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六章:不是善茬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不是善茬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不是善茬 林昆笑着说:“算了,别跟他们计较了,置这个气用不着,也都是穷苦人出身,只不过不甘于生活,仗着手里有点小特权,就想乱用一气,只要不太过分,就得过且过吧。” 龙大相点点头,道:“也是。咦,昆子,你咋不开车走啊?” 林昆道:“再等会儿,杨雯雯一个小姑娘在这,刚才你没看病房里的另外几个人么,一个个可都不是什么善茬,咱们还是等她男朋友来了,再走吧。” 龙大相笑着说:“哈哈,好,要不说你总讨妹子喜欢,还是你想的周全。” 林昆笑着白了龙大相一眼,说:“你可别瞎扯了昂。” 林昆他们几个人刚走不久,邻着杨勇病床的一个陪护,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笑嘻嘻的冲杨雯雯道:“小妹妹,这躺的是你男人么?这伤的可不轻啊,跟人打架了吧?” 临床的病床上躺着一个年轻的女人,也就是二十左右的样子,焗着一头乍眼的黄头发,手上挂着点滴,正迷迷糊糊的睡着。 杨雯雯看了这小青年一眼,贼头贼脑的,一副非主流的打扮,左耳上拴了一个挺大的铁圈,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人,笑了笑说:“不是我男朋友,是我哥哥。” “哟,哥哥呀!”小青年咋咋呼呼的说:“这是谁把咱哥打成这模样了,妹妹别害怕,告诉我,我替你去削他!” “谢谢,不用了。”杨雯雯嘴角牵强的笑了笑,不打算再搭理他。 “别介啊,妹妹!”小青年站了起来,笑嘻嘻的向杨雯雯走过来了,“你这么说可就把哥哥当外人了,哥哥也还是单身呢,既然大家都在一个病房里,也是有缘的对吧,给个机会好好认识一下呗,要不哥哥请你出去吃饭吧。” “不用了,谢谢。” “你看看你,明显没领悟到哥哥说话的真谛,还跟哥哥见外。” 小青年已经走到了杨雯雯跟前,杨雯雯别过头,不跟他直视,小青年却不知羞耻的继续说:“干嘛,长的太漂亮,怕哥哥看啊?” 杨雯雯不说话,不搭理他。 “哟,还害羞呢!瞧你这水灵的年纪,也不像是处女了吧,咋还害羞了呢,男欢女爱大家各取所需,妹妹放开点嘛。” 小青年继续不要脸的说着,这时屋里头另一张病床旁的陪护,一个看起来二十七八的壮汉,冷哼了一声,骂道:“小子,你可真特么够不要脸的,自己女人还在那儿躺着呢,就去调戏人家小姑娘,长成这副逼德行,还学人家陈世美!” 小青年闻声,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瞪着那壮汉就骂道:“怎么着,老子我在这儿泡妞,干你鸟事啊,你莫非也瞧上了妹子,恨我捷足先登了吧,有本事你也来啊,靠!” 壮汉旁边的床上躺着一个差不多年纪的男人,手上打着石膏,这会儿也在瞪着小青年,他跟壮汉刚才还在嘀咕着呢,说那边的小妹妹长的不错,没想到竟被临床的那个打扮娘炮的狗日的给先搭上了,这心里头可是极度的不平衡。 壮汉一听这小青年居然敢骂自己,马上嚯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怒目圆瞪,一脸狰狞,冲着小青年就骂道:“小子,你特么找死呢是吧,敢跟哥哥叫板,皮痒痒了欠打了是吧!” 这大汉的嗓门很高,马上就惊动了中间床上躺着的那个一头黄发的女人,女人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不明所以的看着周围,目光最终落在站在杨雯雯身旁的小青年的脸上,一对描的粗黑的眉毛顿时一皱,那烟熏妆有些过头的眼睛也是一瞪,冲着这小青年就骂道: “潘霖,你这个没良心的狗东西!逼着老娘出来坐台养活你,老娘怀孕了来医院做个人流,你tmd还在这儿泡小姑娘,你特么当老娘死了啊,你个混蛋东西,以后别花老娘的钱!” 这黄发小姑娘这么一骂,病房里瞬间安静下来,持续了能有那么一两秒钟,小青年面红耳赤,一脸又羞又恼的杵在那儿,咬牙切齿的想要反驳,刚刚酝酿出点话来,却被另一边躺在床上的那男人嘲笑的打断:“哟,原来是小白脸啊!” “啧啧啧,长成这么一副贼头鼠目的德行,还有软发吃,兄弟你混的不赖啊,还忍得了自己的马子跟别人睡来赚钱,兄弟你这胸襟可不是一般的豁达,将来能成大事啊!” “哈哈!” 说着,两个大汉一起嘲笑了起来,小青年脸上的恼羞之色更甚,病床上的那黄毛的小姑娘脸色也不好看,还是死死的盯着自己的这个负心汉,md屁本事没有,还学人家朝三暮四。 杨雯雯只是低着头坐在病床的边上,手里攥着哥哥的手,心里有些说不出的害怕。 这时病房外有值班的护士路过,听到病房里吵吵闹闹的,推门进来冷着脸说:“都几点了,别吵吵了,赶紧休息!” 