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十八章:江湖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十八章:江湖

第一千四十八章:江湖 听完了秦天的话,林昆陷入了沉思,手里转着打火机,秦天说完之后也沉默了,低着头抽着烟,心里焦急苦恼的很。 过了一会儿…… 林昆将打火机握在手心里,语气沉稳的说:“天哥,我只问你一件事,前一段时间的那个罗警官被伤,你是不是知道是谁干的?” 秦天表情有些尴尬,点点头,“昆子,对不起,我也是身不由己。” 林昆嘴角一笑,道:“天哥,你为了家人,已经磨的一点戾气也没有了。” 秦天低头叹气,道:“昆子,我知道你可能瞧不起我,觉得我不是个爷们,之前那件事,我明明知道也没敢告诉你。” 林昆笑着摇头,道:“天哥,你误会了,混道上的人都喊着讲究一个义气,可真正有义气的又有几个?不过都是些尔虞我诈之辈罢了,再说对待家人,咱们身为男人,如果连家人都保护不了,还去谈什么江湖道义,都是扯淡。” “昆子……”秦天抬起头看着林昆,双眼闪烁充满感激。 林昆笑着说:“天哥,你不用这么一副感激我的表情,我能理解你的处境,咱们都是兄弟,这件事我是一定要帮你的。” “昆子,谢谢你!”秦天感激的道。 林昆道:“天哥,今天撞的那辆劳斯莱斯,车里坐的就是你和骆善吧?他肯不计较这事,不是看在你面子上那么简单吧?” 秦天冲林昆竖起大拇指,道:“昆子,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林昆笑着说:“不管他是怎么知道我的,他一定也让你来拉拢我了吧?你跟我说说,他开出的是什么条件,看我能心动不。” 秦天有些疑惑的看着林昆脸上的表情,他笑的云淡风轻,叫人有些琢磨不透,不过秦天还是一五一十的将原话转达了一遍。 林昆听完后哈哈大笑,道:“这骆善有点意思呢,还真看的起我,五百万,这价码可不低呢,还真挺考验我的抗诱惑能力呢。” 秦天马上紧张的说:“昆子,你可千万不能动摇,这骆善可不是什么好人,我当初也是为了钱答应给他看场子,可现在……”长长的叹了口气说:“我是真后悔当初的选择!” 林昆半开玩笑说:“天哥,我现在正好也缺钱呢,回头你什么时候方便,可以跟你们的骆总说一声,我接受他的条件。” “昆子,你……”秦天诧异的看着林昆,没有信以为真,但也是半信半疑。 林昆笑着说:“天哥,你先别紧张。现在是骆善在暗,咱们在明处,我想来拉拢我就是他对你的一个考验,我们倒不如将计就计,我假装接受他的好意,到时候咱们一起把他给拉出来。” “你把你知道的关于这个骆善的详细信息都告诉我,我让人去帮忙查一下,要是证据确凿,找机会果断的解决掉他。” 秦天心中恍然,可脸上又是纠结起来,道:“林昆,这个骆善他狡猾的很,我们……” 林昆说:“秦哥,我们没有别的选择,这是最好的办法。” 秦天深吸一口气,用力的点了点头,道:“好,就这么办!” 秦天没有多停留,两人约好暂时先等两天,秦天会单独约林昆,当着那个骆善安排在他身边的那个司机的面儿会谈。 送走了秦天,林昆站在院子的大门口,姜夔生这时走了过来,站在林昆的身后,语气平静的说:“他就是过去燕京城的那个天哥?” 林昆回过头,笑着说:“怎么,夔生哥你也听说过他?” 姜夔生点点头,道:“敢杀官二代,这可不是普通人敢干的,这小子当初敢拿官二代开刀,确实是一个响当当的汉子,只可惜现在从他的身上,已经感觉不到那股子豪气了。” 林昆笑着说:“人都会变的吧,尤其有了家人以后。” 姜夔生的独眼看向林昆,道:“可江湖这东西,一旦步入了就很难回头了,从古到今,金盆洗手的那些枭雄们,又有几个是有好下场的,这世界自古以来拼的就是谁更狠,心地善良,妇人之仁,到最后都会成为一个人的软肋。” 林昆笑容平静,心底却是微微动容,姜夔生说的话句句在理,一入江湖之后,想要再全身而退,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了。 姜夔生幽幽的叹了口气,接着道:“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谁先弱下来谁先死,希望你这个朋友好运。”说完,转身向屋里走去。 林昆望着姜夔生的背影,他刚才说的这番话,都是他这么多年来的感悟,他也曾经风光过,在华夏的佣兵榜上名列前几,可最终还是逃不过一个情字的软肋,才到了今天这般凄惨模样。 姜夔生心里的藏的苦,远比他断臂瞎眼所受的苦要强烈百倍。 林昆在心底叹了一口气,这口气也不知道是为谁而叹,是自己,还是那已经失去了曾经那份豪气的秦天,又或者是背影萧索,表面上平静,内心里却藏着万丈复仇火焰的姜夔生。 