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四章:老子训闺女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老子训闺女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老子训闺女 刘庆国接过香烟,这才想起来,还没好好感谢一下这个帮大家伙解围的小伙子呢,刚才要是真动起手来,那袭警的罪名可不小,他和普通的乡下老百姓不一样,好歹也是村支书,懂法的。 “小伙子,刚才真是谢谢你啊!”刘庆国满面感激的说。 “客气了,还不知道您怎么称呼?”林昆礼貌的说道。 “我叫刘庆国,是俺们村的支书,村里人都叫俺刘支书。”刘庆国介绍着,还不忘拿他的支书身份出来显摆一下。 这也无可厚非,乡下人简单朴实,当村干部那是莫大的荣耀。 “刘叔你好。” 林昆礼貌的喊了一声,道:“金爷爷也是我的长辈,我和金凯是结拜兄弟,我过来也是受凯哥的托付来料理金爷爷的后事的。” “那就是自己人了?”刘庆国脸上表情有些激动,他已经好久没来这城里了,就这地址也是费了好大的周折才找到。 这刘老头年轻的那会儿跟着金老混,金老觉得他不是那块料,就让他回乡下了,这么多年来他一次也没有再回来过。 当初离开中港市回乡下,上车前金老对他说过一句话,“江湖这种地方,离开了就不要再回来了,回家过正常的日子吧。” “刘叔,你这是?”林昆觉察出刘庆国脸上的表情激动,问道。 “没事。” 刘国庆不好意思的道:“遇见自己人,有点激动,实不相瞒,我已经很久没来中港市了,这人生地不熟的,要操持金老的后事还真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买东西都不知道地儿。” “哦对了,我听说小凯昨天晚上也遇刺了,现在情况怎么样?”提起金凯,刘庆国脸上的表情又是一阵的紧张。 林昆道:“凯哥他没事,只需要静养就好了,金老的后事就劳烦刘叔了,我一会儿叫一个朋友过来帮忙,有什么需要你找他就行,我答应凯哥要去请法师来给金爷爷超度。” “好,那您先忙。”刘庆国感激的道,他几年已经六十多岁,听闻金老爷子被杀的消息,第一时间就组织村民们来到中港,来的路上他费了好大的周折才照过来,本以为这金家大院里能人满为患,毕竟老爷子生前威望那么高。 可到了地儿他才发现,这豪华的别墅院内一片冷清,只有两个执行公务的民警守在那儿,自己还差点和他们动起手来。 都说人走茶凉,这个道理几乎每个人的心里都懂,可到了这儿之后,看到这冷清的场景,已经六十多岁的刘庆国的心底,还是莫名的难过,不禁扪心自问——这就是所谓的江湖? 江湖上传送的情义哪去了? 那些昔日里对金老阿谀奉承的人哪去了? “刘叔,我先走了,待会儿我的那个朋友会过来,他也姓刘,叫刘刚,你喊他小刘就行,有什么需要不用客气。” “嗯。” 刘庆国回过神,答应了一声,林昆走到大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又把林昆叫住:“小林,你先等一下,我有事说。” 林昆回过头,道:“什么事啊,刘叔。” 刘庆国快走了两步过来,拉着林昆到一旁说:“明天金老出殡,到时候小凯能过来吧,金老可就他这么一个亲人了。” 林昆说:“这个凯哥已经跟我说过,他一定会过来的。” 刘庆国道:“这我就放心了。” 姜夔生留了下来,一个人坐在大门外的花坛沿上抽烟,他长长的头发垂下,遮住了半边脸,单看这露在外面的半张脸,倒也是颇为英俊,可一旦那遮在后面的脸露出来,就狰狞的有些吓人,寻常人绝对不敢想象他之前遭受过怎样的伤害。 望着林昆离去的背影,姜夔生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这一辈子他最不后悔的事情,就是认识了这个有情有义的混蛋。 海辰别墅区,七号别墅。 楚相国和江映霞早早的就在家等候,女儿和外孙回来了,两人说不出的高兴,尤其知道林昆也和母子俩一起回来,楚相国感觉自己心中提溜着的大石头,总算可以落地了。 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了,事业几乎已经是到了巅峰,他也从没再继续往上想过,年龄的增长,使得他这条东三省的经济大鳄,对事业的野心渐渐淡去,更多的是对家庭的在乎。 只要家人平平安安,他就无所求,前半生累积下的财富,只要子孙后代不胡作非为的败家,花几辈子都花不完。 可当车子停下的那一刻,楚静瑶下车,龙大相等人帮忙把澄澄从车上抱下来,放在轮椅上的那一刹那,楚相国和江映霞脸上的表情忽然僵滞,尤其楚相国,整张脸都快要僵滞成一块铁板了,目光看向楚静瑶,声音颤抖的说:“这……” 楚静瑶赶紧解释,说:“爸,你别担心,澄澄只是受了伤,已经没什么危险了,医生也都说了,休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林昆哪去了!” 楚相国两条浓密的眉毛皱了起来,声音里透着一股杀气。 “爸,你干嘛呢。”楚静瑶小声的说,冲楚相国递了个眼神,示意他这周围还有别人在呢,可不能让人见笑了。 