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章:急救澄澄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四十章:急救澄澄

第一千零四十章:急救澄澄 “哟,这可真是感人呢,好一个妾有情,郎有意,又是好一个姐妹情深哦,为了成全自己的姐妹和喜欢的人,不惜自我牺牲……” 蓝颖站在一旁嘲笑连连的道:“这可真是感动天,感动地呢。”目光看向林昆,冷笑着说:“你放心,当会儿我会当着你的面把她给杀死,我最看不惯这种自我牺牲的人了。” “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就死在自己的面前,那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心里会很痛吧,会痛的要窒息了吧,哈哈哈!” 唰…… 蓝颖的手里寒光一闪,一把匕刃冷白的匕首握在手里,一点一点的向秦雪的脸颊靠近,嘴里阴森的说道:“我最恨比我长的漂亮的女人,杀了你之前,我先毁掉你这张脸!” “叫她住手!” 易容成林昆的慕容白举着沙漠之鹰冲佐藤香冷冷的道。 蓝颖手上的动作迟疑,抬起头向林昆看过来,冷笑说:“你已经做出了选择,她现在的命运掌握在我的手里。” 林昆不理会蓝颖,目光死死的盯着佐藤香,佐藤香微微的侧过头,冷冷的对蓝颖说:“蓝颖,你给我老实一点!” “要是不呢?”蓝颖佻笑道。 “我就毙了你!”佐藤香枪口一转,对准了蓝颖的脑门。 “哟,你这可是把枪口对准了自己人,干嘛,你真要杀了我?”蓝颖毫不畏惧,讥诮的说道:“不要忘了,你真要是杀了我,你和你的哥哥都会成为帝国的叛徒,被追杀!” “那我也敢杀了你,臭婊子,别以为有把柄在你手上,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我和我哥哥最多是被追杀,但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佐藤香目光阴冷,可绝对不像是在开玩笑。 蓝颖脸上的表情一滞,明显是有些害怕了,马上又是笑盈盈的说:“好啦,咱们都是自己人,干嘛要弄的这么剑拔弩张的,快把枪放下来,大不了我晚一点再杀这个女人就是了。” 趁着这几个人说话的功夫,易容成佐藤二郎的林昆,快速的向佐藤香这边走了过来,佐藤香眼角的余光一看,心中一喜,手中的手枪却是突然转向了楚静瑶,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楚静瑶和澄澄还愣在半路上,正一脸担心的看着秦雪,易容成林昆的慕容白大喊:“静瑶,快抱着澄澄过来!” 咣! 枪声响起,枪响的一瞬间,佐藤二郎向着佐藤香的胳膊就扑了过去,子弹偏离了本来的轨迹,却是向着澄澄射了过去。 “不要!” 易容成佐藤二郎的林昆嘶声大喊,噗的一声,澄澄左肩靠下的位置被子弹洞穿了,小家伙眼神里的目光涣散,嘴角溢出鲜血,脚底下一软,便瘫软了下来。 “澄澄!” 楚静瑶失声大叫,一把将澄澄抱在怀里,撕心裂肺的大叫起来——“啊!!!” 佐藤二郎的严重突然杀意盎然,被他扑倒在地的佐藤香眼神里满是惊惑,“哥哥,你……” 噗嗤一声轻响,当佐藤香意识到眼前的人不是她哥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乌金漆黑的三棱军刺洞穿了她的心脏。 她眼神里的光芒迅速暗淡涣散,血水顺着她的身体晕染开来,在这冷冰冰沾满了泥土的水泥地上…… “静瑶,快过来!” 易容成林昆的慕容白快速的向楚静瑶跑过来,目光已经涣散的佐藤香,手中握着的手枪最后扣动了一次扳机——咣! 慕容白用身体护住楚静瑶和澄澄,子弹在身后的地上打在了地上,激起一片的沙石。 噗嗤噗嗤…… 林昆手中的三棱军刺又向佐藤香的身体扎了两下,而后快速的跳了起来,另一边蓝颖手里的匕首已经向秦雪的脖子抹去,秦雪目光正盯着楚静瑶和澄澄的方向,满是焦急担心。 眼看着蓝颖书中的匕首就要剌开秦雪脖子上的血管,嗖…… 一声风声呼啸。 三棱军刺向着蓝颖的手腕就飞了过去,噗嗤的一声响,隐隐的一丝骨头被断裂的声响,蓝颖啊的一声痛叫,手中的匕首落在了地上。 半空中,林昆身体猛的一张,那些扎在他身体穴位里的银针全都飞了出来,整个人瞬间变大起来,恢复了原有的身材。 除了蓝颖之外,剩下的两名岛国特工惊呆的看着这一切。 林昆脸上的模样还是佐藤二郎,脚底下快速的一个箭步,直接就来到了蓝颖的面前,一把抽出洞穿蓝颖手腕的鬼畜,一个反手直刺,直接扎进了蓝颖的喉咙里。 最后的一刹那,蓝颖抬起另一只手想要反抗,可这在暴怒的漠北狼王面前,完全无济于事,鬼畜洞穿了她的喉咙,血水淌了下来。 蓝颖的嘴巴张了张,眼睛瞪的大大,似乎心有不甘,却已然无能为力。 另外的两名岛国女特工回过神,两人自知抵不过眼前的这个男人,第一反应就是想要逃跑,结果脚底下刚刚迈出脚步,其中一个人的脖子已经生生的被鬼畜给剌断了…… 噗! 血水高高的喷溅而起,脑袋蹦噔蹦噔的掉在了地上,脸上保持着死前那一刻的惊恐表情,身体轰然倒在了地上。 另一个岛国特工多跑了一步,林昆手中那不粘血的三棱军刺嗖的一下飞了出去,噗嗤的一声响,直接洞穿了她的背心。 杀人于眨眼之间,不留情。 坐在地上的秦雪,脸上喷溅了一层鲜血,已经完全被吓的呆住了。 林昆顾不及安慰她,也顾不及扯掉脸上的面具,向着澄澄就跑了过去。 “澄澄!儿子!”林昆一把从楚静瑶的怀里抱起了澄澄,“儿子,你一定要坚持住,一定!”抬起头冲慕容白大喊道:“小白,快去开车!快!” 燕京皇城内的人民医院里,手术室外,林昆坐在手术室外等候的长椅上,楚静瑶紧挨着她,把脸埋在他的肩上上哭泣着。 秦雪坐在另一边,心急的泪水也是止不住的流下,慕容白、司蓉儿等人也分别站着的,坐着的,脸上也都是焦急不安。 已经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手术室的门突然打开,护士急匆匆的从里面出来,林昆赶紧跳起来拦住:“护士,怎么样了!” 护士也是着急,说话的声音都有些结巴了,说:“你,你们谁是孩子的家属,子弹擦破了孩子的心脏,失血过多,需要紧急输血,但……但孩子的血型特殊,我们医院,甚至整个燕京的血库都没有存备!要是再没有血液输入,孩子恐怕就……” “护士,我是孩子的母亲!”楚静瑶站了起来。 “那你快跟我来!”护士拉着楚静瑶的手就跑,跑了没两步突然停下来,说:“那孩子的父亲呢,孩子的血腥不一定和父母谁的吻合!” “我是孩子的父亲!”林昆大声说道,同时向护士跑了过来。 望着三个人离去的背影,秦雪等人的脸上焦急难安,他们都知道林昆这个父亲只是名义上的,期待楚静瑶的血腥和澄澄的能够一样。 秦雪默默的闭上了眼睛,在心里暗暗的祈祷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