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一章:孤独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孤独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孤独 一股热血冲上头顶,口干舌燥,那砰砰跳乱的心跳,马上就陷入了怀中俏佳人的温柔之乡中,仙女般的容颜,妖精魅人般的小眼神,纵使那佛陀转世,怕是也勒不住内心狂躁的野马。 不是道貌岸然定力不足,实在是怀中尤物天下无双,再强的定力也只能叫人心生无奈,入了那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局。 楚静瑶那醉人魂魄,令万生颠倒的双眼,渐渐翕合上,脸颊上却是飞上一抹嫣红,端的更是妖娆妩媚,令人难舍难分。 紧紧的拥吻着,林昆瞪大的眼睛里渐渐满是那暖暖的幸福在闪烁,这可是咱们一向高冷的楚大美女第一次主动呢! 林昆把手伸到了楚静瑶的腰间,摸索着她的衣襟,就要进一步的把楚大美女压倒在床上的时候,楚大美女突然睁开了眼睛,那迷蒙醉人的眼眸里,恢复了些许的平静,从他的怀里挣了出来。 “老婆,你这……”林昆不解的道。 “刚才那一吻是奖励。”楚静瑶妖娆的一笑,施施然的站起身。 “啊?”林昆诧异了一声。 “我下去陪儿子了,你要不要一起来?”楚静瑶向门口走去。 “我……” 林昆两条眉毛耷拉了下来,一副宝宝很苦的模样,满含委屈的看着楚静瑶说:“老婆,你这也太不仁慈了吧,我这……” 手指头向下指了指,继续道:“这不上不下的,好难受啊!” 楚静瑶走到门口,回眸妖娆的一笑,马上又是倾倒了三万佛陀十万众生,嘴角却是狡黠的一笑:“那我可不管。” “额……” 林昆红着脸颊,嘴角突然坏坏的一笑,站起来就向门口的楚静瑶冲去,想要把她给抓回来,点燃了咱爷们身上的邪火,那就得负责,这天底下哪有只管点火不管灭火的道理。 孰不知楚静瑶早就有准备,林昆冲到门口的时候,人家已经笑盈盈的走到了楼梯口,眼神里透着一丝俏皮得意,转过身施施然的下楼,高跟鞋踩在木质的楼梯上,噔噔噔…… 林昆傻傻的愣在门口,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点火的罪魁祸首,迈着婀娜的步伐下楼,瘪瘪嘴角,心里头这个有苦难言啊,摊上了这么一个只管点火不管灭火的俏媳妇,可怜呐。 夜色朦胧,大街小巷一片张灯结彩,回家过春节的外地人,大多初七初八就已经返回了燕京,让这座本来松快了几分的繁华皇城,一下子又陷入了拥挤的繁华中,热闹喧嚣。 咻……啪!!! 巷子里,一个小型的烟花飞向半空,炸响了一小团烟花。 林昆他们一群人约好了出去看灯会,好不容易在皇城里赶上这个时候,要是不去逛一逛,也是怪遗憾的。 李春生开了一辆商务车过来,余志坚开着林昆的吉普车,两个车正好将一行人装下,澄澄穿的严严实实的,用轮椅推着。 一说要去看灯会,澄澄最开心的一个,苏有朋也跟着一起过来了,和澄澄坐在一起,两个小家伙开开心心,有说有笑,他们讲的东西在大人的耳朵里虽然幼稚,可在他们这个年纪,却都是快乐无比的话题。 车子开了一个多小时,停在了一个偌大的广场旁,眼前的街道上满满的都是来看灯会的汽车长龙,林昆几个人从车上下来,支上了轮椅车,推着澄澄一起向灯会的广场走去。 五颜六色的元宵灯,各种各样的款式,搭配出一片绚烂的彩灯王国来,来看灯的人比肩接踵,将偌大的广场塞的满满的。 林昆推着澄澄,楚静瑶和秦雪跟在他的身旁,龙大相和余志坚左右护法,八指身形魁梧的在前面开路,一看这群人气势就不凡,甭管是达官贵族,还是富贾豪绅,全都闪到一边。 …… 此时,中港市,南城区最大的海星广场,这可是昔日里号称亚洲最大的广场,如今周围树立起了高楼大厦,在炒房热的时代里,被围在了钢铁森林的中央,孤独的望着大海。 今天晚上,这里是整个中港市最热闹璀璨的地方,花灯雕塑,人山人海,尽管这冬日的夜晚依旧是冷冽,可也挡不住众人逛灯会的热情,男女老少,工薪白领,乃至中港市著名的企业家,以及中港市现任的领导班子,也一起来了。 年前,中港市的证据发生了不小的动荡,中港市纪委书记赵南涉嫌严重违纪,已经被查处,其子赵磊又涉嫌多项严重恶劣的刑事案件,在逃避警方抓捕的过程中,中毒身死在了小旅馆,随后副市长姜峰又涉嫌违纪,与女富商谭燕勾结,男盗女娼企图将国家利益谋私,也已经被查处。 随后,中港市的原本的领导班子也出现了动荡,政府对外没有公布,但中央纪委亲自下来人查办了一番后,许多骨干官员主动请辞,亦或者是被调遣去了别处,还有几个也被秘密双开,经过一系列的洗礼后,中港市官场的这湾水也算是清澈了不少。 中港市市长陈定,是一个年过五十的男人,头发微微有些秃顶,身材发福,打最开始就在中港市的管辖内为官,当市长也有些年头了,表面上没什么功绩,也没什么过错,本来政治前途还算光明,可自打中央纪委的人下来以后,没几天陈定就突然主动请辞,便愿意向红叉会主动捐款。 