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四章:值得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值得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值得 屋外的厅堂里,老管家和宋府的大总管阿福温着小酒,吃着小菜,两人年龄相仿,也是认识多少年了,脾气也很对,这坐在一起借着酒劲儿,畅聊这燕京城里几十年的风风雨雨。 突然,听到里屋传来了宋老爷子的叫喊声,两人微醺的酒意,瞬间清醒了,尤其老管家,一听是朱老出事了,马上撞开了房门。 朱老趴在桌子上,安静的模样像是睡着了一样,但他太过于安静了,以至于看上去又仿佛仙逝了一样,老管家急忙扑过去,两手抱着朱老的肩膀轻轻的摇了摇,喊了两声:“朱老,朱老!” 宋老爷子冲管家阿福喊道:“阿福,被愣着了,快去叫医生来,备车!” “哦!” 阿福应了一声,转过身向屋外跑去,太过紧张,迈出门槛的时候,脚底下被绊了一下,整个人扑腾一声摔地上,脸上被磕出血了,爬起来后连血都来不及擦一下,就赶紧向外面跑去。 宋老爷子也是彻底慌了神,围着朱老来回踱着步,嘴里头念叨着:“朱老头,你可千万别就这么没了,咱俩斗了大半辈子,我还没和你斗够呢,你可千万千万不能有事啊。” 不到两分钟的功夫,宋府上的医生就来了,也是一个年过半百的小老头,跑的满脸是汗,一脸紧张,放下药箱之后,赶紧小心翼翼的过来探朱老的鼻息,脸上的紧张之色马上缓和了,接下来深呼一口气,坐下来抬起朱老的手腕把脉。 房间里瞬间静悄悄的,所有人屏气凝神的注视着,时间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 宋老爷子的脸上紧张出了一层细汗,管家阿福脸上的血水渐渐结痂,老管家双眼紧张身体颤抖的凝视着朱老,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二十几秒钟过去了,医生小老头脸上的紧张之色消去大半,回过头冲老管家道:“麻烦搭把手,把朱老抬进屋里躺在床上。” 几个人小心翼翼的把朱老太近了宋老爷子的卧室,平躺在床上,医生小老头取出银针,老管家想要阻拦,担心会有什么意外。 宋老爷子拍了拍老管家的肩膀,目光坚定的说:“小管啊,我用宋国麒这三个字向你保证,我府上的医生绝不会乱来的。” 老管家望着宋老爷子,点了点头。 宋府的医生小老头,手里捏着银针,小心翼翼的向朱老头上的几处穴位扎去,那长短不一的银针,渐渐没进了皮肉里,最后他又取出一根格外细长的银针,在朱老的胸前扎下。 噗! 朱老的嘴里顿时喷出一口酒水,老管家马上扑到朱老面前喊道:“朱老,你没事吧!” 宋老爷子和管家阿福也是凑了过来,一脸关切的望向朱老。 朱老迷蒙的睁开眼睛,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宋府的医生小老头马上说:“朱老,您请慢一点,你身体现在还虚着呢,需要休息一会儿。” “哦。” 朱老回过头看向泪眼含眼圈的老管家,嘴角咧开一抹笑容,说:“放心吧,我死不了,赶紧把眼泪擦了,丢人丢到老宋头这了。” 宋老爷子关心的道:“朱老头,你可少说两句话吧,赶紧好好歇一会儿。” 朱老笑着说:“我没事,又死不了,你怕啥?再说我真要是死了,你还不得放鞭炮庆祝啊。” 宋老爷子生气道:“你少放你他娘的狗臭屁,你要是真死在我这了,我嫌晦气!” 朱老笑着说:“瞧你这脾气,还是没有啥收敛啊。” 一旁的宋府医生小老头站在宋老爷子的身侧说:“老爷,我去给朱老配点药。” 宋老爷子点头道:“去吧。” 朱老这时让老管家把自己扶起来,说:“不用这么麻烦,我先回家了,宋老头,咱们今天这顿酒还没喝完,改天继续喝。” 宋老爷子道:“朱老头,你就别逞能了,先在我这休息好了再走吧。” 朱老虚弱的笑着说:“不了,金窝银窝,比不上自己的老窝,再说我真要是死在你这了,肯定又要掀起满城的风雨了。” 朱老让老管家扶他下地,宋老爷子知道肯定是劝阻不住,让阿福管家叫来了两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用轮椅把朱老给推出去了。 站在自家的大门口,宋老爷子肩上披着大衣,手里拄着根拐棍,望着载着朱老的车子渐渐远去,内心里一片怅然。 身旁的管家阿福说:“老爷,朱家的大总管跟我说了,他们家老爷子最近身体虚弱,可今天晚上却喝了这么多的酒。” 说话间,管家阿福的脸上满是不解之色,喃喃道:“朱老这是何苦呢。” 宋老爷子苦笑说:“认识他这么多年了,他一向是个自制力很强的人,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他都是门儿清。” 管家阿福犹豫了一下,可还是耐不住好奇心,问了一句:“老爷,那朱老今天晚上这是何必,差点把命都喝没了。” 宋老爷子回过头看着管家阿福,目光平静,却深邃的可怕,管家阿福的心里头不由的哆嗦了一下,知道自己是问了不该问的了。 