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八章:帮助战友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帮助战友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帮助战友 打了人,闹了事,继续留在这医院里,怕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林昆让龙大相去给杨勇办理了出院手续,转院到燕京人民医院去。 燕京人民医院是杨雯雯工作的地方,有同事互相照料着,不管需要点什么帮助都很方便。 办理完了出院手续,借了医院里的一个轮椅把昏迷的杨勇推出来,龙大相走在后面,扯着腿拖着半昏半醒惨叫连连的刘凯出来,径直走到了那辆停在医院门口的豪华小跑车跟前。 车外头,那个无论多名贵的衣服穿在她身上,都丝毫气质也衬不出的女人正倚着车门站着,手里端着一个精致镶钻的化妆盒,借着旁边的路灯光,在那儿仔仔细细的补着状,她的心情很不错,边补着妆,嘴里头边哼着得意的小调。 刚才离的远没看清楚,可越来越近了,看的也越来越清楚了,龙大相那一双本来就不小的眼珠子是越瞪越大,不是被惊艳的,而是被惊吓的。 尼玛,他龙大相过去是一名出色的佣兵,可没少走南闯北,不管是人妖还是女人,都没少见,可以说形形色色的都见过。 可像眼前这个女人丑的这么恶心的,还真是平生第一次。 尼玛丑一点老子也就忍了,你特么长的丑化着大浓妆,那大红嘴唇子,那用粉铺的厚厚的一层的粉底,天冷都快冻脸上了,那粗黑粗黑的眉毛描着,那嘴唇子上的那个大痣,都快特么的有花生粒儿大了…… 一个人长的丑不是错,相貌丑可以心灵美嘛,可就长成这副奶奶模样,还特么的挖人墙角包养小白脸,逼着人家和女朋友分手,可真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女人小调哼的正得意呢,心里头琢磨着,待会儿自己看上的小帅哥甩了他女朋友以后,两人到哪儿去嗨皮一下,得先去喝一杯,然后再找一个五星级的酒店,买上它一盒的套套…… 哎呀呀,光想一想就秀死人了嘛,脸上表情一激动,那厚厚的粉底哗啦啦的就往下落,露出她那晦暗的灯光都无法遮掩的粗糙皮肤。 “额啊……” 龙大相正好走到了近前,实在忍不住捂着嘴就想要吐。 女人放下了手里的化妆盒,眨着一双双眼皮的大眼睛,那眼睫毛黏的那老长,虽然是大眼睛双眼皮,可这绝对是龙大相见过的最丑的大眼睛双皮,那双眼皮厚厚的褶皱着,就好像是割双眼皮给割肿了一样,两只眼睛也是够大,可怎么看都像是门神瞪大的那一双眼睛一样,凶神恶煞啊。 龙大相也是服了,他忍不住的就冲正愣愣看着他的女人问:“大姐,我就一个问题,希望你能认认真真的回答我!” 这女人眨巴着眼睛连连点头,模样倒是很乖巧,可却更让人作呕,她心里头这会儿还暗暗窃喜呢,打量了龙大相一番,这男人虽说长的不是奶油小生相,可高大威猛男人味十足啊。 要是能和他在床上啪啪啪一下…… 女人越想越兴奋,两条腿夹在一起摩擦了一下,那双丧门星一般的大眼睛含情脉脉的眨了眨,脸上那厚厚的粉底又掉了一层。 哎尼玛…… 龙大相深呼了两口气,总算把几欲作呕的酸水给忍住了,一个字一个字的问:“你特么的长这么丑,为什么还要这么恶心人,大晚上的不好好在家待着,出来恶心什么人!” 女人脸上的表情一怔,马上有些失望起来,接着眉头狠的一皱,这才反应过来,呲牙咧嘴的就要跟龙大相恶语相向。 这女人刚张开她那两瓣血红的大嘴唇子,还不等开口说话,龙大相实在是忍无可忍,担心她真要真冲自己满嘴喷粪,自己今天晚上吃的火锅全都得吐出来,果断的抬手一拳…… 顿时,就听砰的一声响! 女人‘啊哟’一声痛叫,捂着嘴巴就蹲在了地上,这一拳打的她可不是不轻啊,眼前一片的小星星在环绕。 龙大相把手里扯着的刘凯往她跟前一扔,丢下一句:“还你的猪头!”然后逃命一般的钻进了已经开到医院大门口的吉普车里。 吉普车咆哮着扬长而去,尾灯很快就消失了,透过后视镜望去,杨雯雯脸上的表情落寞而又悲伤,龙大相大大咧咧的安慰她说:“妹子,这天底下的好男人多了去,那么没骨气的男人,不要也罢,真要和他在一起了,将来也是个负心汉。” 车子停在了燕京人民医院的院里,杨雯雯的几个同事出来帮忙,推着滑轮床将杨勇送进了病房里,人民医院比刚才的那家说不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医院要正规的多,医院里的安保也很完善,应该是不会出现在先前那医院病房里发生的那一幕。 