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章:爷爷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五十章:爷爷

第一千零五十章:爷爷 阳光正好,带着丝丝的倦意,透过那干净的玻璃,色暖暖的晒进屋里。 楚静瑶揉着眼睛,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坐起来看看周围的环境,是在顶楼的阁楼,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昨天晚上不是在楼下守着儿子的么,然后和林昆…… 想到昨天夜里的风风雨雨,楚静瑶那白皙沾染着倦意的脸颊,马上红了起来,一直红到了后耳根。 “澄澄!” 来不及在心底瞎琢磨,马上便急匆匆的下地,向楼下走去。 “嘶!” 可这一下地,楚静瑶马上吸了一口凉气,这浑身上下,感觉都不像是自己的了,腰酸腿疼,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直起腰来,还有那两条腿,愣是尝试了好几次,才勉强合上。 楚静瑶暗暗咬牙骂道:“这混蛋……” 楼下,众人已经吃完了早饭,担心岛国的特工会有反扑行动,另外林昆现在身体虚弱,也担心有人会对他图谋不轨。 姜夔生等人商议过了,暂时先留下来,等林昆的身体状态恢复的差不多了,要是燕京这边也太平没什么别的事再回中港。 “静瑶姐,早!” 司蓉儿刚刚从澄澄的房间里出来,手里端着一个洗脸盆,刚给澄澄擦完脸。 “早,蓉儿。”楚静瑶笑着说。 “咦,静瑶姐,你看起来状态好像不对呀?”司蓉儿绕着楚静瑶看了看,一看楚静瑶这站姿,还有脸上的表情,马上咯咯的笑了起来,说:“静瑶姐,你昨天晚上和林昆哥……” 不等司蓉儿把话说完,楚静瑶马上慌乱的岔开话题,道:“那个……蓉儿,我先进去看看澄澄,我们一会儿再聊。” 说完,马上闪身进了澄澄的房间,关上房门。 司蓉儿掩嘴咯咯的笑了起来,自语道:“静瑶姐还害羞了。” 慕容白这会儿噔噔噔的上楼,看自己女朋友一副偷着乐的模样,也过来凑热闹,笑着说:“蓉儿,你在这儿笑什么呢?” 司蓉儿神神秘秘的说:“秘密!” 慕容白眨巴了两下眼睛,愣了愣说:“和我还有秘密呢?” 司蓉儿端着脸盆向洗手间走去,不搭理他,慕容白赶紧追上去,两只手伸到她的胸前肋骨上挠她的痒痒,司蓉儿被挠的忍不住的哈哈笑,嘴上却是说:“我就不告诉你,就不……” 澄澄已经醒过来了,杨雯雯刚给他换完药,检查了一下伤口,楚静瑶笑着说:“杨姑娘,早,辛苦你了。” 杨雯雯笑着说:“楚小姐,早!这没什么,都是我应该做的。” 楚静瑶笑着说:“怎么样,澄澄的伤口?” 杨雯雯笑着说:“楚小姐你放心,目前恢复的很好。” 楚静瑶笑着说:“谢谢你!杨姑娘,你不介意我叫你雯雯吧?” 杨雯雯笑着说:“当然不介意了。” 楚静瑶笑着说:“那好,以后我就叫你雯雯了,你也别跟我太客气,直接叫我静瑶就行。” 杨雯雯说:“这,好像不太好吧。” 楚静瑶笑着说:“我们都是年轻人,没什么好不好的。” 杨雯雯开心的点点头,她在医院里工作的时间也不短了,几乎什么样的病人和病人家属都遇到过,通常有钱的病人和家属,总是会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像楚静瑶这样平易近人的还真是少见,而且她还长的这么漂亮。 “妈妈,昨天晚上我梦见你和爸爸……”澄澄躺在床上一脸温暖的笑着说。 这话才刚刚说到一半,楚静瑶的脸马上又红了起来,澄澄接着把话说完:“梦见我们一家三口在草原上,好美呢。” 楚静瑶的脸色马上缓和过来,杨雯雯有些奇怪的看着楚静瑶,说:“静瑶,你是哪里不舒服么?” 