宋老爷子转身向大门里面走去,手里拄着拐杖,腿上的伤一到冬天就格外的严重,那膝盖骨冰凉的疼,走起路来微微发颤。 管家阿福赶紧跟上,扶住宋老爷子的胳膊,主仆俩一起走进大门,行至一处僻静的地方,宋老爷子缓缓开口说:“都是为了孩子。” 管家阿福微微一怔,心底震惊。 宋老爷子说:“有些事自己知道就行了,不要说出去。” 管家阿福马上应道:“谢老爷信任!” 宋老爷子呵呵笑道:“你跟了我几十年,我自然信任你。” 朱家大院。 老管家搀扶着出老下车,主仆俩慢悠悠的向院子深处走去,老管家关切的道:“朱老,您要是身体受累,我背你吧。” 朱老摆摆手说:“不用,就这几步道,我走的了,咳咳。” 迎面两个人影走过来,一男一女,嬉嬉笑笑,男的不是别人,是朱老的长孙朱正纲,而女的正是他的女朋友李春春。 李春春笑着说:“亲爱的,你们朱家可真气派,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住进来呢。” 朱正纲笑着说:“怎么,着急做朱家的少奶奶了啊?” 李春春撒娇道:“这天底下女人,有几个不想做你们朱家的少奶奶呢,真要是嫁给你了,我也就不在影视圈混了,安安心心的做少奶奶,给你们朱家生一群孩子,最好是男孩。” 朱正纲哈哈笑道:“真要是这样,那我爷爷可就乐坏了。不过我觉得女人还是要有自己的事业,你现在也算是一线明星了,好好发展发展,争取做个巨星,那样我多有面子。” “哼!” 李春春气哼一声,道:“朱正纲,我看你根本不是喜欢我的人,就是喜欢我的名气吧,你是想玩够了我,再甩了吧!” “春春,瞧你这小脾气,我对你的心你还不知道呀,我从来就没对哪个女人这么好过,再说了,你们做女人的让自己的男人有面子,这不也是应该的么,何况宝贝你还有这实力。” 朱正纲笑着说:“来来来,快别生气了,让老公亲一个。” “哎呀,讨厌!被人看见了怎么办,一会儿去我家,让你亲个够。” “放心吧,这儿又没人,就亲一下,快让老公尝尝你的小嘴。” “讨厌,讨厌……” 朱正纲抱着李春春就要强吻,李春春扭扭捏捏,笑着躲闪着。 “咳咳……” 暗处突然传来两声刻意的咳嗽,把朱正纲和李春春吓了一跳,朱正纲马上大声的喝喊一声:“谁啊,躲在那儿偷看!” “我。” 朱老声音沉闷的说,老管家扶着他慢慢的走出来,刚才路过的地方灯泡正好坏了,否则朱正纲也不会没注意到他们。 朱正纲的气焰马上蔫吧了下来,在这个家里他可以谁也不怕,但唯独爷爷不能不怕,朱正纲心虚结巴的道:“爷,爷爷,你怎么在这儿啊,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休息啊。” 朱老声音阴沉的教训说:“作为朱家的后人,以前我都是怎么教育你们的,一点不也不注意的形象修养,这天是黑了,可等还亮着,你们年轻人喜欢亲亲我我,关上门随便,在外面就一定不行。” 朱正纲被教训的低下头,闹了个大红脸,好在夜色幽深,灯光朦胧,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旁边的李春春低着头,她对这位燕京城里传奇一样的老人,更是打心底的畏惧。 老管家扶着朱老,从两人的身前走了过去,直到朱老走远,朱正纲才拉着李春春往外走,李春春声音怯弱的说:“老公,你爷爷是不是不喜欢我呀,正眼都没看我一眼。” 朱正纲道:“别瞎想了,我爷爷是被咱们俩刚才弄生气了。” 李春春撅着嘴道:“哼,老顽固!” 朱正纲马上脸色一冷,瞪着李春春说:“不准你说我爷爷!” 李春春被吓了一跳,委屈的说:“干嘛这么凶呀,不就是随口那么一说么。” 朱正纲道:“随口一说也不准。” 李春春服软道:“好啦好啦,别生气,我错了还不行么,待会儿到我家,人家好好补偿你嘛,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朱正纲嘴角淫邪的一笑,捏了捏李春春的小下巴道:“这还差不多。” 回去的路上,朱老叹了口气,道:“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女人当中戏子又是最无情的,正纲和这种女人搅合在一起,只会误了前途。” 老管家道:“要不,我去叫人把那女的支开?” 朱老道:“算了,就顺其自然吧,年轻的时候不走些弯路,到老了也还是不喑世事,只有真正经历过了才能明白。” 老管家沉默了两秒钟,突然问道:“朱老,您这样拿命去拼,值得么?” 朱老脚底下停了下来,也是微微沉默了一阵,嘴角虚弱的笑着说:“值得,朱家和宋家的关系一直很微妙,总不能让宋老头记恨那孩子吧,真要是把那老家伙给惹恼了,不好收场啊。” “呵呵!”顿了一下,朱老得意的笑道:“正好也借这个机会,将朱家和宋家绑在了一条战船上,忍气吞声了这么多年,也是到了该结盟的时候了,今天我虽然差点把自己喝没了,但今天晚上睡不着觉的,一定是那宋老头,哈哈。” 朱老开心,老管家也跟着乐,他似乎隐隐嗅到了空气中弥漫开了血腥的气味,百年平静的燕京皇城,在不久的将来,怕是要陷入一场绝对力量的角逐了,胜王败寇,定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