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章:懵圈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七十章:懵圈

第一千零七十章:懵圈 红色的挂着粪叉标识的轿跑车,停在了小独楼的大门外,巷子里几个浑身上下裹的厚厚实实的老头老太太正坐在墙根下晒太阳,其中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老太太,望着这辆乍眼的玛莎拉蒂说:“看,又是一辆豪车,已经是第七辆了。” 老太太的意思是,这已经是她在这小院门口,看到的第七辆豪车了。 轿跑车门打开,宋歆艺和林昆从车上下来,旁边的几个老头顿时眼睛一亮,多年的老花眼似乎一下子都好了,其中一个胖乎乎,戴着贝雷帽的小老头说:“嘿,又是一个美女,也已经是第七个了!” 几个老太太一起瞪眼,纷纷表示鄙视,一个系着花围脖的老太太,满口的牙都已经掉的差不多了,嘴唇上的皱纹密密麻麻,声音有些含糊的说:“哼,你们这群老不正经的家伙,都多年纪了,还学人家小年轻的看美女,羞不羞啊?” 那胖乎乎的小老头嘿笑着说:“于老太,你不懂,我们这叫欣赏美景,这一片荷花池子可以是美景,一幅画也可以是美景,眼前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也是美景,欣赏美景可不分年纪的。” 戴金丝眼镜的小老太,闻言笑着问道:“那你们看看我们几个呢?” 胖乎乎的小老头把脸又转回去看不远处的宋歆艺,仿佛少一看一秒都是遗憾,嘴里头叨咕着:“你们也是美景……” “嘿,算你这丁老头会说话,回头啊,去我家给你烙葱油饼去。”金丝眼镜的小老太脸上的皱纹都乐开了花,女人哪有不喜欢别人夸自己美的,甭管年纪大小。 被称为丁老头的小老头,这时嘴里头又叨咕了一句:“人家那姑娘是三月的天,七月的太阳,你们就剩一夕阳红了。” 金丝眼镜小老太脸上的表情马上一愣,不高兴起来,其他几位老太脸上本来漾起的笑容,此时也冷冰冰起来,就听几个人没有商量,但极其默契的一起骂道:“还吃葱油饼,吃翔吧你!” 林昆和宋歆艺从车上下来,便听到了不远处的几个老头老太的小声议论,这些个老头老太都是老北京,每个月拿着退休的钱,就足够丰衣足食的了,闲来没事就喜欢晒太阳唠家常。 林昆嘴角勾起笑容,觉得这些活了快一辈子的老小孩们很可爱,等自己将来老了,也要像他们这样惬意的活着。 听到那几个老头在嚼她的舌根,宋歆艺嘴角狡黠的一笑,转过身来妖娆的冲那几个小老头抛了个媚眼,声音妖媚的道:“几位老爷爷,你们长的好帅哦,有空一起喝茶吧?” 前一秒还叽叽喳喳的几个老头老太太们,一瞬间僵硬在了那里,要不是眼睫毛扑闪两下,还以为是活体蜡像呢。 林昆的脸上瞬间诧异,目光抖擞的看着宋歆艺,这文文静静的小妮子,今天脑袋是让什么刺激了,咋这么不正常呢? 再看一眼那几个僵在那里的老头老太太,可真是太可怜了,人家活这么大岁数容易么,眼前的这个小丫头片子竟刺激人家了,这万一哪个要是有心脏病,一下子发作了可咋整。 “赶紧给我回家去,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快走!”林昆抓着宋歆艺的手就往小院里跑,宋歆艺哎呀的叫喊了一声:“你干嘛!” 咣! 独楼小院的大门关上了。 墙角下的几个小老头猛然惊醒,胖胖的丁老头望了身旁干巴瘦的小老头一样,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李老头,你流鼻血了,哈哈!瞧你这点出息,看小姑娘抛个媚眼就……” 这丁老头取笑人家话还不等说完,鼻子里忽然一股暖流流出来,对面的李老头哈哈大笑起来,“丁老头,你也流鼻血了,哈哈!你老小子的鼻血浓黑,看来你寂寞太深啊!” 两人互相笑罢,目光看向一旁的金老头,金老头掏出手帕捂着鼻子,仰起头对着太阳装模作样的打了个喷嚏,嘴里念念叨叨的自言自语道:“这天儿有点凉,鼻炎犯了,我得回家吃药去。”说着,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弯着腿迈着八字步往家走。 几个老太太一起冷哼了一声,鄙夷道:“你们这群老东西,可真是没出息,小姑娘一个眼神,鼻血就流出来了,咱们走,以后不跟他们这几个没出息的臭老头一起玩耍了!” “哎,别走啊!” “葱油饼呢?” 丁老头和李老头一起傻了眼,这些老女人也太小心眼了吧。 独楼的小院里,宋歆艺挣扎着甩开了林昆的手,生气的道:“你干嘛拉拉扯扯的,我跟你非亲非故,注意影响!” 林昆一副认真的表情说:“我滴个乖乖,宋小姐你可真不识好人心呢,我要不把你拉回来,经常一会儿就得来把你抓走,铐上你手铐,然后以故意杀人罪起诉你,你就等着坐牢吧,到时候你爷爷是宋国麒也不好用,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宋歆艺道:“你胡说,我什么时候杀人了!?” 林昆道:“还没杀人呢?你要是再继续在外面待一会儿,再多冲那几个老爷爷抛两个媚眼,他们马上就心脏病发作,老爷爷都那么大年纪了,本来就容易有个三长两短,你这是在火上浇油知道么?