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八章:有蚊子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有蚊子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有蚊子 这六个小青年,全都是一副杀马特非主流的造型,身上也都穿的花里胡哨的,那头发的颜色一个个也都很怪异。 为首的小黄毛,脑袋也不上打了几斤的发胶,竖起了一个高高的扫把发型,鼻子上挂大洞穿了个大铁圈,两边的耳朵上更是打了两排密密麻麻的耳洞,镶着金灿灿的钻。 其他的几个小青年,打扮几乎也都差不多,一个个脚上穿着冰刀,脸上的表情很神气,三分的吊儿郎当,七分的玩世不恭,就仿佛这一片蓝天之下,他们几个最大似的。 为首的扫把头黄毛小青年,上上下下看着宋歆艺,嘴角挂着一滴晶莹的哈喇子,脑袋向前凑了凑,一副贱兮兮的模样说:“妹子,长的这么漂亮,出来一定很不安全吧。” 宋歆艺皱着眉头,心里担心,可语气却不弱,好歹也是宋家的千金大小姐,平常对人谦逊那都是出于内涵和礼貌,对这些个一看就不是善类的小混混,可就没那么好的脾气了。 “让开!”宋歆艺冷冷说道,语气凌厉,态度更是冰冷。 “哟,妹子这么凶啊!哪旮旯的啊,不会也是俺东北滴吧。”一个矮矮胖胖,焗着一头蓝色头发的小子操着东北话道。 旁边另外一个高高瘦瘦,焗着红色杀马特头发的小青年歪嗒嗒的叼着烟卷,佻笑道:“哟,这妹子翻脸比翻书还快呢,不过哥哥我喜欢,就喜欢你这种冰山般的小美人儿!” “去去去,去一边去。” 又一个国字脸,模样老成的小青年凑过来,这小子剃着个寸头,看上去有几分彪悍之气,冲刚才说话的几个小青年说:“你们几个怎么都这么不懂规矩了,这极品的妹子,一定得大哥先动手才行,赶紧都排好队,一个一个来!” 说着,他第一个站到了为首的黄毛小青年的身后,脸上挺得意。 其余的几个小青年,闻言也马上依次的排开,可见这个为首的黄毛小青年还是颇有威望的,手下的小弟都挺敬畏他。 宋歆艺脸色冰冷的说:“你们都给我让开,别怪我没警告你们!” 为首的黄毛小青年闻言,呵呵的笑起来,又是往宋歆艺的面前凑了一步,道:“小美女,你这是在威胁哥哥们么?哥哥们好怕啊,不过哥哥们也都是讲道理的人,什么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瞧人这话说的多有道理,你说是不是?” 宋歆艺皱着眉头,冷冷道:“有病!” 黄毛小青年戏谑的笑道:“妹子,哥哥有病,你有药啊?哥哥这是在给你讲道理,古人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哥哥觉得这话说的有道理,甭管你有没有干爹,今天哥哥们可以一定要过过手瘾,放心,哥哥的手法很熟练的,包你爽。” 说着,黄毛小青年的咸猪手就已经伸出来了,那手上拴着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装饰,阳光一照,闪烁起一片的光芒。 “嘿嘿……” 黄毛小青年脸上痴痴的笑着,嘴角的那一滴哈喇子越级越大,吧嗒一声落在了冰面上,瞬间就和冰面黏合在了一起。 身旁其余的几个小青年,全都是一副满脸淫邪的笑容,一个个的眼神里透着幽森森的绿光,像是要把人活吃了一样。 周围那些围观的人,小声引论,指指点点,有在那儿叹息的,“完了,这么一个漂亮的仙女一样的小姑娘,就这么被糟蹋了!” “这群混蛋见就是禽兽!” “你们看那男的,自己的女伴都要被人给……还不急不慢的。” “呸,他都不配叫个男人!” “我呸,我也鄙视他!” …… 一小撮人纷纷将谴责的目光聚焦到了林昆的身上,对他的怨念,仿佛比那群杀马特小流氓的还要浓烈。 宋歆艺向后退着想要躲闪,后边也被小流氓给堵住了,进无可进退无可退,她最终只好将希冀的目光看向林昆,心里头也暗暗怨念着,这家伙该不会真被这群小流氓给吓住了吧。哼,这种不敢替自己女人出头的男人不嫁也罢! 想到这儿,宋歆艺那本来郁结的心情,竟一下子豁然开来,转过头冷冰冰的瞪了咸猪手摸将过来的黄毛小青年,就要厉喝的道出身份,堂堂燕京宋家的千金,说出来还不吓尿他! 只是,不等宋歆艺开口,突然的一声大叫打破了眼前这宁静而又威胁的氛围,就听有人突然一声大喊:“不好!” 气势十足,声音洪亮,把周围所有人都吓的一愣,尼玛这什么情况? 