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二章:金凯醒了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金凯醒了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金凯醒了 周汉涛走进大厅,一身随性的打扮,配合上那清秀的容貌,可是一点混黑社会的模样也看不出,身后紧跟着四个人。 其中一个,一身黑色的中山装,皮肤粗糙略显沧桑,从那身形矫健来看,估摸着也就是三十左右,却仿若四十多。 还有一个,一身白色的西装一尘不染,皮肤白皙相貌清秀,脸上的神情淡定自若,仿佛那刚从海外归来的资深学者。 另一个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戴着一个鸭舌帽,帽檐很低,遮挡了他大半边的脸,他的身上透着强大的杀气,令人不安。 最后一个穿着时尚,烫着一头新鲜出炉的纹理发,浑身上下丁点的气质也没有,走起路来晃晃荡荡,就像个二流子。 骆纯跃笑着站了起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周公子,快请坐。”目光又看向周汉涛身后的几个人,“几位也请坐。” 骆纯跃又冲大厅里候着的女服务员道:“快去上茶!” 周汉涛笑着说:“骆当家的不用这么客气,都是自己人。” “哦?” 骆纯跃笑着说:“那还请周公子介绍一下这几位兄弟。” 边上的薛汉勇却是冷哼一声,道:“周公子,我的人今天晚上奋力厮杀,结果被警察局抓去了大半,你的人呢?” 周汉涛笑着说:“二当家,我们初来贵地,带不了太多的兄弟过来,所以很多事情还需要仰仗咱们三进会,我的人今天晚上也损失了一个,百凤门姓蒋的女人只差一步就抓来了……” 说着,周汉涛的目光向骆纯跃看了一眼,微微颔首表示歉意。 “哼!”薛汉勇又是冷哼一声,干脆正眼也不瞧这周汉涛一眼。 周汉涛脸上的笑容不变,目光看向三进会大当家罗奎军,“不过今天晚上也不是一点收获也没有,想必三位当家的已经得到消息,中港市地下世界的金字招牌金老头已经毙命。” 以罗奎军为首,在场的三进会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是为之一动,除了三进会的三位当家的,现场还有两位小弟和一名女侍,这三人都是罗奎军多年来的心腹,倒也不怕消息走漏。 罗奎军和薛汉勇、骆纯跃已经知道金老爷子被杀,可再听周汉勇亲口说出,心里头还是忍不住的又惊讶了一次。 中港市地下世界的泰山北斗,金子招牌挂了几十年的金老爷子真的挂了,老一辈的中港市地下世界里的大佬,至此一个也不剩了,而且悉数一下,当年那些叱咤风云的老一辈大佬,全都死于非命。 罗奎军的脸色陡然沉重了下来,周汉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却未猜的出这背后的意思,难不成这是在悯怀老前辈? 骆纯跃笑着打圆场道:“周公子,你们今天晚上的功劳确实不小,金老爷子这一倒下,中港市各大帮派的凝聚力就更散了,这一方面百凤门失去了依仗,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趁机多团结一些帮派,一个百凤门再强,也强过全中港市的帮派联盟吧!” 周汉涛笑着拱手道:“三当家深谋远虑,周某实在佩服。” 骆纯跃满意的一笑,这周汉涛算是夸到他的心坎里了,他堂堂一个硕士生毕业,论打打杀杀,他是整个三进会里最差的一个,但他却生了一个最聪明的脑袋,和最缜密的心机。 骆纯跃笑着对薛汉涛说:“二哥,你先别生气了,咱们的人被抓进去了,想办法再捞出来就是了,革命道路分工不同,咱们既然选择了和周公子结盟,就不要计较太多,何况周公子他们今天晚上也是大有收获,咱们应该一起举杯庆祝。” 薛汉勇没有搭理骆纯跃,目光看向一言不发的老大罗奎军,罗奎军点了点头,薛汉勇这才将紧绷的脸色舒展开来。 周汉涛察言观色,谦逊的笑着说:“收获不敢当,三当家过奖了,咱们被扣在局子里的兄弟,我可以想办法帮忙通融。” 骆纯跃脸上一喜,笑道:“那可再好不过了,先谢谢周公子了!” 周汉涛笑着说:“既然我们是同盟,说谢可就见外了。我来给三位当家的介绍一下我身边的这四位……”伸手指向旁边紧挨着他,穿着时尚的那名小青年说:“这位是我的表弟郭锦,这次跟着我一起来贵地发展事业,日后还请三位当家多多关照。” “这位一身白色西装的叫白乙,黑色中山装的这位叫黑锋,这位一身黑色衣服,喜欢戴着鸭舌帽的叫鲁天鸣。” 