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章:归来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八十章:归来

第一千零八十章:归来 “不许动,警察!” 警笛声响起,一群身穿警装的警察,手持枪械冲了进来。 砰砰! 场面一下子没制止住,其中一名穿着便装,身材火辣的女警,冲着天空开了两枪,厮杀正酣的场面马上安静了下来。 混黑社会的对警察都有一种打骨子里的恐惧,尤其这枪声一响。 “都把手举起来!”刚才开枪的火辣女警,大声的冲眼前的这群不知错所的亡命之徒吼道,这火辣女警不是别人,正是南城区总警局的局长沈曼,中港市出了名的火辣警花。 眼前的一群小弟纷纷举起手来,一些个手里还拎着家伙什呢,意识到这样不妥,赶紧把手里的砍刀、钢管丢到地上。 狗哥倒在地上,躺在血泊中,身上挨了十多刀,已经没力气再站起来了,但还是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喊道:“警,警察同志……快,快救人,我姐姐被人绑架了,就在……” 狗哥费力的抬起胳膊,向旁边的红砖老楼指去,沈曼看了一眼,马上命令手下道:“去楼上搜索,发现可疑的人,马上抓起来,要是遇到反抗袭警的,马上开枪击毙!” 此言一出,举起手的这些黑社会的小弟们,甭管是百凤门的,还是敌对的,后背上全都忍不住的一层冷汗渗出来。 “是,局长!” 几名民警答应一声,一起向旁边的那栋红砖老楼跑去。 狗哥苍白的脸上,嘴角咧开一抹笑容,紧接着便晕了过去。 沈曼看了一眼大致的情况,继续吩咐道:“马上联系120急救,该送医院的送医院,剩下的全都给我带回局里去!” 话音刚落,一道黑影突然蹿进了旁边的呼通,沈曼眉头一皱,大声道:“去追!” 几名民警马上追了过去…… 飞机落地,已经是下半夜两点多钟了,刘刚已经给林昆打过电话汇报情况,一下飞机就有两辆商务车停在机场大门口。 林昆让司蓉儿和慕容白先陪楚静瑶和澄澄回家,他则带领龙大相等人,向医院赶去,一路上林昆一言未发,面色平静,可隐藏在这份平静的背后,是令人无法揣摩的杀气。 中港市本来一片太平,却非要有人跳出来要跟百凤门作对,他虽然是中港市地下的教父,可除了禁止其他帮派涉及黄赌毒以外,从来也没强迫过任何一个帮派做其他的事情。 说是禁止黄赌毒,但对于黄和赌自己一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在自己的场子里禁止,说到底只有毒是严令禁止的。 自己坐上了这个教父的位置,更想是给中港市的诸多帮派一个和平发展的机会,可总有人要跳出来打破这份和平! 而且居然还拿百凤门开刀,这可就不要他林昆不讲情谊了。 战场上对待敌人的准则只有一条——杀! 看来这地下世界里的准则也一样,不见血不染红的地下政权,照样是玩不转,以德服人是应当的,但对待那些敬酒不吃吃罚酒之流,不把他们彻底摧毁,他们永远也不会醒悟。 车子停在了市人民医院的大院,林昆在一行人的陪同下,上了医院的贵宾vip楼层,来到了一间病房门口,林昆调整了一下呼吸,轻轻的推开房门。 这是一个独立的病房,里面装修豪华,设备仪器先进,全天24小时有专门的医生和护士陪同,此时病房里有四个人,鼻孔插管的金凯昏睡在床上,医生和护士站在一边,闵小优泪眼楚楚的握着金凯的手,脸上那泪水的痕迹还未干。 听到有人开口,闵小优回过头,看见林昆后,她马上激动的站了起来,就像是见了亲人一样,哽咽的说:“昆子……” 林昆嘴角微笑一下,安慰说:“嫂子,没事的,凯哥一定没事的。” 闵小优点点头,还是忍不住的擦了一把泪水,道:“可是爷爷他……” 林昆的脸上也是涌现出一阵悲伤,抿着嘴唇点点头说:“嫂子,我知道了。” 闵小优擦着鼻子,低声哭泣说:“究竟是谁这么狠心……” 林昆拍了拍闵小优的肩膀,安慰说:“嫂子,节哀,我答应你,也答应我哥,金爷爷的仇,还有我哥身上挨的刀子,我一定会报!” 闵小优哽咽的点点头,林昆安慰说:“嫂子,别哭了,对胎儿不好。” 闵小优强忍着不哭,可泪水还是汩汩的流出来,止不住。 林昆问向医生了解情况,站在病房里的医生和护士,听了刚才林昆和闵小优的对话,心里头忍不住的突突直跳。 以前这种杀人偿命的黑社会桥段,可是只有在电影屏幕上看过,眼前这个年轻人看似身材削瘦和普通人无恙,可他身上透出的那股子强烈的杀气,去是能清晰的感觉到。 