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三章:家族宿命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家族宿命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家族宿命 “哼!” 沈万金沈老爷子冷哼一声,冲管家道:“管家,送客!” 说完,转身便往大院里走,又转过身,脸上带着笑容对李一山说:“李书记,今天家中不便见客,咱们改日再约!” 言罢,沈老爷子双手向李一山拱手,随后径直迈入大门内。 李一山尴尬的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不该说,这沈万金老爷子是他们江南的富贾豪绅,政商两界的威望都不俗,老爷子的脾气虽然蛮横,不过对人时常都是笑脸相迎,可对自己身旁的这位燕京城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佬,却是…… 李一山脸上尴尬的笑着,看向朱老,道:“朱老,您看这……” 朱老脸上的表情不愠不怒,笑着说:“不碍事,这老混蛋心眼小。” 刚刚迈入大门的沈万金一听这话,两条皱起的眉头顿时竖了起来,回过头来吹胡子瞪眼的冲朱老吼道:“朱炳山,你他女良的说什么小心眼,骂谁是混蛋呢,你个老王八蛋!” 朱老笑呵呵道:“谁心眼小,我就说谁是老混蛋,谁是老混蛋,我就说谁心眼小,沈兄觉得自己是心眼小呢,还是……” “朱炳山,你丫的有病吧,大过年的跑到我的家门口,来跟我玩饶舌了?这儿不是燕京,是江南,是我沈万金的地盘!”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对面的沈万金老爷子吹胡子瞪眼,他愈是濒临发飙,朱老就越是淡定从容,笑呵呵的说:“老家伙,你年轻那会儿就喜欢和我臭显摆,说你读尽圣贤书,可不会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吧,我今天来到了门前就是客,你应该摆上满汉全席来欢迎我才是。” “我呸!” 沈万金老爷子骂道:“你个老东西还想跑到我家里来蹭吃蹭喝,我告诉你,今天这大门我都不让你进,赶紧从我的面前消失!” 朱老一方,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尴尬,尤其李一山,他也算是朱家的门生故吏在,早年在燕京的时候,没少受朱老的恩泽,才有机会被调任到富庶一方的江南来做了一品大员。 在这富庶一方的地界上为父母官,政绩容易出,再熬个几年,只要是有机会,便可以很容易的再进一步,列入常委之席。 这江南可是他的地界,可眼前这沈老爷子却是一点也不给朱老的面子,他夹在中间是想插话,又怕说错了话得罪了这两个里的任何一个。 他一品大员的官职虽说不小,可这两个老爷子一个燕京朱家的掌门人,于自己的仕途有恩,另一个是当地的豪绅富贾,自己最近这几年出的政绩,也是没少仰仗沈老爷子的帮助。 林昆站在朱老的身旁,心里头暗暗想着,自己这姥爷的脾气果然是很暴躁啊,来之前爷爷就跟他说过,他这姥爷可能有点不太好相处,尤其是对他们朱家,简直就是恨入骨髓。 恩恩怨怨,也都是自打母亲去世以后,姥爷伤心过度,因爱生恨。 母亲是姥爷的小女儿,也是姥爷和姥姥最疼爱的孩子,嫁进了朱家豪门,福没想几天,就传来了香消玉殒的噩耗。 当初,姥爷和姥姥因为母亲的离世,不知道哭晕了多少次。 朱老笑呵呵的说:“老沈头,你话可别说的这么死,要不咱们打一个赌,只让我跟你单独的说一句话,你保证欢迎我进你们沈家的这个大门,还一定会好酒好肉的招待我。” “朱老儿,你想的美!” “哈哈,别说我想的美美,你要还是个纯爷们,就让我单独跟你说一句话,就一句话,六个字,保证你会欢迎我。” 朱老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沈老爷子皱着眉头一副将信将疑的模样,在他的眼里,这个和自己一起在部队里待过的老家伙可不是个善茬,狡猾的很,可他既然这么胸有成竹,那六个字到底会是什么呢? 好奇心被勾了起来,另外别人先不说,周围这么多孩子看着呢,还有这江南省的一品大员也在,自己要是连六个字都不肯听,未免显得也太小气了。 沈老爷子思索了一二三之后,干脆的道:“好,就听你六个字,要是多一个字,你这老王八蛋赶紧给我滚蛋,别堵在我家门口碍事。” “好!” 朱老笑呵呵的说,抬步向沈万金走过来,林昆跟在身旁扶着他,踏上那青石的台阶,来到了沈万金老爷子的面前,嘴角呵呵的一笑,贴在老爷子的耳边就说:“你外孙在这了。” 沈万金眉头顿时一皱,外孙子?他一共五个孩子,三个儿子,两个闺女,小闺女沈梦多年前命陨,大闺女沈笛生的是一双闺女,另外的三个儿子生的孙子、孙女都有,可唯独没有外孙。 沈万金嘴角冷的一笑,马上又要下逐客令,可话还不等到嘴边,他却是马上又愣住了,等等,外孙子……自己好像真的有一个外孙,小女儿沈梦所生,二十多年前被朱家的仇家掠走,难道是,自己的这个小外孙现在回来了? 