夜色渐渐朦胧下来,独楼里一片的热闹,晚餐丰盛,就在餐厅里摆上了一张大桌子,众人围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吃着。 大家伙今天都高兴,林昆和澄澄都出院了,除了林昆身体虚弱不能喝酒,还有那随同而来的护士小杨需要护理不能喝酒以外,其余人纷纷举起了酒杯,大家伙开开心心的庆祝。 护士小杨今年刚二十三岁,全名杨雯雯,是一个性格温柔的漂亮小姑娘,十九岁就在医院里实习,平时刻苦耐劳,在医院里历练了几年,已然成为了医院里最年轻的资深护士。 这里需要说一下,医院的资深护士,不一定是按年龄排的,而是按照工作经验的积累程度,以及平常的业务水平。 一个在医院里待了十几年的护士,如果每天只是干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而没有过硬的专项技能,只能说是老护士,而不是资深护士。 像杨雯雯这样的护士一般还真不多久,主要也是以为这姑娘出身农村,好不容易进了大医院,拼了命的想要留下来,所以平常付出比别人多的更多的努力,皇天不负有心人,最终她也是成功了。 杨雯雯很快就吃完饭了,去楼上照顾澄澄,澄澄这会儿已经睡着了,但楚静瑶还是守在孩子的身边,杨雯雯上来了,她才下楼去吃饭。 一群人热热闹闹的,一直到晚上十点钟,这一顿饭才吃完。 大家伙喝的都挺快,但却没人喝醉,他们这些人里,秦雪是职场的精英,把握酒量是一项必须的技能,要喝好,但一定不能喝高。 剩余的慕容白、司蓉儿等人,那可都是江湖上历练出来的,江湖上的人虚虚实实,喝酒最讲究的就是一个量,而且还经常要演上一番形醉意不醉,表面上似是醉的稀里哗啦,心里头必须明明白白。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李春生没在,回家去跟参加家族的晚宴了,否则这小子要是留下来,那肯定一喝一个大啊。 一群大老爷们,帮着一群女人收拾完了碗筷,各自都收拾回屋睡觉了,幸好这小独楼的房间比较多,能容纳下这么多人。 为了方便,澄澄被安置在了二楼的一个房间里,和护士杨雯雯的房间紧挨着,晚上林昆和楚静瑶陪着,有什么特殊情况,杨雯雯会马上过来采取专业的措施。 床很大,但澄澄身上有伤,为了防止不碰到孩子,林昆和楚静瑶就在沙发上坐着。 刚才还热热闹闹的小独楼,此时却是安静了下来,窗外的夜空中,时不时的一声炸响,绽放开一瞬间美丽的烟花。 楚静瑶坐在离窗边近的距离,手里握着澄澄的小手,一只手托着脑袋,靠在床头边上看着自己的孩子,林昆坐在一边,就安静的看着这对母子。 澄澄睡的很安稳,可一连折腾了好几天的楚静瑶,和身体还是有些发虚的林昆,却是一点睡意也没有,两人心里都藏着事。 林昆将目光落在楚静瑶的脑后,看着她的背影,心里头有话要问,可几次要开口,最终就是开不了口,他挠了挠头,这时楚静瑶突然转过身来,清澈的一双大眼睛看着他。 林昆马上紧张的把手放下来,楚静瑶有些疑惑,旋即笑了起来,借着床头那昏暗的灯光,说:“你紧张什么呢?” 林昆愣了愣,嘴角扯动的笑了笑,说:“我,我没紧张啊。” 楚静瑶笑着说:“你是不是有话要问我?” “问你?” 林昆连连摇头,不承认的说:“没有,没什么要问的。” 楚静瑶哦了一声,说:“那好吧,你先去楼上休息一会儿吧,你现在的身体还虚着呢,就别跟我在这里熬了,有什么事我会喊你的。” “媳妇,你也休息一下吧,你这么多天熬着的,还是我在这盯着吧。”林昆道。 “我没事,澄澄是我儿子,为了他我再怎么辛苦也是应该的。”楚静瑶笑着说,看着林昆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异样。 “那……” 林昆顿了顿,调整了一下砰砰直跳的心脏,说:“澄澄也是我儿子,我为他付出,为他辛苦,也都是应该的。” 这句话说完,两人的目光里突然擦过了一道火花儿,短暂即逝,却像一颗充满疑惑的种子,深深的埋进了两人的心底。 时间像是静止,在这安静的房间里,在那窗外时不时传来的烟花璀璨的映衬下,两个人的脸颊在彼此的眼中越来越清晰起来。 她,看起来是那样的美丽,即便是一副疲惫不施粉黛的模样,依旧倾国山河令人心生窒息。 而他,脸颊刚毅线条清晰,不大的一双眼睛里散发着炯炯的魅力。 如果说,爱情只是一瞬间的冲动,那此时的他们已经冲动过头了,因为他们彼此的眼中,最后只剩下一个大大的问号。 林昆张口欲言,楚静瑶也是同样,两人带着同样的问题,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