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一章:意外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意外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意外 燕京人民医院,化验室,护士急匆匆的带着林昆和楚静瑶进去,两人抽了血,护士拿着血样开始检测,等了差不多十分钟,因为走的绿色通道,化验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说来也巧,这燕京人民医院的院长,和楚相国是旧相识,认得楚静瑶,澄澄的一切抢救都开绿灯,没有丝毫的耽搁。 泪水早已经湿透了脸颊,花容月貌的一张脸,此时尤如在水中浸泡过一般,楚静瑶捂着鼻子,眼泪止不住的涌出。 林昆将她抱在怀里,心中的百感纠集,一时间也是难以言明。 秦雪等人也都跑了过来,纷纷主要要采集血样,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希望,要要尝试一下,万一就有血型吻合的了呢? 护士本来是拒绝为几个人验血的,因为血样和澄澄吻合的几率几乎是零,实际上的数据是千万分之一,而且向来都是直系遗传的多。 楚静瑶趴在林昆的怀里,失声的痛哭说:“澄澄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没了儿子,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林昆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安慰说:“静瑶,澄澄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的。” 一旁的护士,似是被两人感动,也能体会到这份焦急难耐的心情,安慰两个人说:“两位先不要着急,孩子的伤口我们的医生已经处理了,只要有血液输入,孩子就会没事的。” 化验室的灯亮起了绿灯,里面的护士喊了一声:“请家属进来抽血!” “哦,来了!”楚静瑶答应了一声,就向化验室的门口跑去。 站在门口的小护士拦着说:“哎,不是妈妈,是爸爸!” 楚静瑶一下子愣了,秦雪等人也一下子都愣了,大家都知道林昆只是澄澄名义上的父亲,可,可护士刚才说什么? 爸爸的血液吻合? 那澄澄和林昆…… 林昆也是一愣,但马上回过神,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就冲进了采血的地方。 林昆躺在床上了,医生开始抽血,抽了两大包,已经超出了人体正常抽血的两倍了,他的眼前已经一片黑暗空白。 “医,医生……”林昆嘴唇泛白,虚弱的道:“再抽一包吧,我没事的。” 医生也是颇为无奈的说道:“小伙子,我知道你救孩子的心切,可你已经抽了超出常人两倍的血量了,再抽你会死的。” “医生,真的没事。”林昆无力的笑着说,他感觉自己的声音已经流失大半,可为了澄澄,他哪怕献出自己的声音也无怨无悔。 医生不敢再抽血,继续抽下去,林昆一定会失血过多导致休克而死的,到时候要是孩子再没救活,可就是两条人命。 医生的天职就是救死扶伤,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也要权衡利弊,把伤亡比率降到最低。 “孩子爸爸,你先休息一下,暂时的这些血液应该能维持住孩子的基本生命特征,要是还需要,再回来抽你的。” 医生冲护士挥了挥手,让护士赶紧拿着血袋去手术室救急。 “医生,谢谢了。”林昆笑着说,嘴唇泛白,脸色也是灰蒙蒙的。 护士抱着血袋出来了,余志坚等人护送着就向手术室跑去,楚静瑶望着手术室的方向,又回过头看看采血室,拉着身旁护士的手问:“护士,孩子爸爸他,他没事吧?” 护士说:“没什么事,就是血抽的太多,需要休息一下。” 秦雪走过来说:“静瑶,你去手术室那边吧,我在这边盯着。” “谢谢你了,雪!” 楚静瑶赶紧向手术室方向跑去,高跟鞋踩在地上一片凌乱的响。 秦雪坐在化验室外面的长椅上,静静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采血室里,林昆躺在临时的采血床上,无力的笑着冲那医生问:“医生,有火么,我想抽根烟,提提精神头。” 大夫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叔,横了他一眼说:“你这才刚采完血,身体虚着呢,还想着抽烟提神,会要了你的命的。” “再说了,待会儿孩子那儿的血要是不够用了,你刚抽完烟的血可是带毒的,你想把带毒的血输到孩子的身体里啊?” “哦,那我不抽了。”林昆嘴角挂着笑容,精神很疲惫的样子,说:“大夫,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么?” 医生说:“什么问题啊?” 