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六章:秦天的难处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秦天的难处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秦天的难处 林昆透过向劳斯莱斯里忘了一眼,想要看一看这位三十万说不要就不要的金主,只透过后面的玻璃模糊的看出了个大概轮廓,后座上坐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偏胖,另一个正常。 此时,劳斯莱斯车里,后排的座位上,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鼻梁上架着个金丝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手上夹着半根雪茄,脸上笑容和煦,不过却给人一股很肃穆的感觉。 另一边同样坐着一个中年男人,这中年男人生的一副豪气面孔,脸上有一道大疤,本来气质不俗,但在旁边男人的面前,却多少有些放不开手脚的意思,看上去有些窝囊。 “秦老弟,刚才那人你认识?”胖胖的中年男人开口,说完,嘴里咬着雪茄嘬了一口,吐出一团袅袅的烟气,将他的半边脸颊遮挡在烟气的后面,但很快就被车里的空调吸走。 露出来的,还是那张看上去温暖和煦的面庞,似乎很平易近人。 秦天坐在旁边,脸上的笑容夹杂着一丝不自然,“骆总,今天的事谢谢你不计较,小秦我在这里代我那兄弟谢谢你!” 被呼为骆总的中年男人挥挥手,他的手上戴着一枚硕大的黄金戒指,戒指中央的地方,镶嵌着一颗价值不菲的极品翡翠。 “秦老弟,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给点面子嘛不用客气,不过……”骆善呵呵一笑,道:“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的劝说你这朋友一番,不该插手的事情,最好不好插手,否则的话,即便他是什么漠北狼王,也不会有好下场。” 骆善的脸上依旧笑容和煦,丝毫杀气也感觉不到,不过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眼神里却是闪过一道阴冷的光芒,叫人寒颤。 秦天眉头微微一蹙,心底一道凉气抽过,连忙说:“骆总,您放心,我回过头一定好好跟他说说,不让他插手我们的事。” 骆善笑呵呵的说:“嗯,这样最好了,大家可以做朋友嘛,你也可以试探他一下,如果想要加入我们,我骆善双手欢迎,我们组织需要这样的精英人才嘛,而且也很重视人才。” 秦天笑着说:“骆总放心,回过头我会好好的跟他说。” 骆善夹着雪茄的手指头磕了磕烟灰,说:“当然了,人各有志,他要是就不愿意加入我们,你也不用强求,如果肯加入,年薪我可以给他保证这个数。”伸出了一只巴掌。 秦天眉头一跳,笑着试探道:“秦总,您的意思是五十万?” 骆善笑着摇摇头,道:“秦老弟,你觉得我张一次嘴,就值这个数么?哈哈,你这是不是在瞧不起你骆大哥啊。” 秦天马上一副惶恐的表情,说:“骆总,小秦不敢。” 骆善笑着说:“五百万。如果他肯加入,表现的好的话,价钱还可以再往上涨,我可一想很看重人才,上不封顶。” 秦天马上感激的说:“我先替我兄弟谢谢骆总看的起。” 劳斯莱斯一直开至了燕京的飞机场,车子停在机场的大门口,骆善从车上下来,秦天随同,另外还有一位骆善的贴身保镖。 骆善的这位贴身保镖是一位黑人,身材比秦天还要高大一些,戴着个墨镜,脸上的表情很严肃,站在那儿身体笔直。 骆善笑着和秦天拥抱了一下,说:“秦老弟,这次回来的视察让我很满意,你表现的很好,铲除了李副经理那个叛徒,我不想和你的朋友有冲突,以免波及到我们之间的感情。” 秦天的心里顿时咯噔一声,笑着道:“骆总你放心,我一定会劝林昆不要随便插手,以我和他之间的交情,应该……” 不等秦天说完,骆善笑着打断说:“对了,忘记重要的事情通知你了,新加坡那边的移民手续我已经替你太太和女儿办好了,国内的环境越来越差,还是让他们到新加坡来生活吧,等过完了元宵节,我就派助手过来接你的家人。” “骆总……” 秦天脸上的表情忽然紧张起来,骆善笑盈盈的说:“怎么,不放心我?怕我照顾不好你的家人?我知道你媳妇漂亮,放心,只要有我在,保证别的男人看都不敢多看她一眼。” 