两位小师傅通报一声。”说完,双手合十行了个礼。 两个年轻的和尚对视一眼,笑着回道:“施主请稍等。” 说完,两人同时向身后的墙垣上看去,却是又面面相觑起来。 高个子的年轻和尚笑着对林昆说:“施主,我师傅刚在就在后面的墙上站着,这会儿可能进大殿里,你在这里稍等。” “谢谢!” “应该的……” 高个子的和尚转身向大殿走去,过了不多会儿返回来,笑着对林昆说:“施主,我师傅让你进大殿说话,请……” 高个子的和尚在前面带路,林昆跟在后面,大殿的门口传来诵经的声音,一个披着袈裟的老和尚,面对佛像,敲着手里的木鱼。 “师傅,施主来了。”高个子的和尚躬身行礼道,神态恭谦。 说完,高个子的和尚转身走了,林昆站在门口没有上前打扰。 等了差不多五分钟,诵经的声音停下来,老和尚施施然的站起来,转过身向林昆看过来,脸上须发皆白,笑容慈善,一副佛道高人的形象。 “施主,进来拜一拜吧。”净空法师笑着说。 “嗯。” 林昆应了一声,走进来,虔诚的跪在佛像前拜了下去。 “不对不对,正确的拜佛姿势是这样的……”净空法师给林昆打了一遍样子,笑着问:“施主,看明白了么?” “嗯。” 林昆笑着应了一声,按照正确的姿势跪下,虔诚的磕头。 耳边又响起了诵经的声音,木鱼咚咚咚的敲着,林昆回过头,净空法师又坐在了他那蒲团上,闭上眼睛敲着木鱼。 拜了拜三拜,林昆站了起来,净空法师也停了下来,站起来说:“施主,请随我来吧,我们到旁边的客房说话。” 跟着净空法师来到客房,林昆坐在一张古朴的桌旁,净空法师亲自沏茶端上来,茶香浓郁,令人闻着就有一种想要品尝的欲望。 “施主请喝茶。”净空法师向林昆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谢谢师傅!”林昆笑着说道,端起茶杯浅浅的抿了一口。 净空法师也端起来抿了一口,然后放下茶杯,慢条斯理面目慈善的说:“施主,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让你拜佛么?” 林昆不敢擅自妄言,眼前这个看起来面目慈祥的老和尚,可是辽疆省最著名的净空法师,他想了想说:“既入佛门,理应拜佛。” 净空法师笑着摇摇头,道:“施主只算是说对了一半。佛家本就有慈悲之心,体恤众生,内心存善念,自当有佛根,佛普度众生,并非必须要跪拜,佛心能度天下众生。” 林昆听罢,仔细揣摩起来,笑着说:“谢谢师傅指导。” 净空法师笑着说:“施主登山的时候,泉眼处有两位老叟争吵,施主心存善念上前劝阻,能告诉老朽是为何么?” 林昆笑着说:“不怕法师笑话,我本来不想管闲事,只是觉得那两位老人吵架扰乱了这山涧的宁静,不应该。” “哈哈!” 净空法师哈哈笑了起来,捋着那银白色的胡须,道:“善念分小善与大善,施主乃是心存大善之人,值得钦佩。” 林昆马上惶恐道:“法师言重了,我哪有什么大善之心。” 净空法师笑着说:“我认的施主,你统一了中港市的地下世界,命令大大小小的帮派禁止黄赌毒,这就是大善之心,你劝阻两位老叟吵架,只是不想他们破坏这山涧的宁静亦是大善,我们任何人生存于宇宙,都是一个微小的元素,而这世界本身的载体,我生存的这方天地,才是真我。” 林昆听的云里雾里,不过他也不去硬较真,净空法师入佛门几十年,对人生百态的的理解,岂非常人所能易懂。 林昆谦虚的笑道:“法师过奖了,我林昆就是一个凡人,只是做了我认为对的事情,今天来是有事情要求法师帮忙。” 净空法师笑着说:“请讲。” 林昆道:“我的一个老前辈去世了,他的家人希望能请法师替他超度,这位老前辈生前双手沾满血腥,晚年归隐之后一心向善,恳请法师能给老人一次机会,助他登上极乐世界。” 净空法师笑着摇摇头:“林施主,你太过高看老朽了,超度能够度化人的灵魂,让人死后灵魂更加的纯净,可减不了生前杀戮的罪孽,极乐还是地狱,全凭个人生前的修为。” 林昆点了点头,道:“即便是这样,我也还是希望法师能帮这个忙,就当是满足老前辈家人的心愿,净化老前辈的灵魂,哪怕是进入了地狱,也可以让他少受些罪。” 净空法师没有犹豫,直接点头答应,这让林昆有些莫名的激动。 