真要是出了事,你逃不了干系。” 宋歆艺皱着眉头,道:“我愿意,你管得着么?” 林昆道:“我当然管得着了,你要是在我家门口出了事,你爷爷还不得扒了我的皮,就算是我逃了,他也得派一堆江湖上的高手来追杀我,我可就一条小命,可不想间接死在你手里。” “哼!” 宋歆艺气嘟嘟的哼了一声,不再搭理林昆,转过头就冲小独楼喊道:“小雅,出来了,我们回家!” “来了来了!” 几乎声音刚落,章小雅就像一只小麻雀一样,从门后飞了出来。 宋歆艺清澈的大眼睛审视着章小雅,不说话,几秒钟章小雅就心虚了,小声的嘀咕道:“歆艺,你干嘛这么看着人家?” 宋歆艺道:“你早就在门后看热闹了?” 章小雅马上摆起手说:“没有没有,我只是路过,路过。” 宋歆艺道:“心理学上讲过,人在撒谎的时候最容易说重复词,尤其是平常不怎么撒谎的新手,更容易犯这错误。” 章小雅:“……” 宋歆艺转过身向大门外走去,道:“走吧,请我吃饭我就原谅你了。” 林昆望着宋歆艺走到大门口的背影喊了一句:“登门就是客,吃一口再走呗。” 宋歆艺不理他,推开大门上了车,章小雅愣了愣,回过神后屁颠屁颠的跟上去,刚跑到大门口,又折了回来,踮起脚尖,凑到林昆的耳畔小声的说:“林昆哥,看你把歆艺伤的,她越是现在这个样子,就证明她心里越是难过。” 林昆一脸冤枉的说:“我哪有啊?” “切!” 宋歆艺鄙夷的白了林昆一眼,道:“男子汉大丈夫,要敢作敢当,不过你放心,看在你过去对我那么好的份儿上,你放心,我会好好陪歆艺,全心全意安慰她的,保证不让她干傻事。我走了,林昆哥你可要记得欠我个人情哦。” “……” 林昆一脸懵圈的表情愣在原地,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自己这招谁惹谁的,什么也没干,就伤了一个姑娘,又欠了另一个姑娘的人情,人家都是躺着中枪,他这是把自己挖个坑埋了,也他娘的中枪。 回到家,屋里的几个人热热闹闹的,该干啥的干啥,根本没人搭理林昆,只有姜夔生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喝酒,看见他回来笑着点头头,也没有邀请他过去一起喝点的意思。 林昆上楼,快走到楼上的时候,才发现楚静瑶站在楼梯口,正一脸别样暧昧的目光,嘴角含笑的看着他,这份温柔可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咱们林大兵王的心里头顿时又没底了,这一上午被宋歆艺那小丫头闹的心神不宁的,刚才又被章小雅闹的莫名其妙,现在感觉身边的人没一个正常的。 尤其楚静瑶这副前所未有的温柔细腻的表情,直让他心底炸毛。 “回来啦?”楚静瑶温柔的笑着说,双目始终未离开林昆的脸,一双美眸柔情似水,流露出热恋般的含情脉脉。 “额,嗯……”林昆的嘴角抽搐了两下,勉强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赶紧抽身往楼上跑去,“我,我上去换衣服。” 噔噔噔!(上楼的脚步声。) 楚静瑶抬起头,望着林昆那急匆匆的背影,两条精致的眉毛轻轻的一蹙,抬起手摸摸自己的脸颊,轻声自语道:“难道刚才太夸张,把他给吓到了?哼,胆子这么小啊?” 林昆来到楼上,抓起床头上放着的水杯,咕咚咕咚的就喝了一口,然后坐在床上喘着粗气,实在想不通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感觉身边的人没一个正常的,都咋的了? 咚咚咚! 房间的门被敲响了,楚静瑶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能进来么?” 不等林昆开口回答,门已经推开了,楚静瑶笑着走进来,脸上的表情也变的和平常差不多,冰冷之中透着一丝浅浅的妩媚,却像是画龙点睛中最关键的一笔,生出无限芳韵。 林昆笑了笑说:“有事么?” 楚静瑶道:“没事就不能上来看看你?”说着,紧贴着林昆坐下。 林昆却像是个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宅男意一样,屁股往旁边挪腾了一下,楚静瑶黛眉一皱,看着他说:“你干嘛?” 林昆咧嘴笑,说:“说实话啊媳妇,我感觉今天身边的人都不正常,宋歆艺早上过来把我拉走,到一个野湖上转悠了一圈,我明明什么都没干,她却摆出一副跟我不共戴天的架势,小雅那妮子刚才又跟我说伤了歆艺,她会替我去安慰……” 林昆苦笑着摇头:“媳妇,你说我今天这是招谁惹谁了?” 楚静瑶莞尔一笑,说:“怎么,你还想学做好事不留名,到现在还装傻?” 林昆耷拉着两条眉毛,苦哈哈的说:“媳妇,我真不是装……” 啵! 话音未完,娇嫩火热的红唇已经吻上,林昆两只眼睛瞬间瞪大,这可是楚静瑶第一次这么主动呢,感受香舌环绕,美人在怀,这浑身上下的血液,霎时间就有一股要沸腾的势头。 楚静瑶那漂亮的眼眸眯成一道狭长的缝隙,眼角泛着桃花,充满了魅人的诱惑,明明清澈如同仙子,此时却如那九世转生的妖精,倾国山河,美的天下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