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七章:禽兽与合欢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禽兽与合欢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禽兽与合欢 夜色浓稠的醮染在大地上,仿佛浓稠的血液静静流淌着。 远处的夜空频频炸响,五颜六色的烟花拖着长长的尾巴。 属于节日的欢闹气氛,仿佛被这一方面天地完全隔绝,这里有的只是冷清的街道,浑浊的灯光,还有那斑驳参差的楼影。 夜色中仿佛弥漫着发霉的味道,五辆面包车呼啸着压过冰冷僵硬的地面,卷起一个白色的塑料袋,飞荡在夜色的尽头。 吱嘎! 五辆车子依次停在了这片老城区的一条巷口,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五辆车静悄悄的,仿佛一直就存在在那里一样。 为首的车上,狗哥坐在副驾座的位置,微眯着双眼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对照了一下手机地图上的坐标,确定没错。 身后的一个小弟,小声的问:“狗哥,咱们不下去?” 狗哥道:“先别急,观察一下周围的情况,感觉有点蹊跷。” 身后的小弟哦了一声,狗哥转过头,道:“大奎,你下去看看。” “嗯!” 这名叫大奎的小弟,一点也不含糊,拉开了车门就下去。 狗哥坐在车里,和其他人一起目光注视着大奎晃晃悠悠的走进了巷子深处,狗哥小声的对其他人道:“大家注意了,万一有什么动静,马上冲下去。” 车里的小弟一起答应了一声,后座上的一个小弟拿着对讲机,将狗哥的意思传达了下去,对讲机里传来几声:“收到!” 大奎很快就急匆匆的走回来,站在狗哥的车窗旁敲了敲窗户,狗哥摇下窗户,问:“怎么样,里面有什么动静么?” 大奎道:“狗哥,情况好像不对啊,里面一个人影也没有,这里只是老城区,又不是鬼城,怎么可能没人影啊。” 狗哥想了想,说:“五车留下站岗,其余的都跟我下车!” 哗啦啦…… 面包车的车门拉开,一群气势汹汹的汉子冲下来,胳膊下面夹着一沓报纸,这群人可不是夜半爱好学习,又或者是对这座城市的新闻关心,跑到这儿来借着微弱的灯光看报纸的。 这一沓沓的报纸里头,裹的可都是寒光凛凛的三尺砍刀。 所有人齐刷刷的集合,狗哥点了根烟歪嗒嗒的叼在嘴里,他一直都把他的林老大当成偶像,也总有意识无意识的模仿。 就说这叼烟的姿势,还有此时半眯着眼睛的神态,模仿的那叫一个像,可惜身高比林昆矮了不少,否则的话在这乌漆墨黑的夜里,还真能鱼目混珠。 狗哥向巷子里望了一眼,压低声音对眼前这二十多个小弟说:“大家一会都机灵点,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不要慌。” 众人齐刷刷的点头。 狗哥挥着手臂招呼一声,道:“走,咱们一起救蒋姐去!” 一行人潜入进了巷子里…… 巷子深处,老式的筒子楼里,没有窗户的房间里,亮着一盏昏黄的灯光,蒋叶丽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李振东坐在她的对面,手里把玩着一把匕首,正在用那匕首给自己剃手指甲。 两人的中间隔着一张小方桌,这方桌有些年限了,老旧的桌面上,龟裂了许多细纹,桌子上摆着一瓶酒,两个杯子。 酒未开,杯未用…… 房间里除了李振东剃指甲时发出的沙沙声,没有半点声响。 蒋叶丽平静的看着李振东,突然开口说:“你请我来就是坐着?” 李振东抬起头,轻佻的目光在蒋叶丽的脸上扫过,淫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把你的衣服撕烂,做点什么?” 蒋叶丽平静的笑着说:“我最开始的时候,的确是这么想的,不过现在……” 李振东低着头,继续剃着手指甲,他剃的很仔细,每一根指甲都要细细的磨上半天,“你果然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蒋叶丽道:“这地方明显不对劲儿,怎么会人影都没几个?” 李振东抬起头,笑着说:“这个问题不难回答你,三进会年前刚以拆迁公司的名义,把这里的那些穷鬼都赶出去了,再过不了多久,这儿就要盖起高楼大厦了。” “拆迁公司?”蒋叶丽的眉头轻轻一蹙,林昆可是命令禁止过,不准中港市的帮派欺压老百姓,拆迁公司说的好听一点,叫协助地产商工作,实际上干的都是打压老百姓的事。 “怎么?”李振东笑呵呵的说。 蒋叶丽看着李振东说:“你该不会是和三进会的人搞到了一起?” 李振东笑着道:“三进会?呵呵,自我感觉良好,实际上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我跟他们搞在一起,那是对我的侮辱。” 蒋叶丽道:“那你……” 李振东呵呵冷笑说:“也不怕实话告诉你,我现在是洪林门的人。” 蒋叶丽道:“洪林门?” 李振东道:“洪林门,是吉森省首屈一指的大帮派,比你们现在的百凤门强大数倍,你们百凤门现在看似很强大,统一了中港市,可实际上诸多帮派又有几个心悦诚服的?” 李振东抽出一根烟,衔在嘴角,“就拿三进会来说,姓林的断了人家的财路,人家心底怎么可能服气,这不一有机会就站出来反抗了么。” 蒋叶丽道:“你今天晚上把我带到这儿来,到底想要干什么?” 李振东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笑呵呵的说:“你们百凤门的人,应该快找到这里了吧,我们的友盟三进会,已经派人等着招待了,别着急,好戏马上就要开始了,呵呵。” 蒋叶丽愤然的站了起来,目光冰冷的瞪着李振东骂:“混蛋!” 李振东眉头深深一皱,一脸阴狠的表情蔓延,不过马上又恢复了正常,笑呵呵的说:“先别急嘛,这只是送给那姓林的第一份大礼。” 蒋叶丽强行的将心中的情绪了下去,平静的说:“阿东,你会后悔的。” 李振东嘴角冷笑道:“后悔?呵呵,我这次回来,就是要让你们后悔的,尤其是你……你这个水性杨花的贱女人!” 说着,李振东缓缓的站起身来,他目光冰冷,脸上的疤痕,在屋内昏暗的灯光下,变的尤为狰狞起来,手中的匕首铿的一声扎进了面前的桌子里,慢慢的向蒋叶丽走了过来。 “你要干什么!” 蒋叶丽平静的脸上露出一丝惊慌,下意识的握紧双手准备反抗。 李振东突然停了下来,脸上的冷笑透着得意之色,“怎么,害怕了?” 蒋叶丽目光决然的瞪着李振东,没有说话。 李振东呵呵笑道:“我就喜欢你现在这种宁死不从的样子,想当初那么多的道上大哥都想要得到你,你当时脸上就是这种表情,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对你动强的,我喜欢……” 李振东阴测测的一笑,拎起桌子上的酒瓶,拧开瓶口,拿起杯子咕噜噜的倒了两杯,晃荡着其中一杯递到了蒋叶丽的目前,“我喜欢看你跪在地上求我,求我满足你。” 蒋叶丽看着李振东,又将目光移到眼前的杯子上,透明的高脚杯,里面摇晃着朱红色的酒水,散发出阵阵的酒香。 见蒋叶丽迟迟不肯接杯,李振东笑道:“怎么,不敢喝?” 蒋叶丽道:“这酒里你放了什么?” 李振东笑着说:“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就是放了点合欢散。” 蒋叶丽咬牙骂道:“阿东,你个禽兽!” “禽兽?”李振东冷笑道:“不错,我喜欢这个称呼,为了对得起你的美意,今天晚上我可要好好的禽兽一次,然后再把你卖到岛国,以你的身材和容貌,做女优会很有前途吧。” “来吧,快喝下去!” 李振东脸上的表情突然变的狰狞,一只手捏着蒋叶丽的下巴,强行的就把那红酒往她的嘴里灌。 “放,放开我……” 蒋叶丽拼命的反抗,这合欢散被誉为从古至今最强的春天药,稍稍的沾染一点,就能令人欲火焚身,情欲难耐。 李振东力气大,蒋叶丽反抗不过,抓住他捏着自己下巴的手腕,狠狠的就咬了下去,雪白的贝齿没入皮肤中,殷红的血液马上渗透了出来,李振东顿时一声咆哮怒吼:“啊!贱女人!” 啪! 反手一个巴掌,直接抽在了蒋叶丽的脸上。 蒋叶丽痛哼一声,直接被打的从椅子上摔了下来,半边脸颊高高的肿了起来。 李振东一边甩着被咬出血的胳膊,一边向蒋叶丽走过来,一脚踩在了蒋叶丽的胸口,弯下身目光冰冷的说:“贱女人,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晚上我要你把欠我的都偿还回来!” 蒋叶丽胸口被踩的剧痛,难以呼吸,两只手抱着阿东踩在她胸前的那只脚踝,拼命的挣扎,可她一个弱女子哪里挣扎的动。 李振东拿起桌子的另一杯酒,弯下身捏着蒋叶丽的下巴,就倒了下来,红色的就酒水灌进了蒋叶丽的嘴里,呛的她连声咳嗽。 “哈哈!” 李振东笑声猖狂,脸上的表情狰狞,杯里的酒水灌完了,干脆拎起整个酒瓶子,向蒋叶丽灌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