楚相国会意,脸上马上缓和了下来,他这条东三省的经济大鳄,心性早就磨练的如同那没有棱角的石头,已经记不清多少年没当着别人的面发火了,刚才也确实是失态了。 “哦,没什么,就是挺长时间没见着,想看看这小子。” 说着,楚相国的目光往楚静瑶的身后看,慕容白、司蓉儿等人站在那儿,可就是没瞧见林昆的影子,这小子哪儿去了? “爸,林昆有点事去处理了,晚一点才会回来。”楚静瑶解释说。 “哦,这样啊。”楚相国笑了一下,又对众人笑着说:“你们都是静瑶的朋友吧,快里边坐,喝杯热茶暖暖身子。” 江映霞也跟着招呼说:“对对对,大家快屋里请吧。” 慕容白他们几个都是林昆的铁杆,在场的除了八指之外,其余的人都得喊楚静瑶一声嫂子,不是江湖上的人,就是军区退役的,他们性格也都豪爽,也不会虚假的客套。 楚相国既然请他们进屋喝茶,他们自然也就不拒绝。 澄澄迷糊了一会儿清醒过来,马上开心的冲楚相国喊道:“姥爷!” 一听到外孙的声音,楚相国的心情可是大好,方才心底的阴霾也跟着一扫而空,走到澄澄的跟前,亲了小家伙一口。 “姥爷,我也要亲你一口!”澄澄微笑着说,小脸上一片阳光。 “好好好,姥爷让你亲。”楚相国边笑着,边将脸凑到了澄澄的面前,小家伙啵的一声,在楚相国的脸上亲了一大口。 慕容白、司蓉儿、八指等人,坐在别墅的客厅里喝热茶,茶叶是楚相国亲自带过来的,是那极品的红茶和绿茶,平常就算是有钱,也不一定能够买的到,这让几个人大饱口福。 澄澄坐在客厅里,与江映霞和司蓉儿陪着,又有八指他们几个逗小家伙玩,另外小海冬青和小灰灰也从楼上跑了下来。 见到自己久违的小伙伴,澄澄那小脸上满是开心的笑容,两个小家伙也同样开心的围着澄澄转,这两个小家伙都是聪明的灵兽,感觉到澄澄身上有伤,便不硬往澄澄的身上扑。 楚相国单独把楚静瑶叫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里,板着一张脸对楚静瑶说:“你老实跟我交代,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爸,这其实……” “你先别说这个,先回答我,澄澄受伤了,为什么没告诉我!”楚相国瞪着楚静瑶,毫不伪装,一副很生气的模样。 楚静瑶微微低着头,有点像做错事的小女孩,小声的说:“我不是怕你知道了跟着着急么,所以就没告诉你。” 楚相国道:“胡闹,你这丫头不是不知道,我把你的命和澄澄的命,看的比我自己的命都重要,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你居然不告诉我,我,我我……哼,你这是要气死我!” 楚相国衣袖一甩,脸色一板,这回老人家可是真生气了。 “哎呀爸,我知道错了还不行么?一定再没有下次。”楚静瑶拿出了小姑娘撒娇的一面,一只手拉着楚相国的手,另一只手竖起来,道:“我发誓!” 楚相国抬起头,白了她一眼,冷声严肃的说:“你发什么誓?” 楚静瑶道:“发誓以后再有这种事情,一定不瞒着你了。” 楚相国一听,顿时气的干吹胡子,可抬手摸了摸下巴,太不巧,今天早上刚刚把胡子刮掉,现在吹的都是胡子茬。 楚相国指着楚静瑶就责骂道:“楚静瑶,有你这么当妈的么,还想有下次,你要是再让我外孙受伤,你看我……” 楚相国抬起手,作势就要打,这可是这么多年来,他头一次跟楚静瑶急眼,过去可都是一直觉得亏欠女儿,本来对家人就格外好的脾气,对女儿更好,恨不得百依百顺。 楚静瑶道:“喂,老楚,你可要搞清楚状况,我是你亲生的哎!” 甭看楚静瑶在外人的面前一副高冷的模样,在自己的父亲面前,也是会耍小姑娘的脾气的,这很正常,没什么奇怪的。 楚相国道:“可澄澄是我的亲外孙!林昆那小子到底哪去了,我得当面亲自问问他,他凭什么没保护好我外孙!” 楚静瑶忍不住的想笑,玩味道:“楚董事长,你知道你现在就差什么?你现在早就差撸起袖管,去找林昆拼命了。” “哼!” 楚相国冷哼一声,不以为然的道:“我就是揍这小子,他也得老实的给我挨着,我女儿和外孙去燕京找他,他没保护好我外孙,就这罪名,我就打断他的腿也不足为过!” 楚静瑶笑着摇头,道:“楚董事长什么时候这么不讲理了啊。咱们呢言归正传,这次幸亏林昆紧急关头救了澄澄,要不是他……” 不等楚静瑶说完,楚相国就打断道:“我外孙把他当亲爹,他救我外孙那是无可厚非的,害的我外孙受伤,就甭指望我会感激他。” 楚静瑶道:“爸,你都多大岁数的人了,能不能别这么冲动,你先听我把话说完,这次要不是林昆舍命抽血救了澄澄,澄澄可能真的就危险了。” “哦。” 楚相国哦了一声,乍一听没听出来这话里的意思,但马上就疑惑的说:“干嘛要他舍命抽血,医院的血库里没血么?” 楚静瑶道:“医院血库里的血,和澄澄的血型不匹,澄澄的血型几率是千万分之一,整个华夏恐怕也没几个人。” “啊?我外孙的血型这么特殊呢!”楚相国惊讶道,但马上就觉察出这话里头要传达的意思好像不止这些,脸上突然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眼睛发直的看着楚静瑶,说:“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