林昆笑着说:“我的血型特殊,孩子的血型特殊,我们俩的血型完全的吻合,这有没有可能,就是说……怎么说呢……” 医生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林昆,说:“小伙子,你该不会是怀疑什么吧?你们现在的这些年轻人啊,都喜欢疑神疑鬼的。” 说着,医生大叔端起桌上泡茶的大茶缸子,喝了一口说:“这孩子啊,肯定是你的,就你们爷俩的这种血型简直是太少见了,而且一般都是直系才会遗传,千万分之一你懂么?” 林昆摇头,苦笑道:“我好像有点懵了。” 医生大叔接着说:“也就是说,一千万个人里,才有一个和你们爷俩的血型是一样,这孩子要不是你的,那孩子他妈遇到的那人得多巧,血型和你一样,这简直就是不可能发生的奇迹。” “啊?” 林昆一脸诧异,本来虚弱的他,竟然直接从床上坐起来了,“孩子,你是说这孩子是我的,我是孩子的父亲,这……” “咋的了?”医生大叔更是疑惑的看着林昆,怎么节奏有点不对呢? “这孩子怎么可能是我的亲生儿子,我好像根本就没……” 林昆这一下子彻底懵圈了,怎么想这件事都不可思议啊。 “大夫,你说这还有没有别的可能,我和孩子的血型只是恰巧的吻合。”林昆脸上的表情纠结难明,看着医生大叔说。 “有!” 医生大叔一脸认真,接着哈哈大笑起来,道:“就像火星撞地球,哈哈!来,年轻人,喝点水,你一定是抽血太多,神智有些不清醒,不过没关系,好好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医生大叔拿起了一瓶矿泉水,拧开了递给林昆,林昆还想要再说话,医生大叔笑着说:“别说话了,喝点水,好好休息一下。” 林昆咕咚的喝了口水,躺下来,脑海里一片的问号错乱。 澄澄真的是自己的儿子? 亲生的? 这小家伙长的和自己确实挺像…… 可是…… 自己什么时候睡过楚静瑶,好像,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朱家大院。 一大清早,朱家的老少们都跑到朱家的小院子里来拜年,朱老的年纪也大了,喜欢小辈们不假,可精力毕竟有限,吵吵闹闹的精神头就感觉有些疲惫,所以大家伙待了一会儿就主动离开了。 红包发出了一大堆,炕上还剩三个,那是给林昆一家三口准备的。 老管家刚刚接了电话,回到屋里一脸紧张的对朱老说:“老爷子,不好了!” 朱老瞪了他一眼说:“这大过年的,说什么不吉利的话呢?” 老管家也来不及解释,说:“周卫国刚刚打来电话,说澄澄那孩子,受了重伤,这会儿正在医院里抢救呢。” 朱老的神情一紧张,第一反应还是护犊子,道:“那林昆呢?” 老管家道:“林昆没事,刚才我也打电话问医院确定过了……” 朱老道:“澄澄那孩子,现在的情况怎么样?这孩子真要是出事了,对林昆肯定是一个不小的打击,马上再跟医院的院长联系,就说是我朱炳山说的,他们要是抢救不力,我马上就将他们医院从燕京的地界上抹平!让他们永远也……” “朱老!” 老管家打断,道:“你先听我把话说完,现在的问题是,澄澄的伤口已经处理妥当,但是澄澄的血液特殊,医院的血库里没有血,就连整个燕京城里的血库也没有储备血。” “嗯?” “不过,倒是林昆的血型和孩子的血型吻合,百分之百的吻合。” 老管家说完,朱老脸上的表情一愣,道:“小管,前些天的那个亲子鉴定,结果不是显示林昆和澄澄不是直系的……” 老管家道:“结果确实如此,但现在人民医院那边的结果已经出来了,朱家的血型特殊,最多的概率也是千万分之一。” 朱老神情一怔,道:“那,那就是说,这孩子其实是……” 老管家道:“是林昆的孩子,是朱家的种!” 朱老马上明白了,脸上顿时一抹惊喜,但随之便是那形容不出的紧张,对老管家说:“小管,快备车,带我去医院。” 老管家道:“那中午的全家年初一饭怎么办?你要是不出现……” 朱老道:“我自己带人去医院,你留下来应付一下,就说我身体不舒服,我再去医院确定一遍,顺便帮帮那孩子。” “朱老,可是您的身体……”老管家一脸担忧的说。 朱老道:“我都多大年纪了,要是能把孩子救活了,抽我点血算什么,就是把我的老命要了,我也得顶上去。” 老管家知道再多劝说也无用,马上安排车,另外通知朱老的两个贴身保镖随行,并叮嘱他们一定要照顾好朱老。 手术室的外面,护士又急匆匆的出来了,楚静瑶马上扑上去问:“护士,我儿子的情况怎么样了?” 护士一脸着急的说:“情况有所稳定,不过血量还不够。” 说完,护士急匆匆的就向采血室的方向跑去,楚静瑶微微一愣,也跟着跑了过去,司蓉儿让慕容白和其他人留下,也跟在了后面。 采血室内,手术室已经通过电话连线,通知了血量不足。 医生大叔接听了电话之后,对着话筒说:“再抽就要出人命了!” 林昆这时躺在抽血的床上,昔日那活蹦乱跳的漠北狼王,此时虚弱的直冒冷汗,冲医生大叔说:“大夫,我没问题的!” “可是你……” “大夫,你也有孩子吧,要是现在手术室里躺着的是你的孩子,你会怎么做?”林昆笑着说,目光平静,满满的都是父爱。 医生大叔叹了口气,说:“好吧!”冲着门外喊道:“护士,准备采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