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三章:后事安排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后事安排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后事安排 天空中扬扬洒洒的飘落下雪花,不知何时,那晴朗的天空被乌云遮掩,寒冷的冬天还残留着尾巴,林昆裹紧身上的大衣,从医院的大门口走出来,姜夔生神情冷漠的跟在身后。 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林昆和姜夔生坐了进去,司机师傅四五十岁,操着一口浓重的本地口音,大大咧咧的问:“小伙子去哪儿啊?” 林昆淡淡的笑了一下,说:“蓝景别墅区。” “蓝景别墅区……好咧!”司机师傅哈哈笑道,接着马上又说:“小伙子,昨天晚上杀人案,就是这个蓝景别墅区吧。” 林昆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平静又有些凝重,身旁的姜夔生更是没个言语,上车后就坐在后排靠着椅背闭上眼睛。 司机师傅见状,也不再自讨没趣,本来是想着一路上聊聊天,解解闷,这一天到晚在外头开出租车,不说话怪憋得慌。 二十多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蓝景别墅区的大门口,林昆付钱下车,剩下的钱也没用找零,直接当做是小费了,司机师傅笑着感谢,并顺口说了句:“小伙子,晚上出门要小心啊,中港市最近可不怎么太平,接连好几波凶杀案呢。” 林昆笑了笑,说了声谢谢,和姜夔生一起向小区里走去。 姜夔生跟在林昆的身后,问:“昆子,我们来这做什么?” 林昆停下脚步,说:“凯哥让我替金爷爷准备后事,人死以后入土为安,金老爷子年轻的时候杀戮太重,凯哥希望我能找来中港市最德高望重的净空法师来替金爷爷超度。” “那我们来这?” “金爷爷就住在这小区,遗体应该是摆放在家中,我先过来确定一下情况,再找刚哥过来具体安排,然后再去找净空法师。” “那我?” “夔生哥你还是留下来帮忙照料一下,金爷爷早年的时候树敌太多,说不定哪个昔日的仇家,会趁机来闹事。” 姜夔生点点头,道:“好,我知道了,谁要是敢来闹事,我宰了他。” 林昆笑了笑,两人向小区里面走去,门口的保安把两人拦住,脸色很不好看,就跟谁欠了他钱似的,态度那叫一个恶劣。 “你们干什么的!”一个二十多岁,穿着一身笔挺的保安服的年轻保安拦住道,就这蛮横态度,不知道还以为是城管呢。 姜夔生上前一步,就要给这小子一巴掌,当个保安你还牛气了? 林昆伸手拦住姜夔生,笑着对保安说:“我朋友家住这儿。” “几号别墅的?” 年轻的小保安一边说话,眼神一边上上下下的打量两人。 从外表来看,林昆倒还好,身上的衣服虽然看不出来多名贵,至少也是挺板正的,像个正常人,姜夔生则不然了,不是说他穿的邋遢,实在是他的长相,看着有点吓人。 林昆笑着说:“八号别墅,金家。” “金家?” 这小保安的眉头一皱,看向两人的目光明显有些古怪起来。 这时保安室里马上跑出来了一个胖乎乎的保安,看年纪比这小保安大不少,马上笑脸凑上来,对林昆说:“林先生,不好意思,这位小兄弟是新来的,说话的口气有点冲。” 小保安有些愣住,胖乎乎的保安马上拉着他向林昆道歉,“还不快向林先生道歉,林先生要是怪罪了,你以后甭在中港市混了。” 小保安脸上的表情更疑惑了,刚要忍着一肚子的火气道歉,林昆这时伸手拦住,笑着说:“不用了,我去金老家看看。” “金老他……”胖乎乎的保安道,神色间一抹哀伤闪过。 金老活着的时候,对他有恩,早年他在外面欠下巨额的赌债被追杀,那件事就是金老穿替他摆平的,给了他重生的机会。 林昆笑着说:“我知道。” 胖乎乎的保安,拉着年轻的小保安,给林昆和姜夔生让开路,望着林昆和姜夔生渐行渐远的背影,年轻的小保安不解的道:“弹头哥,刚才那林先生什么人啊,你很怕他?” 被呼作弹头哥的保安横了年轻的小保安一眼,“你小子以后收着点你的臭脾气,我把你从老家带出来,是带你出来赚钱的,可不是带你出来惹事的,能来这别墅区的会是普通人?” 年轻的小保安陪着笑脸,连连的赔不是,然后倒苦水说:“弹头哥,你说我容易么,那金老爷子被杀和我有什么关系,一早上就被经理来训了一顿,我找谁说理去呀我。” 弹头哥冷着脸道:“你昨天晚上在班上,经理早上来问你一问三不知,连最起码的记录都没做,你这工作态度就不对!” 年轻的小保安低着头,承认错误的态度倒也诚恳,马上说:“好,我以后注意了。”