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五章:追尾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追尾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追尾 医院住的太过憋闷,在医院里待了三天,林昆和澄澄就一起抗议了,初始楚静瑶还想压制住这两个一大一小不省心的男人,不过最终还是顺从了。 爸爸带着儿子耍无赖声称要绝食,这让楚静瑶很无奈啊,只要去找院长郝建国谈了谈。 郝建国最终给出的意见是,这爷俩不喜欢住院是可以理解的,虽然是高级病房,可没的基本娱乐除了电视还是电视,而且走廊里一直都有着消毒水味,谁住的久了都会腻。 鉴于林昆和澄澄的身体状况,林昆只要回家多休息,多吃好东西补补就可以了,澄澄的身体是一个长时间调养的过程,小家伙最近用的都是昂贵的进口药,效果相当的不错。 但郝建国依然没敢大意,本着有备无患的初衷,召开了一组专家会议,就澄澄的身体状况进行了讨论,最后在一系列检查结果的单据面前,诸位专家给出了可以出院的建议。 当然,医院需要派遣一名资深的护士,随着澄澄回家照料,一旦有什么紧急突发事件,好可以做相关的紧急处理。 东西收拾好了,李春生开着商务车过来接,八指等人开着吉普车护甲,澄澄坐在轮椅上,穿的厚厚实实的被推上了车。 医院分别前,郝建国把楚静瑶叫到了一旁,笑着说:“静瑶啊,澄澄已经没事了,你看这件事是不是要和你爸说一声呢?万一以后他要是知道,怪罪到我头上了,就你爸那犟脾气,还不得来燕京声讨我啊。” 楚静瑶笑着说:“建国叔,我知道你是替我爸着想,谢谢你。我心里是这么想的,反正澄澄已经没事了,能不告诉他还是不告诉他吧,告诉他以后,他怪罪我不说,还得跟着操心。” “可你爸他……”郝建国为难的道。 “我爸要是真来燕京声讨你。”楚静瑶笑着说:“你就让他请你喝酒,这次的事你可是帮了大忙,他必须请你喝酒!” “哈哈,那好吧。”郝建国笑着说:“有什么事随时联系你建国叔。”说着,向不远处的林昆看了一眼,“静瑶大侄女,你这个侄女婿找的可不错,建国替你们高兴!” 楚静瑶微微低下头,有些羞答答的说:“建国叔,你过奖了,等回过头有时间,我一定去你们家拜访您,这次真的谢谢您了!” “傻丫头,跟你建国叔还客气什么,我和你爹的交情,可不比亲兄弟差,不过你这次来燕京,没去叔家做客,叔可挑理了。”郝建国玩笑说道。 “这次是侄女不对,回头一定去拜访您和阿姨。”楚静瑶笑着说。 楚静瑶上了车,坐在林昆的旁边,林昆一直笑着看着她,楚静瑶系上了安全带,抬起头笑着白了他一眼:“看什么呢?” 林昆一副痞痞的样子咧嘴笑道:“还能看啥,看美女呗。” 啪啪啪! 林昆的话刚说完,驾座上的李春生鼓起了掌,无厘头的喊道:“好,师傅说的好!” 林昆脑门上是小黑线一片,透过后视镜看了这小子一眼,自己这个便宜徒弟,这有时候还真是有点二哈,算了,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李春生回过头,咧嘴一笑,露出整齐的大白牙,一脸期待的说:“师傅,这是我今年冲你拍的第一个马屁,咋样?” 楚静瑶被李春生的无厘头逗的掩嘴轻笑,林昆也被这家伙给逗的哭笑不得,脑门上还耷拉着小黑线呢,嘴上却说着:“好,非常好,简直就是完美,以后就这么给师傅拍!” “好哩!” 李春生哈哈大笑,回过头冲后边坐着的慕容白和余志坚招呼道:“小白,志坚哥,你们都输了,我师母笑了,我师傅也夸我了,一人一千块钱,这大过年的你们可别耍赖啊!” 嗯? 林昆和楚静瑶一起回过头,诧异的看向余志坚和慕容白,这两人呲牙咧嘴笑,可掏钱的时候可是有些不服气,唰唰唰的各自数了十张崭新的百元大钞,递给一脸得意的李春生。 钱路过林昆面前的时候,林昆一把夺了过来,李春生一脸憨厚耿直的说:“师傅,你这是干啥呢,要劫我的辛苦钱啊?” 林昆数出了两百,剩下的自己揣进兜里,把两百块钱递给李春生,李春生眨巴了两下大眼睛,看着林昆说:“师傅,你这也太黑了吧,总共两千块钱,你就给我百分之十,不公平啊!” 林昆笑着说:“谁让你小子拿我和你师母涉赌的,今天不管你们谁赢,我都要抽红,要是嫌我抽的少了……”语气一顿,嘴角狡黠的一笑,“媳妇,有二十块钱么,我用二百换。” 楚静瑶笑着,很配合的拿出钱包,李春生大眼睛一眨吧,这是要来真的啊,赶紧一把将那二百块钱收入手中,憋着嘴角冲林昆说:“师傅,不带你这么坑徒弟的啊。” 林昆笑着说:“赶紧开车。” 李春生转过头,故意摆出一副小孩子受委屈的模样,车后面坐着的慕容白和余志坚一起哈哈大笑起来,赠了一个字——该! 林昆笑着对楚静瑶说:“媳妇,刚才那郝叔叔好像在夸我啊。” 楚静瑶道:“你能别这么臭美不?” 