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四章:二老约定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二老约定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二老约定 江南沈万金,外人眼里的大富豪,政商两届威望极高,如今已经是一大把年纪了,可身子骨却是英朗的很,走起路来脚底下依旧带着风,耳不聋眼不花,脑袋也还是贼精明。 沈家的老妇人正在中庭里和小辈们打麻将,老太太今个手气不错,连坐八庄了,一早上的功夫,差不多就把给出去的压岁钱给赢回来了,几个小辈连连叫苦,直呼奶奶不地道。 摸摸裤兜,输的马上就要见底了,沈家聪就想要开溜,可老太太不让啊,说什么今天必须要陪她玩的尽兴才可以。 沈家聪耷拉着眉头,一副苦哈哈的小表情说:“奶奶,我可是你最小的孙子,你就不能高抬贵手,放了孙儿一把么?这兜里的零花钱都要输光了,晚上还要去和朋友吃饭呢。” 沈家老太笑着说:“跟朋友吃饭,干嘛非要让我孙子掏钱。” 沈家聪也是叫冤的说:“孙子也是没办法,谁让我爷爷是大富豪,这群家伙每次都喜欢宰我,吃我的喝我的。” 沈老太脸色一冷,不愿意了,说:“那这群混蛋小子不是欺负我孙子么?今天奶奶替你做主了,不许再跟他们来往了!咱们家有钱那是咱们家的事,做朋友就应该互相往来。” 沈家聪说了这么多,倒不是他的那些朋友真的这么过分,而是他想找一个机会开溜,老太太今天的手气太好了,必须避其锋芒。 沈家聪向旁边的二姐递了个眼神,二姐沈君茹会意,捂着肚子,一脸痛苦的表情说:“哎哟,肚子痛,好像是吃坏肚子了,不行不行,我得去趟卫生间……” 说着,沈君茹就要站起来溜,这一早上她兜里的钱也输的差不多了。 “慢着!” 沈老太下令拦住,道:“君茹,你这丫头也学会撒谎了?” “啊?” 沈君茹一愣,道:“奶奶,我没有撒谎啊,我真的吃坏肚子了,现在肚子绞着劲儿的疼,奶奶,我快要拉裤子了。”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一点大家闺秀的范儿都没有。”说着,沈老太咳嗽一声,说:“君茹啊,你早上吃饭了么?就吃坏肚子了,赶紧老实坐这,陪奶奶好好打上两圈。” “额……” 既然已经被识破,沈君茹也不好再演,乖乖的红着脸颊坐下来。 “奶奶,我突然想起来,我要去陪我男朋友给他奶奶拜年!”沈佳莹突然一副恍然的表情道,她比二姐和弟弟都惨,已经输光了,要是再玩下去,估计就得给奶奶打欠条了。 “你男朋友?”沈老太疑惑了一声,道:“佳莹,你什么时候处的男朋友?奶奶怎么不知道啊,是哪家的公子哥啊?” 沈佳莹道:“就,就是张家的那个张有才,我们班的那个。” “张家?”沈老太道:“就是那个靠盖房子起家的张老头的孙子?” 沈佳莹连连道:“对对对,那是张有才的爷爷。” 沈老太呵呵一笑,道:“佳莹,那张老头的老伴早就被他成天在外面瞎风流给气死了,刚娶的小老婆好像才十九,你跟那个张有才是去给那个小丫头拜年?” “啊?” 沈佳莹一副惊讶状,沈君茹和沈家聪一起向她投来慰问的目光。 麻将摆上,开打,才走了两圈的牌,沈老太一推牌,又胡了! 三个小辈彻底输的要哭了,那一双双清澈的眼眸里,泪花闪闪。 “拿钱,拿钱!”沈老太这个高兴哟,还从来没赢的这么爽呢,嘴里头念叨着:“我就说嘛,昨天晚上梦见喜鹊,今天一定有好事,打了这么久麻将,还从没像今天赢的这么舒畅过。” 三个小辈面面相觑,奶奶这算不算早有预谋?沈家聪和沈君茹还能掏出钱来,可沈佳莹的兜里可真是比脸还干净了。 沈佳莹可怜巴巴的看着奶奶,想问一下可不可以打欠条,这会儿她的大救星来了,就见爷爷急匆匆的跑了进来,脸上一层光亮的细汗。 沈老太见状,皱着眉头说:“老头子,你干嘛跑这么快?” 沈万金嘴角咧开笑容,不是一般的高兴,俯首凑到老伴的耳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三个小辈还有旁边看热闹的几个小辈全都好奇的竖起了耳朵,想要听听爷爷跟奶奶说了啥悄悄话。 可惜,爷爷的声音实在是太小了,还用手捂着,他们啥也没听到。 沈老太脸上的表情突然一愣,不可思议的抬起头看向老伴,然后急匆匆的从那坐了大半天也不愿意挪屁股的椅子上起来,和沈老爷子互相搀扶着就向书房的方向小跑过去。 在场的一群小辈面面相觑,过了一会儿,沈家聪提议,派个人去跟踪,看看爷爷奶奶到底是在搞什么,不过马上被沈君茹给否定了,老人家都那么大岁数了,还不让人有点隐私呀。 