一切都安排妥当了,林昆让龙大相和姜夔生先回去,他留下来待一个晚上,最近几天杨雯雯照顾澄澄一直都很用心,也算是当做报答,为了这兄妹俩的安全,他打算留下来一晚上。 龙大相和姜夔生都不肯走,主要是林昆的身体现在还是有些虚弱,万一遇到点什么意外,怕他一个人在这儿应付不来。 可两人都留下来也用不着,最终就让龙大相先回去,林昆和姜夔生留下来了。 林昆给楚静瑶打了个电话,说明了一下情况,楚静瑶也同意让林昆留在医院里待一个晚上看看情况,挂了电话,林昆的肚子咕噜的叫了一声,抬起头笑着对姜夔生说:“咱俩还没吃饭呢。” 姜夔生说:“我早就饿了。” 林昆笑着说:“那走吧,这医院的对面就有饭店,去对付一口。” 说是对付一口,这一顿饭吃的也是很丰盛,两人喝了点酒,吃完饭也已经是半夜了,又打包了两个热乎菜,带回去给杨雯雯当夜宵。 林昆悄悄的推开病房的门,本来已经趴在病床上睡着的杨雯雯马上醒过来了,先前受了惊吓,现在有一点动静都能惊醒。 “林先生,你没走!?”杨雯雯小声惊讶的说。 林昆笑着说:“今天晚上不回去了,留下来待一个晚上,这也是你静瑶姐的意思,她也你和你哥哥再出什么意外。” 杨雯雯满眼的感激,说:“谢谢你们……” 林昆笑着说:“别客气了,我买了夜宵,出来吃点吧。” 杨雯雯本来想说不饿,可肚子这时偏偏不争气的咕噜的叫了一声,闹的人家一个大红脸。 医院外面的走廊里,热乎的饭菜摆在窗台上,杨雯雯坐在窗边的长椅上吃着,姜夔生受不住这医院里的憋闷,到外面去抽烟了,眼前只剩下林昆和杨雯雯两个人,林昆在那儿低着头玩手机,杨雯雯偷偷的瞧了一眼,居然是在玩俄罗斯方块,心里头忍不住的咯咯笑了起来。 “林先生,你是做什么的?”杨雯雯回过头,好奇的问道。 林昆暂停了游戏,笑着说:“我呀,一天到晚吊儿郎当,也没什么固定的工作。” 杨雯雯有些诧异的说:“不会吧,那你是怎么追到静瑶姐的?静瑶姐可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 林昆笑着说:“你这丫头可真会说话,她追的我,你信不信啊?” 杨雯雯笑着说:“当然不信了。” 林昆笑着说:“别说我了,跟我说说你哥吧,他是做什么的?今天晚上为什么会被人砍成这样,是混黑社会的?” 一提到哥哥,杨雯雯的脸上马上便有些哀伤起来,说:“我哥哥以前是当兵的,复员后一直也没什么正当的工作,来燕京是为了他亲梅竹马的女朋友,没想到……” 杨雯雯有些说不下去了,林昆接着她的话头说:“是不是那亲梅竹马的女朋友,来到这花花大都市以后,被这城市里的纸醉金迷给迷住了,跟了个有钱的男人,不要你哥哥了?” 杨雯雯低着头嗯了一声,“他们早就已经订婚了,在我们老家那儿,订婚了就跟结婚没什么两样,未婚妻跟人跑了,传在乡亲们的耳朵里,也和媳妇跟人跑了没什么区别。” “最开始的时候,本以为这件事谁都不说,就能瞒住了,我哥一直也没跟家里说,可前年过年的时候,那女的把她后认识的那个男的领回老家了,这一下全村的人都知道了。” “我哥没脸回家,没脸见父母,也受不了乡亲们的闲话,我妈甚至因为这件事都气病了。这件事对我哥的打击很大,再加上他在城里找工作也不顺利,整个人渐渐就堕落了。他赌博,借高利贷,今天晚上就是被高利贷的人砍的。” 说着,两行泪水涌出了杨雯雯的眼眶,她心疼哥,心疼爹妈。 林昆沉默不语,一时间也陷入到了回忆里,当初他是那么的爱周晓雅,以为能够共度一生,只想简简单单的在乡下生活,盖上四间大瓦房,种上几亩良田,再生两个孩子,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 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爱情总是经受不住现实的考验,有情人终成眷属,可多少有情人最终被血淋淋的现实摧垮。 林昆掏出纸巾递给杨雯雯,笑着说:“别哭了,擦擦眼泪。” “谢谢……”杨雯雯接过纸巾,擦着眼泪,内心的彷徨无措,此时都浮现在脸颊上,据她所知,她哥哥已经欠了几十万的高利贷了,这笔钱对于他们这样贫寒的农村出身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林昆道:“等你哥醒过来了,我跟他谈谈,或许我能帮到他。” 杨雯雯脸上的表情顿时一愣,抬起头看着林昆,林昆笑着说:“干嘛这么看着我,我以前也是当兵的,就当是帮助战友,你要是信的过我,我保证还你一个正常的哥哥。” 杨雯雯连连点头,道:“我信,谢谢你林先生,谢谢!” 林昆笑着说:“别叫什么林先生了,叫我昆哥就行。” “嗯,林哥。”杨雯雯感激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