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六章:我甩了你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我甩了你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我甩了你 秦雪和司蓉儿在厨房里忙活着早餐,慕容白在那儿打着下手,姜夔生早早的已经起床,穿着一件秋衣在院子里打拳。 龙大相这家伙一早上起来了就开始和阮倩煲电话粥,八指坐在房间的窗台上,擦着他那两把久经沙场,屠人无数的猎枪。 林昆叼着烟卷走到院子里,姜夔生的独眼透过长发向他看过来。 林昆笑着说:“也来一根?” 姜夔生点点头,林昆掏出一根烟,手腕一抖,向他甩过来。 姜夔生更霸道,不用手去接,直接一张嘴咬在了嘴里。 林昆走过来,两人坐在院里的长椅上,烟气盘绕上两人的脸颊,林昆笑着说:“感觉现在的实力跟以前比,恢复了几成?” 姜夔生叹了口气道:“最多六成。” 林昆微微惊讶道:“之前不是只有五成么,这么快又进一成了?” 姜夔生苦笑,道:“快不快又有什么用,想要重回巅峰是不可能了,这辈子想要报仇,哎……”叹息,摇头,惆怅无奈。 林昆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说:“放心,这不还有我呢,我答应你,只要找到那个混蛋,我一定亲手帮你杀了他!” “不!” 姜夔生语气坚决的说:“最后的一刀,一定要留给我。” 林昆哈哈笑道:“好,没问题!” 两人正说着,院子的大门被人从外面砰砰的敲响,林昆小声的咕哝了一句:“大早上就来砸门,听这声音来者不善啊。” 姜夔生点点头说:“我已经感觉到了杀气。” 林昆道:“强不强?” 姜夔生道:“把门打开就知道了。” 林昆道:“好主意!” 姜夔生独眼微微眯起,道:“咱们两个联手,谁来都不怕!” 林昆笑着道:“打虎还需亲兄弟!你先在坐着,我去开门。” 林昆起身走向大门前,问了一句:“谁啊?” 回答他的是两声更加强烈的敲门声——砰砰! 林昆没有马上敲门,而是调侃道:“轻着点敲,这门精贵着呢。” “开门!” 一声脆灵灵的厉喝从门外传来,杀气凛人,如同巨浪。 林昆本能的一缩脖子,向后退了一步,嘴里头道:“是歆艺么?” “快给我开门!”宋歆艺的厉喝声又传来,敲门声更响。 “等等啊,咱们先把话说清楚。”林昆咽着唾沫说,“我不欠你钱吧?” “快开门!” 咣咣咣咣咣咣…… 敲门声愈发的汹涌起来,林昆小声的嘀咕了句:“杀气这么足,这丫头早上肯定没吃药,三十六计,不开门为上计啊!” 旁边邻居的院里,突然传来了阿婆的一声斥责抱怨:“大早上的,敲什么门,过节也不能这么折腾啊,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没公德心。” 林昆二话不说,赶紧开门,再任这小丫头片子在外面这么敲,门敲碎了不说,不出盏茶的功夫,这左邻右舍的都能找上门来。 吱…… 大门打开了,宋歆艺气汹汹的冲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个小跟班,不是别人,正是几日不见,出落的更加俏丽的小雅妹子。 宋歆艺冲进来后,站在林昆的面前就小脸阴霾的说:“林昆,你给我解释清楚!” 林昆一脸懵圈,自己最近可是一没打架,二没嫖娼,每天都窝在家里头做那五好青年,三好丈夫,除了年轻稀里糊涂的在酒店里和这小丫头过了一夜,没再干得罪她的事吧? 林昆回过头,向姜夔生看过去,这院子里就他们俩,这兄弟得过来帮自己解围啊,可一眼看过去,目光直接摔在了地上,刚才两人坐的地方空落落的,这家伙居然溜了!? 刚才还打虎还需亲兄弟呢,女人是老虎,现在老虎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自己的兄弟却没影开溜了,林昆这心啊,拔凉。 林昆只好将希望寄托在章小雅的身上,寻求帮助的目光看过去,她跟着宋歆艺一起过来的,应该知道眼前这位年轻漂亮一向性格温柔的小主,到底是被什么事给惹的不高兴了吧。 或者说,自己这两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到底哪里得罪她了。 章小雅努努嘴,吐了吐舌头,两只手摊了摊…… 这么复杂难解的肢体语言,林昆实在是看不明白,章小雅又做了一遍,林昆眉头皱的老深,显然依旧是难以理解,干脆张口问道:“小丫头,你这到底是啥意思啊?” 章小雅翻着白眼说:“林昆哥,你这么聪明都没看出来啊,我的意思是说,你今天死定了。” “昂!?” 林昆大惊失色,目光重新又回到宋歆艺的小脸上,抛开她一脸的冰霜不说,这小妞今天还是极其的好看的,早上刚刚在屋里看过楚静瑶,现在眼前又站着同样一位不相上下的小妞,这对于普通的男人来说,绝对是奢望都不敢奢望的事情。 