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三章:定亲谈判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定亲谈判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定亲谈判 老管家将朱老的话带给林昆以后,两天来,静下的时候,林昆总会仔细的思索,自己未来到底要怎么做,燕京朱家,华夏的四大家族之一,家主的位置虽说比不上古时的皇位,但对于普通的老百姓而言,那至少也是个王爷般的存在。 这样的位子,对于普通人而言,恐怕是做梦都想要蹬上去,作为一个男人,谁没有点雄心壮志的报复,过一过那钱权在握,美人在畔的小日子,可多数人看到的只是表面,那份高处不胜寒的无奈,以及如履薄冰的心境,难以阐述。 林昆从未想过要去继承朱家,甚至也从来不曾想过自己竟然会是朱家的子孙,从前朱老对他关注、慈爱,他本来也觉察出异样,尤其朱老每次看自己的眼神,充满了长辈对小辈的关爱,可他怎么也想象不到,自己的身世居然和那屹立在中南海里朱家关联在一起。 最初,他的内心不敢接受这个事实,觉得太过不可思议了,可很快他就淡然了,战场上的生死经历的多了,心性早已经磨练如铁了,命运既然如此安排,与其惊诧的掉了下巴,倒不如从容面对。 如果有选择,林昆宁愿逃避,就守着中港市那一片繁华,潇洒自在的过日子没什么不好,可就像爷爷对自己说的那样,身上既然流着朱家的血,就要负朱家的责任,这是宿命。 窗外的夜色,幽深静远,像是浓稠的心事,久久的无法散去。 天空中炸响的烟花,又多了起来,像是在提前庆祝元宵节。 明天就是元宵节了…… 林昆坐在独楼的小院里,一个人抽着烟,月光冷清的令人感到孤独,脚底下已经散落了三四根烟屁。 吱…… 身后的房门开了,楚静瑶披着大衣走出来,手里抱着一件棉袄,走过来搭在了林昆身上。 林昆回过头,笑着说:“怎么还没睡?” 楚静瑶坐在了他旁边,说:“睡不着,失眠了。” 林昆笑着说:“这么巧啊。” 楚静瑶说:“机票已经订好了,后天我们就飞回去,这燕京皇城虽然是好,可也没什么太想要留恋了,还是中港好。” 林昆道:“钢厂那边呢?” 楚静瑶道:“我爸已经给我调过来一个ceo了,具体的资料我都发给他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就由他来负责。” 林昆笑着说:“那以后还打算回燕京么?” 楚静瑶转过头,长长睫毛下的大眼睛看着他,说:“那要看你了。” 林昆笑着说:“你这是要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啊。” 楚静瑶白了他一眼说:“不行么?这不都是我们女人的命么。” 林昆嘿嘿的坏笑起来,眼神色眯眯的盯着楚静瑶看,楚静瑶马上有些紧张的说:“你,你要干嘛,干嘛这么看我?” “媳妇,我实在记不住当初是怎么把你给……要不咱再演示一遍吧。” “你……” 也不等楚静瑶开口表示同意还是不同意,林昆已经把她给抱起来了,楚静瑶想要再说话,他那淡淡胡须的嘴唇已经吻下来了,楚静瑶眼睛瞪大了一下,但马上慢慢合上了。 这一夜,床又遭罪了。 中南海,宋家府邸。 宋老爷子心情不错,今天晚上和朱老单独在一起喝酒,屋里只有两个人,一盏灯,桌上那摆满的菜肴,还有美酒。 酒过三巡,宋老爷子端起酒杯,对着灯光吟诗道:“我自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回过头来冲着朱老就大骂道:“你个老混蛋,说好的给娃定亲,你居然想反悔!?” 朱老也微微的有些醉了,要是不趁着酒醉,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和宋老爷子说,本来他想抱病不见,一个拖字诀,但思前想后,该面对的事情还是要面对,逃避也不是办法。 正好,今天晚上宋老爷子打电话叫他过来喝酒,商量两个孩子元宵节之后,选一个日子定亲,朱老说这么高兴的事得喝醉了以后再说,宋老爷子就知道他心里有鬼,但也没拆穿,两人认识的都快一辈子了,彼此的脾性太了解了。 果不其然,朱老趁着酒醉,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宋老爷子听完之后微微一愣,便举着酒杯开始敬那头顶的灯泡了。 朱老笑着说:“宋老头,你也别光顾着骂我,孩子的事,还是让他们自己来决定,他们两个坐在这儿就给安排了,强扭的瓜不甜,现在华夏离婚率这么高,万一要是离婚了可咋办,那你好端端的黄花大孙女,岂不是要变成离异的了么?” “我呸!” 宋老爷子趁着酒醉笑着大骂:“朱老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照你这么说,我还得谢谢你呢,谢谢你替我们家歆艺考虑,你咋不说那混蛋小子已经把我们家歆艺给……” 宋老爷子摆摆手,道:“算了,不说这些没用的,两个孩子不定亲,这事我不同意,我坚决不同意,要么你就跟我翻脸,要么你就乖乖的安排,把两个孩子的亲事给定下来。” 