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被动 - 神兵奶爸

第一百零五章:被动

第一百零五章:被动 “兄弟,你太猛了!”耿军狄一脸的诧异、钦佩,冲林昆竖起了大拇指,旋即又冲包间的门外大声喊道:“服务员,再给我开两瓶茅台来!” 林昆笑着打趣道:“耿哥,你这是要不醉不归呢?” 耿军狄一脸认真的道:“都说人逢知己千杯少,我耿军狄打心眼里佩服你,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要是你也看得起我耿军狄,咱就一起喝下去!” 林昆笑着说:“喝下去没问题,关键是我儿子和未来儿媳妇都在呢。” 耿军狄这才恍然回过神,咧嘴一笑道:“没关系,两瓶茅台放不倒我!” 林昆笑着打趣道:“那公款吃喝也不好啊,差不多就行了,两瓶茅台太铺张浪费了。” 耿军狄故意把脸一板,道:“兄弟,这就是你看不起你耿哥了,你耿哥可以拍着良心说,除了跟单位的同事一起出去,私下里还真从来都没有公款吃喝过,说了也不怕你笑话,我家里的条件还算不错,但都是你那当总经理的嫂子赚的,我这个大老爷们平时竟花她的钱了。” 林昆笑着道:“耿哥,你言重了,花嫂子的钱怎么了,她人都是你的,更别说她的钱了,你可千万别把自己往吃那啥饭的方面想,那是形容没有能耐没有出息的男人,你才三十多岁就当了北城区的副局长,这就证明你是个有本事的爷们!” 耿军狄爽朗的笑了起来,“林昆兄弟,你这么说的跟我想的是一样的,来,为了咱哥俩的心有共鸣,走一个!”两人端起了酒杯就碰了一下。 两人这边继续喝着,澄澄和耿乐乐继续玩着,包间的门重新的关上了,一切又恢复到了最开始的情景,就好像中间没有那几个小混混冲进来一样。 窗外突然传来了警笛声,林昆的眉头突然一皱,耿军狄的脸上也是一阵的不爽,不满的骂道:“次奥他老母的,这还没完了,不好好整整这帮孙子,还真拿我这二级督察不当回事了!” 耿军狄刚说完没多一会儿,包间的门又被踹开了,这些警察的势头比刚才的那几个小混混还要猛,进来后就喀喀喀的亮出了手枪跟手铐,喝喊着:“别动!别动!” 耿军狄直接暴吼一声:“反了,你们都特么的反了,把你们的那个狗屁所长给我叫来,不是就抽了他两个大嘴巴子,还特么的没完了是不!” 这些个民警全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中不乏有今天中午去人工湖的,对眼前这个暴躁的壮汉的身份有了解,说到底他们这些个做警察的,还真不敢轻易的得罪人家,二级警督那可不是小官啊。 见没人吭声,耿军狄又要暴吼,被林昆一个手势拦住了,林昆走到窗前,探头往楼下望去,冲着带伤站在楼下的赵猛就喊道:“赵所长,上来吧!” 赵猛抬起头往楼上看了一眼,脸色十分的不好看。 赵猛来到了包间,进来后便黑着脸冲林昆和耿军狄道:“你们俩个涉嫌斗殴伤人,我要带你们回派出所审讯。” 耿军狄直接就言语噎他,道:“你可真特么的会找借口,还涉嫌斗殴,你敢说那几个小混混不是你找来的?姓赵的,今天我就把话撂这了,我耿军狄站在这儿把手伸出来让你铐,铐了老子之后你可别后悔!” 说着,耿军狄就伸出了双手,林昆这时也跟着凑热闹,伸出双手笑着道:“赵所长,刚才的人都是我扔到楼下的,要铐也把我一起铐上吧。” 赵猛目光阴鸷的在林昆和耿军狄的脸上来回的看,他此时在心里盘算着,耿军狄他明面上轻易是不敢惹的,但眼前这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就不好说了,最起码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他的具体身份,不过看样子不像是什么有实力的人,在心里纠结了一小阵之后,赵猛还是决定将两人都给铐起来,原因很简单,这里是他的地盘,他最有话语权,你耿军狄在中港市在牛逼,那是中港市,这里是黑山镇,就必须按照黑山镇的套路来,即便因此被上级的领导给过问了,自己也是占理的,谁让他们‘聚众斗殴’呢。 “铐上!”赵猛下命令道。 耿军狄和林昆同时一惊呀,这赵猛还真他娘的有胆量啊,两人都是说话算话的爷们,把手伸出来后,自然就不会再缩回去,是只两个孩子怎么办? 