不过,眼前这小妞漂亮是漂亮,脸上的杀气太浓烈,有些辣眼睛,林昆浑身上下的神经绷紧,随时准备开防护。 宋歆艺冷声道:“林昆,今天你必须把话给我说清楚!” 林昆一脸委屈的说:“宋大小姐,你要我说清楚什么呀,我不知道啊。” “跟我走!” 宋歆艺那双芊芊玉手,直接揪住了林昆的耳朵,拽着就往大门外走。 “哎,哎哎哎……”林昆歪着脑袋被拽着,吃痛的叫着:“轻点轻点,疼!” 章小雅没有跟着一起,而是反的小独楼里跑去,估计是怕溅身上血吧。 小独楼里,听到声音的人全都好奇的看过来,澄澄的房间里,楚静瑶也站在窗边向下看过来,床上小家伙问:“妈妈,谁在和爸爸吵架呀。” 楚静瑶平静的脸上,笑着说:“没有吵架,是歆艺阿姨和爸爸闹着玩呢。” “哦。” 小家伙突然又问:“妈妈,那你吃醋么?” “……” 楚静瑶一下子被问住了,可儿子正在一脸期待的等着她回答呢,笑了笑说:“不吃醋呀。” 澄澄道:“那妈妈可比乐了心胸开阔多了,我和别的女生说话,她都不愿意,每次她不开心,就要我给她买棒棒糖。” 楚静瑶的脑门顿时一黑,道:“澄澄,妈妈刚才怎么教育你的,不是说过了,你现在还小,不准谈恋爱么?” 澄澄笑着吐了吐舌头,一副调皮的小模样,说:“妈妈,我一不小心忘了。” 楚静瑶无奈的一笑,这孩子的一身痞气,多多少少还是带着林昆的模样,这以前也没觉得孩子这样啊,一定是林昆给带坏的,想到这,楚静瑶心里头豁然开朗,总算找到跟他算账的理由了,借机敲打他一下,要是因为吃醋那多没面子。 宋歆艺揪着林昆的耳朵,直接从小院里出来,外面停着一辆崭新的红色轿跑车,大粪叉子的标致,可是辆豪车啊。 宋歆艺拉开车门,直接将林昆给丢了进去,砰的一声把门关上,自己绕到驾驶室的一边,打开车门坐了进来,发动了车子。 林昆本来想要跳下车逃跑,可咱大老爷们一枚,岂能轻易的就被母老虎吓到,而且还是这么一位美丽动人的小老虎。 嗡! 车子发动了,宋歆艺踩了一脚油门,车子噌的一下就蹿了去。 林昆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说:“小姑娘,你要干嘛,不会是要绑架我吧,我可是穷人,身上一个子也没有,你还是换个人吧。” 宋歆艺不说话,冷着一张小脸专心开车,车子很快就冲出了巷子,路上把一个浑身上下穿的严严实实,跟个皮球似的的大妈吓的都跳起来了,站在车后头就大骂:“开这么快,赶着去投胎啊,现在年轻人,这都什么素质啊!” 嗡!!! 笛笛笛…… 红色的轿跑车咆哮着,穿梭在燕京城里的马路上,一路上频频超车,路过一辆正在执勤的交警车的时候,交警手里的临时测速度嗷嗷的响,两个正在抽着烟休息的交警猛的反应过来,就要开车去追,其中年轻的一个已经冲进了车里,年长的却站在外面继续抽着烟,显然没有追的意思。 年轻的交警诧异的说:“前辈,你怎么不上车啊!?” 年长的交警说:“那车是最新款的玛莎拉蒂超跑,百公里加速不足五秒,最大马力555匹,我们这老警车追不上的。” 年轻的交警说:“那也得追啊,不能就让它这么跑了!” 年长的交警笑着说:“追上了也没用,你没看那车牌么?” 年轻的交警摇头,道:“太快了,没看清,前辈你看清了?” 年长的交警说:“中南海里的车,咱们俩还是省省吧。” 年轻的交警顿时一脸惊诧,中,中南海…… 红色的超跑车一路狂奔,像一道炫丽的彩虹,穿梭在马路上,最终停在了一个古迹公园的野湖畔,湖面上冰光一片,热热闹闹,一些个小年轻的在上面划着寒冰,边上还有许多散步的,岸边的路上停了不少的车,但没一辆有宋歆艺的超跑乍眼。 超跑车的发动机咆哮了两声熄火,顿时吸引来了无数的目光。 林昆转过头望着宋歆艺,脸上故意装出一副被吓的够呛的模样,宋歆艺两只手抱着方向盘,目光死死的盯着前方,这是她开的最疯狂的一次,好几次都险些撞车,可内心积满的压抑,依旧无法散去。 林昆越看越觉得这丫头脸上的表情不对,问道:“小丫头,你这是怎么了?” 宋歆艺抽泣了一下,不过没有流下眼泪,擦了一下鼻子,回过头来高傲的说:“姓林的,是我甩了你,不是你甩了我!” “啊?” 林昆脑袋一下子有些转不过来弯,道:“妹子,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们好像没正式开始过吧,怎么就谁把谁甩了?” 宋歆艺一脸倔强的小表情说:“就是我甩了你,听见没有!” “这……” 林昆一看,这小丫头都眼泪含眼圈了,算了,不管到底怎么回事,暂时先委屈自己从了她吧,蔫头耷脑的说:“好,是你甩了我,我的大小姐。” “哼!” 宋歆艺道:“这样我心里就好受一点了,会玩旱冰么?” 林昆忘了不远处的湖面上一眼,一群年轻人正在欢快的玩着,眼神里闪过一抹追忆,旋即摇摇头说:“不会。” 宋歆艺得意的道:“那太好了,走,下去陪我玩玩。” 林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