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五章:闺蜜心事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闺蜜心事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闺蜜心事 夜,已经深了。 宋家府邸,深处香闺的窗户上,透着两道倩丽的身影。 其中一道身影频频的抖动着肩膀,阵阵啜泣的声音传来。 “混蛋,王八蛋,大坏蛋……” 灯光温软的房间内,宋歆艺坐在床上,边啜泣边咒骂着,那俏生生的小脸上,闪烁着两行晶莹的泪人,叫人心生犹怜。 这燕京皇城内的头号俏佳人,竟哭的如此模样,这要是被圈子里的那些非富即贵的公子哥们看到,还不得心疼死。 “好了,歆艺,别哭啦,再哭就不好看了。”章小雅抽出两张纸巾递过去。 宋歆艺将手中刚刚擦过眼泪的纸巾搓成一团,抛向那早就已经塞满的垃圾桶里,接过章小雅递过来的纸巾接着哭。 章小雅也是无奈,只能耷拉着两条秀丽的眉毛,看着自己这个不争气的闺蜜,“我说歆艺,不就是一个男人么,至于嘛?” 宋歆艺委屈的抽泣了两下,道:“至于,我心里不服气!” 章小雅又抽出纸巾递过去,这个动作今天晚上已经重复无数次了,她的手腕就光抽纸巾,也都累的酸痛的要抬不起来了,可眼前这小丫头也不是知道犯了哪股邪风,就是停不下来。 “我的宋大小姐,媒体都已经曝出来了,是你甩的他,你有什么不服气的呀?要不把你那个厉害的哥哥叫来,找人揍他一顿?” “嘿,你别翻着白眼看我呀,我这是在帮你出主意,让你心里平衡,你干嘛这么幽怨,难不成你舍不得打他压?” “我掐你!” 宋歆艺直接伸出小手,向章小雅掐过来,“叫你胡说八道,谁舍不得了,他的生死和我有什么关系,没良心的大坏蛋!” 章小雅向后躲了过去,咯咯咯的笑了起来,眼神玩味的看着宋歆艺。 宋歆艺被她看的有些莫名其妙,“臭丫头,你干嘛这么看我!” 章小雅嘻嘻的笑着说:“歆艺,打我们俩记事起到现在,我们俩认识已经快二十年了吧,你今天晚上和我以前认识的那个宋歆艺不太一样,不不不,是太不一样了。” 宋歆艺擦了擦鼻子,说:“有什么不一样了,不还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又不是三头六臂的怪物,还能说变就变?” 章小雅笑着说:“那我先问你一个问题吧,你仔细的思考,然后如实的回答,回答出来了,我就告诉你哪不一样了。” “什么?”宋歆艺疑惑。 “那我先问喽。”章小雅清了清嗓子,说:“请问宋大小姐,你现在是不是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严重的不能控制。” 宋歆艺想了想,然后老实的点点头,“好像是有一点吧。” 章小雅接着道:“第二个问题,你是不是从来也没因为哪个男生这么不开心过。” “我……” “要老实回答。” 宋歆艺微微羞涩的低下头,说:“你还是问第三个问题吧。” 章小雅嘴角一笑,道:“第三个问题,你真心喜欢他了吧?” “没……” 宋歆艺抬起头就要矢口否认,红扑扑的小脸蛋,那梨花带雨的小眼神,可一看到章小雅一脸认真审视的模样,她马上就蔫吧了,再次老老实实的低下头,小声的道:“好像是吧。” “yeah!” 章小雅兴奋的竖起剪刀手,宋歆艺马上目光幽怨的看过来,章小雅马上笑嘻嘻的解释道:“不好意思,有点小兴奋。” 宋歆艺嘴角一撅,不满道:“哼,你还能不能有点同情心了!该回答的我都回答完了,你赶紧说我和平常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啊?” 章小雅道:“宋大小姐,都现在,你自己还没感觉出来呢?” 宋歆艺如实的摇头。 章小雅道:“好吧,被爱情冲晕头脑的臭丫头,那我还是告诉你吧。以前呢,你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温柔知性,比我成熟稳重多了,还带着那么一点冰冷的感觉……” 宋歆艺马上抗议,道:“章小妮子,你没良心,我什么时候对你冰冷了,有你这么夸人的么?” 章小雅道:“我滴宋大小姐,我是说你对别人,你要是对我敢故作高冷,我还不早和你拼命了,你想想你对你身边的人,对那些追求你的,向你表示爱慕的,或者说那些提前知道你的家庭背景,而故意打着各种幌子来接近你的。” 宋歆艺嫩白的手指,摸摸自己的鼻梁,过去自己是怎么样的,从来也没想过,自己对外界的那些男生好像真没什么兴趣过,那些富家的公子哥,不是道貌岸然,就是不学无术,接近她的目的很单纯,要么是垂涎她的美色,要么是垂涎她的家世背景,还有那些看似老实的凤凰男,其实也贼着呢。 从小爷爷就教她识人的经验,所以她比同龄的孩子更会看透人,人和人交往接触的时候,往往一个小细节就能看出这个人的本性。 