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六章:回中港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回中港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回中港 挂了电话,林昆那本来深沉凝重的脸上,一抹杀气升腾,整个机场里的温度,仿佛都随之降低了几分,坐在他对面的八指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问:“昆子,到底咋了?” 其余人的目光也是一起看过来,像此时脸色这么阴沉,目光这么冰冷的林昆,他们以前几乎从来没见过。 林昆语气冰冷的说:“金老爷子被人杀了,金凯也遇刺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 机舱里瞬间安静了一下,过了一会儿,龙大相说:“金老爷子我虽然不了解,但在中港市的地下世界里,那绝对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他的故事我也听说过一些,年轻的时候杀戮无数,赤手空拳的打出了一番天地,难道是仇家寻仇?” 林昆摇摇头,道:“事情恐怕不会这么简单,金老爷子是中港市地下世界的泰山北斗,虽然早已经退居二线,但只要他一句话,如今道上的人多少还是会给一些面子的。” 八指道:“这就是号召力。” 林昆接着说:“我统一中港市地下世界的时候,金老爷子是站出来支持的,因此省去了许多刀光剑影,和其他帮派的厮杀,年前的时候,就有外省的力量来中港市搅局,而且也听过传闻,外省的力量想要在中港市有所建树,所以……” 林昆故意没把话说完,目光看向众人,司蓉儿这时开口道:“昆哥,你的意思是,金老遇害,可能和外省的力量有关?” 林昆点点头,道:“金老爷子退隐江湖已经多少年了,江湖上树敌多是事实,如果真要有人要好他报仇,早就动手了,何必要等到现在,去对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动手?” “而且,是一刀致命,若真的有天大的仇恨,不是应该慢慢折磨死么?一刀致命,说明杀害朱老的凶手,只想要他的命。” 其余人不吭声,面色凝重,陷入思考,司蓉儿这时又缓缓的开口说:“这样的话,金老爷子的死就一定和外省的力量脱不了干系了,不敢说百分之百,但他们的嫌疑最大。” 龙大相一时间没转过来这个弯儿,向司蓉儿问道:“妹子,这咋说呢?” 司蓉儿看向林昆,然后继续说道:“在中港市,恐怕道上的人都知道,林昆哥和金老爷子交情不浅,和金老爷子的独孙金凯更是结拜兄弟,外省的力量如果想在中港市立足,就必须先过林昆哥的百凤门这一关,和谈不成只能动强。” 其余人也都看着司蓉儿,脸上的表情还是疑惑,司蓉儿也没卖关子,略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据我所知,外省在暗地里搞涉毒的买卖,这是林昆哥命令禁止的,所以他们应该预料到,林昆哥是一定不会允许他们在中港市立足的。” “外省的力量跨省的跑到我们中港市来,在他们本省内,肯定不是普通的帮派,如果猜的没错,应该是雄霸一方。” “中港市是的东三省最富有的城市,人文地理皆是翘楚,外省的力量突然蹿了进来,明知道林昆哥禁止搞毒品买卖,他们还敢搞,就证明他们的目标和野心绝非立足那么简单。” 余志坚语气阴冷的道:“绝非立足那么简单,难不成他们还想在中港市称王称霸?哼,这外省的力量,还真是够不要脸的!” 司蓉儿接着说:“他们要是想称王称霸,就需要有和百凤门对抗的资本,他们的力量都在外省,想要全部掉到中港市来那是绝无可能,但他们手里有一个重要的筹码。” “是毒品?” 楚静瑶开口道,话音一落,机舱里的几个人同时将目光聚焦过来,楚静瑶脸颊微微发红,说:“我是不是说错了?” 司蓉儿笑着说:“没有,静瑶姐,你说的很对。” 楚静瑶道:“那你们看我的眼神,怎么有些怪怪的。” 林昆笑着说:“你平常都是坐在写字楼里,也没在江湖上混过,你能一针见血的把问题的关键说出来,大家都很惊讶。” 楚静瑶尴尬的笑了笑说:“我就是随便的一说,你们继续聊。” 司蓉儿向林昆看过来,林昆点点头,司蓉儿继续说道:“外省力量想要和百凤门对抗,甚至说要将百凤门给拔掉,最有效也是最捷径的办法,就是将中港市的本土帮派联合起来。” “而他们的手里有毒品,毒品的背后隐藏的是巨大的利润,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自从林昆哥坐上了中港市地下世界的一把手后,大大小小的帮派一直压抑着不敢染指毒品。” “外省力量只需要将毒品的资源分配下去,就不怕没有人替它卖命,百凤门的实力虽大,但一下子和整个中港市大大小小的帮派对峙,是绝对占不了任何便宜的。” “要联合中港市大大小小的帮派,外省力量最忌惮的就是金老爷子,金老爷子一旦站出来替百凤门说话,中港市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帮派,多多少少都会有些犹豫,不利于联合。” “所以……” 司蓉儿话至如此,机舱里的几个人都点了点头,心里都明白了。 