林昆嘻笑着道:“我可没臭美,他明明在夸你找了个找侄女女婿。” 楚静瑶大眼睛眨了眨,道:“你……”这家伙是怎么知道的,离的那么远。 车后面的慕容白笑着说:“静瑶嫂子,你是不知道吧,我林昆哥会读唇语,不管离多远,只能看的到口型,就能读出来。” “哦?” 楚静瑶看着林昆,微微有些诧异的说:“你这么厉害?” 林昆胸脯一挺,抬起巴掌拍了两下,道:“那必须的!” “呵呵。” 楚静瑶笑了笑,林昆马上斜眼看过来,“媳妇,你这是在怀疑我的能力么?” 楚静瑶从包里掏出手绢,在他那虚汗直冒的脑门子上擦了擦,说:“好了,别吹牛了,等回家把身体养好了再吹。” 噗…… 开车的李春生直接忍不住的捂嘴憋着乐,后座上的慕容白和余志坚倒是够豪迈,直接哈哈的大笑起来。 砰! 几个人笑声未止,车子居然剧烈的摇晃了一下,追尾了。 前面的车上马上下来了一个光头司机,穿着黑色的皮夹克,身体粗壮顿时,操着一口燕京话就骂骂咧咧的过来了。 “小子,你特么怎么开的车,眼睛长他女良的屁股上了吧!” 李春生本来还一脸歉意的,都是因为自己开车溜号,才撞上去的,可一听这小子这么一说,马上推开车门还口道:“我尼玛,就撞你这鳖孙怎么了,大不了老子陪你就是了!” “哟呵!” 光头司机也不是个善茬,一双贼嘘嘘的小眼睛,上下打量了李春生一番,看气质模样,就是一个傻大个,又看了一眼商务车的标志,也不是什么豪华,就是一普通的德国合资车。 光头司机笑着说:“小子,你还他女良的挺牛气的嘛,知道你刚才撞的是什么车么?随便修理一下,就够买你这破车了!你还在这跟我咋咋呼呼,吵吵吧火的,信不信老子搞你啊!” “我尼玛,你还跟老子撞呢是吧,管你什么车,不就是个……”李春生气势毫不相让,顶着这光头自己就干上了,目光向着那车标志一瞥,脸上的表情顿时一个颤栗,我尼玛! 劳斯莱斯…… 光头司机一看李春生脸上那心虚的表情,马上更是得意起来,俗话说狗仗人势,别看他就是一司机,可他跟对了大哥,开的是正儿八经的豪车,你敢碰我,我就敢办你。 随便一辆劳斯莱斯,就是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小剐小蹭的也够普通人喝上一壶的了。 光头司机歪着个脑袋,一副欠揍的模样冲李春生说:“小子,怕了吧!” 李春生这心里头确实打怵,李家虽然也是大家族,可他平时的零花可不多,瞧这劳斯莱斯屁股撞的模样,修一下至少也得几十万吧,这么多钱他一下子肯定是拿不出来。 他从出生到现在,就一直没干过什么正儿八经的事,赚过什么钱,平时花的钱除了家里给的零花钱,再就是姐姐李嫣然给他的,可一下子几十万,他是不敢问家里头要,他爹要是知道他在外面闯祸了,少不了又是一顿思想教育。 可要是问他姐要的话,他姐也是不大富婆,而且嫁出去的姑娘,就是泼出去的水,这种观念在大家族里也尤为的严重,叫他去问他姐要这么多钱,他都结婚成家的人了,还真不好意思开口。 林昆坐在车里,看了一眼那车标,摇下车窗探出头对李春生说:“春生,别在这浪费时间了,多少钱咱赔就是了。” “师傅,可是我……”李春生尴尬的说。 “不是还有我呢么?”说完,林昆对那光头司机笑着说:“兄弟,赔多少钱你定个价,能开这么好的车,我自然相信你的人品,我马上给你开张支票,车咱撞了,咱就得赔。” “这……” 这光头司机跟李春生吵了两句,本来还想讹上一把,可听林昆这么一说,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摸了摸下巴,看着车屁股被撞的模样,转而对林昆说:“看哥们你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就三十万,你要是给我有问题的支票,我可就……” 林昆笑着说:“这个放心,要是有问题,你随时来找我。” 林昆回过头,冲楚静瑶要说:“老婆,先借我个三十万呗。” “嗯?” 楚静瑶眉头皱了皱,林昆咧嘴笑:“我这身无分文的。” 楚静瑶白了他一眼,不过也是没由于,打开包就准备开支票。 这时,劳斯莱斯的车里,坐在后排的一位中年男人,将车窗打开一道小缝,也没露出头,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小刘,算了吧,大过年的图个吉利,赶紧上来开车走吧。” 光头司机小刘微微一愣,马上答应了一声:“好咧,骆总!”回过头冲林昆说了声:“兄弟,今天你们运气好,我们骆总大人不记小人过。” 屁股被撞了个瘪,还擦了一大片漆的劳斯莱斯开走了。 李春生站在外面,有些发愣,回过头看着林昆说:“师傅,这啥情况。” 林昆笑着说:“遇上财主了呗,你再开车小心点,澄澄在车上呢。” 李春生咧嘴笑,“知道了,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