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二章:杀人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杀人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杀人 骆纯跃一口气把话说完,中间倒是不急不缓,他说话的时候,一双三角眼盯着金老爷子脸上的表情观察,透着狡猾。 骆纯跃前脚刚把话说完,还不等金老爷子开口,金凯已经忍不住跳脚大骂,并大声的嚷嚷着要逐客,“md,你们都给我滚出去,让我爷爷召集人手对付百凤门,来的时候你们特么的没打听清楚,那百凤门的老大林昆跟老子什么关系么!” 罗奎军和薛汉勇的脸色顿时变的难看起来,骆纯跃脸上的表情不变,笑呵呵的看着暴跳如雷的金凯,透着一丝奸猾,“当然知道了,那林老大和咱们金大公子是结拜兄弟,交情过硬。” 金凯怒道:“知道你他娘的还敢跑到这儿来让我爷爷召集人!” 骆纯跃笑呵呵的说:“金少,先不要这么冲动好么,咱们混道上的,没有永恒的友谊,只有永恒的利益,这件事对我们可是都有好处的,事情一旦成了,我们愿意重金奉上!” 金凯大骂道:“滚你妈的狗臭屁,老子不稀罕你们的臭钱,你们混的是道上,讲究利益,老子混的是江湖,讲究义气!” 骆纯跃看着金凯,笑呵呵的摇头,目光落向一言未发的金老爷子。 金老爷子轻轻咳了一声,金凯回过头道:“爷爷,你还犹豫什么,赶紧把这三个混蛋给赶出去,让他们麻溜的滚!” “你闭嘴!” 金老爷子突然冷冷的一喝,道:“都多大个人了,还这么不沉稳。” “他们……”金凯想要解释。 “够了!” 再一次被金老爷子喝止住。金老爷子换上一副和颜悦色的笑容,对骆纯跃等人说:“三位贤侄,老爷子我已经隐退江湖金盆洗手了,对咱们道上的事已经不参与了,你们今天来恐怕要失望而归了。” 骆纯跃笑呵呵的说:“金老,您此言就差矣了,您在咱们中港市的道上,那可绝对是有威望的,去年那百凤门统一中港市的地下世界的时候,你可是站出来替林昆说了话的,怎么今天我们三个晚辈一来,你倒是推辞起来,金老是不是念及在金少和那林昆的关系,觉得为难啊?” 金老爷子笑着说:“也算是,也不全是,总之我已经退隐了,希望三位贤侄不要难为我这个老头子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这个老头子就不参与了,今天身体有些不适,改天再约上三位贤侄一起吃酒。” 闻言,薛汉勇冷哼一声,似是要说什么,被罗奎军一个眼神制止。 罗奎军当先站了起来,拱手笑着对金老爷子说:“金老,既然你不愿意出面为我们兄弟说话,那我们也不强求,后会有期!” 金老爷子站起来笑着说:“实在抱歉,我亲自送送三位贤侄吧。” 金老笑盈盈的就站了起来。 “不必!” 罗奎军冷冷的回应,冲身边的薛汉勇、骆纯跃说:“兄弟们,我们走!” 三人离去,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煞气。 金凯站在大厅里望着他们的背影,两只拳头握紧,牙根直痒痒,道:“不行,我得马上通知林昆,这群混蛋要对百凤门动手!” 金老爷子叹了一口气,端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没说话。 金凯道:“爷爷,你叹啥气啊?” 金老爷子抬起头,看着他说:“小凯,我以为你成熟了不少,可你性格怎么还这么冲动,不管你是混道上的,还是混江湖的,哪怕你就是一个普通人,为什么就记不住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一定要喜怒不形于色,不要让对方看清自己的虚实?” “不管你在燕京的生意做的如何,几个月的功夫赚了多少钱,这都不代表你性格真的成熟了,你还是那么不成熟。” “爷爷,我……”金凯道:“我是一听说他们要对昆子动手,所以我就着急了。” 金老爷子道:“你着急能解决问题么?三进会这次是势在必得,拉我出来只是想扛上一面替天行道的大旗,不管林昆是不是你兄弟,这件事我都不会答应,他们三进会干的就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勾搭,我大半辈子杀戮,到老了不想再添罪孽。” “只是……” 金老爷子目光重新又回到金凯的脸上,神色间隐隐若现一抹担忧,道:“我现在拒绝了他们,他们应该不会善罢甘休。” 金凯又要发怒,但想起爷爷刚才说的话,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说:“爷爷,他们应该没那么大的胆子吧,你虽然金盆洗手了,可你在中港市的江湖地位还在啊!” 金老爷子道:“就因为我江湖的地位还在,树大招风,现在我没答应他们,他们会担心我再去帮林昆,所以……” 金凯暗暗的握拳道:“大不了跟他们拼了!” 