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一章:认祖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认祖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认祖 “爷爷!” 此时,这许昌百姓家很普通的一声称谓,哽咽在林昆的喉咙中间,却是那一万分说不出的激动,望着眼前这位传说中驻足在华夏权利巅峰的老人,他慈蔼的笑容是如此的亲切。 男儿有泪不轻弹,战场上流血不流泪的狼王,却是抑制不住内心深处的情感压抑,泪水唰的一下流了出来,汇成河流。 亲人,这两个字对于孤独的漠北狼王来说,一直都是不敢奢侈的,从小就未见过自己的父母,躺在乡下土丘下面的那个爷爷把自己抚养长大,在村子里受尽了白眼,可有爷爷在的时候,总感觉有家在,爷爷去了山上睡在那土丘下面。 家就没了…… 可此时此刻,亲生的爷爷就在面前,他苍老而又激动的脸庞,混澈的双眼里也是泪光闪烁,他抬起那苍老手,伸过来…… 朱老的双手摸在林昆的脸颊上,望着孙子脸上闪烁连成一片的泪光,自己苦苦寻找二十多年的孙子,他现在就在自己的面前,他已经长大成人了,和自己已故的儿子是那般的相像。 此时此刻,看着他,仿佛时光一下子逆流,自己的二儿子坤元就在眼前。 “我的儿啊!” 朱老哽咽一声,内心的伤疤再一次被揭了起来,心底流血,脸上流泪,这位驻足在华夏权利巅峰的老人,像个孩子一样孤单的哭了。 “爷爷……” 林昆又是喊了一声,朱老摇摇头说:“我是想你爹了。” 说完,一声长叹,似是道尽了内心的滚滚苍凉与忧伤。 这么多年过去了,在外人的眼中,他是一个严肃而又正直的老人,对待小辈们又是很和蔼,可谁也看不到他这老人孤独而又忧患的内心里,埋着一道至死也无法消弭的悲伤遗憾。 如果再给他一次选择,宁愿二十多年前死的人是自己而不是儿子,可命运就是这么造化弄人,时间的轨迹向前,我们根本就没有回头选择的机会。 好在,失散多年的孙子此时就在眼前,他已经长大成人,老人心底的悲伤与遗憾,总算是得到了命运的一丝抚慰。 “苍天啊,老夫感谢你!”朱老仰天长叹,“谢谢你让我孙子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让我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他!” 朱老突然跪在了地上,原地磕了三个响头,林昆把他扶了起来,朱老抬起苍老的手掌,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双目闪闪的望着林昆,忽然间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林昆微微一愣,但接下来,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爷孙俩的声音,回荡在屋子里,令人感动,而又生出一阵豪情来。 一个意气风发,正当人生壮年时。 另一个宝刀未老,老骥伏枥志未短。 朱老从一个上锁的小柜子里,取出一个小铁盒子来,小铁盒年岁久远,上面透着斑斑的锈迹,不过却是被擦的很干净。 朱老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一张黑白照片,三寸大小,照片里有三个人,林昆接在手里,只看了一眼,便是说不出的亲切来。 照片里的男人穿着一件中山装,五官清秀,眉宇间却透着一抹英气,和林昆至少有七分的神似;女人穿着一件旗袍,脸上笑容幸福,五官精致,不管是在那个年代还是现在,都是一个当之无愧的美女,林昆的一双狭长眼眸和她极像。 女人的怀里抱着一个孩子,看上去也就十几个月的模样,小家伙穿着开裆裤,上半身一件很卡通的小衣服,笑的很可爱。 林昆嘴角咧开笑容,心底却是动容,抬头看着朱老说:“爷爷,这是……” 朱老笑着没有说话,林昆继续喃喃说:“这是我爸爸和妈妈么?” 朱老笑着点头,指着照片上的男人说:“这是你爸爸,我的二儿子朱坤远,这是你母亲沈梦,江南沈家的千金,这个下不点就是你,朱正坤,这名字是爷爷给你起的,取名正坤,寓意是正气浩然,乾坤无量。” 