秦天脸上的表情有些纠结,骆善看着他,脸上似乎有些不高兴了,一股阴冷的气息散发出来,秦天马上强行努开一抹笑脸,说:“骆总,我当然放心你,那到时候就麻烦你了。” 骆善哈哈笑了起来,脸上的肥肉褶在一起,眼角闪过一抹狡猾的光芒,拍了拍秦天的肩膀,道:“这样就对了嘛,这样才是好兄弟嘛,我先走了,有时间会再回来看你的,燕京这边就辛苦你了!” “骆总再见!”秦天笑着挥挥手,骆善伸出手指了他一下,转身走进了机场。 司机小刘一脸谄媚的笑,冲骆善的背影卖力的挥了挥手,回过头又是一脸嘻嘻哈哈的对秦天说:“秦总,我们回去?” 秦天嗯了一声,点点头,坐进了车里。 小刘不时的透过后视镜看秦天,秦天眉头紧皱,一副忧愁于心的模样。 小刘陪着笑脸说:“秦总,怎么感觉你的心情不太好呢?” 秦天看了这个骆善新安排给他的司机一眼,说:“没什么,有点累了。” 不光这司机,就连屁股下的这辆劳斯莱斯,都是骆善新给秦天配的,美其名曰送车送司机,实际上却是为了监视他。 秦天想着要支开这个贼眉鼠眼的小刘,脸上露出一抹微笑,说:“小刘,听说你是这燕京城的土著,你对燕京城熟悉吧?” 司机小刘的脸上,马上就多了几分沾沾自喜,笑着道:“秦总,您说的可是太对了,我对这燕京城是要多熟有多熟啊!” “那好。” 秦天从兜里摸出一张信用卡,说:“待会儿你找一个修车好的地方,把这车屁股给修修,我这劳斯莱斯刚坐的第一天,就被追尾了,心里头总觉得有些别扭还磕掺,这任务你能完成吧?” 司机小刘马上得意的说:“秦总,那你可真是找对人了,别的不说,就这燕京城里哪儿修车最好,哪儿修车的水最深,那我都是门儿清,有许多修车的都是我铁哥们呢。” 秦天笑着说:“是么,那最好了,到时候你也别抠门,请人家吃吃饭,饭钱就从这卡里刷了,大过年的正好也乐呵乐呵。” 秦天笑着就把信用卡递给司机小刘,司机小刘心里头乐开了花儿,可脸上却摆出一副犹豫的表情,“这,秦总这不合适吧。” 出去修趟车,还是劳斯莱斯,这司机小刘快速的在心里头盘算了一下,至少能从这里头抽个几万块钱的提成,还能请自己的那群狐朋狗友白吃一顿的好的,那可真是倍有面儿啊。 要说这小刘,全名刘富光,土生土长的燕京人,身上除了老燕京人该有的优点没有以外,基本上所有的缺点都占齐了,他也不是骆善的什么亲信,只不过是骆善高薪聘请来盯着秦天的。 他的任务就是每天晚上向骆善详细汇报一下,秦天这一整天都干了什么,一个月五万块的薪水,雇的一个高薪跟屁虫。 “小刘,待会儿送我到家,你就直接开车去修,越快修好越好,这好不容易搞了一辆劳斯莱斯,得好好撑撑门面。”秦天笑着说,边说两只手边摩挲着真皮座椅,摆出一副肤浅的模样。 这小刘眼睛里一机灵,连连答应,心里却暗暗的鄙夷了一句:“土包子,有钱的土包子,不就一劳斯莱斯,至于么。” 车子停在了秦天居住的小区门口,是一个中高档的小区,秦天走进了小区,这光头小刘琢磨了一会儿,然后吹着口哨开车走了。 秦天故意找了一个角落藏起来,见劳斯莱斯开走,心里头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个小刘好甩,他也没有回家,直接绕到了小区的另一个大门口,打了辆车直奔林昆家去了。 机场里,骆善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四平八稳的坐着,他身旁跟着的保镖,那个黑不溜秋的外国大汉,就一直身体倍直的站在他身边,那脸上的表情就像是浇灌了混凝土一样僵硬。 骆善正在翻看着报纸,身旁的保镖突然开口了,问:“骆总,我怎么觉得你找的那个姓刘的小子不怎么靠谱啊。” 骆善头也不抬,继续看着报纸,笑盈盈的说:“怎么不靠谱了?” 保镖说:“依我看,那小子就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小人。” 骆善笑着说:“老黑,你跟着我也很久了,难道你还不明白一个最基本的道理么?越是唯利是图的小人,就越好驾驭,这种人先给他点甜头,再让他尝点苦头,到时候你叫他往东,他绝对不敢往西,叫他往西,就绝对不敢往东。” 保镖道:“那骆总,您的意思是?” 骆善笑着说:“我有把握利用这个刘富光,把秦天的一举一动都监视起来,利用这种小人的乐趣,可是其乐无穷的。” …… 林昆刚回到家不久,就接到了秦天的电话,秦天在电话十万火急,电话是用公用电话打来的,林昆住的地方他只知道个大概,问林昆要详细的地址,说他马上要过来有事商量。 林昆心里会意的一笑,再想起刚才劳斯莱斯车后面的两个轮廓身影,一下子更确定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