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八章:易容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易容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易容 挂了电话,林昆从房间里出来,正好碰上刚刚洗完脸的八指,八指顿时一声我操,掏出了双筒猎枪就顶在了林昆的脑门上。 随后,嘴里头大骂道:“md,佐藤二郎,你可真够牛逼啊!都这么一副逼德性了,还能逃的开,还敢从昆子的房间出来!” 说着,八指上下打量了一眼身上血迹斑斑,一脸狼狈的‘佐藤二郎’。 楼下的几个人闻声,全都疑惑的向楼上望,佐藤二郎这会儿不是正蜷缩在客厅的一角么,一身凄惨的模样,嘴里头还塞着八指的臭袜子,闻言也是一脸疑惑的向楼上看去。 只有司蓉儿坐在餐桌旁,捂着嘴咯咯的笑了起来,紧挨着她的‘林昆’也是露出了笑容,不过要比这丫头委婉的多。 “蓉儿,怎么回事啊?”姜夔生看着司蓉儿问,似乎猜到了什么。 余志坚和龙大相也一起看向司蓉儿,等待这小丫头的答案呢。 楼上,佐藤二郎轻轻的用手拨开龙大相那两杆杀人利器,笑着说:“你这么激动干嘛,看来蓉儿的易容术又有进步。” “什么?” 八指眼睛眨巴了两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昆子,真有你的!” 说着,一把揽过来林昆的肩膀,然后抱着他的脑袋左看看,右看看,最后大手掌一拍,惊赞道:“像,太像了,就连身材都一模一样,蓉儿可真是不简单啊,厉害厉害!” 林昆从楼上下来,现在应该说是佐藤二郎,八指那粗犷的大身板跟他站在一起,勾肩搭背的,看上去极度不协调。 楼下,司蓉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姜夔生只是习惯性的笑了一下,他对司蓉儿的易容绝技了解的还是比较深刻的。 龙大相和余志坚也只有上一次在中港市的时候,见识过一次,没想到这一次司蓉儿居然将林昆易容成了佐藤二郎,又将慕容白易容成了林昆,而且听楼上八指的叫唤劲儿,肯定是惟妙惟肖。 龙大相好奇的伸出手在眼前的‘林昆’的脸上捏了一把,慕容白疼的嘶了一声,满脸幽怨的说:“大相哥,你轻点。” 龙大相马上脸色一板,一本正经的说:“小白,你这表情可不对,你得细细体会你昆哥表情的精华,这样才能更像。” 慕容白眨巴了两下眼睛,认真琢磨起来。 林昆和八指从楼上走了下来,八指胳膊搭在林昆的肩膀上,笑哈哈的说:“这个小岛国佬怎么样,看上去欠揍不!?” 说完,几个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姜夔生笑着问司蓉儿,说:“蓉儿,你这易容还能改变身材?看来你的技艺又更进了一步,继续这么精进下去,未来华夏第一易容高手的名号,一定非你莫属!” 司蓉儿笑着说:“夔生哥,谢谢你的夸奖,我继续努力。” 这边,几个人都乐呵着,倒是缩在客厅墙角的佐藤二郎一脸懵逼,他嘴里头塞着八指的臭袜子,两颗眼珠子瞪的溜圆,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自己,是那么的惟妙惟肖。 隐隐的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佐藤二郎呜呜的乱叫唤了起来。 八指走过去,毫不客气的一脚踢在了他的身上,嚷道:“小鬼子,你呜呜的喊什么玩意儿,你八爷再整两条臭袜子给你尝尝?” 佐藤二郎的脑门顿时一黑,脸色铁青,这一下是吓的够呛啊。 易容成佐藤二郎的林昆走过来,一把扯掉了佐藤二郎嘴里的臭袜子,笑着说:“怎么,你有话要说?” 佐藤二郎看着面前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表情神态,说话的声音和调调,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他暗暗咬牙说:“即便你易容成了我的模样,我妹妹也是会把你识破的!” 林昆嘴角笑了一下,说:“我确实想过这种可能,要不你告诉告诉我,你和你妹妹之间有什么暗语,怎么样?” “你休想!”佐藤二郎咬牙切齿,宁死不屈。 林昆呵呵的一笑,冲身后的司蓉儿招手,道:“蓉儿,你过来一下。” “好的,昆哥。”司蓉儿笑着走过来,温柔动人的小脸,就像是邻家的小妹妹一样端庄贤淑,和蔼可亲。 林昆笑着对佐藤二郎说:“我只给你一次机会,你配合了,我就不折磨你,等我救回了老婆孩子,还可以放了你。” “如果你不配合,那就实在是抱歉了,你眼前的这个姑娘,她折磨起人的手段,可是有一千种一万种,保证让你生不如死。” 佐藤二郎面色铁青,目光恐惧,但还是咬牙强撑说:“你休想!” 司蓉儿笑盈盈的站了起来,“昆哥,等我一下,我去取东西。” 林昆笑着说:“蓉儿,我相信。” 司蓉儿向楼上走去,笑着说:“昆哥,你放心,我从来没失败过。” 林昆站起来,不再理会佐藤二郎,对其他人说:“我们赶紧吃,吃完了都去外面等着,场面可能太过血腥,会影响食欲。” 几个人赶紧坐下来吃饭,没一个觉得林昆是在开玩笑。 “啊!!!” “啊……” “啊!!!” …… 惨叫声,撕心离肺,又似穿透了喉咙,只用了十分钟,司蓉儿便打开门,笑着对林昆招手说:“林昆哥,他肯说了。” 五分钟后,吉普车出发,按照佐藤香的要求,这一次只允许林昆一个人带着佐藤二郎到废弃的工厂交易,慕容白开车,林昆被五花大绑的放在车后面,临走前司蓉儿还特意的给林昆补了补妆,身上的伤口伪造的就和真的一模一样。 将近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吉普车终于开到了目的地,周围一片荒芜,许多的高矮不一的民房被拆的一片破破烂烂,还有那一片一片的废弃工厂,周围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慕容白从车上跳了下来,嘴里叼上根雪茄,他现在易容成了林昆的模样,神态也是极其的相似,打开车后门,将易容成佐藤二郎的林昆给拽了下来。 司蓉儿等人单独开了一辆普通的面包车,距离目的地两公里的地方便找了一个隐蔽的地点藏了起来,怕被佐藤香发现。 佐藤香这个女人,陆婷给过的资料显示,是一个十分激进的女人,惹怒了她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真要是被发现没有按照她要求来,她很有可能一怒之下同归于尽。 林昆拽着佐藤二郎踉踉跄跄的就走进了工厂的大院,刚走到大院的中间,突然一声枪响,一颗子弹射在了林昆的面前。 林昆停下,在对面的被拆的破破烂烂的一栋房子的二楼上,站着一个一身黑衣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佐藤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