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三章:醒来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醒来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醒来 像是陷入了无尽的黑暗,周围的空间越来越狭小,身体失去了知觉,周围的空间不断的挤压,恐慌,窒息,最后终于看见了阳光…… “妈妈……” 澄澄睁开了眼睛,楚静瑶正迷蒙着双眼,坐在病床边握着澄澄的小手,她已经两天一夜没合眼了,眼睛里血丝密布,一副疲惫。 听到澄澄的声音,楚静瑶马上打起了精神,“澄澄,你醒了!” 楚静瑶兴奋而又开心,澄澄嘴上咧开一抹笑容,左右看看,“妈妈,爸爸呢?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梦见我掉进了悬崖下面,就在我以为我要死了的时候,爸爸突然出现,把我举了起来。” 楚静瑶激动的流出泪水,那红红的眼眶里一阵干涩的疼痛,这两天一夜,她几乎都要把泪水流干了,心生绝望,倘若澄澄真的醒不过来,她恐怕也要随着孩子一起去了。 “爸爸累了,在休息呢。”楚静瑶笑着说,目光看向邻床,林昆平躺在上面,脸色苍白,嘴唇泛白,正挂着营养液。 “哦?” 澄澄道:“妈妈,你怎么哭了呀?扶我起来,我想看看爸爸。” “不行,你现在身体还虚弱呢,不能轻易的动弹。”楚静瑶笑着说:“妈妈没哭,妈妈这是高兴的,高兴你醒过来了。” “妈妈帮你把枕头垫起来,这样你就能看见爸爸了。” 楚静瑶把澄澄的枕头垫了垫,澄澄歪过头,就看见林昆了。 “妈妈,爸爸怎么了?” “爸爸为了救你,把他身体里的血输进了你的身体里,爸爸现在有点虚弱,让爸爸先休息一会儿,咱们小声说话。” “嗯……” 澄澄把手指头竖在嘴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的,然后轻声细语的说:“妈妈,你也休息一会儿吧,我没事了。” 楚静瑶小声的道:“那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妈妈叫医生来。” 澄澄道:“嗯……就是感觉胸口有点疼,像火烧了一样。” “妈妈叫医生过来给你检查一下,确定你没事了,妈妈再休息。” 楚静瑶笑着摁了一下床头的呼叫铃,溺爱的在澄澄的脑袋上摸了摸,这两天一夜终于熬过来了,澄澄也终于醒过来了,自己感觉就像是去地狱里走了一遭一般,焦急,恐惧,绝望。 郝建国亲自叮嘱,澄澄和林昆所在的这一间高级病房是重中之重,不管哪个专家当班,出了哪怕一丁点的纰漏,马上收拾铺盖滚蛋。 这不光是看在老友楚相国的面子上,更是承受着朱家的压力。 朱老爷子前天抽完血以后,身体虚弱的回了朱家,医院方面百般阻拦,还是没能拗的住朱老,这万一出老爷子出了点什么茬子,那他们这百年名誉的人民医院,怕是就要毁于一旦了。 不过,最终权衡思索,郝建国倒是把心放下来了,朱老的手底下有两名当世的神医,那两位老前辈一定会把朱老照顾的万般无恙。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光专家就跑过来了三位,身后有跟着一行的护士,这些个平日里都有几分牛气的专家,急匆匆的跑到门口,汗还没来得及擦一把,就轻轻的敲门,然后进来。 “医生,有劳了。”楚静瑶站了起来,礼貌客气的说。 “应该的。” 三位专家态度和蔼,轮番上前对澄澄的身体情况检查了一遍,最后其中一位年长,说话带着京腔的老专家说:“楚小姐,孩子的身体机能一切正常,现在只需要好生静养。” 楚静瑶心底的大石头总算彻底的放下来了,满含感激的说:“医生,谢谢你们,真的是太谢谢你们了!” “楚小姐不用客气,救死扶伤是我们医生的本职,应该做的。”说完,三名专家带着一群护士陆续的退出了病房。 “妈妈,我没事,你也休息吧!”望着眼眶里满是血丝的母亲,澄澄也是一阵的心疼,伸手指了指头顶的呼叫按钮,道:“妈妈,有事的话,我会按这个叫护士阿姨过来的。” “没事,妈妈不累。”楚静瑶笑着逞强说,她还是有些放心不下,目光向邻床的林昆看了过去,他自从大量的抽完血以后,就一直昏迷着,现在已经昏迷了快四十八小时了。 吱…… 这时病房的门被轻轻的推开,司蓉儿和秦雪拎着吃的走进来,除了给楚静瑶吃的,还特意为林昆和澄澄准备了粥和汤。 两人也没料到澄澄会醒,见澄澄已经醒过来,脸上都是一阵难言的兴奋。 “小雪阿姨,蓉儿阿姨。”澄澄甜甜的笑道,抬起小手又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你们轻一点,我爸爸还在睡觉呢。” “嗯,澄澄,感觉怎么样?”秦雪和司蓉儿走过来,笑着小声的问道。 澄澄甜甜的微笑一下,道:“嗯,感觉好多了,谢谢阿姨关心。” 司蓉儿笑着摸了一下小家伙的头,说:“瞧你这小嘴甜的。” 秦雪把特意为澄澄准备的粥拿出来了,澄澄受了枪伤,伤及了脏腑,目前只适合清淡的食物,“阿姨给你煲了莲子粥,想吃么?” 澄澄笑着摸摸肚子,道:“嗯,想吃,肚子真有些饿了,不过……” 秦雪笑着说:“怎么了?” 司蓉儿说:“是不是想吃肉?” 澄澄嘻嘻的笑着,表示默认。 楚静瑶道:“澄澄,你现在是受了重伤,暂时还不能吃油腻的东西,你小雪阿姨的莲子粥,可是很好喝的,快乖乖的喝点。” 澄澄瘪了下嘴说:“好吧。” 秦雪舀起一小汤匙的粥,送到澄澄的嘴边,澄澄乖乖的张开嘴,吞下之后,又舔了舔嘴唇说:“嗯,真好喝!” 秦雪笑着说:“你这小嘴,可真是甜。” 澄澄嘻嘻的笑道:“只可惜没有肉,要是有粥有肉,就好了。” “哎呀,你这小家伙,大人们都是说有酒有肉,你还有粥有肉呢。”司蓉儿被逗的笑起来,尤其这小家伙说话时那一副俏皮的小模样。 楚静瑶和秦雪也是被逗的一起笑了起来,三个女人正笑着呢,邻床的林昆手指头动了一下,接着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看了看眼前的天花板,马上噌的一下坐了起来,“澄澄呢?澄澄怎么样了!?” 他身体本来就虚弱,这么突然的一折腾,马上就有些供血不足,眼前一片的漆黑,抬起手捂着额头,虚汗马上就渗了出来。 “爸爸!” “林昆!” 几个人一起喊了一声,楚静瑶赶紧跑了过去,司蓉儿也跟着过去,楚静瑶低着头看着他,关心道:“林昆,你没事吧?” 林昆慢慢的缓了一口气,抬起头,脸色苍白的虚弱笑道:“我没事……”说着,便转过头向邻床看过去,眼神里顿时一喜。 “儿子,你醒了啊!” “爸爸……” 林昆激动的眼泪含眼圈,澄澄也是一双小眼睛泪汪汪的,要不是身上都缠着点滴的针管,这爷俩非得跳下床来拥抱到一起。 …… 燕京朱家,朱老躺在火炕上,这年岁越大了,倒是越喜欢这火炕了,刚刚喝完了一大碗的鸡汤,老管家搀扶着他到院子里溜达,今天是年初三,满城还是阵阵的烟花爆竹声。 春节的氛围丝毫没有减退,朱老坐在院子里的太师椅上,半阖着双眼,暖暖的阳光晒在他那皱纹密布的脸上,笑盈盈的对身旁的老管家说:“小管啊,小时候我最喜欢过春节。” 老管家笑着说:“小时候那会儿,我也喜欢过春节,有新衣服穿,还有饺子吃,那时候生活穷啊,平常饭都吃不饱。” 朱老笑着摇摇头,道:“我喜欢过节,可不是为了吃饱穿新衣服,那时候我娘总跟我们哥几个说,等过春节了,我爹就回来了,我爹会给我们带礼物,会给我们买新衣服和鞭炮。” “可打我记事起,一直到我十八岁,我爹没有一年春节是在家里过的,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兄弟几个盼望着我爹给我们带回来礼物,其实心里头最盼望的还是我爹。” “好几次在战场上,我爹都差一点没了,每每听到这样的消息,我娘就会哭,她从不告诉我们,害怕我们担心,她在我们的面前一直夸我爹是一个大英雄,可我爹他是么?” 老管家穿着一件老式大家族里的棉袍,两只手插在袖口里,笑着说:“老太爷当然是了,他是全国人民的大英雄!” 朱老苦笑着摇摇头说:“可他不是我们兄弟几个的大英雄,我们兄弟几个心里的大英雄,是我娘,我那坚强的娘。” 老管家微微动容,圆乎乎的一副慈蔼的脸颊上,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悲伤,他想起他的娘了,那个一辈子劳苦的乡下女人。 老管家兜里的手机响了,掏出来看了一眼,目光向朱老看去,说:“朱老,是郝建国打来的。” 朱老微微翕合的双眼,马上睁开,说:“快接!” 老管家接听了电话,简单的说了几句之后,便挂断了,那圆圆的脸上顿时一阵高兴,说:“朱老,两个孩子都醒了!” 朱老那苍老而又疲惫的脸颊上,顿时打起了精气神,道:“太好了!”目光闪烁的看着老管家说:“林昆是澄澄心目中的大英雄!” 老管家连连点头,道:“是是,朱老您也是林昆心目中的大英雄!” 说完,两位老人一起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