至于身边的女生,除了章小雅之外,自己也没什么真正的朋友。 宋歆艺看着章小雅说:“小雅,你接着说。” 章小雅道:“你现在呢,就像是丢了水晶鞋的公主,一个委屈的羞答答的小姑娘,这呢就是喜欢上一个人最直接的表现。” “嗨,看来我的竞争压力又大了,我的林昆哥实在是太优秀了,不论走到哪里,都能招来小姑娘的喜欢,普通的我也就忍了,可偏偏像你这么漂亮的,条件这么好的,宝宝不开心。” 说完,章小雅大眼睛闪闪的,嘴角微微一瘪,也是一副委屈的小模样。 宋歆艺抽出两张纸巾递过来,关心的说:“小雅,你没事吧?” “唉……” 章小雅故作出一副幽怨状,叹气一声道:“能有什么办法呢,只身没有队友,遇到的敌人又都很强大,大boss偏偏又花心,我这个弱小而又可怜的小女子,只能……呜呜呜……” 纸巾故意挡在眼前,低下头假装的哭了起来。 宋歆艺赶紧上来安慰,“小雅,你别哭,你也很优秀啊!要不,我退出,不喜欢你的林昆哥,这样总行了吧。” “那有什么用,他身边也总是会有那么多的女生,都比我漂亮,哇……”章小雅双手捂着眼睛,做出一副嚎啕大哭状,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可是一滴眼泪也没流下。 “小雅,她们怎么会有你漂亮呢,在我眼里,你就是最美的!” “真的么?” “真的!” “哦……” 章小雅笑嘻嘻的抬起头,“那你说我们俩,谁更美一点呢?” “小妮子,你……”宋歆艺发现自己上当了,眼前这妮子脸上点滴的泪水没有不说,脸上洋溢的笑容还是那般的灿烂。 “你坏啊你,欺骗我的感情,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宋歆艺就要向章小雅扑过来,章小雅马上拦住说:“宋大小姐,你讲点道理行么,我都安慰你一晚上了,也怪累的了,你就被我捉弄一下,让我开开心不行呀,还有啊,这元宵节的灯会可一年只有一次,哪年咱不是出去狂欢,今天可倒好,你哭满了一垃圾桶的纸团,白白浪费时间呢。” 宋歆艺说:“怎么能是白白浪费时间,人家明明很不开心。” 章小雅挪腾了两下屁股,坐到宋歆艺的身边,一脸认真的说:“我的宋大小姐,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你因为什么伤心?” “还不是因为退婚这事,我就问你一句话,假如林昆哥和你退婚,而是跟你订婚了,结婚了,抛弃了静瑶姐和澄澄,你还会喜欢这个无情无义,只为了贪图富贵的男人么?” 宋歆艺眨巴着大眼睛不说话,仔细的想了想,又想了想,然后摇头说:“可……可我的心里头还是很难受啊。” 章小雅笑着说:“那就是你自己想不开喽,喜欢一个人,就非要跟他在一起?大不了像我一样,做个黏人的跟屁虫缠着他喽,林昆哥是我认识的最花心的男人,不过我喜欢呀。” “喜欢他的花心?”宋歆艺微微有些诧异。 “那你喜欢他什么?”章小雅笑着反问。 “我……” …… 院子里,灯光晦暗的角落,一直静静站立在角落的宋老爷子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转过头冲管家说:“走吧,阿福。” 阿福低头应了一声:“是,老爷。” 走到院子门口的时候,宋老爷子突然又回过头,笑着说:“阿福,温上一壶杜康,再整两个小菜,陪我喝两杯。” 心知老爷心口的石头放下,老管家阿福的心情也不错,笑着应道:“好哩,老爷!” 飞机上,林昆静静的坐着,他的心里很担心蒋叶丽,刘刚已经告诉他,把蒋叶丽绑走的是阿东。 阿东是什么样的人林昆了解,表面上看起来还不错,骨子里却是个阴狠毒辣,瑕疵必报的人。 楚静瑶有心想要过来安慰林昆,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他的人她了解,可他的江湖她不了解。 澄澄已经睡着了,小家伙最近几天恢复的很不错,楚静瑶摸着儿子的脸颊,目光却是一直停留在林昆那面色深沉的脸上。 飞机上静悄悄的,谁都不说话。 这一次回中港市,除了秦雪,其余的人都在飞机上,秦雪留下来是为了燕京钢材厂的运营,要让燕京钢材厂半年盈利的目标,楚静瑶始终未动摇过,她也有信心能够实现目标。 本来年后的打算,是留在燕京好好打理钢材厂,约见一些大型的汽车公司的老总,为钢材厂打开新的市场局面。 可林昆有事,她又不得不跟着回来,不回来她心里放心不下。 望着林昆,再看看澄澄,这两个男人在她心里的份量越来越重,只会与日递增,绝不会减少半分,念及至此,心里又是暖暖的。 嗡嗡嗡…… 林昆兜里的手机振动了起来,飞机上所有人的手机都关了,唯独他的手机没关,不是忘了,而是要随时和刘刚保持联络。 电话还是刘刚打来的,刘刚把事情说完,林昆顿时面如土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