朱老笑着说:“老家伙,你这是在逼我呀,咱俩都翻脸了这么多年,现在还要翻脸,我可不想一辈子和你翻脸。” 宋老爷子说:“那就乖乖的把两个孩子的亲事给办了,消息都散播出去了,现在这亲要是不定了,我的面子往哪搁?” 朱老哈哈笑道:“老家伙,说了半天,你是怕面子过不去啊,这个好办啊,我都替你想好对策了。” 宋老爷子眼睛一瞪,指着朱老骂道:“好啊,你个老东西,你完全就是有备而来的!不过,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说的在理儿,我可以考虑放过你,要是说的狗屁不如,我马上叫人把你从我家扔出去,从大门口给你扔出去!” 宋老爷子边说着话,边摇摇晃晃的,朱老道:“你先坐下来,瞧你这轻浮的模样,都多大岁数人了,还瞎嘚瑟。” 宋老爷子坐了下来,朱老道:“为了给足你们宋家的面子,完全可以对外这么说,就说那小子前来提亲,你们宋家觉得他配不上你们孙女,另外歆艺那孩子也不喜欢那小子,再随便搞点什么证据出来,就说他们那天晚上什么也没发生,鉴于这一切都是误会,所以决定将定亲给取消了。” 宋老爷子转了转眼珠子,明显是形醉意不醉,道:“那你朱炳山打算怎么谢我?” 朱老笑着道:“家泽在江南的生意不是一直也打不开局面么,江南的大富豪沈万金是我的老亲家,我可以让他帮忙。” 宋老爷子笑道:“朱老头,你可别在这跟我扯了,你和那沈老头早就闹掰了,以为我不知道呀,人家把闺女嫁到你们家……” 话还不等说完,宋老爷子马上明白过味来了,看着朱老说:“莫非,你带林昆去了江南?” 朱老笑着点点头,道:“这个条件怎么样?有老头的帮助,家泽在江南的生意,想要打开局面一定不是什么难事。” 宋老爷子点点头,朱老爷子心里暗暗窃喜,他本来是准备了两个筹码的,看来这第一个就把这醉酒的老家伙给拿下了。 可朱老这刚得意呢,宋老爷子嘴角马上狡黠的一笑,道:“朱炳山,和你打了一辈子交道了,你真以为我傻啊!” 朱老笑着说:“你不已经点头答应了么,要反悔啊?” 宋老嘿嘿一乐,透着一丝狡猾,说:“你的第一个条件,我姑且接受了,但最终谈的拢谈不拢,还要看你的第二个条件。” 朱老笑着摇头,自知是藏不住,两人认识都快一辈子了,对彼此的伎俩都太了解了,朱老之所以觉得宋老爷子会同意取消定亲,实际上也是摸着这老爷子的心性来的,这老头太在乎他的孙女了,碍于面子和孙女的名声,情急之下要挟朱老给两个孩子定亲,可回过头仔细想想也有风险啊。 而且这个风险还不小,朱老虽然承诺说林昆将来会继承朱家家主之位,可这将来的事谁说的清楚呢,另外孙女对那小子是有意思,自己能感觉出来,可那小子对自己的孙女怎么样,自己感觉不出来,万一真的结婚了不幸福了怎么办? 黄花大闺女…… 要说现在这社会,还有几个是黄花大闺女,他宋老头有了一个倾国倾城的漂亮孙女,可从来也没有过拿孙女去攀高枝的想法,骨子里也没什么门当户对的想法,真正爱自己的孙女,在婚姻大事上的原则是,只要孙女幸福就好。 换句话说,作为华夏四大家族之一,他们宋家也没必要跟谁攀高枝,差不多都得是别人来攀他。 自己那宝贝孙女要是真对那小子有意思,就凭咱孙女的容貌以及才学本事,宋老爷子还是很有信心孙女能将那小子给俘获的。 这么说来的话,放在目前的境况来看,自己几乎没损失啥,却能从朱老爷子那儿换来两个相当实惠的筹码,也是赚着了。 宋老爷子心里暗暗盘算着,脸上却是表现的很淡定,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然后笑盈盈的看着朱老。 朱老笑着摇摇头说:“你这老东西,还真是贪得无厌呢,好吧,第二个条件就是,成云的年纪也该更进一步了,我知道你们家瞄准的是副总理或者国务委员的位置,我愿意尽一份力,有我们朱家的加入,凭成云那孩子的威望和能力,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宋老爷子嘿嘿笑了起来,脸上的得意之色毫不掩饰,道:“朱炳山啊朱炳山,你这老家伙算计了我一辈子,这次总算算计你一回了,不过尽一份力可不行,你得尽全力。” 朱老笑着指着宋老说:“你这老家伙啊,我可告诉你啊,再别给我提别的条件了,我帮成云这孩子也是看在这孩子的能力上,他将来会为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也不完全是被你算计。” 宋老爷子得意道:“那当然了,我宋国麒的儿子,岂是池中之物!” 朱老白了他一眼说:“活了这么大岁数,就不知道低调一点?” 宋老爷子笑道:“当着你的面不炫耀,我心里不舒服啊!” “哈哈!” 两个老爷子一起大笑了起来,朱老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僵,砰的一声脑袋磕在了桌沿上,宋老爷子马上停下来,瞪着眼睛看着朱老说:“朱老头,朱老头你怎么了?来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