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五章:救急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救急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救急 林昆正在屋里和楚静瑶、秦雪聊着天,杨雯雯突然急匆匆的跑进来,手里还握着电话,说:“静瑶姐,我有点急事,要出去一趟,我已经和医院联系了,马上会有人来替我一会儿。” 楚静瑶见杨雯雯一脸焦急的表情,像是遇到了难事,关心的问:“雯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看我们能不能帮上忙。” 杨雯雯说:“静瑶姐不用了,是我哥发生了点意外,我一个人过去就行了。”嘴上这么说,她是不想给楚静瑶添麻烦。 说完,杨雯雯握着手机就急匆匆的往楼下跑去,楚静瑶看向林昆说:“雯雯好像很着急,你开车去送送她,能快点,顺便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这小姑娘人挺不错的。” 林昆咧嘴笑着说:“老婆,那我今晚是不是不用跪搓衣板了?” 楚静瑶眉头轻轻一蹙,林昆赶紧双手投降,也不敢再贫嘴了,揣着车钥匙就追了出去,到了楼下喊上刚挂完电话的龙大相和坐在沙发上干喝啤酒的姜夔生,“你们俩跟我来!” 杨雯雯刚刚接到电话,哥哥在街边的一个小吃摊上喝酒,跟人发生了争执被打了,这会儿正在附近的一家医院里急救。 接到电话以后,她也没来得及换衣服,就穿着一套睡衣,脚上踩着拖鞋就往外跑,跑到巷口的时候,脚底下一滑,嘎嘣一声,脚踝生生的扭了一下,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挣扎着想要爬起来,脚踝却是疼痛的厉害,伸手摁了一下,高高的肿了起来,根据她做护士的经验,这是伤着骨头了。 着急的泪水溢出了眼眶,巷子里暗淡的灯光,呼啸而过的冷风,她伸出手远远的想要招呼出租车,可哪里有人看的到她。 就在她着急无助,甚至感到绝望的时候,身后一道刺眼的车灯光传来,一辆吉普车停在了她身旁,车上跳下了一个黑影。 杨雯雯本能紧张的向后缩了缩,耳边却是传来熟悉的声音。 “杨护士,你这是怎么了?”林昆望着倒在地上眼含泪花的杨雯雯,关切的道。 “我,我脚扭了。”杨雯雯赶紧擦了把脸上的泪水,怕被看到自己的软弱。 “我来帮你!”林昆弯下身来,直接将杨雯雯给抱了起来,这小姑娘体态纤瘦,很轻,后座上的龙大相打开车门,将杨雯雯接进了车里,问明了杨雯慧要去哪里,吉普车嗷的一声咆哮,蹿出了巷子。 车上,龙大相根据经验,暂时将杨雯雯扭伤的脚踝,复位,疼的小丫头‘啊’的一声尖叫,随后摸着复位的脚踝,吃惊的看着龙大相,说:“龙先生,你也懂医术?” 龙大相哈哈的笑道:“我哪懂什么医术,这些都是战场上积累的经验,那些普通的急救常识多多少少也会些。” “龙先生也是当兵的?”杨雯雯道。 “算是吧。”龙大相笑着说,他是雇佣兵出身,虽然都带一个‘兵’字,可和老百姓眼中的正规军可是八竿子也打不到。 杨雯雯嘴角抿起一抹笑容,说:“我哥哥也是当兵的。” 一提起哥哥,小丫头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骄傲,但很快就消散了,换之而来的是那一层无法言语的无奈与辛酸。 吉普车停在了一家医院的大门口,杨雯雯从车上下来,便急着往里面走,可她的脚刚刚扭伤,龙大相虽然帮我把错位的骨头复位,可脚踝还是肿的老高,也不敢使劲儿。 林昆让龙大相扶着她,问了杨雯雯她哥哥的名字后,便急匆匆的进了医院里,在大堂里拦了两个护士之后,大厅到了杨雯雯哥哥杨勇此时的状况。 杨勇这会儿正在急救室做紧急的处理,受伤很严重,再加上受伤前喝了不少的酒,几乎就是醉酒的状态,伤口处理起来会格外的棘手一点,不过暂时来看,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听到没有生命危险,林昆这心里也算是放宽了,龙大相搀着杨雯雯走进来,姜夔生跟在一旁,刚打听的那小护士很热心,带着他们几个向急救室的方向走去。 在急救室的门口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终于医生从里面出来了,杨雯雯单脚跳着来到医生的面前,仔细的询问了一番,再次确定哥哥暂时没什么生命危险以后,她才同意去处理一下脚上的伤。 林昆搀着杨雯雯去处理脚伤,龙大相和姜夔生落在急救室外面。 等杨雯雯脚上打好了石膏,林昆搀着她重新回到急救室门外的时候,急救室的大门也打开了,两个护士推着活动的病床从里面出来,杨雯雯的哥哥杨勇躺在上面,身上都快要被纱布整个裹住了,目前还处在昏迷的状态。 杨雯雯见了哥哥的惨状,顿时抬手捂住了嘴巴,心痛的眼泪唰的一下冒了出来,旁边的一个胖胖的护士冷漠的说了一句:“病人家属赶紧去把费交了,再办理一下住院手续。” 