抬起头又向林昆和姜夔生的背影望了一眼,说:“弹头哥,刚才那林先生到底什么人啊?” 弹头哥长吁了一口气,说:“他是中港市地下世界的教父。” “教父!?”小青年顿时瞪大了眼睛,望着那削瘦的背影消失的方向,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喃喃道:“他就是那个赤手空拳来到中港市,不到一年就统一中港市地下世界的……” 回过头,身旁的弹头哥已经回到了门岗亭里。 王弹坐在岗亭里的桌子前,抽出根烟叼在了嘴里,脸上表情有些凝重,他知道的一些事情,不知道该不该向林昆说,不说吧心里头难受,可要是说了,搞不好会丢了性命。 八号别墅的小院外围拉上了一圈警戒线,有两名民警在那站岗,法医和负责案情侦查的民警早已经勘察完了现场,家里的两个目击证人,也已经被带回警察局做笔录了。 别墅的外边,站了不少的人,有看热闹的,也有金老爷子老家的亲戚,听说金老爷子被杀,连夜从乡下赶了过来。 金老爷子的老家距离中港市不远,是一处穷乡僻壤,不过自打金老爷子在中港市混出了名堂之后,这些年对家乡人一直很慷慨,给村子里修了路,替村子里的老百姓找出路。 来的这些亲戚里,有的是有血缘关系的,有的纯是乡里的百姓,念着金老爷子往日对他们的恩情,前来送老爷子一程。 一个五十多岁,穿着朴实的大叔,正在和两位站岗的民警交涉,旁边也跟着几个乡下人,这大叔是金老家乡的村支书,这么多年金老给家乡做了多少贡献,他是最清楚不过。 村支书刘庆国,早年的时候也是跟着金老在外面‘混’过的,但他心慈手软,不是吃道上饭的那块料,被金老个劝回了老家。 按照乡下人的规矩,人死之后入土为安,刘庆国是想要赶紧替金老按照家乡的习俗准备后事,不能把遗体就那么摆在院子里,这样一是对死者的不敬,二来也是不吉利的。 可两个民警执意不肯放他们进去,这不是他们两个有意为难这些心情悲愤的老乡,实在是上头的命令要保护现场,他们也没辙,换句话说,谁愿意大冷天的站在这忍饥挨饿。 这刘庆国别看他几十年前混过道上,现实中却是一个老好人,几乎没什么脾气,早年出来跟着金老混,也都是因为上海滩之类的电影看多了,谁年轻的时候还没点英雄梦呢。 屡次交涉未果,就是泥菩萨也有几分火气呢,刘国庆多少年都没挑起来的眉毛突然一挑,招呼着身后的乡里乡亲们就准备和这两名不同人情世故的民警动手。 群情激奋,两名民警顿时就慌了,都说乡下人民风彪悍,这真要是动起来手来,自己人数不占优势,腰上虽然有枪,可也不能对着老百姓开枪啊。 眼看着刘庆国等人就要动手,林昆赶紧拦在了双方的中间,道:“大家都冷静一下,有什么事咱们慢慢商量。” 刘庆国道:“有什么好商量的,这两个小子就是故意刁难!人死之后入土为安,把遗体遮个白布放在院子里算什么!” “就是!” “削他们!” …… 身后的乡亲们一声接着一声喊道。 “大家都先冷静,我叫林昆,这件事我来处理,金爷爷就躺在这院子里,咱们吵闹大了,也是对老人遗体的不敬不是?” 林昆安抚着大家的情绪,一席话说完,乡亲们的情绪倒是缓和了不少,刘庆国是带头的,他没了声音以后,大家也都安静了下来。 林昆转过头冲两名脸色煞白,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被刚才的这一群相亲给吓的的民警说:“两位,你们是哪个局里的?” 两名民警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年纪稍长的说:“我们是警察局的!”语气听起来很耿直,还故意挺了挺胸脯,可能是觉得刚才被一群老百姓给吓唬到了,很没面子吧。 林昆笑着说:“我是说,两位是哪个分局的,还是?” 另一个民警说:“我们是市中心局的。” 林昆笑着点点头,道:“好吧,张天正是你们局长吧,我让他给你们打电话。” 两名民警面面相觑,嘴上不说,但心里头都对林昆的话表示怀疑。 林昆走到一旁,拨通了张天正的电话,简单的说了两句之后,把电话开了免提,递到两名民警的跟前,两名民警本来还心持怀疑的态度呢,结果一听到张天正的声音,马上本能的原地立正敬礼,就仿佛张局长就在他们的面前一样。 电话挂断了,两名民警不好意思的冲林昆笑笑,向刘庆国等人解释了一番,这毕竟是公务,不是针对这些老乡的。 警戒线撤了下来,乡亲们怀着悲伤的心情涌进了院子里,一些人早已经开始哭了起来,脸上那尚未干涸的泪水,又一次滚烫起来。 刘庆国安排人将金老的遗体抬进屋里,又叫人去准备相应的东西,林昆等他一口气安排完了,走到他的身边递上一根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