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七章:碎蛋脚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碎蛋脚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碎蛋脚 林昆笑着说:“在漠北特训的时候,有一项课程是读唇语,我学的马马虎虎,但基本的一些话还是能读的出来的。” 说完,林昆推开了车门,道:“走吧,咱们过去瞧瞧吧。” 龙大相刚刚明白过来,马上又疑惑了,道:“去瞧啥?” 姜夔生没有那么多的话,推开车门跟上了上去。 医院的病房里,那壮汉正一脸戏谑的看着惊慌无措的杨雯雯,杨雯雯一只手握着哥哥的手,另一只手紧紧的攥着衣襟。 杨雯雯越是胆怯害怕,壮汉的心里头越是兴奋,伸出手又向杨雯雯的下巴捏过来,“小妹子,要不哥带你出去找个没人的地方玩玩吧,只要你答应哥,以后你的事就是哥的事。” 杨雯雯下巴一躲,这大汉的手上又是捏了个空,心里头不禁的就有些气恼,道:“小妹子,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啊!你哥哥我好歹也是道上混的,要人脉有人脉,要兄弟有兄弟,你要是真铁了心跟哥哥作对,可不是会有好下场的。” 杨雯雯也不敢抬头看这壮汉,声音怯弱的说:“你再这样,我就喊人了。” 壮汉哈哈大笑,确实丝毫的畏惧也没有,转而声音陡然更加的冰冷起来,要挟道:“可别怪哥哥没提醒你,你喊一个试试?” 杨雯雯紧咬着牙关,另只手紧紧的攥着衣襟,似乎在下定决心。 壮汉笑着揶揄道:“妹子,你倒是喊啊,哥哥等着你喊呢。” 这时,病房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走进来一个穿着时髦的年轻人,发型很时尚,脸也挺白净,算是一枚中上等的帅哥,可惜娘气了一点。 “雯雯!” 刘凯进门后就看见了杨雯雯,出声喊道。 听到男朋友的声音,杨雯雯马上像是绝望之中获救一般,神情激动的站起来喊道:“刘凯,你怎么才过来!” “那个……路上塞了点车,就过来晚了,你哥没事吧。”刘凯神情不自然的笑着道,假装关心的向病床这边走过来。 这时,坐在床上的壮汉突然站了起来,挡住了刘凯的路。 刘凯眉头一皱,疑惑的看了这身高和自己相仿,但明显很壮实的男人一眼,冲杨雯雯问道:“雯雯,这个是谁啊?” 杨雯雯心里焦急而又慌乱,喊道:“刘凯,我不认识他,你快救我!” “啊?这……” 刘凯并没有像杨雯雯预想中的那样,冲过来保护她,而是原地错愕的愣住,回过神后嘴角跳动的笑了两下,冲面前的壮汉说:“这位大哥,你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误会?” 壮汉冷笑一声,说:“瞧你这一身娘们唧唧的打扮,老子跟你有个毛误会,老子今天就看上这小妹子了,你要坏老子的好事,老子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识相的话就……” 随着壮汉说着,刘凯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害怕,等这壮汉攥着的拳头捏的嘎嘣嘎嘣的响,话还不等说完呢,他马上就低头认怂,陪着笑脸说:“大哥,这里面确实有误会,我,我过来正要和她分手呢,你想怎么样请便,跟我没关系……” “嗯?” 壮汉显然没料到刘凯会上演这么一出,顿时气急的一个巴掌甩了过去,啪的一声打在了刘凯的脸上,把他那白嫩的小脸蛋,顿时打的肿的老高。 刘凯一声痛叫,捂着被打肿的脸趔趄的向后倒退一步,眼眸中本能的闪过一抹厉色,但一看这壮汉的身板以及脸上那凶恶的表情,马上又蔫吧认怂了,陪着笑脸说:“大哥,我先走了……” “刘凯,你给我站住!” 愣神中的杨雯雯回过神,瞪大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刘凯。 刘凯回过头,心虚的看了杨雯雯一眼,赶紧把目光挪开,说:“杨雯雯,你让我站住我就站住啊,我堂堂一个大男人,怎么那么听你的话,我有喜欢的人了,咱们就此分手……再见!” 说完,转过身就向门口走去,来之前他就已经想好了,本来是想要和平分手的,没想到碰到了那么一个凶神恶煞的壮汉,他的小身板几斤几两自己知道,挨了一巴掌已经够委屈的了,咱就凭这一张帅脸吃软饭呢,被打花了可咋整。 刘凯的心里暗暗嘀咕着替自己开脱,自己跟杨雯雯处对象虽然已经有一年了,但至今也没上过床,老子平常还给她买了那么多好吃的,带她去看电影吃饭,老子可不欠她什么。 吱的一声…… 门开的声音。 刘凯的手还不等碰到门把手,病房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他刚要抬起头往对面看一眼,眼前就突然的一黑。 砰! 一只硕大的拳头,结结实实的砸在了他的鼻梁上,隐隐伴随着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鼻子剧痛的同时,一股浓浓的血腥涨满鼻腔,捂着鼻子踉踉跄跄的向后倒退,一腚墩儿坐在了地上。 “md,谁打我!出手这么狠!”刘凯坐在地上,捂着鼻子,气急败坏的道,鲜红的血水顺着指缝流了出来,伤的不轻。 他的话音刚落,又是一个大脚板子劈头盖脸的踩了下来,他丝毫反抗力也没有,直接就被踩的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 这时就听耳边传来一阵怒骂声:“让你特么的没有人情味,让你特么的被包养,让你特么的学陈世美,让你特么的狼心狗肺……” 龙大相那大脚板子,毫不客气的落下,每踩一下,躺在地上抱着脑袋的刘凯都是惨叫一声,一连十几个大脚板子下去,刘凯整个人已经被踩的软绵绵的,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林昆出声拦道:“大相,算了吧,再踩下去要闹出人命了。” “嗯!” 龙大相应了一声,冲着地上的刘凯狠狠的啐了一口唾沫,骂道:“md,老子最看不上你这种忘恩负义的小白脸!” 屋里的其他人全都惊呆了,靠窗户病床上的那个胳膊上打了石膏的年轻人,地上坐着的非主流小青年还有那黄毛小姑娘,以及站在杨勇病床旁,刚才还一脸嚣张的壮汉,还有那眼眶里泪花闪烁,几度想要哭出来但都忍住了的杨雯雯。 整个房间里要说没反应的,除了林昆他们三个,就病床上昏迷不醒,时不时的冒出来一句半句狗屁酒话的杨勇。 姜夔生静静站在门口,有他在门口,走廊里时而路过的人,也不敢多停留围观,姜夔生这面容确实是有些吓人的。 林昆看着站在杨勇病床旁边的壮汉,笑着说:“哥们,你不给我面子啊。” 壮汉心里头提了提勇气,嘴唇动了一下,想要继续嚣张对峙,可话刚到嘴边,胸腔里刚刚提起的那点勇气,又是唰的一下散去了,目光不由自主的向站在一旁一脸怒容的龙大相看去,这哥们要身高有身高,要块头有块头,自己肯定打不过,要就是眼前这个刚有个头的瘦削小年轻,自己倒不在乎。 “我跟你说话呢,你聋了?”林昆笑呵呵的说,语气却是冰冷起来。 “我,我怎么没给你面子了?”壮汉总算是提了一口气,把话说出来了。 靠边病床上胳膊打着石膏的同伙叫嚷道:“大强,你他娘怂个毛啊,他们三个人,咱们两个人,大不了干一仗!实在不行,我打电话叫些兄弟来,还怕了他们,次奥!” 林昆向龙大相递了个眼神过去,龙大相直接走向窗边的病床,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却是有着一股阴测测的味道。 床上的小青年见龙大相走过来,那也是不含糊,生生的拔掉了手上扎着的点滴,从枕头下面摸出一把短刀就向龙大相砍过来,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丝毫的耽搁都没有,可见这位兄弟也是一位狠人啊。 唰! 短刀的寒光一闪,龙大相稍稍的一躲,短刀马上劈了个空。 不等这小青年再有所动作,龙大相大手一把抓住了他打着石膏的那只胳膊,用力的一扭,就听嘎嘣嘎嘣的两声脆响。 “啊!!!” 小青年顿时凄惨的好起来,脸上那豆粒大小的汗珠,唰唰的往外滚落。 龙大相一点也不惯着这孩子,挥起大巴掌啪啪啪的就是一连串的大耳刮子甩了下来,眨眼的功夫就甩了十几个,直接把这兄弟最初那满脸嚣张冰冷的神色,硬生生的打成了凄惨无比的猪头,高高肿起的脸颊,就像是染红的大馒头一样。 不过,这还没完呢,龙大相单拳拉满了弓,嘴里头一声怒然大骂:“我去尼玛的吧!”硕大的拳头呼啸一下就砸向这小青年的面门,顿时就听砰的一声清冽的闷响,断了胳膊的小青年呜嗷的一声惨叫,整个人直接重重的砸在了病床上,两腿一伸,脖子一歪,直接昏死了过去…… 林昆忍不住的捂了一下脸,说:“我尼玛,这太惨了吧。” 见自己的同伴如此凄惨的被干晕了,站在林昆面前的这壮汉,两条腿忍不住的哆嗦了起来,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下手这么狠! 脑袋僵硬的转过来,看向嘴角噙着淡淡笑容的林昆,马上连连的道歉说:“大哥,对不起,小的刚才有眼无珠,欺负了你的人。” 林昆笑呵呵的说:“跟我道个毛线歉啊,向妹子道歉。” 壮汉脸上的表情一愣,赶紧转过身,躬身弯腰的向杨雯雯道歉,“妹子,不不不,姑娘,刚才……” “慢着!” 林昆突然开口阻拦,道:“我替妹子回答你吧,她不接受你的道歉。” 壮汉脸上的表情一怔,心底顿时一阵恶寒,不接受道歉,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 不由他多想,林昆已经拽住了他的头发,啪啪的两个耳刮子甩下,顿时把这壮汉给打的两眼冒金星,然后向人后一丢,抬起脚直接一脚踹向了他的裤裆…… 都说拿鸡蛋碰石头,林昆这一脚的力量,可比一般的石头都要坚硬的多,这壮汉顿时嗷哦的一声嚎叫,两只手捂着裤裆,整个人躬成了虾米状,原地一高蹦了起来,两颗眼珠子凸的老大,惨叫之后摔在了地上,边打滚边凄惨的嚎叫着。 龙大相冲林昆竖起大拇指,道:“昆子,还是你这招碎蛋脚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