楚静瑶连忙笑着说:“没有……” 杨雯雯笑着说:“哦,还以为你哪里不舒服呢,我先出去了,你陪陪澄澄,有什么事的话,随时叫我。” “嗯。” 在房间里陪澄澄聊了会儿天,秦雪也过来了,楚静瑶这才想起来从醒到现在没看见林昆,混蛋害的自己现在身体快要散架一样,怎么着也得当面让他向自己道歉吧。 楚静瑶起身要去找林昆,秦雪叫住她说:“林昆去朱老那儿了,一早上就去了,带着夔生哥一起去的。” …… 朱家大院,林昆一早上便给老管家打电话联系,想亲自登门拜谢朱老,要不是朱老紧急的时候出现在医院,就是把他一个人的血抽干了,恐怕也不一定能救的过来澄澄。 朱老早就料到林昆会登门拜访,已经提前嘱咐老管家,不管林昆什么时候过来,他都有时间,不管有任何事情,他都推掉。 林昆托李春生帮忙,买了一份极品的红茶,和一份极品的雨前龙井,朱老喜欢喝茶,按说朱家定然是什么茶都有,林昆带这一份茶来登门,送的只是一份心意。 就凭朱家在华夏的地位,朱老想喝什么茶没有?又是想吃什么山珍海味没有?又或者是什么玩珍奇的古玩没有? 老管家亲自在门口迎接林昆,看到林昆身旁的姜夔生,老管家的心底却是一阵冷风抽过,这男人生的确实有些吓人。 独眼,长发,半边脸扭曲,袖管还空了一个,而且脊背佝偻的厉害。 林昆笑着向老管家介绍了一下姜夔生,听说姜夔生是曾经华夏的佣兵前十的高手,老管家的脸上也不禁的动容起来。 老管家和姜夔生握了一下手后,便带着林昆和姜夔生向朱老的小院走去。 一路上,林昆关心的问了朱老的身体状况,老管家笑着说:“不怎么碍事,只是朱老的年纪大了,身体负担因此有些重,调养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了。” 林昆心里这才松了口气,朱老要是因此有个三长两短,他恐怕会在心底自责一辈子,想到马上就要见到这个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老人,林昆的心里既忐忑惶恐,又带着一丝期待。 无关乎朱老如今的地位,哪怕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乡下老头,林昆此时的心情也不会变,也绝不会嫌弃自己的……爷爷。 咚咚咚! 老管家站在朱老的房门前轻轻的敲门,“朱老,林昆来了。” “进来吧。” 屋里传来朱老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丝虚弱,带着一丝疲倦。 林昆推开门进去,老管家没有跟着进去,冲身旁的姜夔生笑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姜先生,我们去客厅喝茶。” “嗯。”姜夔生点头答应了一声,随着老管家一起离开,燕京朱家,他倒不担心林昆会在这里遇到什么危险。 房门关上,屋内生着一个暖炉,朱老正坐在炉子的旁边煮茶,看见林昆无恙,老人脸上的表情格外开心起来,“小林,坐!” 林昆坐在了朱老的对面,满怀感激的说:“朱爷爷,谢谢你!” 朱老递上一杯茶,满脸慈爱的笑着说:“外面天冷,喝杯茶暖暖身子。” “嗯。” 林昆接过茶杯,喝了一口,口感滑腻,茶香浓郁,好茶。 “朱爷爷,我也给你带了两份茶叶过来,希望你别嫌弃。”林昆笑着将两份茶叶敬上。 朱老接过茶叶,直接分别拆开了两包,分别捏了一小撮,放在手心里闻了闻,抬起头目光如炬的看着林昆说:“我孙子送的茶,不论如何都是好茶,这茶叶也确实不错!” 林昆的目光闪烁,脸上的表情顿时激动了起来,扑腾一声跪在了地上,望着眼前这位老人皱纹深埋颇显虚弱的脸颊,抑制不住内心的万般激动,声音哽咽的喊了一声:“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