说完,朱老又是轻轻的叹息了一声,道:“想当年,我们朱家和江南的沈家,也算是世交,我和你姥爷年轻的时候一起当过兵,我勇武过人,他善于政治教育,是一个很狡猾很有心计的老家伙,我最终继承了家族掌门人,你姥爷沈万金也回去继承了祖业,成了一方富豪,家财万贯。” “你爹和你妈是自由恋爱的,那时候两人是同学,你爸遗传了爷爷的基因,仪表堂堂,行事果断仗义,这跟爷爷年轻的时候都很像,你妈当时是学校里最漂亮的姑娘,两人一见钟情,你爸把你妈领回家的时候,我才知道是老战友的闺女。” “你姥爷最初的时候不同意,那老家伙倔的很,担心姑娘嫁入咱们朱家受了委屈,你爸直接给他跪下了,当着我们朱家和沈家的长辈们,此生决然只爱沈梦一人,别无他心。” “你姥爷那老头阅人无数,看出了你爸的真心,最终就答应把闺女托付给他了,你妈过门以后,你奶奶也非常喜欢她,把他当成自己的亲闺女,后来生了你,更是其乐融融。” “只可惜啊……” 朱老幽幽的叹了口气,脸上那褶皱的皱纹也跟着悲伤起来,“那是二十多年前的年夜,我和你奶奶带着你们一家三口去参加国宴,回来的路上被仇家伏击,你爸为了保护我,用身体挡下了子弹,子弹穿透了他的心脏,他当时就……” 回想起那个年夜,白皑皑的积雪长街被鲜血染红,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死在自己的面前,他目光渐渐涣散,而自己的世界在那一瞬间仿佛崩塌了一样,哭叫声,嘶吼声,到最后他的心底只剩下那仇恨的怒焰惊涛骇浪般的嘶吼着。 热泪滚烫的流下,往日里不敢多去回想的画面,一幕幕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朱老深呼吸着,几度险些昏厥过去。 “爷爷……”林昆脸上的已是激动不已,仿佛看见了当初的那个画面,自己的父亲目光渐渐涣散在白雪皑皑的长街上,鲜红的血液染红大地,母亲抱着自己蹲在他的身旁哭…… 朱老又是幽幽的叹了口气,说:“那天晚上,你被抢走了,你母亲承受不住丧夫失子的痛,在你父亲头七的晚上自杀了,而你奶奶接连的承受不住那打击,一个月后旧疾复发也与世长辞了,就剩下我这最该死却没有死的老头活下来了。”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找寻你的下落,也就是去年,终于有了线索,没有马上和你相认,爷爷也是心有无奈,我们这么大的家族,表面上的一团和气只是假象,明争暗斗的,爷爷是为了保护你,不想家族里的纷争牵扯到你的头上。” 林昆心里明白,说:“爷爷,可是我乡下的爷爷,他是?” 朱老道:“我后来找人去查过,他真名林奎,曾是华夏杀手界的风云人物,受雇于我的仇家,刺杀的那天夜里,他就是领头人,刺杀任务失败,他也身负重伤,一身经脉被断了七七八八,几乎就是一个废人了,也就是他把你掳走的。” 林昆道:“那,那我爷爷怎么没把我交给仇家?还收养我?” 朱老苦笑道:“昆子,你就一点也不恨他么?” 林昆一下子怔住了,恨,当然要恨,正是他害的自己家破人亡,可再一想起在乡下的时候,他虽然是一个不受人待见的糟老头,可有什么好吃的都是先紧着自己吃,自己生病了,他更是没日没夜的陪着自己,甚至大冬天的夜里,冒着风雪把自己背到镇上的医院里,没钱但为了救自己,一对只跪天地父母的乞丐,硬是给镇上的那个无良医生跪下了。 那医生哼哈的嘲笑,那可恶的嘴脸,一直烙印在林昆的心底,即便是那害的自己家破人亡的老人给他跪下,他依旧不肯救,话里带着嘲讽侮辱,老人平静的站了起来,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那医生丑恶的嘴脸扭曲,直接昏死了过去。 旁边的小护士尖叫,老人的目光里一抹冷光乍现,小护士吓的不敢再出声音,其实就是简简单单的打上一针便没事了,那老人却承受了此生前所未有的羞辱。 回去的路上,雪花落在他的肩膀上,自己趴在他的肩头,他高高凸起的脊背,瘦骨嶙峋的胳的自己胸前的肋骨疼,可心里却是暖暖的,那时候自己问他:“爷爷,你打了人,警察来抓你怎么办?” 爷爷咳嗽了一声,笑着说:“抓吧,要是真把咱爷俩抓去了,咱爷俩也就有吃有喝了,要钱爷爷没有,老命可是有一条。” 那时候,日子虽然贫穷悲凉,可每天过的也都踏实,自己也曾问过他:“爷爷,我的爸爸妈妈哪儿去了?” 老人平静的笑着说:“他们去了很远的地方,回不来了。” 小时候自己不知道,总觉得有所期盼,夜里睡着醒来,却看见老人坐在那矮矮的屋檐下,喝着劣质的老白干,嘴里哼哼的唱着悲凉的曲子,那曲子是三国时期马腾将军的出西凉,马腾将军最终被曹操设计斩杀,壮志未酬身先死。 爷爷去世以后,自己入伍从军,能够快速的在那偌大的漠北军区里崭露头角,仗的是老人多年来一点一点传授给自己的本事,没有任何华丽的招式,全都是简单粗暴的杀敌招式。 今天以前,老人绝对是自己心目中当之无愧的亲人,而且是唯一的亲人,可此时此刻,知道了往事的来龙去脉,即便是他害死了自己的父母奶奶,害的自己家破人亡,可也提不起恨意。 林昆苦笑着摇头,道:“不恨,恨不起来。” 朱老脸上也是苦笑,道:“查出他的身份以后,我本来想叫人去乡下掘了他的坟墓,他如果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一定让他尝尝一百种死的方式,可他死了,当年的帐也就一笔勾销了,我心里甚至有些感激他,没伤害你,还把你养大。” 林昆道:“爷爷,罪魁祸首应该是你那仇家,爷爷也只是奉命行事,这么多年了,你找出当初的那个仇家了么?” 朱老苦笑,叹息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