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章:烂泥上墙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六十章:烂泥上墙

第一千零六十章:烂泥上墙 龙大相张口骂,杨勇止住了咳嗽,也只是愤恨的瞪了一眼,但没说话,直起腰杆来,又是狠狠的吸了一口,这一次咳的更厉害,却是把杨雯雯急坏了,小丫头都快哭出来了。 龙大相想要继续开口骂,被林昆一个眼神给制止住了,后座上的杨勇从始至终,除了咳嗽,再是一声不吭,车子停在了杨雯雯租住的楼下,他也是刚刚把那根烟给抽完了。 杨雯雯租住的房子不大,是和一个朋友合租的,那朋友春节回老家了,一时半会也不回来,杨勇住在这儿暂时也不碍事。 林昆和龙大相把杨勇安置在了床上,杨雯雯去给两人倒水。 龙大相坐下来,咕咚咕咚的一口把杯里的水喝的精光,却还是一副气喘吁吁的模样。 杨雯雯马上又要去倒水,林昆笑着说:“妹子,不用给他倒了,他这是被你哥给气的,你就是把水壶拿来了,也浇不灭他心底的火焰。” 杨雯雯顿时尴尬的低下头说:“大相哥,对不起啊,我哥他……” 龙大相打断说:“妹子,这不怨你,是你那哥太不省心了,我都看不过去了,要不是他有伤在身,我真想揍他一顿。” “啊?” 杨雯雯顿时小脸煞白,紧张的说:“大相哥,你可千万别打我哥。” 林昆站了起来,笑着说:“你们俩先聊,我进屋去和雯雯他哥唠唠。”说完,放下水杯,径直的向房间里走去。 房间的门关上,客厅沙发上坐着的杨雯雯,马上一脸担心的看着龙大相说:“大相哥,林昆哥他不会也想打我哥吧?” 龙大相道:“这个你放心,你林昆哥的脾气可比我好太多。看样子他是去跟你哥灌输心灵鸡汤,开导你那烂泥扶不上墙的哥了。” 杨雯雯马上皱起眉头,不开心的说:“不准你这么说我哥。” 龙大相哈哈笑道:“瞧你这妹子,还不让人说实话呢,你哥他嗜赌又嗜酒,又没个正儿八经的工作,还不思进取,不是烂泥扶不上墙是什么?” 杨雯雯气急的想要狡辩,可几次话到嘴边,却又说不下去了,毕竟龙大相说的都是事实,她根本找不到理由反驳。 屋里,杨勇躺在床上,歪着脑袋向林昆看了一眼,随后又把脑袋转过去,两只眼睛发呆的望着天花板。 林昆站在屋子里大致的看了一圈,笑着坐在了窗边,从兜里掏出根烟,放在鼻尖上嗅了嗅,不过却没有点着的意思。 小姑娘一般都讨厌屋里有烟味。 林昆看着床上安静的像一副尸体一样的杨勇说:“你是男人么?” 杨勇躺着不吭声。 林昆接着又笑着说:“听你妹妹多少的说过一些有关你的事情,以前是一个大孝子,是一个温柔体贴的好哥哥,她心里头一直挺崇拜你的,可现在你却把自己变成了一堆烂泥。” 杨勇脸上的表情动了动,但还是没有吭声。 林昆继续说道:“人这一辈子,短短的就那么几十年,想一想我们为了什么活着,是为了功名利禄?还是为了自己的家人?还是说我只为了我们自己活着?” 杨勇把脸转到了一边,把后脑勺对着林昆。 林昆笑着说:“你不要逃避这个问题,恐怕你从来也不敢去想这个问题吧,以前或许敢,但现在肯定不敢,你心里知道你自己现在是多差劲,就为了一个女人就自甘堕落,就为了面子家都不回,爹妈把你养这么大,你就这么回报他们?” “还有雯雯那姑娘,多善良的一个女孩,你当哥哥的不给她遮风避雨,却像一堆烂泥一样赖在这里,你还能再有点出息么?” “你给我闭嘴!” 杨勇猛的转过头,凶狠的瞪着林昆,“我怎么样,不要你管!” 林昆笑的依旧很淡定,不愠不怒,说:“很好,最起码还知道愤怒,你今年才二十八岁吧,人生还没判了被判死刑的时候,还有大把的光阴去奋斗。” “我给你一次重生的机会,如果你愿意把握,等伤好了来找我,如果不愿意,那你就继续像一堆烂泥一样活着,被追高利贷的砍死,父母和妹妹悲伤欲绝的哭一场之后,烧成一堆灰埋进土壤里,几十年之后这世界上没有谁记得起你。” 林昆站了起来,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丢到床上,转过身向门外走去。 砰! 房间的门再一次关上,屋子里顿时又安静下来,缠着一身纱布,像一具新鲜的木乃伊一样的杨勇,目光平静的落在了那张名片上面,上面最醒目的两个字是‘林昆’,他的心底隐隐的掀起了一层波澜,眼神里闪过一丝久违的灼热。 回去的路上,龙大相耐不住心里的好奇,问林昆:“昆子,你到屋里头跟那摊烂泥说什么了?” 