医生和护士小心谨慎的将金凯此时的状况汇报了一遍,拘束的模样,就像是在向领导汇报工作一样。 林昆笑了笑,说了声:“辛苦了两位,回头让人给两位送红包。” 医生和护士连忙摆手说:“不用不用,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当医生收红包无可厚非,可眼前这位爷的红包他们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要的,这红包可比普通的红包要烫手的多。 从金凯的病房出来,林昆紧接着又来到了旁边的一个病房,床上躺着昏迷不醒的蒋叶丽,旁边阮倩和夏卉一起守护着。 见林昆回来了,夏卉激动的一把扑到了他的怀里,内心所有的惊吓,化作委屈的泪水哭了出来,“林昆哥,你总算是回来了。” 林昆拍了拍小丫头的肩膀,问向一旁的医生:“大夫,情况怎么样了?” 医生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抚了抚鼻梁上的黑框眼镜,露出一副不容乐观的表情,说:“病人被灌入了大量的情欲药物,严重的刺激了中枢神经,也伤及了肝脏肺腑,尽管我们已经给她洗胃,通过输液的手段来稀释她体内的药物,可效果具体怎么样,暂时还不好说,只能耐心等待。” 林昆心里咯噔一声,看着床上面容憔悴的蒋叶丽,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心痛,就像是一根硬骨头卡在了心里,痛且窒息,再一想到躺在病床上同样昏迷的金凯,还有那死去的金老爷子,他内心仇恨的火焰,瞬间咆哮的蹿上了头顶。 拳头暗暗的握紧,咯吱咯吱的响,脸上表情平和的看向医生和护士,感激的笑着说:“医生,谢谢你们了……” “不客气,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女医生笑了一下,却是颇为歉意。 从蒋叶丽的病房出来,中间隔了一个病房,就是狗哥的病房,中港市人民医院的vip病房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搞的到的,这几间病房都是林昆亲自打电话拜托宋老爷子弄的。 狗哥的病房里,同样是医生和护士留下来观察陪同,床边上坐着一个年轻的姑娘,面容姣好,一副担心的模样。 林昆不认得这姑娘,但听刘刚说过,狗哥前段时间交了女朋友,想来就是这个姑娘。 姑娘见林昆走进来,身后还跟了几个大汉,脸上顿时紧张起来,“你们是?” 林昆笑了一下说:“你是小月吧,我是狗哥的朋友,我叫林昆。” 卢小月脸上的表情更紧张起来,道:“你,你是林老大?” 林昆没有正面回答,走到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狗哥,问道:“狗哥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卢小月道:“医生说没什么大碍,但需要养上一段时间。” 林昆歉意的道:“对不起,害的你担心了。” 卢小月马上摇头道:“不不不,狗哥经常跟我说起过林老大,他很崇拜你,也很感激你给了他机会,他要报答你。” 卢小月说话紧张,说的虽然有些前后不搭,但都是实话。 林昆道:“谢谢你能这么说。我会安排人来帮着你一起照顾狗哥的。” “不用不用。”卢小月道:“我自己一个人照顾就可以了。” 说着,她握着狗哥的手又紧紧的攥了攥,看的林昆心里暖暖的,看来狗哥这一次是遇到真心的姑娘了,难得的好事。 从病房里出来,林昆让龙大相等人先回去休息,他一个人向走廊的尽头走去,那儿的灯光有些暗,有一个吸烟室。 八指等人本来要留下来陪林昆,被姜夔生拦住了,姜夔生笑着对几个人说:“你们都回去吧,昆子想要静静,我在这陪他就好,你们不用担心,有我在没人伤的了他。” 几个人离去,姜夔生远远的跟着林昆,看着他身影孤单的走进了吸烟室,里面飘起一层袅袅的烟雾,姜夔生转过头望向窗外,那浓浓的夜色深处,天空中时而的还在炸响着烟花,那看似平静而又璀璨的夜色深处,已经弥漫开血腥的味道。 吸烟室的门被一个老人推开,姜夔生回过头看了一眼,放下戒心。 吸烟室里,林昆抬起头,看到走进来的老人,脸上流露出一抹感激的苦笑,老人也看着他笑了笑,慈祥而又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