杨雯雯连连点头,可胖护士刚走,她马上犯难起来,出门太急,根本就没来得及带钱,银行卡也不在身上,哪弄钱去交费啊,就在他犯难的时候,耳边又传来了林昆的声音。 “忘带钱了吧?” “嗯。” 杨雯雯尴尬的抬起头,“出门的时候太着急了,忘带了。” 林昆笑着说:“没事,我这儿有,先帮你点上。”转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龙大相说:“大相,跟那护士去把费交了。” “哦,好。” 龙大相接过银行卡,跟着那个胖护士走了过去。 杨雯雯低下头,感激的说:“林大哥,谢谢你,回头我把钱还给你。” 林昆笑着说:“不用客气。走吧,我们去病房看看你哥。” 林昆扶着杨雯雯向病房走去,护士把杨勇安置好以后,叮嘱了几句,主要是别大声喧哗吵到病人的休息,另外还要多注意观察病人的情况,有什么意外的话,随时喊医生。 杨雯雯坐到了病床边上,此时杨勇处在昏睡的状态,脸上也缠着纱布,从他浑身上下的惨状来看,下手的人可真够狠的。 杨雯雯再一次忍不住心痛的掉下泪来。 差不多过了十分钟,龙大相把费用交完拿着单据回来了,杨雯雯擦了擦眼泪,起身说:“林大哥,龙大哥,姜大哥,今天晚上谢谢你们,我哥现在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你们先回去吧。” 林昆道:“你脚上有伤,一个人在这肯定不行,我们还是留个人在这儿陪你吧。” 杨雯雯感激的道:“不用,等我马上给我男朋友打个电话,让他过来陪我,这么晚了,你们早点回去休息吧,谢谢你们了!” 既然人家有男朋友,咱再留下来当电灯泡就不合适了,林昆笑着说:“那好吧,我们就先回去了,有事随时打电话。” “嗯,谢谢你们!”杨雯雯站了起来,深深的向三人鞠了一躬。 三个人离开了病房,向医院的门外走去,龙大相笑着说:“雯雯这姑娘不错,善良朴实。” 林昆笑着打趣说:“我说大相兄弟,你可是有家室的人了。” 龙大相嘿嘿笑道:“我当然知道我有家室了,昆子,瞧你把我想的,我就那么龌龊呀,吃着碗里的,还瞧着锅里的。” 林昆笑着说:“那你啥意思?” 龙大相将目光看向姜夔生,笑着说:“我的意思是夔生哥……” 姜夔生嘴角难得勾起一丝笑容,不过却也是冷的白了龙大相一眼,道:“你没听说人家已经有男朋友了么?再说了,就我这副模样,哪会有姑娘瞧得上,就算是有姑娘瞧的上,我也不打算找女人,一个人逍遥快活多自在,想女人了就去花钱买,大家各取所需,也省的日后情啊爱的怪麻烦。” 龙大相马上竖起拇指,赞道:“夔生哥,没想到你思想觉悟这么高呢,几乎就是看破红尘了,兄弟我得多向你学习。” 林昆笑着说:“行了,大相,你就别在这儿臭贫了,让阮倩听到了,还不得让你跪搓衣板啊,你这么大的块头,我真担心搓衣板都让你给跪碎喽。” 说完,转过头对姜夔生说:“夔生哥,等报了仇,该找个女人踏踏实实的过日子,就得找一个,总不能一个人孤独终老吧。” 姜夔生笑着叹了口气说:“那也要等报了仇以后再说。” 林昆笑着说:“放心吧,会有那么一天的!” 三个人走出了医院大门,车子就停在医院的门口,两个保安正站在车子的跟前,见三个人向车子走过来,顿时把脸拉的老长,其中一个保安冲三人就训斥道:“怎么停的车,挡在了医院的大门口,万一要是有急救车来,耽误了急救,你们负责啊!” 旁边年龄看起来小一点的保安没说话,不过脸上的表情也是吹胡子瞪眼的。 林昆和姜夔生不等开口,这种事姜夔生一般也不会开口,龙大相马上就不愿意了,伸手指着那保安的鼻子就骂道:“你特么给谁脸看呢,训谁呢,皮痒痒了欠揍了是吧?” 年长的保安顿时被龙大相吼的一愣,再一仔细端量龙大相的身板,比自己又高又壮,真要是打了起来,自己肯定占不到便宜,而且对方是三个人,自己这边才两个人,人数也不对等。 “你,你不讲理是吧!”年长的保安话都有点说不利索了。 龙大相瞪大着眼珠子,故意吓唬他说:“不讲理咋的了?” “你,你这人……”年长的保安队长心里更是害怕,说话都开始哆嗦了,可周围来回的行人,有看热闹的在那看着呢,自己堂堂医院的保安队长,要是一点气场也没有,可是丢不起这人。 龙大相还想要吓唬这保安队长,林昆笑着拦住,从兜里掏出一根烟递给保安队长,笑呵呵的说:“这位大哥,我这兄弟脾气冲了点,你别跟他一般见识,来抽根烟,我们马上把车挪开。” 保安队长瞧瞧龙大相,龙大相还是那样一副凶狠的表情,再看看林昆,心里平衡了些,也不敢再像之前那么说话嚣张了,看着林昆,中规中矩的说:“还是这位兄弟明事理,这车挡在了医院的大门口就是不对嘛,我不也就是说说嘛,下次注意就行了。” 林昆笑着说:“对,给你们添麻烦,下次一定注意。” 保安队长满意的道:“嗯,把车挪开吧,别万一有急救车开过来,耽误了急救。” 林昆把车挪开了,但并没有马上走,而是停在了一个正好能看得到杨勇病房的位置,龙大相有些不解的问:“昆哥,你刚才干啥向那保安服软啊?这全地球上的保安都一个德行,欺软怕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