众人的目光纷纷聚焦向声音的源头——林昆不急不慢的脱下冰刀,穿上了正常的小短靴,慢悠悠的站了起来,脸上表情散漫,笑容云淡,走到一只手僵硬在半空中,指尖距离宋歆艺那挺翘的小屁屁仅几毫米远的黄毛小青年的面前。 所有人诧异的看过来,这位看似瘦削的高个小青年要干嘛? 小黄毛为首的几个小流氓,也是一副疑惑的表情看过来。 林昆咧嘴一笑,冲那傻愣愣的黄毛小青年说:“你脸上有蚊子。” 声音不是很大,不过周围的人倒是都能够听的清楚,众人纷纷的向为首的黄毛小青年的脸上看去,这家伙虽然长相猥琐,不过皮肤倒是挺白净的,脸上痣倒是有几颗,可哪里有蚊子啊。 再说了,这寒冬腊月的,怎么可能有蚊子啊! 啪!!! 突然凛冽的一声脆响乍起,所有人脸上的表情一凛,眼睛瞪大。 只见,林昆高高的一个巴掌挥了下来,抽在了黄毛小青年那白皙猥琐的脸颊上。 “啊哟!” 黄毛小青年一声痛叫,捂着那半边被打的高高肿起的脸颊,一脑袋栽向旁边,呼通一声撞在了旁边一个小流氓的怀里。 那被撞的小流氓脚底下不稳,哎呦哎哟的叫唤两声,抱着为首的黄毛小青年又一起砰的一声摔在了锃亮的冰面上。 “啊哟……” 两个人又是一阵惨叫。 周围的人全都是一愣,目瞪口呆的看着叼着烟卷的林昆,这小伙子好大的胆子啊,人家这么多人,他都敢先动手打人? 不过同时,那些总在这湖面上耍的男女老少们,心里又觉得一阵的痛快,这几个小青年总在这湖面上为非作歹,调戏良家小姑娘,偶尔碰到了那些姿态优美的良家妇女也不放过。 早就该有人教训教训他们了,只是众人的目光再落在林昆的脸上,却忽然又有些替他担心起来,他看起来高高瘦瘦的,人家有六个人,要是一起上群殴起来,还不得被揍出翔。 一共六个青年小流氓,除了倒下去的两个,剩下的也都是愣神,他们也是万万没料到,这个家伙居然敢先动手。 地上的黄毛小青年大叫:“你们都特么还愣着干什么,给我干他!” 站着的四个小青年,马上回过神来,诧异的脸上,瞬间被愤怒染红了,一个个瞪大了眼珠子,就要向林昆抡起拳头。 眼看着就要动手,甚至其中一个小流氓的拳头都已经冲林昆挥了过来,周围围观的众人,马上又都紧张起来,替林昆担心。 不过这其中也有那些单纯看热闹,没有啥公德心同情心的,脸上表情兴奋,心里那男念叨着,这一下可是有好戏看了。 宋歆艺脸上的表情紧张起来,一双大眼睛担心的看着林昆,虽然知道他能打,可对方有六个人啊。 “等等!” 林昆突然又是大声的一声吼,向他扑过来的四个小流氓一下子又被吼的愣住,就连地上正爬起来的那个黄毛小青年也是一愣。 林昆歪嗒嗒的叼着烟卷,咧嘴一笑,弯下身来主动的去扶那黄毛小青年,并故意摆出一副歉意的嘴脸:“对不起啊兄弟,刚才看错了,你脸上这是痣,我给看成是蚊子了。” 说着,就把黄毛小青年给扶起来了,要动手的那四个小青年一见这情况,手上的动作马上停下来了,这都是误会? 黄毛小青年眉头一皱,脸上的表情一黑,看错了?这特么的是理由么!张口就要冲林昆大骂,并下定决心要狠狠的收拾这混蛋,今个要是不把他的屎打出来,老子不姓黄! “你……” 黄毛小青年张嘴就要大骂,结果刚说出一个字,林昆那故意摆出一副歉意表情的脸上,嘴角戏谑的一笑,眼眶中一抹冷光闪过,抡起了大巴掌,又一次恶狠狠的抽在了黄毛小青年的脸上。 这一次抽的是另一边脸…… 黄毛小青年刚刚站起来,脚底下还没站稳呢,这一大巴掌抽在了脸上,那火辣辣的疼痛瞬间蔓延开来,就像是刀割了一样。 “啊哟!” 黄毛小青年一声惨呼,身体陀螺一样转了半圈,紧接着便一头向旁边栽倒去,刚刚被他撞翻在地的那个小青年,刚刚爬起来呢,结果又被他的老大重重的压在身上,呼通一声…… 再一次和坚硬锃亮的冰面,来一次零距离的亲密接触。 这被压在身子底下的小青年,啊的一声高声痛叫,可再高的声音,也喊不出他心中的冤屈,老子招谁惹谁了,台词还没说一句呢,就两次被放翻在地,门牙都他娘的磕出血了。 另外的四个小青年眼睛顿时瞪的溜圆,看看地上那两边脸颊种的跟馒头似的,印着五个清晰指印的大哥,再看向一副吊儿郎当模样站在面前的林昆,那溜圆的一双双眼睛,顿时杀气盎然。 “兄弟们,干他!” 国字脸的小青年一声吼,挥着一双拳头,当先就向林昆扑了过来,剩下的三个人紧随其后,也纷纷亮出了拳头。 林昆嘴角狡黠的一笑,喊了一声:“等等!” 人家这四位仁兄可根本不听劝,都打了人家大哥两巴掌了,说什么都没用了,今个儿就老实的趴在地上,被揍出屎吧! 国字脸的小青年的拳头已经罩在了面门前,林昆嘴角的笑容多少有些无奈,本来是想劝他们不要对自己动手的,可结果人家听都不听,那没办法了,咱今天就得大开杀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