林昆转过头问澄澄:“澄澄,让冯老师来接你好不好?” 澄澄十分的淡定,冲林昆说道:“爸爸,不用的,警察局咱们又不是第一次去了。”说完转过头又问耿乐乐:“耿乐乐,你呢?用老师接你么?” 耿乐乐摇摇头道:“我也不用,警察局我几乎每天都会去,比自己家还熟悉呢。” 在场的民警脸上的表情全都是一阵无语,这两个小孩子还真是童言无忌,说话的语气轻佻的就好像是在谈论游乐场一样。 林昆和耿军狄以及澄澄和耿乐乐被带走的最直接的好处就是,两个大人两个孩子饱餐一顿的丰盛晚餐一分钱也不用付,赵猛在黑山镇的凶名无人不晓,他出现在饭店里之后,饭店的老板多么希望他赶紧走,可别给他惹出什么烂子来,哪还有那心思上前去交涉被抓的人结账没结账的。 走出老菜馆的大门,林昆笑着对耿军狄小声的道:“耿哥,咱们得感谢感谢这帮人。” 耿军狄正在气头上,心里正琢磨着怎么治一治这个黑山镇的小小派出所的所长,听到了林昆的话后一愣,旋即咬牙道:“还感谢这帮人?我正琢磨着怎么让他们哭的更惨烈一点呢!” 林昆笑着说:“耿哥,至少咱们今天晚上的饭白吃了,咱们确实得谢人家啊。” 耿军狄听后脸上立马多云转晴,哈哈大笑道:“对,你说的对,咱们得感谢他们。不过,我也得琢磨琢磨,怎么才能让那姓赵的孙子哭的更猛烈一些。” 黑山镇的派出所不大,但很气派,三层的小楼装修的异常得体大气,可见当初肯定是没少投钱进去,林昆、耿军狄、澄澄、耿乐乐四个人被关在了一间审讯室里,等了半天也没有人过来审讯,赵猛这是故意耗他们。 赵猛明面上在耗耿军狄,实际上他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这位黑山镇的一霸,平日里阴狠刁钻,今天却是被怒火冲晕了头顶,本来他一心想着要报复,可现在真的把耿军狄给抓回来扣下了,他却不知道下步该怎么办。 赵猛坐在办公室里抽着烟,脸上笼罩上了一层阴郁忧愁之色,办公室里的民警敏全都战战兢兢不敢随便说话,甚至就是呼吸也都不敢大声了,眼前的赵所长他们惹不起,审讯室里扣着的那位耳机督察他们更惹不起,望着赵猛一脸忧愁的模样,这些民警隐隐嗅到一股不好的信息。 有两个平时总跟在赵猛屁股后面的民警走过来,小声的对赵猛说:“猛爷,要不咱们还是把那俩人放了吧,毕竟是中港市那边的督察,咱们还是小心为妙啊。” 赵猛抬眼看了这个手下一眼,没吭声,要就这么就把耿军狄给放了,他心里实在是不愿意,妈的老子的耳刮子白挨了?老子的脸白被打了!? 另一个民警又开口了,“猛爷,要不咱们就先修理他们一顿,反正山高皇帝远的,他在中港市再牛,在咱们的地盘上犯了事,那就得听咱们发落,就算是上级问起来了,咱们也在理,实在不行再随便给他扣个罪名。” 赵猛长呼一口气,这个手下说的倒符合他心里想的,可他心里还是担心,这种担心前所未有,他总感觉要是把耿军狄给狠狠的修理一顿之后,出的麻烦怕是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还是那句话,毕竟那是副局级别的。 见赵猛还是犹豫不决,先说话的那名民警又开口了,“猛爷,我看事情不能这么办,那小子有眼无珠得罪了,活该他被收拾,可一旦咱们把他给收拾了,上级一旦重罚了下来,我怕对猛爷你十分的不利啊。猛爷你现在在黑山镇绝对是跺一跺脚整个黑山镇都跟着镇的角儿,要是就为了出这一口气,搭上了现在的地位以及未来的前途,就不值当了。” 最后这句话说到了赵猛的心坎里,他之所以能够在黑山镇呼风唤雨,白天穿着一身警服,晚上当黑山镇的地下老大,凭的就是身上这一身皮,要是上级重罚下来扒了他这身皮,那他以后在黑山镇鸡毛都不是。 原本按照赵猛的意思,暗地里找两个人狠狠的收拾耿军狄一顿就行了,断个胳膊断个腿的都行,可没曾想派去的那几个混混那么不中用,还不等把人怎么样,就被从窗户给扔出来了,后来他又想借着斗殴伤人的罪名把耿军狄给带回来,如果这是对普通人,他现在早带人在审讯室里狠虐耿军狄了,怪就怪他叫人去抓耿军狄和林昆的时候,脑袋被怒火冲晕了,完全没考虑到后续,以至现在陷入到了被动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