林昆笑着说:“也没说什么,就是给他一次机会,他如果想重新活的有人样,就让他来找我,要是自甘堕落,那我也管不着。” 龙大相道:“你就是太善良了,那样的烂泥能有啥出息,就算带在身边,估计也不会有啥出息,整天还是混吃等死。” 林昆笑着摇摇头,道:“你没注意到他抽烟时脸上的表情,身上伤口崩开的疼痛都能忍,脸上都出了一层细汗,愣是一声不吭,就从这一点来看,这个杨勇就是条汉子。” “是么?” 龙大相略有所思的说:“照这么说,他还真有重新锻造的价值。” 林昆笑了笑没说话,吉普车一路咆哮的在燕京的马路上奔驰着。 快回家的时候,林昆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蒋叶丽打过来的,林昆把车停在了马路边上,接听了电话笑着说:“喂,蒋美女。” 蒋叶丽在电话里,声音平静的说:“最近怎么样,很忙么?” 林昆笑着说:“还行,等过了元宵节,就打算回中港了。” 蒋叶丽说:“好的,我知道了。” 林昆道:“有什么事?” 蒋叶丽笑着说:“没有,就是想问一下,你什么时候回来。” 林昆笑着说:“快,也就这几天的事情,回去给你们带礼物。” “行,那你先忙吧,挂了。”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盲音,林昆收了手机,旁边的龙大相贱笑着说:“怎么了,蒋姐想你了吧,昆子,你这桃花可真够旺的。” 林昆笑着白了他一眼,说:“羡慕啊?你也可以旺一旺。” 龙大相说:“还是算了,我自己啥本事自己知道,以前遇到的那些女的,都是图我的钱,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真心的,我可不想鸡飞蛋打了,脚踩两条船那技术活真玩不了。” 林昆笑骂了一句:“德行吧。”启动了车子刚要走,忽然觉得还是再打个电话给刘刚确定一下比较好,别中港市那边出了什么事,蒋叶丽瞒着自己不说。 电话很快接通了,刘刚的声音传来,“昆子,过年好啊!” “同好同好。” 林昆笑着先是和刘刚扯了几句,然后话归正题的道:“刚哥,最近中港市这边有什么异常的情况么?” 电话的另一头,刘刚和狗哥几个人正坐在百凤门的会议室里,蒋叶丽坐在主座上,一身黑色的衣装,手里夹着根女士香烟,刘刚将目光向蒋叶丽看过来,蒋叶丽神色平静的摇摇头。 刘刚笑着对着手机说:“没什么异常,一切都挺正常的。” “哦,那就好,有什么异常情况随时跟我联络,我飞回去。”林昆笑着道。 挂了电话,副驾座上的龙大相说:“昆子,你咋还信不过蒋姐?” 林昆笑着说:“不是信不过,她的性格我太了解了,就算中港市那边真出了什么状况,她为了不给我添麻烦,肯定会先自己扛着,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是不会告诉我的。” 龙大相一脸羡慕的说:“你小子可真是好福气啊,身边的女人都对你这么好,你长的也不比我帅多少啊,咋就这么招女人喜欢呢?” 林昆笑着说:“行了,别臭贫了,小心被我抓住把柄,向你们家阮倩打小报告,到时候回去的飞机一落地,阮倩马上抱着搓衣板来接机,让你在飞机场就开始跪搓衣板。” 龙大相抬起拳头向林昆的肩膀上招呼了一拳,“你小子还能再缺德点不?” 车子开进回家的小巷,在巷口的地方,一辆黑色奔驰车停在边上,那车牌林昆熟悉,是朱家的车子,林昆放慢了车速,停在了边上,奔驰车的车窗摇下来,一只手伸出来冲他招了招。 林昆推开车门就要下车,龙大相马上拦住说:“等等,小心有诈!” 林昆笑着说:“放心吧,这车我认得。” 龙大相也赶紧推开车门跟上,林昆走到奔驰车旁边,向里面看了一眼,脸上露出笑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冲紧跟过来的龙大相摆摆手说:“是认识的人,不用紧张。” 龙大相哦了一声,继续守在一旁,百分之百血条的林昆,他一点都不担心,关键林昆现在的身子还虚着呢,他得保护好他。 车子坐着的是老管家,开车的是朱老的贴身侍卫小陈,老管家也不和林昆绕弯子,直接切入主题说:“小林,今天我过来找你,是受朱老的托付,给你带几句话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