其他人都觉得有理,大家伙马上分开了伙儿继续玩,很快三桌麻将又凑了起来,没了奶奶这个今日赌神坐镇,大家伙就是输也不会输的太难看。 跑了一小会儿,沈老太已经是气喘吁吁,喊道:“老头子,不行了,慢点慢点,我跑不动了,你刚才没骗我吧?” 沈万金嘿嘿的笑道:“老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两人互相搀扶着来到了书房,书房的门一推开,沈老太的目光马上就落在了林昆的身上,脸上那气喘吁吁的表情瞬间平静了下来。 老太太上上下下的端量着林昆,那双眼睛和自己小女儿太像了,而且神情间不自然的又是说不出的相似,老太太顿时热泪盈框起来,激动的喃喃道:“外孙,真的是我的外孙!” 老人孑然泪下,哭的伤心,哭的感动,走过来一把将林昆抱在怀里,“要是小梦还活着,看到这孩子,她一定很高兴!我的孩子……” 朱老站了起来,拉了一把沈老爷子,两人来到了外面,朱老掏出根烟递给沈老爷子,沈老爷子笑着说:“已经戒了。” 朱老把烟揣回了兜里,沈老爷子奇怪的说:“你怎么不抽?” 朱老笑着说:“我也戒了。” 沈老爷子说:“以前你不是个烟迷么?抽了一辈子,也能戒了?” 朱老笑着说:“你不也一样,你的烟瘾可不比我轻。” 沈老爷子苦笑说:“小梦没的那一年,我我老伴伤心欲绝,她不喜欢我抽烟,那一年我就给戒了。你什么时候戒的?” 朱老笑着说:“也是很多年了,咱们也是认识了快一辈子了,我有话就和你直说了吧,今天我带林昆过来,一方面是让你们跟这孩子见一面,另外我还有一个请求,希望你能答应。” 沈老爷子说:“什么请求?” 朱老笑着说:“林昆这孩子,不是池中之物,将来如果他遇到什么困难,我希望你们沈家该帮的,一定要帮他一把。” 沈老爷子眉头一皱,旋即恍然笑道:“朱炳山,没看出来你老小子还算是有良心,好,只要是我外孙需要,我这个做姥爷的,定然尽力帮助。” 朱老笑着说:“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秘密,不要说出去,否则我担心会给林昆招来祸端,另外二十多年前的那件事,你暗中一定在调查,不管结果你有没有得到,都不要跟林昆说,对方的实力太过神秘莫测,只能忍于一时。” 沈老爷子微微动容,道:“当初买凶伏击你的那个家族,不是已经被满门抹掉了么,难道这背后还有什么其他的阴谋?” 朱老点点头,道:“事情总之不是表面那么简单,山外有山,天外有天,目前我只希望林昆能够相安无事,待到他羽翼丰满之时,继承朱家!” 沈老爷子点了点头,道:“希望你老小子不要食言了!” 朱老哈哈笑道:“沈老头,瞧你这点小心眼,哈哈!” 到沈家的这一趟,也只是见过姥姥、姥爷,朱老带着林昆没有多停留,甚至连一顿饭都没留下来吃,一行人马上又乘坐私人飞机返回了燕京,这一趟是秘密出行,朱老不想惊动了家族里的其他人。 回到燕京,已经是深夜了,老管家已经提前安排人,将林昆的吉普车送到了飞机场,林昆和姜夔生在一场跟朱老和老管家分别。 望着吉普车远去,朱老问身边的老管家说:“之前dna鉴定的那件事查的怎么样了?” 老管家道:“那名医生回老家了,我已经派人去给追回来了。” 朱老点了下头,声音阴沉的说:“叮嘱一下,别惊吓到他的家人,只要他老老实实的说出实情,我可以不和他计较。” 老管家道:“知道了,朱老。” 林昆和姜夔生回到了家,家里的人都还没睡,慕容白、八指、司蓉儿三个在那儿玩斗地主,秦雪和楚静瑶在楼上陪澄澄。 龙大相坐在沙发上,正跟阮倩通着电话,一副甜蜜幸福的样子,余志坚坐在沙发的另一边,也在抱着电话,看他那一脸幸福而又小心的模样,不用想也知道,八成是给陆婷在打电话。 见林昆和姜夔生回来了,司蓉儿几个人纷纷跟他们俩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各玩各的了。 林昆和姜夔生还没吃饭呢,林昆着急回家先看一眼澄澄,一天不见,心里很是挂念,林昆站在门口敲了敲了门,澄澄一看到林昆回来了,马上开心的喊了一声:“爸爸!” 楚静瑶和秦雪回过头,秦雪笑着冲他点点头,楚静瑶却是一副生气的模样,林昆走过去在澄澄的额头上亲了一口,然后笑着对楚静瑶说:“媳妇,下次我出去一定提前请示。” 楚静瑶嘴角得意的一笑,马上又是冷冰冰的生气表情,说:“那今天晚上呢?” 林昆想了想,摇摇头。 楚静瑶道:“待会儿你去外面的杂货店买个搓衣板回来。” “啊?” 林昆装出一副诧异的表情说:“都这么晚了,有衣服咱还是明天再洗吧。” 楚静瑶道:“哼,想的美,今天晚上那搓衣板就是给你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