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九章:危险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危险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危险 佐藤香脸色阴沉,手中握着一把手枪,目光冷冷的从林昆的脸上扫过,又落在了佐藤二郎的脸上,那冰冷的目光深处,流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温柔来。 当看到佐藤二郎身上的伤的时候,佐藤香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声音阴冷的冲林昆道:“姓林的,你居然敢伤我哥!信不信我马上也废了你老婆孩子,还有你那个小情人!” 林昆马上道:“哎,千万别,千万别,这……你哥是在你给我打电话之前被我伤的,你打完电话之后,我一直都很照顾他,你要是不信,你问问他自己。” “哥!” 佐藤香心疼的看向佐藤二郎,佐藤二郎急忙喊道:“妹妹,快救我,这混蛋,这混蛋我要杀了他!等我回国再修炼两年,我一定卷土重来,把这个混蛋彻底的踩在脚下!” “嗯!” 佐藤香答应一声,转而看向林昆,冷冷的说:“带人进来吧!” 林昆拉着佐藤二郎走进了废弃工厂的大厅,大厅的中央生着一摊火,佐藤香从楼梯上下来,不愿的墙角楚静瑶三个人蜷缩在那里,一个个冻的小脸煞白。 “爸爸!” 看见林昆进来,澄澄马上大喊了一声,大眼睛里马上就蒙上了一层雾气,爸爸不在的时候小家伙告诉自己要坚强。 现在爸爸来了,小家伙内心所有的委屈一下子全都涌上来了。 “林昆!” “林昆……” 楚静瑶和秦雪也是一起出声喊道,两人目光激动的看过来。 林昆望着三人说:“你们都别怕,我会救你们出去的!” 林昆还想要往前走,佐藤香手中的枪咣的一声响,又一颗子弹打在了林昆的面前。 林昆顿时怒了,单手捏着佐藤二郎的喉咙,道:“佐藤香,你要是再用你手里的那把破枪乱射,我现在就捏死他!” 佐藤香冷冷的一笑,道:“好啊,你捏啊,你捏死了我哥,我马上就杀死了他们三个!”说着,目光向一旁的两个手下递了个眼神,两个手下马上来到了楚静瑶三人的面前。 手中匕首寒光,抵在楚静瑶和秦雪的脖子上。 另一边,蜷缩在篝火旁的蓝颖撑开了身上裹着的貂皮大衣,露出头眼神迷茫的向林昆看过来,嘴角呵呵一笑:“哟,这不是大帅哥么?咱们这么快又见面了,舍不得我呀。” 林昆脸上表情微微有些发愣,不过马上表情又恢复正常,此时的林昆可是慕容白易容过来的,他当然不知道林昆和这女人的关系,倒是认得这女人是华夏的一个二线明星。 “哟,怎么老婆和小情人在这儿,不好意思开口承认呢?”蓝颖咯咯笑道,脸上甚是得意,目光又轻佻的向楚静瑶和秦雪看去。 秦雪小脸本来冷的煞白,却是浮上了一抹红霞,什么小情人啊。 楚静瑶一脸的平静,似乎根本就不把她的话听进耳朵里。 “呵,瞧你的小情人都脸红了,你媳妇倒是度量挺大的呢。”蓝颖咯咯笑道:“长的比我漂亮又怎么样,男人不还是跟我睡了。” “蓝颖,你给我闭嘴!”佐藤香冷冷的道:“你要是能帮上忙,就在这帮忙,要是帮不上,就夹好你的裤裆别犯贱!” “哟,佐藤香,你倒是吃醋了?莫不是你也喜欢这个漠北的小狼了?”蓝颖咯咯笑道,起身站了起来,“我先不和你计较,赶紧把二郎救回来,我们好离开这个鬼地方。” “哼!” 佐藤香冷哼一声,转过头冲林昆道:“姓林的,你不会忘了我们说好的吧,你只能换两个人,现在你可以选了!” 林昆目光望向墙角的楚静瑶三人,神色纠结起来,慕容白必须尽量让自己演的像一些,就仿佛真的是林昆在面对抉择。 “林昆,你带静瑶和澄澄走吧!”秦雪出声喊道,目光决绝。 “林昆,别听小雪的,你带她和澄澄走吧!”楚静瑶喊道。 “爸爸……” 澄澄一副委屈的小模样,语气又是坚决的说:“你带妈妈和小雪阿姨走吧,我是小孩子,坏阿姨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林昆依然难以抉择,佐藤香冷哼道:“姓林的,别磨蹭了,我只给你五秒钟的时间,五,四,三,二,一……” “林昆,带静瑶和澄澄走!”秦雪忽然大喊道,脖子向旁边的那名岛国特工手里的短刀更贴了过去,已经剌开一道伤口,血水迅速洇了出来,染红了那白皙的脖颈。 “不要!”林昆大喊道。 “小雪……” “小雪阿姨!” 楚静瑶和澄澄着急的喊道。 秦雪决然道:“林昆,你快带着静瑶和澄澄走,否则我马上死!” “哟,这可真感人呢。”佐藤香冷冷的嘲笑道:“小情人救情敌,这可跟你们华夏普通的小三斗原配不太一样哦。” 林昆暗暗的咬牙,似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来之前林昆并没有跟慕容白说到底要换谁,只说见机行事。 林昆的心里其实也是难以抉择的,但不管怎么样,他今天已经做好了准备,哪怕是自己身死于此,也必须要将三人救出来。 “佐藤香,换人,你别耍什么花样!”林昆咬牙冲佐藤香道。 “你也别给我耍什么花样!”佐藤香冷冷的道,说完,向一旁的手下递了个眼神,两名手下将秦雪和楚静瑶、澄澄分开。 “小雪阿姨!” “小雪……” 楚静瑶和澄澄抓着秦雪不放,秦雪一脸决然的说:“静瑶,好好和林昆过日子,不用管我,澄澄,要听爸爸妈妈的话!” “小雪……” “小雪阿姨!” 楚静瑶和澄澄的脸上同时淌下了泪水,被强制的分开了。 “慢着!” 蓝颖冷笑了一声,目光看着对面的林昆和佐藤二郎,佐藤香回过头看她,“蓝颖,你又想干什么,这儿没你什么事!” 蓝颖呵呵冷笑,道:“佐藤香,你是不是太着急救你哥哥,脑袋都不好用了?你怎么确定眼前的这人就是你哥哥?” “我可听说了,漠北小狼的身边可是有一个易容术的高手,说不定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被易容出来的呢,小心上当哦。” 佐藤香眉头轻轻一皱,觉得蓝颖说的有道理,看着对面的佐藤二郎,又看看一旁的林昆,说:“我要问我哥一个问题!” 林昆眉头轻轻的一蹙,旁边的佐藤二郎说:“妹妹,你问吧,快!” 佐藤香道:“哥哥,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在长野住的时候么,那时候我们很穷,你总是将吃的东西省下来给我,后来有一个坏男人想要强x我,你就一个人拿着刀去把他杀了!” “哥哥,你还记得这件事么?记得那个男人叫什么名字么?” 佐藤香目光平静,可眸光的深处,却是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 早晨在家的时候,佐藤二郎亲口告诉林昆,他曾杀死一个想要强x他妹妹的男人,那时候他还不是岛国的忍者佣兵,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那件事在他和他妹妹的心里留下很深的印象。 那一次,他险些死掉,是他的妹妹背着他逃跑…… 至于那个男人的名字,他已经不记得了,也不愿意再记得。 如果佐藤香想要证明他这个哥哥是否是真假,一定会提及这件事。 废弃的工厂内,林昆易容成的佐藤二郎摇摇头,叹息道:“妹妹,哥哥不记得了,不愿意记得的事情,就总想着去忘掉。” 佐藤香的眼中突然闪过一道冷芒,语气阴森的说:“你不是我哥哥!” 易容成林昆的慕容白的心底咯噔一声,捏着佐藤二郎脖子的手心里渗出冷汗。 “呵呵,我说的没错吧,佐藤香女士。”蓝颖得意的笑道。 佐藤香举起了手里的手枪,对准了林昆,“姓林的,你敢和我耍花样,我现在就杀了你!” 说完,又突然将枪口对准了楚静瑶,“我先杀了你的女人,再杀了你儿子,再杀了你的小情人,让你眼睁睁的看着你心爱的人死去!” 易容成林昆的慕容白神情一怔,却是不知道该如何了。 咔哒一声,手枪的保险栓打开,漆黑的枪口对准着楚静瑶。 “林昆,快,快救救静瑶!”秦雪急声喊道。 “爸爸,救救妈妈!”澄澄心急的喊道。 易容成林昆的慕容白,转过头向易容成佐藤二郎的林昆看去。 佐藤二郎嘴角呵呵一笑,却是没有丝毫的紧张之色,平静的叹了一口气说:“妹妹,是哥哥对不起你,不应该杀了你心爱的男人,可哥哥不想你受到伤害,哪怕是误杀。”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续道:“今天,你就杀了姓林的全家吧,老婆,孩子,小情人,也让他把哥哥杀了,赎罪。” 佐藤香的眼眶里突然一抹柔情闪过,那满是杀气的眼眶里一层雾气缭绕,但很快被他压制了下去,手中的枪缓缓的放了下来,望着佐藤二郎说:“哥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可我……也是真的爱他,他虽然是一个骗子,但也不致死。” 佐藤香叹了口气说:“算了,爱的人没了,可以再遇到,但哥哥只有你一个,哥,我们一起回国,然后再一起回来报仇!” “好,妹妹!”佐藤二郎神情激动的道。 佐藤香转而看向林昆说:“我们同时放人,一点一点的走过来!” 林昆道:“好!”说着,向前推了一把佐藤二郎,手里握着白色的沙漠之鹰,对准了佐藤二郎的背心,“过去!” 佐藤二郎跛着脚,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同时另一边,楚静瑶牵着澄澄的手,也一步一步的走过来,楚静瑶和澄澄回头,泪光楚楚的看向秦雪。 秦雪脸上笑容平静,目光深邃的看过来,又依依不舍的望向对面的林昆,那一份潜藏在心底的情愫,从未说出来,可能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她悄然的闭上眼睛,一颗晶莹的泪珠淌下…… 满腔无法压抑的话语,这一刻化作了一声喝喊,“林昆!” 所有人目光不由的向秦雪看过来,她合上双眼,泪水流下。 “我喜欢你!” 空荡荡的废弃工厂里回荡着余音,“好好对静瑶和澄澄!” 楚静瑶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心里更是苦涩难明,不是因为吃醋。 佐藤二郎此时正好和楚静瑶擦肩而过,心底顿时也是咯噔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