金老爷子道:“你马上召集一下咱们家的家丁,进入戒备状态,最近没什么事你也不要往外跑了,林昆那边你也没必要通知,百凤门的人不傻,他们不会觉察不出三进会的阴谋,消息恐怕早已经传入林昆的耳朵里了,暂时还是先顾好自己吧。” 走出金家的别墅大院,薛汉勇马上就冷哼的骂道:“不识好歹的老东西!给脸还特么的不要脸了。” 罗奎军倒是蛮淡定的,骆纯跃替他拉开车门,他坐进了车里,冲还未上车的薛汉勇说:“老二,先上车再说。” 三个人坐进了车里,罗奎军和薛汉勇坐在后面,骆纯跃坐在前面,开车的司机是三十多岁的汉子,跟罗奎军也有些年了。 车子启动,罗奎军问骆纯跃道:“老三,依你看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薛汉勇跟着道:“是啊老三,你应该早就想好对策了吧。” 骆纯跃转过头,笑呵呵的说:“大哥二哥,这金老爷子的态度,咱们是早就有所预料的,他如今虽然是金盆洗手,可在中港市的威望依然在,他既然不肯帮咱们,那也无所谓,就怕到时候他反过来去帮那姓林的,他的一字一句在道上可是很有份量的。” 薛汉勇道:“老三,你就直说了吧,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罗奎军道:“老三,你的意思该不会是要做掉这老东西吧?” 骆纯跃阴测测的笑着说:“做掉?呵呵,这都太便宜他了。” 薛汉勇微微惊讶的道:“难不成还想吞了他的产业不成?” 骆纯跃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将目光看向罗奎军,三进会的军师是骆纯跃,但最终拍板的永远是罗奎军。 罗奎军皱着眉头思索了一番,说:“老三,依我们现在的战斗力,真要和金家对上,胜算各有几成?” 骆纯跃笑着道:“我们有十成,金家只有一成,甚至这都是多说的。” 薛汉勇道:“老三,你开什么玩笑,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金家自从金老爷子金盆洗手以后,实力虽然不如从前,可好歹也是有底蕴在的,咱们三进会最近实力大增,可……” 骆纯跃笑呵呵的打断薛汉勇说:“二哥,一只半大狼和一只成年的羊对上,最终死的是谁?金老爷子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戾气了,他已经是一只老羊了,手下的兄弟被遣散大半,想要再着急回来已经不是那么容易了,而我们就是那只狼!” 罗奎军皱着眉头,还是有些担心,按照他内心的想法,这一次和外省的力量合作,将中港市的其他帮派召集起来对付百凤门,将百凤门击垮以后,他打算自己坐上‘盟主’的位置,这样以后就可以号令整个中港市的地下世界了。 心里头既然有了这个想法,必须要保证的就是自己手里的力量充足,这时候要是跟金家大张旗鼓的开战,百凤门一定会加入进来帮忙,到时候己方的胜算不大,还会损失诸多兄弟。 骆纯跃看出了罗奎军的担心,笑着说:“大哥,就算是真的动手,也不是我们动手。” 罗奎军和薛汉勇一起看向骆纯跃,道:“老三,那你的意思是?” 骆纯跃笑呵呵的说:“外省人说是跟我们合作,总得拿出来点诚意不是,待会儿就约那个姓周的聊聊,这个刽子手他应该不会拒绝,到时候就跟他摊牌说,要通过这次看看他们的实力,他如果答应了最好,不答应那就是坑我们。” 骆纯跃的眼中一道寒芒闪过,“那就别怪我们对他不客气。” 罗奎军点点头,道:“好,就这么办!老二,你准备一下,真要是动起手来,你一定要干脆利索,别留下什么尾巴。” 薛汉勇道:“大哥你放心,斩草必须要除根!” 三人商议完,骆纯跃也转过了头,车子行驶了一段距离,到了一个偏僻的路段的时候,骆纯跃突然冲司机说:“牟哥,靠路边停下车,我下去撒泡尿。” “哦。” 司机靠边停好车,骆纯跃转过身欲下车,这时手里悄然的拿出一把匕首,突然转过身就向没有防备的司机扎过来。 这司机看似没有防备,却一直暗暗的防着,匕首扎过来的一瞬间,马上伸手拦住,急声道:“三当家的,你这是干什么!” 后座上的薛汉勇,这时拿出一条细钢丝就勒住了司机的脖子。 这司机一下子就失去了反抗能力,手上死死的握着骆纯跃握着匕首的手腕,脸色瞬间憋的通红,两颗眼珠子往外暴凸。 “军,军哥……为,为,为什么要杀我……”司机憋足了劲儿道。 “因为你是条子。”罗奎军淡淡的道。 “我……我……”司机憋足了劲儿想要说话,却说不出了。 骆纯跃淫邪的一笑,道:“放心吧,牟警官,你那年轻貌美的小媳妇儿,我会替你好好照顾的,你就安心上路吧。” “你,你……” “不用谢我。”骆纯跃淫邪的一笑,向薛汉勇递了个眼神。 薛汉勇手上的力道一加大,那司机挣扎了两下,便彻底断了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