周汉涛笑着说:“他们四个都是我的至交,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 骆纯跃回过头看向罗奎军,罗奎军暗暗点点头,骆纯跃马上笑着说:“周公子带来的这四位,一看就是人中龙凤,今天仗着周公子的面子,能有幸和四位结识,实感荣幸。” 周汉涛笑着说:“骆当家的说话太谦虚了,我们初来贵地,能得到三位当家的信任结为同盟,是我们感到荣幸才对,我今天晚上过来主要是为了两件事,一是为了表示对三位当家的感激,我们洪林门特意拿出一批优质货送给三进会,另外是想和三位当家的商议一下,接下来我们该如何……” …… 凝重积压的夜色渐渐变的稀薄起来,黎明的光芒渐渐晕染开来。 林昆和姜夔生坐在走廊里的长椅上睡了一夜,一个小护士手里端着餐盘走过来,看了熟睡的姜夔生一眼,顿时被他的外貌吓的一跳,只好将伸出的手收回来,转向林昆。 “先生,醒醒。” 感觉肩膀上有人轻轻的拍自己,一抹柔软的声音传入耳畔,林昆睁开了眼睛,眼前的是一个身穿白色护士服的小姑娘,一双大眼睛微微有些羞赧的看着他,“吃,吃早饭了。” 饭香扑鼻,林昆看了一眼小护士手中端着的餐盘,笑着说:“这是?” 小护士声音微微有些怯弱的说:“这是我们高级vip病房的套餐,病人和家属都有的,还有我们护士长亲自吩咐过,要……” 林昆拿起一根油条咬了一口,笑着说:“餐盘放这里吧,谢谢你啊。” “不用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小护士将餐盘放在了窗台上,转身刚要走,林昆的声音又从身后传来,“哦,对了,也替我谢谢你们护士长。” “嗯,好的。” 小护士微微的转过身,微笑了一下,随后脚步飞快的离开。 姜夔生半眯着眼睛醒了过来,伸手拿来一根油条放进嘴里,看了一眼小护士的背影,道:“这姑娘八成是新来的。” 林昆笑着说:“怎么,你偷偷的看人家了?” 姜夔生道:“这还用看,听她说话结结巴巴的,就知道了。” 林昆伸了个懒腰,把头靠在椅背上望着走廊上头的天花板。 姜夔生道:“你昨天想了一晚上,想好了接下来该怎么办么?” 林昆歪过头看着姜夔生,笑着说:“还能怎么办,有仇报仇有怨抱怨,我这么善良的人,别人不惹我,我可从来不惹别人。” 姜夔生冷笑一声说:“人家漠北边境上的那些毒枭还有东突分子惹你了?你不照样把人家收拾的屁滚尿流。” 林昆笑着说:“但他们招惹了我们国家的利益,我是一名军人。” 姜夔生道:“那外省来的这批人,你了解多少?” 林昆笑着说:“暂时还不知道,不过很快就会知道吧。” 姜夔生道:“能跟我说说,你这次到底是怎么打算的么?” 林昆看着姜夔生说:“你能不能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姜夔生道:“说。” 林昆坐了起来,笑着说:“跟着我打打杀杀,你会不会觉得很无聊。” 姜夔生微微一怔,旋即笑着摇头,“无聊?我倒是从来没觉得,我的命是你当初救下的,就算真的无聊,我也会陪着你,你也不要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情,那是我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林昆笑着说:“夔生哥,你就放心好了,你的仇必须要报!” 姜夔生那平静的眼眸里,忽然闪过一丝哀伤,叹息了一声道:“可惜人死不能复生,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了。” 两人正说着话,旁边病房的门被轻轻的推开,闵小优挺着个大肚子向林昆看过来,林昆马上站了起来,闵小优说:“阿凯醒了。” 林昆马上向病房走去,走了两步回过头,冲姜夔生说:“你不过来?” 姜夔生冲他摆摆手,笑着说:“那是你的朋友,又不是我的朋友。” 病房里,金凯的脸色很不好看,昨天晚上的那一刀伤及脏腑,也是他命大,要是那匕首再向上挑起一点,他就没救了。 “凯哥……” 林昆坐到了病床上,关心的问:“感觉怎么样?” 两行热泪涌出眼眶,金凯满脸悲伤的说:“昆子,爷爷,爷爷他……”声音哽在喉咙里说不出,脸上的泪水愈发汹涌。 林昆的心底也跟着一阵的悲伤,握着金凯的手,点了点头。 平静了一会儿后,金凯长长的叹息一声,“都是我没用,没有保护好爷爷,我就应该拉着他一起去看灯会的,这样的话……” 林昆想要安慰,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失去亲人的疼痛他知道,那种万箭穿心,悲伤的仿佛整个世界都要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