龙大相道:“那个绑架蒋姐的阿东又是怎么回事?偏偏这个时候回来添乱。” 林昆道:“要是没猜错的话,这个阿东应该和外省力量是一伙的,当初他逃离了中港市,如今敢回来,肯定是有靠山的。” …… 中港市,百凤门的会议厅内,刘刚手里捏着烟卷,面色凝重,桌子上的烟灰缸里,捻灭了七八个烟头,都是他抽的。 向林昆汇报完情况以后,刘刚就静静的坐在这会议室里,林昆最快要半夜以后才能回来,可蒋姐的安危不能等啊。 目前百凤门里他说的最算,一下子所有责任都落在了他的肩上,若只是普通的日常时间,或者单纯的打打杀杀,他倒也不至于这么忧心忡忡,可事关蒋姐的安危,由不得半点马虎。 十分钟后。 敞开的会议室门外,狗哥快步冲了进来,胸口起伏着,脸上一层汗珠,站在刘刚的面前汇报道:“刚哥,手下的兄弟都已经召集好了,全都是场子里的狠茬子,等你发令!” 刘刚神色凝重的点点头,手上的烟刚抽了半截就掐灭,抬起头冲狗哥说:“阿狗,你先坐下,我们先等消息。” 狗哥满心焦急,但也知道此事干着急也没用,先得搞清楚人在哪。 狗哥坐下来道:“刚哥,我已经照你的安排,让咱们帮派的小弟四处打探消息了,一旦有线索,马上就会通知回来。” 刘刚皱着眉头,一副冥思苦索的模样,说:“阿狗,你说这会不会是什么阴谋?” 狗哥道:“啥阴谋?” 刘刚摇摇头,道:“我也说不清楚,但心里的感觉不太好。” 狗哥语气坚决的道:“刚哥,不管它是不是阴谋,蒋姐现在处境危险,哪怕就是天大的阴谋,咱们也要硬闯一闯,否则等昆哥回来了,我们没法交代!” 刘刚点点头,道:“对,不管是不是阴谋,我们都要闯一闯。” 说完,刘刚目光深邃的望向窗外,天空中的繁星尚在,却是被那五彩缤纷,交相呼应的烟花,遮掩的失去了颜色。 得知金老爷子遇害的消息,刘刚第一时间安排人过去支援,金凯目前在市人民医院抢救,刘刚也安排人过去保护。 刘刚望着窗外,忽然幽幽的叹道:“看来中港市今天晚上,注定要不平静了。” 狗哥也跟着望向窗外,双眼中爆发出高昂的战意,“是啊!” 桌子上的手机响了,刘刚赶紧拿起来接听,是沈曼打过来的,电话里沈曼声音严肃,说完了调查的结果,连说一声谢谢的时间都不给刘刚留,就挂断了电话,态度很冷漠。 刘刚此时也无心琢磨太多,狗哥已经站在一旁做好随时待命的架势了,刘刚道:“东城区的那片最古老的居民楼,发现那辆面包车,具体地址待会会发到我手机上,我们现在就动身!” “等等!” 刘刚刚要往外面走,却是被狗哥给拦住了,狗哥道:“刚哥,你不能走,你必须留在这里坐镇,万一这是暗中那些人的调虎离山之计,你和我都离开以后,他们要是来偷袭我们的老窝怎么办?” 刘刚迟疑一下,狗哥说的有道理,“阿狗,那你带着弟兄们小心一点。” 狗哥坚定的笑着说:“刚哥你放心,我阿狗不是头一天出来混江湖,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就一定把蒋姐给带回来!” 刘刚神色凝重的点点头,道:“万一有什么意外,一定不要鲁莽行事。” 狗哥道:“刚哥,那我先去了。” 狗哥走后,刘刚又点上了一根烟夹在手指中央,在这偌大的会议室里来回踱步,心里那股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却无从说起。 狗哥一路来到了百凤门的后门,三十名精悍的兄弟已经列队等待,狗哥站在这群人的面前,目光从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大声问道:“有信心完成今天晚上的任务没!” “有!” 三十名小弟齐声呐喊,颇有一股军人的气势。 早些时候,有一次狗哥在训练手下的这群小弟,正好被林昆遇到,当时也就是这三十名小弟,一个个懒懒散散,嘻嘻哈哈,他们都是普通的市井小混混出身,本就没什么纪律性可言。 不过当时这些小弟们见到了林昆,还都是恭恭敬敬,马上变的严肃起来。 林昆笑容和煦,跟这些个小弟打了声招呼,然后把狗哥拉到了一旁,小声的叮嘱了几句。 林昆是希望狗哥能够借鉴军人训练的方式,来训练这一群小弟,只有铁的纪律,才能磨练出钢铁意志的人,才能凝聚出钢铁般的战斗力。 狗哥没当过兵,对军人的那一套不熟,不过林昆的话对于他来说就是圣旨,他对林昆的崇拜可以说已经到了盲目崇拜的地步。 后来回去仔细研究军人训练的方式,运用到了这一群小弟的身上,如今看他们一个个气势凛然的模样,收获的效果还真是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