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三章:是他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是他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是他 “是你!” 像叶丽那沾染了三分醉意,妩媚妖娆的脸颊瞬间一冷。 “丽姐,好久不见,你还是像以前一样漂亮,我很想你。”阿东嘴角邪魅的一笑,目光里闪过一丝淫邪的贪婪,他手上握着一把匕首,抵在阮倩的腰间。 阮倩急忙解释道:“叶丽姐,我不是故意带过来的,刚才我敲门的时候,他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 蒋叶丽道:“没事,小倩。”目光又看向阿东,冷冷的说:“阿东,你想干什么?我们之间的事,和她们两个无关,放了小倩!” “好吧。” 阿东呵呵的一笑,道:“谁让你以前是我的大姐头呢,我放了她。”说着,将匕首从阮倩的腰间挪开,随手在阮倩的屁股上拍了一把,“小妞,我放了你,你可要好好感谢你的叶丽姐。” 阮倩赶紧跑到蒋叶丽的身旁,目光里充满嫌恶的看着阿东。 阿东的脸上多了一道疤,那是上次叛逃百凤门的时候留下的,他全名李振东,早年是跟着百凤门昔日的老大何军混的,何军意外被杀后,百凤门树倒弥孙散,最困难的时候他依旧安安心心的陪在蒋叶丽的身边,绝对算的上是百凤门的肱骨老臣。 外人看来,李振东肯留下来是出于忠义,实际上的真正原因,是他暗暗垂涎大嫂蒋叶丽已久,想要虏获蒋叶丽的芳心。 在蒋叶丽身边待了也有两年多,蒋叶丽也渐渐把他当做了心腹手下,甚至私底下蒋叶丽以弟弟称他,眼看着表白的机会就要到来,顺利的话就可以抱得美人归,到时候不光这风靡整个中港市道上的熟美人儿,就连百凤门也一起都是自己的了。 如意算盘打的正响呢,尼玛这时突然半路杀出来了个程咬金。 程咬金手里握着三板斧,拦路一横倒也是霸气凛然,可姓林的这家伙有什么,一天到晚吊儿郎当痞里痞气,就这把刷子,居然几个照片之后,就将蒋叶丽的芳心给俘获了! md,臭婊子! 想起往事,李振东的心里破口大骂,脸上的表情也是更冷了,他心里怨恨,同时也不服啊,那姓林的何德何能,自己在蒋叶丽身边待了两年,都没打动她的芳心,凭什么他就…… 哼! 还有,自己离开中港市这半多年的时间,他林昆何德何能居然坐上了中港市地下王者的包子,这次回来,就是要破坏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还要让蒋叶丽这个臭婊子得到应有的惩罚! “你在发怒?” 蒋叶丽目光冷淡的看着李振东,淡淡的道,李振东跟在她身边两年,之前一直跟着何军,对于这位小弟的脾性,她还是了解的。 “你看出来了?”李振东冷笑道,脸上的表情稍稍恢复正常。 “你心里应该是在不服气吧,不管你这一次回来出于什么目的,我们之间的帐我们算,不要让无辜的人受到牵连。” “无辜的人?”李振东冷冷的一笑,阴鸷的目光看向阮倩和夏卉。 阮倩和夏卉一起说:“叶丽姐,我们不怕牵连,有难同当!” “你们闭嘴。”蒋叶丽冷声道,态度很凶,她这是为了保护这两个小丫头,现在房间里就他们三个人,都是女流之辈,任何一个对上李振东都不是对手,好歹这李振东也是昔日里百凤门的头号打手,手上多少还是有些真本事的。 李振东呵呵笑道:“好感人啊,姐妹情深呢,让我猜猜这两个小妞都是什么来头,不会都是那个姓林的姘头吧?我就不明白了,那个姓林的有什么好,你们都喜欢他!?” 李振东的眼睛猛然瞪大,眼眶里那熊熊不甘的怒焰,叫人害怕,手中握着的那把明晃晃的匕首,在手心里转了两圈。 李振东向三个女人走了过来,蒋叶丽将阮倩和夏卉护在身后,夏卉是林昆认的小妹,阮倩是林昆兄弟龙大相的女人,即便抛开这层关系不说,平日里她们相处的本来也就融洽,就当是为了自己的小妹妹,蒋叶丽也下定决心要保护她们。 蒋叶丽双眸盯着李振东道:“李振东,你的目标是我,是男人的话,就放了她们两个,我留下来单独和你谈谈。” “单独谈谈?” 李振东嘴角淫邪的一笑:“似乎很诱人呢,我们两个孤男寡女的留下来谈什么好呢?男欢女爱,还是谈你到底有多骚?” “混,混蛋,你给老娘闭上你的臭嘴!”阮倩态度强硬,可语气却是发虚。 “闭,闭嘴!”夏卉也跟着态度强硬的叫喊,话音都哆嗦了。 李振东根本不理会她们两个,站在距离蒋叶丽三米远的距离,目光放肆而又贪婪的上下打量着蒋叶丽,这个女人曾经不知道是多少个中港是大佬的心头尤物,都想得到她。 若论相貌容颜而言,蒋叶丽皮肤白皙,如同那极品的羊脂玉一般透着晶莹,五官同样精致,但她绝对算不上是一个极品的脸蛋漂亮的女人,但她那魅人的大眼睛,以及那丰厚性感的红唇,外加上那凹凸有致又有几分夸张的身材,总会轻而易举的就勾起男人满身的欲火,忍不住的要将她占为己有。 曾几何时,自己也是那般疯狂的想要将这位妖娆而又性感的丰满女人抱上床,整个晚上压在她的身上,哪怕精尽人亡也在所不惜。 