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九章:沙发最遭罪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沙发最遭罪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沙发最遭罪 黯淡朦胧的灯光下,窗外那忽闪而过的烟花璀璨下,两个人双眸凝望,秋水之中像是泛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涟漪…… “那天晚上是你……” “我们之前是不是?”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话音未落,又同时卡在了喉咙中间。 尴尬的氛围像是火一样烧上脸颊,楚静瑶脸颊发烫,凝神的目光里突然羞涩的没了勇气,微微的低下眼帘不敢再和林昆对视。 “静瑶……” 林昆声音中带着一丝灼热,心跳砰砰乱撞,像是有一万只小鹿在开联欢会,此时眼前的这位倾国倾城的美人儿对他来说,已经不单单是男女之间的情愫与原始欲望在作祟。 而是一个答案,一个关于床上躺着的那个善良可爱的小男孩的答案。 几年前,自己去过中港市,曾经有过一段朦胧的回忆,只是那回忆深处里依稀朦胧的俏丽身影,却是从未看清过她的脸颊。 鼻尖似乎依然缠绕着她身上的香气与酒气,在那一片湿哒哒的小巷子里,空气中浮动着发霉的味道,那朦胧的像是即将日落西山老人双瞳的灯光下,体内喷发而出的欲望燃烧…… 似乎听到了那远处传来的骨节被焚烧的脆响,一声声娇喘跌宕在耳畔,那坚硬的地面,那浸染着年岁痕迹的墙壁。 眼前,似乎当初那朦胧如同在梦里一闪而过的漂亮女人低垂着眼帘,她那红扑扑的脸颊,即使在黑暗中也分外的红。 时间静止,空气安静,窗外此时又是一声烟花炸响的声浪传来。 璀璨的灯光映亮了整个屋子,一瞬间,却又像是永恒的缠绵。 林昆在心底深呼了一万口气,才得以将那一万只开联欢会的小鹿强行压制住,他抬起手轻轻的放在了楚静瑶的肩上,楚静瑶的肩膀微微一缩,有那么一丝颤动,眼帘却怎么也不敢抬起来。 “静瑶,我是想说,我是想说……”林昆重复着,最后干脆一咬牙,道:“我们之前是不是在互相都不清楚的状况下……” “那天晚上的那个人,是你么?”楚静瑶垂低着眼帘道。 空气瞬间仿佛凝结,时间再一次陷入静止当中,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经历无数的春夏,每一秒都被拖长一般。 林昆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纸,摊开递到了楚静瑶的眼帘下。 屋内灯光灰暗看不清。 喀嚓! 林昆手中的打火机点着,那张白纸上的字迹顿时清晰起来。 楚静瑶看着上面清晰的字迹,一行一行,最终总结的一句话格外清晰——经鉴定,甲乙双方为直系血缘亲子关系。 而在上面,分别写着两个名字——父亲,林昆;儿子,楚澄。 尽管内心早有准备,可楚静瑶还是抑制不住的惊讶,抬起头看着林昆,“这……” 林昆咧嘴尴尬的笑了笑,道:“尽管采血的医生大叔已经跟我分析了,百分之九十九是亲子关系,但我还是确定一下。” “呵呵,呵呵,呵呵……” 林昆傻傻的笑了起来,咧开的嘴角,牙齿真白,挠着头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说:“这,这还真是挺巧的哈,巧合!” “原来,原来真的是你……”楚静瑶平静的脸上,突然闪过一抹难言的激动,一双秋水般的眸子里,抑制不住的就流下泪来,抬起手捂着嘴巴,强迫的不让自己哽咽出声。 “静瑶,我……” 林昆神情有些慌乱,身为一个华夏当今的超高标准的五好男人,怎么能见得了女人哭呢,尤其这么美的尤如天仙的女人,何况这女人还是自己从前万分之一几率误打误撞、稀里糊涂搞大肚子,生了孩子的女人。 “静瑶,你听我说,当时我也是稀里糊涂,我中了那个佐藤香的春药迷香,路过那个巷口的时候,好像看见有几个小流氓在意欲非礼你,当时我的心里怎么想的哈,就是反正也追不上那佐藤香了,英雄救美这种事我可从来也不犹豫的……” 林昆自言自语的解释,完全沉浸在了自我回忆与阐述当中,这时突然感觉两瓣火热温软的嘴唇,一下子贴近了他那淡淡胡须的两瓣嘴唇,一股浓郁的馨香之气扑面而来。 林昆眼珠子顿时瞪大,马上便看到了楚静瑶那噙着眼泪,道不尽命运与缘分复杂的双眸,秋水眼眸含秋水,美若心底百莲生,倾国倾城醉人颜,佳人在怀忘春宵…… 楚静瑶唇角蠕动,声音含糊的说:“眼睛睁这么大干嘛,难道还要我主动吻你么?” 