捐款的数额多少,没人知道,陈定最终的去处,也无人得知,就连他一向贴身的小秘书,最终都不知道大老板去哪儿了。 有人说陈定是被关进了监狱,有人也说他可能是出国了。 另外中港市的副市长杨成,杨成和陈定的关系密切,杨成这个副市长挂着的是常务副市长的名头,权力比其他的副市长都要大,紧随着陈定主动请辞不知去向以后,杨成秘密的想要逃离中港市,结果被纪委提前派人在机场逮到。 经过三天三夜的审讯,他老老实实的这么多年来的腐败行为全都交代,其中涉案的金额倒是不大,不过违纪行为恶劣,直接被关进了监狱里。 其余的一些骨干领导也不一一细说了,经过了这次动荡之后,中港市原有的市政领导班子,差不多更换了七七八八。 中港市前一批的市政领导班子的腐败,不代表我们华夏其余地方的领导班子,究其根本还是出在原有的市纪委书记赵南的身上,赵南身为市政纪委的一把手,没有对陈定等人起到监督稽查作用,反倒是和这些人蛇鼠一窝,成了他们的保护伞。 中港市新一批的领导班子,也是年前刚刚确定好的,有外省调职过来的,也有本省的领导干部选拔、调拨过来的。 新的领导班子比原有的领导班子更有朝气,也更有决心,常言道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三把火对中港市未来的发展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倒也是一个未知数,不过辽疆省的省级领导们,以及燕京方面的一些高官领导,倒是充满期待。 老百姓们只知道市政的领导班子换人,一个个心里自然也想着能有新的气象,中港市本来就是辽疆省乃至东三省最好的一座城市,整个东北经济的地标,再进一步便可由二线城市进入到一线发达城市之列,这可是老百姓们心中共同的愿望,也是辽疆省省厅的大领导们所期望看到的。 站在百凤门顶楼的落地窗前,蒋叶丽的办公室正好能看到海星广场,她此时手里端着一杯红酒,另一只手抱在胸前,望着那一片繁华璀璨的热闹地方,成熟风韵的一张脸上,竟是有些说不出的孤独。 人心往往就是如此,外面的世界越是热热闹闹,自己反倒是越孤独,或许只因内心深处真正在乎的那个人不在身边。 朱红的嘴唇抿上杯沿,仰起头深深的饮下,馥郁芳香的酒香弥漫整个心扉,饮下的不是名贵的酒水,而是寂寞无人陪。 蒋叶丽嘴角浅浅的一笑,想到那个家伙明天就要回中港市了,哪怕他不来看自己,只要他在这座城市里,她就安心。 海星广场上又一波烟花炸响,远处的天空一片绚烂,窗外人们的欢呼声如同潮汐,能想象到一张张笑脸仰望的模样,或许有人此时会双手抱在一起,静静的闭上眼睛许愿。 蒋叶丽放下酒杯,白皙的脸颊上红晕弥漫,已经有些醉意了,她静静的闭上眼睛低下头,两只手抱在胸前许下了这一年的愿望。 不求荣华富贵,不求容颜常驻,只求他能够平平安安,一帆风顺。 咚咚咚…… 房间的门被敲响了,蒋叶丽睁开了眼睛,道:“谁啊?” “叶丽姐,是我!”门外,夏卉那即便不唱歌也动听的声音传来。 蒋叶丽光着脚走到门口,身上穿着一件衣摆很长的绒绒睡衣,下半身裸露两条白皙浑圆的美腿,吱的一声打开门。 夏卉的眼前陡然一亮,水灵灵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惊艳,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蒋叶丽,称赞道:“叶丽姐,你今晚好美!” 蒋叶丽笑着说:“你这小丫头,那你的意思是,以前我都不美了?” 夏卉连忙解释说:“不不不,以前叶丽姐也美,今天晚上叶丽姐格外的有女人味呢,叶丽姐,你今天晚上真性感!” 蒋叶丽笑着说:“你这小丫头,嘴可真甜,看在你这小甜嘴的份儿上,姐这今晚有好酒,带上你的故事,姐请你喝酒。” 夏卉摆手笑着说:“叶丽姐,谢谢你的好意,我不会喝酒,我上来找你,是叫你下去吃汤圆,阮倩马上就煮好了。” “你先进来。” 蒋叶丽笑着说,走到沙发边上,拿起手机拨了阮倩的电话,“喂,小倩,汤圆要是好了,你盛出来找人帮忙拿上来,姐这儿有好酒,今天晚上我、你、小卉,咱们三个喝点。” 挂了电话,蒋叶丽笑着对一脸紧张的夏卉说:“小倩一会儿就上来,姐先给你倒上一杯,你尝尝这73年的正宗法国葡萄酒,姐敢保证你只要喝上一口,就马上会爱上它!” “叶丽姐,我真不会喝酒,只要喝一点点就会醉的。” 夏卉摆手说道,可酒杯已经递到了她面前,晶莹剔透的高脚杯,三分之一的朱红色液体,散发出一抹馥郁芬芳的酒香。 “这……” 夏卉不知道该如何拒绝,酒都已经递到面前,按说可没有推回去的规矩,这规矩不光是在夜场,在她的老家也一样,除非是瞧不起敬酒的人,不给敬酒人的面子,否则这酒必须喝。 夏卉双手抱着酒杯,暗暗的一咬牙,仰起头来咕咚股东…… 这一次,换蒋叶丽一脸惊诧的表情,或者是说有些肉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