想到这儿,沈万金马上诧异起来,目光不由的就落在了朱老身旁的林昆身上,小伙子二十多岁的模样,高高瘦瘦,五官清秀又不失英气,仔细看去,那一双眼睛和自己小女儿的双眼已是极像,再仔细的端量,小女儿的音容笑貌马上浮现在心间。 沈老爷子脸上的表情顿时激动起来,方才的那一份盛怒,却已是渐渐消散,脸颊上那红润的皱纹,渐渐开始颤抖起来。 “这是我的……”沈万金老爷子激动的就要抓住林昆的手,一种亲人之间难以形容的灵犀,使得他确定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自己二十多年未曾见过的外孙,他控制不住情绪就要相认。 “老沈啊!” 朱老笑呵呵的打断,伸手握住了沈老爷子抓向林昆的手,“当年在部队里,这六个字可是咱们下定下的,你现在不会耍赖吧。” 说话间,朱老向沈老爷子递过来一个深邃的眼神,沈老爷子会意,脸上的表情马上又是一冷说:“哼,进来吧!” 沈万金带着朱老和林昆,到了他的私人书房,其余人管家安排休息。 关上门,沈万金那板着的冷冰冰的脸,顿时激动了起来,甚至眼眶中涌出了泪花儿,一双苍老的手,紧紧的抓住林昆的胳膊,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口中喃喃道:“外孙,真是我的外孙!” 朱老没有打扰这一对姥爷外孙,独自的坐在了一旁的竹藤椅上,面前的茶海上放着茶具,他就自顾的挑了一包好茶叶捯饬起来。 林昆看着面前这个神情激动的老人,内心也是说不出的激动,热泪盈满眼眶,喊了一声:“姥爷……” “哎!” 沈万金的脸上泪光闪烁,激动的笑了起来,一把将林昆拥进怀里。 沈万金擦了一把眼泪,破涕为笑道:“外孙,你看看你姥爷,这么大人还哭鼻子,你可千万别笑话你姥爷啊。” 林昆笑着说:“不会的姥爷。” 沈万金说:“你先在这儿等一会儿,我去把你姥姥叫过来。” “嗯。”林昆答应一声。 “等等。”朱老喊住了向门口走去的沈万金,沈万金回过头道:“朱老头,怎么了?你是不是早就找到我外孙了,但一直也没告诉我?这笔账等晚点我再跟你算,哼!” “你这老家伙,总要跟我算账,二十多年前我朱家确实对不住你,这二十多年都过去了,我也把林昆给你带来了,咱们两个也都是没几天折腾的人了,倒不如冰释前嫌算了。” “哼,冰释前嫌?你想的美!”转过头,目光又狐疑的看了林昆一眼,回过头冲朱老说:“我外孙怎么姓了林?” 朱老笑呵呵的说:“这些等以后我再慢慢的和你说,林昆的事情,你千万不要声张,只我们几个人知道就行了。” “为什么?我认外孙子,难道还怕人不成?”沈万金道。 朱老笑呵呵的说:“你要是为了你外孙好,就照我说的做。算了,还是跟你再多废些口舌吧。我们朱家的那些小辈,要是知道林昆的存在,你说他们会不会对这孩子不利?也不用说我们朱家,就你们沈家的那些小辈,你敢说不是勾心斗角,明和暗争?” 沈万金皱着眉头说:“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我外孙才能公开!” 朱老说:“等林昆的羽翼再丰满一些,再对外公布吧。我们朱家的处境,可比你们沈家的复杂多了,燕京城里不知道多少人盯着呢,要是突然出现了一个杰出的后背,不知道多少人要睡不好觉呢。” 沈万金思索后,点点头道:“好,那我就听你老小子一回!” 沈万金关上门离开,林昆回过头看向坐在茶海旁的朱老,朱老拍拍身边的位置,笑着说:“昆子,来这边坐。” 林昆坐了下来,朱老笑着说:“有很多话,爷爷都没跟你说,咱们朱家家大业大,爷爷又这么大的岁数了,说不定哪一天就要埋在地底下了,你知道爷爷最不放心的是什么么?” 林昆想了想说:“后继无人?” 朱老哈哈笑道:“好孙子,爷爷想什么,你也都能想到!不过那是以前了,现在爷爷的心里可舒坦的多了,希望你不要让爷爷失望!爷爷现在不对外公布你的身份,是想要保护你,你必须要快速的强大起来,当你手中的筹码够多,别人就不敢小觑你,哪怕是有歪心思,也得思考个一二。” “你如果要坐上爷爷的位置,最可怕的敌人不光是在咱们家族的内部,另外的几大家族,还有那些暗中觊觎我们朱家的各方势力,都是你的敌人,现在爷爷还能喘一口气,那些心怀叵测之辈都不敢轻举妄动,假以时日爷爷不在了……” 朱老停顿一下,双目中满是期望的看着林昆:“你就一定要挑起朱家的担子,不能让咱们朱家的这面大旗倒下去!” “可是……” 林昆犹豫的说道:“我从没想过要继承朱家,继承你的位置,我只想逍遥自在的过这一辈子。” “唉……” 朱老叹了口气,旋即笑道:“昆子,你记住,生在我们这样的家庭,身上流着我们家族的血液,凡事太多都是身不由己的,我们的肩上从一出生开始,就肩负着家族兴旺的重任,这是我们宿命,我们任何一个朱家子孙都不应该逃避。” 说完,朱老又是叹了一口气道:“你的那些堂哥堂弟们要是能有你这样一份与世无争的心性就好了,可惜啊可惜啊,越是能力不足的,就越是贪心,这或许就是命运的无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