此时,当下,这一刹那…… 这个女人就摆在自己的面前,她穿着粉红色的长一摆的睡袍,一对不是很长,但浑圆饱满的白皙双腿,散发着无尽的诱惑,脸上一抹红霞,眼眶里却是冰冷的杀气在蔓延。 这视觉的冲击,更让李振东内心抓狂,似是有无数匹野马践踏而过,春天的泥泞草地上,到处肆意着荷尔蒙的味道。 “好啊!” 李振东嘴角淫邪的笑道,抬起手向蒋叶丽的下巴摸了过来。 蒋叶丽没有躲闪,任李振东轻轻的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冲身后的阮倩和夏卉说:“你们俩别在这碍事了,赶紧走!” “叶丽姐……”夏卉不情愿,脸上表情决然,似乎不肯离开,她虽然胆子小,但不代表她没有义气,她来百凤门这驻唱也有一段时间了,蒋叶丽和林昆的关系在百凤门,乃至整个中港市的道上也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她叫林昆一声哥,那蒋叶丽就是她哥的女朋友,应该喊上一声嫂子。 要是没有林昆哥,就没有她夏卉的今天,她是绝对不会那么不仗义的,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人的身份,但很明显他是来寻仇的,自己要是走了,那叶丽姐还不得被他给…… “叶丽姐,我们不走!”阮倩也是一脸决然,一副不顾生死的模样。 蒋叶丽气的只好大吼:“你们留在这儿碍什么事,都给我滚!” 夏卉那娇嫩的小脸上委屈,但决然的表情丝毫没有动摇,没有吭声,但就是坚持站在原地,仿佛谁也拉不走她。 阮倩倔强的小脸上,表情突然松动了一下,旋即又变成了一副气愤的模样,瞪着眼睛冲蒋叶丽大喊道:“你吼什么吼,叫你一声姐,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呢!我们好心你当驴肝肺,那就别怪我们不讲姐妹情谊了,小卉,我们走!” 阮倩一把抓住夏卉的手,夏卉一脸错愕的看着她,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小倩么,她不是最讲情义的么,可她这是。 被拽的向门外走了两步,胳膊都要被阮倩给捏出青了,夏卉突然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狠的一把甩开了阮倩的手,大声喊道:“小倩,你不讲情义那是你,我要留下来陪叶丽姐!” “你……” 阮倩急的干瞪眼,刚才她也是情绪激动冲晕了头脑,后来才反应过来蒋叶丽吼她们走的意思,是想让她们两个出去报信。 “哼!不知死活的东西,那你就留下来陪着你的叶丽姐送死吧,我走!”阮倩咬牙切齿,一副痛恨状的大吼了一声,转过身,眼瞅着就要走到房间的门口,伸手刚要推门,身后突然一阵冷风呼啸袭来,铿的一声闷响,带着颤音。 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插在了那实木的门板上,匕柄微微的颤抖着。 阮倩整个人一下子定住了,刚才她的手只要再快一分,这匕首就已经穿透了手掌,将她的整只手钉在了门板上。 冷汗顺着手心蔓延,额头上也是一层冰冷的汗珠渗出…… 李振东声音阴冷说:“臭娘们,以为我傻是不是,还是脑袋长老二上了?就凭蒋叶丽这个贱货的一点点美人计,就想把我给迷惑了?想出去叫人吧,呵呵,谁出去我就杀了谁。” 阮倩站在门口不敢再动了,蒋叶丽和夏卉也是一言不发。 李振东转过头,手里捏着蒋叶丽的下巴轻轻的挑起来,道:“从我见你的第一面,我就想得到你,我等了这么多年,对你肝胆相照真心付出,结果你那么容易就让姓林的上了你的床,你这个贱女人,我今天一定要让你狠狠的后悔!” “呵呵……” 蒋叶丽抬起手,一把打掉了李振东的手,李振东手中陡然又出现了一把匕首,直接横在了她的喉咙上,蒋叶丽却是不慌不忙,丝毫的紧张之色都没有,淡淡的笑着说:“李振东,你真是个可怜虫,在我的身上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值得么?” “不值得!” 李振东冷声的咆哮,“但今天晚上我一定要让你后悔!”说着,一把抓住了蒋叶丽的喉咙,硬生生的拽着就往门外走。 “放开叶丽姐!”夏卉一脸害怕的表情,咬了下牙追上来道。 李振东目光冷的一瞪,“小娘们,给脸不要脸,找死是吧!” 李振东抬起巴掌就向夏卉抽了过去,夏卉躲闪不及,啪的一声脆冽声响,小丫头直接被打的一个趔趄摔倒在地,捂着那火辣辣的脸颊,嘴角溢出了一丝鲜红的血液。 “老娘我跟你拼了!”阮倩怒吼一声,拔起门板上的匕首,向着李振东就扑了过来。 “找死!” 李振东怒骂一声,抬起脚冲着阮倩的小肚子就踹了过去。 砰! 一声闷响,阮倩一声痛哼,整个人被踹的凌空倒飞出去,呼通一声摔在了地上,后背上一股散架般的疼痛,手中的匕首也甩飞了出去,想要挣扎着爬起来,却是一点力气也提不起了。 “既然你们这么不怕死,那我就成全你们,呵呵。”李振东阴冷的笑着,手中握着匕首,就要向阮倩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