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六章:不够亲昵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不够亲昵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不够亲昵 林昆回到海辰别墅区的时候,澄澄已经睡着了,八指等人除了慕容白和司蓉儿留下来,其他的也都各回各家等候差遣了。 楚相国一早上就去公司里处理大小事务,留下江映霞帮忙照顾澄澄,这次从燕京回来,把负责照顾澄澄的小护士也带回来了。 自从把秦雪调到燕京辅佐楚静瑶管理钢材厂以后,楚相国一下子就少了一条左膀右臂,过去那些不需要太关心的事情,现在多多少少都得留点心。 商场上起起伏伏这么多年,将天楚集团从一个十几人的小公司,一路经营到如今的规模,楚相国背后付出的努力,绝对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同时他也悟出了一个深刻的道理。 地位越高,财富越多,身边值得信任的人就会越来越少。 林昆推开家门,司蓉儿和慕容白这一对小情侣正在客厅里玩跳棋,见林昆回来了,两人笑着抬起头打招呼:“昆哥,你回来了。” 林昆笑着点点头,这时刚才还待在司蓉儿和慕容白身旁看热闹的小海冬青和小灰灰,两个已经长的半大的小家伙,一起向林昆扑了过来,两个小家伙眼睛闪亮,虽然看不出他们脸上的表情,但从那欢欢快快的劲头来看,两个小家伙高兴坏了。 小海冬青站在林昆的肩上,那毛茸茸的小脑袋贴着林昆的脸蹭啊蹭,并发出阵阵欢快的鸣叫声,小灰灰则站了起来,边往林昆的怀里扑,边伸出那湿滑的小舌头舔林昆的脸。 这两个小家伙太热情,林昆一时间有些手粗无措,同时被这两个小家伙给弄的痒痒的忍不住的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内心的阴霾与身体的疲惫,短时间的被这两个小家伙给一扫而空了,对于这两个充满灵气的小家伙来说,林昆是他们的恩人,甚至是他们的父亲。 对于林昆来说,这两个小家伙也仿佛是他的孩子一样,他喜欢它们,关爱它们,照顾它们,这份感情难以言表。 司蓉儿笑着说:“昆哥,这两个小家伙还是跟你亲呢,昨天晚上到现在,我想抱抱小灰灰和小红烨,这两个小家伙根本就不让我靠边。” 林昆一只手摸着小海冬青的脑袋,另一只手摸着小灰灰的脑袋,痒痒直乐的说:“好了好了,快停下,太热情了。” 两个小家伙真像是听懂了似的,停下了对林昆的撒娇起腻。 林昆笑着对司蓉儿说:“等你跟它们俩多熟悉熟悉就好了。” 司蓉儿道:“还是算了,之前我都跟它们熟悉的那么久,两个小家伙对我一样是不温不火,这不是亲生的就不行。” 司蓉儿眨眨大眼睛,脸上闪过一抹小女人般的可爱俏皮。 旁边的慕容白忍不住笑了起来,说:“昆哥,你啥时候又多了两个孩子?” 林昆哈哈笑道:“对,这两个就是我亲生的。”摸摸小海冬青的脑袋,又摸摸小灰灰的头说:“孩子们,你们的蓉儿阿姨生气你们跟她不亲昵,去好好的跟阿姨亲昵亲昵。” 两个小家伙顿时眼睛一亮,一股前所未有的热情对司蓉儿施展开来…… 林昆轻轻的敲了敲楚静瑶房间的门,门敞开着,屋里楚静瑶和江映霞都在,林昆笑着跟江映霞打招呼:“江姨,你在呀。” 江映霞笑着说:“昨天晚上听说你和静瑶要回来,我和你楚叔连夜赶回中港市,你楚叔想外孙了,我们直接就赶过来了。” 林昆笑着说:“楚叔呢?” 江映霞道:“集团里的事情忙,一早上就去公司了。” 林昆笑着哦了一声,楼下传来司蓉儿被小灰灰和小海冬青痒的咯咯的笑声,楚静瑶疑惑的问:“蓉儿这是怎么了?” 林昆笑着说:“没什么,小丫头吃醋小灰灰和小海冬青对她不够热情,我让两个下家伙跟蓉儿好好的亲昵亲昵。” “哦。”楚静瑶问道:“凯哥和叶丽姐还有百凤门的兄弟们都怎么样了?” 林昆道:“凯哥已经醒过来了,身体没什么大碍,静养一段时间就好了,叶丽姐还需要观察,百凤门的那些兄弟们多数都是皮肉伤,包扎好了之后静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楚静瑶的脸上流露出一抹担心之色,“叶丽姐不会有事吧?” 林昆笑了笑说:“应该不会有事。我回来看一下澄澄,我还得去忙金爷爷的后事,就不在家多待了。”转过头看向江映霞:“江姨,谢谢你在这帮忙照顾澄澄,我先去忙了。” 江映霞笑着说:“嗯,去吧,老人的后事是大事,能多尽一份力,就多尽一份力,顺便也劝劝你那朋友别太伤心了。” “嗯,谢谢江姨!” 楚静瑶送林昆到家门口,漂亮的美眸看着林昆说:“去忙你的吧,我和儿子在家都挺好的,晚上可以的话早点回来。” 