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二章:江南沈家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江南沈家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江南沈家 私人飞机降落在了江南境内的一家不对外运营的机场内,能把飞机落在这儿的都是达官显贵,普通的富贾豪绅即便再多金,也办不下来这儿的降落许可证。 一辆黑色的宾利车早已等在机场的外面,车牌号是霸气的四个‘8’,宾利车的后面跟着一辆黑色的高档商务车。 林昆搀扶着朱老,慢吞吞的从机场里走出来,老人的身体还是很虚,才走了没几步,就已经开始冒虚汗,朱老提议要带林昆来见一见他那还在世的姥爷和姥姥,林昆本来是拒绝的,不是他不想见自己的姥姥姥爷,而是考虑到朱老的身体。 结果朱老执意,林昆自然也不好违背,乘坐着朱老的私人飞机,飞了快五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风景怡人气候温润的江南。 比起北方的凛冽冬天,这里给人的感觉,有那么提前进入春天的味道。 老管家和姜夔生跟在爷孙俩的两侧,后面跟着朱老的贴身保镖小梁和小陈。 宾利的车前站着一个男人,五十多岁,穿着一身板正的西装,见朱老从机场里走出来,平静的脸上马上激动起来,快一步向前迎过来,老远的就一脸谦恭的打招呼:“朱老,您来了!” 朱老笑着点点头,伸出手,男人赶紧受宠若惊一般,伸出双手握住,“朱老,您远途劳顿了,我已经安排好了住处和饭店,接下来是您是先去饭店用餐,还是去酒店休息?” 朱老笑着说:“小李,你的一片好意,我心领了,我这次过来不是游玩,麻烦你把我们送到沈家。” 被称作小李的男人恭敬的道:“好的,朱老,全听您的吩咐。” 林昆和朱老坐在宾利车上,姓李的男人坐在前排的副驾座上陪他,刚一见面的时候,李一山没太仔细打量林昆,这会儿借着说话的功夫,倒是偷偷的多看了林昆一眼,他这位官场上已经混的猴精的老家伙,却愣是瞧不出个所以来。 朱老看出了李一山眼睛里的疑惑,笑着替他和林昆介绍说:“小李啊,我身边的这位是小林,我难得的一位小友,以后你这江南的地界上,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可不能犹豫。” 李一山马上诚惶诚恐的说:“不敢。” 朱老又笑着对林昆说:“小林啊,这位是江南的一品大员,李一山李书记,是江南省的父母官,以后你若是要来江南这边发展,可要多多仰仗李书记。” 李一山马上又是惶恐的说:“朱老言重了,不敢当不敢当。” 林昆笑着伸出手,说:“李书记你好。” 李一山转过身,和林昆握了一下手,称赞道:“小林同志,这么年纪轻轻就能得到朱老欣赏,未来必定前途不可限量。” 林昆笑着说:“李书记,您过奖了,这一路走过来,看咱们江南的风景秀美,城市繁华,这里面少不了李书记的领导有方。” 李一山笑着说:“小林同志,您也是过奖了,这都是咱们华夏中央的政策好,我们江南人民百姓受到政府的福泽。” 林昆表面上笑着和李一山互相夸奖,心里却是惊讶不小,刚刚走出机场的时候,本以为李一山就是一方富贾,没想到居然是这江南省的省委书记,可以说是这江南省最大的官了。 宾利车停在了一处大宅子前,这宅子的大门口完全是依照古风建筑,门梁高大,上挂一个大牌匾,镶嵌着‘沈府’两个大字,古朴的大门敞开,门口左右各摆放着一尊石狮。 门前的街上,一群小孩子聚在一起叽叽喳喳,放着鞭炮,见到宾利车和商务车停下来,其中一个穿着红色小衣服的男娃,指着宾利车向同伴们说:“这车叫宾利,挺值钱的!” 其余几个小家伙眼神崇拜的看着小男孩,其中一个扎着两个冲天小辫子的小女孩问:“来福哥哥,那这车值多少钱啊!” 被唤作来福的小男孩眨着大眼睛想了想,说:“老多钱了!” 其余的几个小伙伴微微一愣,接着一起哈哈大笑起来,都说来福是在吹牛皮,只有刚才问话的那个小女孩没有笑,还一脸认真的点点头,看向来福的目光里满是单纯的崇拜。 李一山先从车上下来,赶紧绕到车后面,替朱老打开车门,朱老拄着拐棍下车,站在沈家大院的门口,向里面看去。 院子里张灯结彩,节日的氛围很浓,几个家丁正在那儿忙活着呢,一个个脸上喜气洋洋,这年终的红包,沈家的老爷子八成是没少给。 沈万金可是江南省的绝对名流富贾,在整个江南省排的上前三,朱老脸上笑容微微漾起,回想起当初一起和沈老爷子并肩共事的时候,那会儿他们都还年轻,这沈老爷子总喜欢吹嘘自己是明朝巨贾沈万三的后人,实际上跟人家沈万三是半点关系也没有,只是恰巧同姓,又都生在江南。 不过这叫沈万什么的,还真就是有富贾的命儿,这沈万金如今的财富虽说远不如当初明朝的沈万三阔绰,可也是家财万贯了。 