净空法师身为辽疆省的佛道高人,每年来请他做法师的人可不少,外面的人都知道,法师做法从不收费,但绝不轻易做法,法师对外宣称一切随缘,可这个缘字究竟何解,世人只能扑朔迷离。 净空法师笑着说:“不知道林施主可否有印象,我们曾经有过一面之缘。” “哦?” 林昆歉意的笑着说:“实在抱歉,我实在是不记得了。” 净空法师笑着说:“三年前,我到漠北去参加一个佛学会,半路上遭遇了一伙漠北劫匪,性命堪忧的时候林施主带着一队军人出现。” 林昆马上想了起来,笑着说:“真没想到,当时法师就在其中。” 净空法师笑着说:“这就是所谓的缘,不用强求,顺其自然,该见面的终归还是会再见。不过,老朽也有一个请求。” 林昆道:“法师尽管讲。” 净空法师笑着说:“这寺院位于山中,山上修建了公园,相关部门设卡收费,这让许多虔诚的佛教信徒徒增花费,另外我这寺院里的香火,也被相关部门作为营利的手段,这实在不是寺院应有的,是对佛祖的不敬,必须禁止。” “唉……” 说着,净空法师叹了口气说:“我已经找过许多政府部门希望从中得到调节,可一直都没有得到合理的解决,所以希望林施主能帮个忙,取消了山下的设卡收费,也取消了香火营利的经营,好让这深山中的寺院更加的‘清净’一些。” 林昆道:“法师请放心,这件事林昆一定尽力去办。” 净空法师起身,就要向林昆施礼感谢,林昆赶紧拦住,道:“法师千万不要这么客气,能为佛家尽一份力,也是我的荣幸。” 林昆在山中没有久待,和净空法师约定好了明天的时间,喝光了杯中的茶就下山了,林昆本来想明天派车来接净空法师,却是被法师拒绝了。 寺院门口,净空法师笑盈盈的说:“我们佛家弟子布施悟道,若是习惯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把世人对自己的尊敬当做是虚荣,那毕生所悟的佛道又有何意义?” 林昆心中钦佩,拱手告退,眼前的净空法师和新闻中常见的全国各地的那些大法师比起来,才是真正感悟佛道之人。 那些个名义上的大法师,仗着世人对他们的尊敬,架子摆的比谁都大,普通人所有的贪念欲念,在他们的身上一样也不少,披上袈裟仿若得道高人高高在上,私下里的绯闻却不少,又是海外购豪宅,又是什么什么私生子的…… 下山走到售票的岗亭门口,林昆突然停了下来,转过方向向那岗亭走去。 岗亭里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皮肤白皙浓妆艳抹,林昆敲门的时候,正和旁边的一个穿着保安服的男人聊的火热。 咚咚咚…… 听到敲门声,女人回过头,上下打量了林昆一眼,见他穿着普通,眼神里闪过一抹轻蔑,道:“有什么事么?” 林昆笑着说:“大姐,想好你打听个事。” 女人不耐烦的道:“什么事啊?” 林昆笑着说:“我就是想问问,咱们这是哪个相关部门负责的?” 女人的眼神中马上闪过一抹警惕,说:“你什么意思?” 这女人是这的长期员工,有正规合同,前两年有记者曾偷偷来暗访过,觉得这自然山体公园收费是不合理的,当时报道一出来,就遭到了有关部门的封杀,而当时没有防备,透露给暗访记者消息的员工,也被公司直接给开除了。 林昆笑着说:“没什么意思啊,我就是想了解一下。” 女人冷哼一声道:“小伙子,你别在这跟我演了,你是记者吧!” “记者?” 林昆笑了起来,说:“大姐,你看我哪儿像记者了?” 女人不耐烦的道:“记者又不会写在脸上,你要问的东西我不知道,我这里也不负责回答,你赶紧走赶紧走。” 林昆笑着说:“大姐,你这么个态度,莫非这里有什么猫腻么?” 女人不回答了,向旁边的保安递了个颜色,这保安也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身材挺粗犷的,估计这女人刚才和他聊的那么欢实,八成是看上了人家这副虎背熊腰的大身板子。 保安噌的一下站了起来,那气势真叫一个威风了得,瞪着眼睛就奔着林昆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