这护士三十几岁的年纪,在医院里也算是年数比较久的,身上自然就有着一股老大姐的气势,结果她这气势刚蕴足了吼出来,正好把最近来大姨妈的怨气一并给吼出来了,可这心里头还不等舒服呢,却是换来了咆哮的一声怒骂。 “滚!贱女人,给老子滚!”距离门口最近的小青年怒骂一声。 门口的护士大姐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僵,浑身被吓的一哆嗦,回过头向这小青年看了一眼,结果又是一通大骂:“滚!再不滚信不信老子我拿刀划了你的脸,给老子滚!” 护士大姐瞪大着眼珠子,冷汗都被下出来了,赶紧灰溜溜的闪人了,临走时丢下一句:“不好意思,走错门了。” 唰! 冷冷的一把匕首握在了小青年的手里,小青年目光冷森的瞪了床上的黄毛女人一眼,咬牙切齿的阴声骂道:“贱女人,跟了老子就是老子的人,哪来这么多废话,瞧不起老子是吧,信不信老子我在你的脸上划几刀,让你卖都卖不了!” “我呸!你个没脑子的东西,老子只是让你去卖,你特么的一点也不知道自爱,不是让你每次都带套的么?你特么的被曰爽了是吧,套都不记得让那混蛋男的带,害的老子还得花钱给你人流,万一那混蛋男的要是有什么病怎么办!” 小青年脸上的表情愈发狰狞,再加上他本来长的就贼头鼠目的,此时看起来更显的阴森吓人,黄毛小姑娘被吓的哆嗦了一下,这会儿临床陪护的壮汉,冷笑着揶揄道:“小子,拿到对着卖屁股养自己的女人吼,你倒是挺有出息的啊!” 壮汉说完,目光落在黄毛小姑娘的脸上,笑呵呵的说:“妹子,这种男人你跟他干嘛,长成这副逼德行还吃软饭,还逼着你去卖,要我说你干脆甩了他,以后跟哥哥算了,只要你每天都把哥哥伺候舒服了,哥哥以后养你了。” 黄毛女人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旋即不识好歹的回过头,冲着那壮汉就大骂道:“你说谁长的逼德行,我男朋友比你帅一百倍,瞧你长的那个挫样,也难怪没女人陪你睡!” “我次奥,你这娘们可真特么的不识好歹,婊子就是婊子命,被逼着去卖屁股也心甘情愿,真特么的不招人可怜!” 壮汉气的两颗眼珠子瞪的溜圆骂道,接着又骂道:“老子还就说你那小白脸长的跟个鸡八似的,贼头鼠目的娘炮一个!” “你他妈的说谁,不准你说老子的女人!”手里握着匕首的小青年,顿时冷喝一声,看来人家两个人是真爱啊,关起门来自己吵,一旦遇到了敌人,马上便团结一致共同对外。 言罢,这小青年握着匕首就向壮汉冲了过来,还真不是个善茬呢! 杨雯雯胆怯的不敢抬头去看,只是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心底已经害怕的不成样子了,她从小到大就是乖乖女,哪见过这种阵仗,刀子都抽出来了,马上这是要见血了。 “我去尼玛的,跟老子撒野呢!”不等小青年冲到近前,壮汉直接一个大脚板子踹了出去,正中小青年的小腹。 小青年啊的一声痛叫,直接被踹的踉跄的倒退,最后扑通一声,坐地上了,手里的匕首也铛啷啷的脱手掉在了地上。 “哎哟……” 小青年捂着肚子,痛的直抽冷气,床上的黄毛女人赶紧拔掉了手上的点滴,踉踉跄跄的下地跑到面前,一脸紧张的说:“老公,你,你没事吧?” “没事!”小青年气恼的道:“这个混蛋居然偷袭我!” 壮汉笑呵呵的走过来,冲这一对男女狠狠的啐了一口,骂道:“一对人渣。” 黄毛女人不服气,吼叫道:“你说谁呢!” 啪! 一个清脆的大巴掌摔在了她脸上,顿时把这姑娘打的趴在了地上,小青年怒目圆瞪还想要吼叫,却是被大汉冷冷的一个目光给瞪的屁都不敢放一个,蔫头耷脑的一脸彷徨。 壮汉直接从小青年的身上跨了过去,径直走到了杨雯雯的面前,坐在了病床上,伸手勾向杨雯雯的下巴,淫笑着说:“小妹妹,你看大哥刚才威武不,留个联系方式交个朋友咋样啊?” …… 病房是在一楼,吉普车停着的位置地势偏高,坐在车里正好能看到病房里的情况,龙大相眉头一皱,道:“嘿,昆子,还真应了你说的,这一屋子的人没一个善茬啊!” 说着,就要推门下车,却是被林昆拦住了,“先等等。” 龙大相嫉恶如仇的道:“还等啥,再等那雯雯妹子就要受欺负了!” 林昆指了指医院大门口的方向,叹了口气说:“还是留给他男朋友吧。” “他男朋友?”龙大相不解的循着林昆的目光看去,姜夔生也看了过去,只见医院的大门口,停着一辆豪华的小跑车,一个穿着整齐的男人从里面下来,一起的还有一个女人。 那女人看不太清楚长相,不过就轮廓来看,好像不咋样,虽然一身穿着挺时尚,可在那圆不隆冬的身材衬托下,硬是毛气质都没有。 两人下车后,还抱在一起亲亲我我的缠绵了一阵。 望着男人向医院里走去,龙大相顿时骂道:“靠,小白脸啊!”不过说完之后,马上又狐疑了一声,“昆子,你咋知道他是杨雯雯的男朋友?这无凭无据的,你也没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