朱老看了一旁的几个小孩子一样,笑着冲那穿着红衣服的男娃招招手,小家伙正被同伴们数落的脸色很难看,见朱老冲他招手,脸上的表情愣了愣,左右看了看,然后才将信将疑的说:“老爷爷,你是在叫我么?” 朱老笑着说:“是啊,看这一群小家伙里面,你最机灵,你叫什么名字啊?” 不等来福回答,其他的小家伙抢着说道:“他叫来福!” 朱老笑着说:“哦,来福,好名字。来,爷爷这有糖吃。”随手从兜里掏出了一小把糖,笑着说:“去分给你的小伙伴们吧。” 来福脸上犹豫,没有马上伸手接糖,可小眼神里却满是期待,这天底下哪有小孩子不喜欢吃糖的,更何况自己刚刚被小伙伴们数落爱吹牛,要是把糖分给他们,他们马上便会感激自己了。 朱老笑着说:“来福,你是怕我这老爷爷是坏人,骗你们?” 来福很诚恳的点点头,其他的几个小孩子眼睛里满是期待,一会儿看看朱老手中的糖,一会儿又看看在犹豫的来福。 有的小伙伴按耐不住,已经开始小声的催促来福了,“来福,我想吃糖,你快去拿来分给我们呀。” 朱老慈爱的笑着说:“小家伙,你看老爷爷都这么大岁数了,还坐着这么值钱的车过来,像是会骗小孩子的人么?” 来福摇摇头,“不像。” 朱老笑着说:“那快拿去吧,你的小伙伴们都着急了。你也放心,老爷爷呢不会让你白拿糖,你得进这沈府里帮忙通报一声。” 来福那犹豫的小脸上,马上漾起了笑容,“我妈妈跟我说,无功不受禄,既然老爷爷有事要我帮忙,那这糖我就要了,谢谢老爷爷!” 一群小孩子聚在一起分糖,叫来福的小家伙只自己留了一块,剩余的都分给小伙伴们了,扎着两个冲天小辫的小姑娘分的最多。 李一山站在朱老的身侧,担心小孩子们耽误时间,小声说:“朱老,要不我直接去通报一声?” 朱老笑着说:“不着急,我答应让那孩子帮忙,得遵守诺言。” 来福分完糖,马上就跑到了朱老面前,小家伙仰着红扑扑的小脸,说:“老爷爷,您是来找沈家的什么人,我进去帮你通报。” 朱老笑着说:“找沈万金,我叫朱炳山,你就说是燕京来的朱老头就行。” “沈万金?” 来福摇着小脑袋说:“老爷爷,沈万金是谁呀,我不认识。” 朱老笑着说:“就是这沈家里头说的最算的人,快去吧。” “哦,我知道了,是沈老爷!”来福马上蹦蹦跳跳的跑进了院里,拉住了一个家丁的胳膊,指着朱老几个人说了点什么。 那家丁听完之后,马上又去找沈家管事的管家,不多时,一个圆脸的小老头从沈家大院里走出来,来福就跟在他旁边。 “请问,是你们哪一位找我们家老爷呀?”老管家笑呵呵的说,很客气。 朱老笑着说:“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小张吧,二十多年前,你还只是一个跑堂的小伙计,现在都当上大管家了?” 小老头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却是仔仔细细的打量起了朱老,来福在旁边小声的说:“张爷爷,这位老爷爷说是从燕京来的。” 小老头脸上的表情立马一凛,当初老爷最心爱的小女孩出嫁的时候,自己曾见过这位燕京城里大名鼎鼎的朱老爷一面,那时候自己还是个三十多岁的大小伙子,如今都是老头了。 “朱,朱老爷?”小老头道,脸上的表情瞬间恭敬起来,说话的功夫,刚刚到一旁去接电话的李一山回来了,小老头马上又说:“李书记!”心中却是更加肯定朱老的身份了。 能让堂堂的一省大员随行陪同,这面子可不是普通达官贵族能有的。 李一山笑着冲这沈府的管家点点头,只是简单的招呼了一声,却是没有多说什么,有朱老在,他可不敢随便抢了话头。 朱老笑着说:“看来你这记性还是不错的嘛,还记得老朽。沈万金那老家伙在家么,你进去通知他一声,就说我来了。” “老爷他在,只是……”李管家面露犹豫为难之色,当初小姐嫁到朱家,朱家和沈家交情极好,可后来小姐在朱家不幸香消玉殒,老爷悲伤过度,发誓和朱家再无来往。 眼下这大过年的,老爷最近的心情不错,可要是知道朱老前来找他,万一要是触了他的眉头可如何是好,身为沈家的奴才,拿了老爷的钱,就要替老爷操心,可就在这李管家犹豫的功夫,小院里传来了一声精神矍铄的老者声音。 “谁在外面啊?” 李姓管家闻声连忙回头,恭敬的应了一声:“老爷……”剩下的话却是没敢说,怕一说出来,本来心情不错的沈老爷,马上暴跳如雷起来,这沈老爷子虽然一把年纪了,可脾气还是大的很,他这么一跺脚,整个沈府都跟着胆颤。 “嗯?” 不等李管家说下去,一身华贵打扮的沈万金,在一男一女两个年轻小辈的陪伴下走出来,目光先是落在了李一山的身上,旋即哈哈笑道:“李书记,过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 李一山笑容有些局促,和以往大不相同,沈万金觉察出异样,目光这才落在了朱老身上,眉头微微一皱,脸色马上冰冷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