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二章:老教父被杀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老教父被杀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老教父被杀 这一瓶红酒,几十万的价格,是要含在嘴里慢慢品味的,可这小丫头居然直接一口给干了,这能喝出什么口感和味道啊。 “怎么了?叶丽姐。”夏卉擦了一下嘴角,白皙的脸颊马上沾染了一丝红霞。 “没事。” 蒋叶丽笑着说,端起酒瓶又给夏卉倒上一杯,夏卉连忙说:“叶丽姐,真的不行,我不能再喝了,再喝就会醉的。” 蒋叶丽笑着说:“傻丫头,你刚才喝的不对,来姐教你怎么喝。”说着,端起酒杯跟和夏卉手里的酒杯轻轻一碰。 “喝红酒,尤其是好的红酒,要先放在嘴里含着,感受它的口感,以及它的酒香,记住是要用舌尖去感应,然后再慢慢喝下,像你刚才那么喝,根本是喝不出什么味道的。” “哦……” 夏卉学着蒋叶丽的模样,浅浅的啜了一小口,放在嘴里慢慢‘咀嚼’,迷蒙的大眼睛里瞬间一亮,这口感和香气令她感觉惊喜。 咚咚咚…… 房间的门被敲响了,蒋叶丽抬起头说:“进来吧,门没锁。” 阮倩推门进来,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对,绷的紧紧的,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三碗新鲜出锅的汤圆和勺子。 蒋叶丽觉察出异样,脸上的笑容凝结一下,但马上恢复正常,夏卉这时也回过头,见阮倩在那使眼色,小丫头刚喝了一点酒就有些上头了,醉眼朦胧的说:“小倩,你怎么了?” 阮倩突然停了下来,停在了几米外,夏卉还是没看出什么异样来,蒋叶丽却是注意到了她的脚下,重合着另一只脚。 “出来吧。” 蒋叶丽语气平静的说,丝毫不慌张,作为百凤门昔日的大姐头,这江湖上的事情什么没经历过,即便今天有人要来杀她,她也不觉得奇怪,在中港市混的这些年,她没有树敌无数,但也暗中结下了不少的仇家,没办法,这就是江湖。 江湖上的恩怨永远也断不了,结下了就永远都是一个死结。 阮倩的身后,一个熟悉的身影慢慢站了出来,他刚才佝偻着腰,此时站直了腰板,他的身材不说高大,却很健壮…… 中港市,金家别墅。 漫天的烟花,炸响节日的氛围,过了正月十五,一年之计在于春的春节,就算是彻底结束了,年好过节好过,平常日子不好过,从节日的氛围中脱离出来,每个人即将面对的又是新一年的奋斗拼搏。 金老爷子一身雍容的拄着拐棍站在院子里,抬头望着天空中闪烁而过的烟花,脸上笑容慈蔼,今天晚上吃过晚饭,金凯和闵小优想要他一起去看灯会,老爷子年纪大了,不爱折腾就没去。 别墅小院的大门敞开着,这时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一个人影,径直的向院里走过来,这人低着头戴着鸭舌帽,看不清面貌。 站在小院门口的两个保镖,马上厉声喝问:“什么人!” 这人也不说话,就是低着头往前走,两位保镖眉头一皱,互相看了一眼,一起就向这人抓了过来。 这时,空气中突然两道冷光出现,这位不吭声的神秘人,手中突然出现了两把刀刃雪亮的匕首,嗖的一下就抹向两个保镖的手腕。 “啊!” 两个保镖几乎同时痛叫一声,手腕像是被蜜蜂蜇了一下,赶紧缩了回去,低头一看,手腕上多出了一道清晰的血口子,浓浓的鲜血迅速蔓延开来,接着便是止不住的往外喷。 手腕上的动脉直接被切断了…… 两名保镖,也是跟了金老爷子多年的死士,目光惊骇之余,也顾不得自己的生死,抬起另一只手又一起将这人攻击过来,企图想要拦住他,同时回过头冲院子里的金老爷子喊道:“金老,快……” 唰唰! 话音未落,空气中又是两道冷芒划过,两名死士保镖瞪大着眼睛,一只手捂着脖子,脸上的表情极其痛苦,目光迅速涣散,呼通呼通的两声响,两人的尸体倒在了地上,涌流而出的血水蔓延开来,像是在这寒冬凝滞的夜晚里开了两朵红花。 金老爷子站在别墅的正门口,望着低着头走过来的这位神秘人,脸上表情平静,眼神里闪过一丝对两位死士保镖的悲恸,并没有任何的惊慌,这时别墅的大门突然砰的一声打开,里面马上又冲出两道身影,是金老爷子的贴身保镖。 两人冲出来后,一左一右的将金老爷子护在身后,两把黑漆漆的枪口指向迎面走来的这个人,马上就要扣动扳机,动作完全一气呵成,不带有任何的拖泥带水,这两名保镖都是特种兵出身,基本功相当的扎实。 可就在这时,手指头刚刚扣上扳机的那一刹那,嗖嗖的两道冷芒破空飞了过来,两把刀刃雪白的匕首,扎向两名保镖的喉咙。 