林昆微微一怔,紧接着马上喜笑颜开,两只手大手紧紧的将楚静瑶抱在怀里,两瓣嘴唇彻底的交织在了一起,紧拥的身体被爱的火焰焚烧着,骨髓深处似乎响起了那噼里啪啦的声音…… 紧紧相拥,恨不得将彼此拥抱进身体里,沙发上,林昆将楚静瑶压在身底,感受那凹凸有致而又曼妙玲珑的身体,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仿佛都是上天的眷顾,生的如此完美。 贪婪的吸允,啜取…… 楚静瑶突然双手抱住刚刚游弋到她小腹下的脑袋,压低声音担心的说:“澄澄,澄澄还在呢,咱们别吵到了孩子。” 林昆抬起头,眼神里满是那无法终止的欲望,嘴角淫邪的一笑,说:“这个好办,媳妇,这个给你。”把刚脱下来的上衣递给楚静瑶。 楚静瑶一脸不解的看着他,道:“这……” 林昆淫邪的笑着说:“待会儿你咬着它,别出声音就好。” 楚静瑶心虚的说:“这……” 啪! 林昆已经把那昏暗的床头灯关上了,女人不能说随便,男人不能说不行,咱们林大兵王现在虽然身体还发虚呢,但该行的时候必须行! 楚静瑶心生慌乱,却也耐不住林昆的硬磨,身上的衣服褪尽,只留下一副月光下白皙诱人的……林昆嘴角贪婪的一笑,楚静瑶双眸噙着一丝娇羞,红红的脸颊已经彻底燃烧起来。 她随手里紧握着林昆递给她的上衣,放到了嘴边咬住…… 林昆嘿嘿的一乐,低声说:“媳妇,准备好了么,我要耕地了。” 吱嘎…… 吱嘎…… 吱嘎! 实木造的沙发,响起一阵阵细微的声响,在这安静的房间里,像是一段令人荷尔蒙井喷的乐章,荡尽那无尽的涟漪起伏。 床上的澄澄安静入睡,小家伙做了一个美梦,爸爸妈妈牵着他的小手漫步在大草原上,草原真的好美,蓝蓝的天,白白的羊,那绿油油的大草地,上面开满了五颜六色的花。 “爸爸,妈妈……”澄澄嘴角噙着幸福的微笑,梦呓出声道。 沙发上,正在辛勤耕地的林大兵王,额头上一层细汗,这身体到底还是发虚,否则的话怎么可能才折腾了半个小时就虚了。 楚静瑶躺在沙发上,面色潮红,两只手紧紧的攥着林昆的胳膊,都快给捏出青来了,嘴里咬紧着他的上衣,估摸着这上衣都快要被咬烂了。 两人一听到澄澄出声,就像是被突然按了暂停键一样,顿时陷入到静止状态,林昆望向床上的澄澄,心说儿子不会吧,爸爸这才刚……不会又要被你这小子给搅合了吧。 楚静瑶也是小心翼翼的转过头,向床上望过去,手上拍了拍林昆的胳膊,示意让他下去,这要是被孩子撞见了,多尴尬啊。 越想,楚静瑶越觉得羞的慌,自己怎么就和这家伙情不自禁的…… “嘘!” 林昆手指竖在楚静瑶的嘴唇上,小声的说:“好像是说梦话。” 楚静瑶眉头轻轻一皱,想要催促林昆赶紧下去,这时澄澄嘴角噙着微笑,一脸幸福的模样梦呓道:“我爱你们。” 连上前半句就是——爸爸妈妈,我爱你们。 林昆贴下身来,贴在楚静瑶的耳边小声的说:“是梦话。”然后嘻嘻笑道:“媳妇,孩子这么爱咱俩,咱俩是不该给他整出个兄弟姐妹来,给儿子当礼物呀,嘿嘿,我觉得这主意不错!” 楚静瑶伸手在林昆的腰上掐了一下,“再生出一个?你是不知道带孩子有多累,你这个当爹的一点都不负责,哼!” 林昆嘿嘿的一笑,咬着楚静瑶的耳垂说:“放心,再生咱们老二不是有我呢么,我来带,到时候我就当职业奶爸。” “不……” 楚静瑶刚刚出声,本来语气还挺坚决呢,结果林昆向前一冲,她的声音马上就软了下来,心中暗骂混蛋,林昆嬉皮笑脸的贴在她的耳边继续说:“这你也说不算哦,我的子弹穿透力可是很强的,要不然也不能一就有澄澄了,嘿嘿。” “流氓!” 楚静瑶咬牙骂道。 “瞧瞧你这娘们,怎么说话呢,咱们都老夫老妻了,咋还流氓呢?”林昆嘿嘿笑道:“不过没关系,我今天晚上就当那流氓了,都说小别胜新婚,咱俩这可好几年都没啪啪了,我打算这几天把这几年的都给补回来,好好的享受新婚!” 楚静瑶心底顿时一阵恶寒,虽然胜过孩子,可她在这方面可真没什么经验,唯一的那一次还是在迷糊糊的情况下,那天晚上她也是被那群小流氓在酒里下了药,其实根本不知道过程,等清醒过来以后,只觉得疼了。 现在…… 虽然有着一阵说不出的舒服感觉,可更多的还是窒息。 你想想啊,这大晚上的,房间里,不管心底有什么情绪,愣是不敢出声,就这么憋着,眼前的这家伙还那么生猛的耕地,谁受得了啊…… 这一刻对于咱们的楚大美女而言,辣手摧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蛮牛耕地,而且这蛮牛虽然身体发虚,可依然勇猛。 林昆干脆一把扯掉了楚静瑶嘴里咬着的衣服,楚静瑶马上要出声音,他低下头直接将她的嘴唇含在了嘴里,深情的吻…… 天,黑了,又亮了。 人醒了,又睡了。 这一个晚上来来回回的不知道折腾了多少次,小别胜新婚,别的太久了,最遭罪的还是那沙发,都快特么散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