一股家的温暖瞬间在林昆的心底流淌,他笑了笑说:“我尽量吧,金爷爷的后事需要料理,百凤门还有事等着我处理,静瑶你放心,只要我能抽出时间,我就一定早回来。” 楚静瑶温婉的一笑,脸上徜徉开一阵小女人的妩媚,替林昆整理一下衣领,道:“好了,你去忙吧,注意安全。” 林昆开着他那辆黑色的野马车离开了,阳光下那磨砂黑的车身低调而又耀眼。 楚静瑶披着大衣返回家中,大厅里司蓉儿和慕容白一起看着她,慕容白还好,司蓉儿嘴角噙着一抹笑容,有些古怪。 楚静瑶笑了笑说:“蓉儿,干嘛这么看着我,脸上有东西?”抬起手在脸上摸了摸。 “是啊,有。”司蓉儿笑着说。 “什么?”楚静瑶又摸了摸,刚才是没摸出来,难道没摸仔细? 司蓉儿笑着说:“静瑶姐,你不要摸啦,摸不出来的,是写在脸上的。” “啊?”楚静瑶道。 司蓉儿嘻嘻的笑着说:“你的脸上写满了,幸福、甜蜜这几个字,你和林昆哥真幸福,蓉儿的心里头突然好羡慕呢。” 楚静瑶笑了起来,说:“蓉儿,你就跟姐姐贫嘴吧,小白在这了,你还羡慕什么呀,难道是小白不懂得浪漫呀?” 不等司蓉儿开口,慕容白微微尴尬的笑着说:“我好像还真不怎么浪漫,等改天有时间了,一定要好好请教林昆哥。” 楚静瑶笑着说:“小白,你别太谦虚,跟你林昆哥学好的行,那些不好的就别学了,蓉儿可是好姑娘,要珍惜哦。” 司蓉儿笑着说:“哎呀静瑶姐,你就别这么夸我了,人家怪不好意思的啦。” …… 林昆开着车一直往北城区以北开,北城区以北是中港市近些年新建的经济开发区,招了一大批的外商进来,其中有好几家世界著名的五百强企业,短短的十几年来,就将整个中港市的经济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同时这些个著名的外企,也吸引了全国各地不少的人才来到中港市,为这座城市的发展的提供了新鲜活力的血液。 开发区林昆来的不多,他统一中港市地下世界的时候,在这儿也没遇到什么阻力,前段时间安插过来暗中监视的小弟反应,这开发区的几个帮派表面上都服从林昆的定下的规矩,至少在他们的场子里,还没发现有人故意涉毒。 行驶在这后起的新城区的宽敞大马路上,两侧不是高楼大厦,就是大片的厂房区,招商引资建工厂给中港市带来了经济发展,放在十几年前来看是正确的,放到今天来看也是值得的。 但如果再往后看二十年,三十年,这些传统行业的引入,对这座城市造成的工业污染,又将是得不偿失的,一个开发区所产出的污染,在渐渐的破坏这座城市的生态环境。 中港市一向是以旅游城市著称,但这座城市的海风不再清凉,那淡淡的海咸味变成了工业原料或者废弃的味道时,这座城市的灵魂也将随之慢慢的死去,这其实挺悲哀的。 但招商引资又不得进行,毕竟现在城市的繁华,多是这些国外资本的引入建起来的,如果没有这些国外行业的加入,中港市想达到如今繁华的程度,怕是要晚上个好几十年。 林昆的心里忽然有了一种想法,在经济发展迅速的今天,可不可以将这些传统的行业,用新型高科技的产业代替,这样一来一方面减少了污染,还不至于使得这座城市的经济走下坡路。 黑色的野马车驶出了城区,林昆在心底笑着摇摇头,自己想的那些事情都应该是是领导高层该想的,即便自己一厢情愿认为自己的想法正确,那其中各种利益的关系又难处置。 中港市的未来是什么样子,他不知道,他心里忽然又跌宕起一股莫名的情绪,这座海滨城市虽然好,可如果自己真想将目光放远,将心胸放的宽阔,这儿的一片天空和大海,绝不是终点。 东三省! 这才是自己内心里目前渴望的目标,是自己应该迈出的下一步。 车子开进了开发区环绕的黑山脚下,黑山是中港市最高的高山,体积庞大,政府曾斥重资修建了山体公园,也算是中港市的一大景观之一。 一直到山脚下,都是平整板油路面,这个时候山上草木枯荣,也没什么人来游玩,只能偶尔遇见骑着摩托车,或者自行车到山上的不冻泉取水的老百姓,每每的和他们擦肩而过,这些人都要回过头满含稀奇的打量这辆拉风的野马车。 山体公园的门口有售票的,林昆买了一张票上山,他不是来此赏风景的,而是山上有一个寺院,那净空法师就居于此地。 山间的石阶道路冷清,两旁都是那参天的树木林立,走到半山腰的时候,旁边就是那处老百姓取水的不冻泉的源头。 有两个衣着朴素的老头站在那儿争吵了起来,林昆无心多管闲事,但听着他们这么争吵,实在觉得坏了这大山的雅致。 “喂,两位大爷,你们……”林昆隔着不远,向那两位老头喊道。 两个老头闻声回过头,不等林昆把话说完,就一起冲林昆说道:“你小子闭嘴!” 林昆一下子愣住了,剩下的话瞬间就被噎了回去,回过头不经意的向山上看去,只见一个人影站在寺院的墙垣上,正向下凝望,目光无法触及,但能感觉到他是在向这儿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