噗嗤…… 两声轻微的细响,可蔓延在这寂静的氛围里尤其的清晰,两名保镖扣动扳机的手指颤抖了一下,始终没有扣下去,抬起手捂着脖子,脸上的表情痛苦狰狞,两只眼睛凸的老大。 扑通! 两人倒在了地上,腥红的血水醮染在大理石的地面上。 金老爷子还是一脸的平静,这别墅小院里,他只安排了四名保镖,他对这四名保镖一向都很有信心,这些年来这四名保镖也从来没让他失望过,遇到过危险,但最终都化险为夷。 然而,今天不同了,这四个人短短眨眼间的功夫,就都变成四具尸体了,他们也都是有家有口的年轻人,家里的顶梁柱,他们的父母和老婆孩子还在家里等着他们回去…… 金老爷子将脖子上挂着的一串佛珠取了下来,握在手里双手合十的低下头,嘴里头念叨起了超度的经文,希望这四个跟着他的保镖,最后一程能够走的安心,没有太多遗憾。 鸭舌帽的神秘男人走到了金老爷子的面前,手中的匕首还在闪烁着寒光,他始终低着头,就像一把刀一样站在这儿。 金老爷子诵念完经文之后,睁开了眼睛,看着低着头的男人,嘴角勾起一丝安详的微笑说:“年轻人,能道出你的姓名么?自从我第一天来中港市打天下,我早就做好了今天的准备,临死前知道死在何人的手上,也算不留遗憾了。” “呵呵……” 男人冷笑,声音听起来也是冷冰冰的刀子,“金老爷子,你的故事我听说过,有几分敬佩,不过有人出了高价钱买你的命,我也是拿钱办事,至于我的名字还是算了吧,我可不希望被冤魂记住名字,但买你命的人的名字,我可以告诉你。” 金老爷子平静的笑道:“那也多谢了,知道仇家是谁,也不算遗憾。” 男人冷声的道:“周汉涛。”说完,手中的匕首扎进了金老爷子的心窝。 金老爷子的身体微微一颤,但没有倒下,一股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了出来,老人家脸上表情痛苦,但目光却是安然,小声虚弱的说道:“我,我孙子,一定会替我报仇的。” 男人嘴角冷的一笑,匕首拔了出来,转身向别墅的大门口走去。 金老爷子双手拄着拐棍站着,胸口处血水已经湿透了一大片,嘴角淌着的鲜血也越来越多,吧嗒吧嗒的落在冰冷的地面上,那红色的血珠摔碎成了无数瓣,像是层层交叠盛开的红莲。 别墅里的仆人刚刚收拾完屋子,向门外看了一眼,本来没觉得怎么样,可马上又回过头,目光死死的盯着门口,那儿有两句倒下的尸体——刚刚那两名冲出去的保镖…… 金老爷子还站在站着,但身体频频的摇晃着,仿佛随时能倒。 仆人顿时满脸惊骇,一步一步的挪向门口,小声的叫道:“金,金老,你没事吧?” 结果,她的话音刚落,金老的身体扑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仆人赶紧冲过去,想要将金老爷子给扶起来,可抬手一摸,手上马上黏稠稠的,仔细的一看,居然是血,一大滩的血! “啊!” 仆人马上惊声尖叫…… 金凯正和闵小优在逛灯会,身前身后跟了好几个保镖,金老爷子怕孙子出事,特意的多安排了几个保镖。 两人正逛的开心呢,金凯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电话里传来严肃的声音,“你是金凯么?金元宗是你什么人?” 金凯道:“金元宗是我爷爷,你是?”心里头隐隐的泛起一阵不好的预感。 “我是市中心警察局的,我们接到报警说你爷爷被谋杀,正在xxx别墅区,请你现在马上回来。” “……” 电话里传来盲音,金凯两眼发直,旁边的闵小优正指着一个彩灯笑着说:“老公,你快看,那个灯好像一条大鲶鱼啊!” 金凯没有说话,闵小优回过头奇怪的看着他,“老公,怎么了?” 金凯恍然的回过神,眼眶中两行热泪陡然涌出,道:“爷爷出事了!” “啊!?”闵小优惊讶了一声。 两人快速的从人群中挤出,闵小优两只手护着肚子,身旁也有保镖护着,快到灯会出口的时候,金凯感觉忽然撞到了一个人,紧接着肚子上一凉,一股钻心的疼痛蔓延。 迎面站着一个满脸和蔼的中年男人,圆脸发福,像市场里卖肉的汉子,这中年男人低着头连连道歉:“对不起啊,对不起……” 旁边的闵小优和那随行的保镖都没觉察出异样,只有金凯脸上的表情开始抽搐起来,扎在肚子上的匕首被抽了出来,紧接着寒光一闪就要扎向闵小优的肚子,金凯突然伸手,死死的将匕首握在手中,口中费力的喃喃道:“他,他是……” 随行的保镖和闵小优这才觉察出异样,眼前的中年男人脸色陡然一冷,嘴角的那一抹笑容也变的阴森起来,抽回了匕首转身便逃进了人群,一起的保镖紧跟着就要去追,闵小优失声的大喊道:“别追了,快,快把阿凯送到医院去!” 金凯的目光在涣散,涌流出的血水渐渐宁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