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七章:真相一角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真相一角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真相一角 “你们认识我?” 蓝颖笑盈盈的走过来,站在楚静瑶和秦雪的面前,脸上满是那傲娇的表情,和那么一副戏子骨子里的矫揉造作。 秦雪和楚静瑶看着蓝颖,眼神里闪过一丝惊讶,这个最近绯闻层出不穷,甚至和林昆也攀上绯闻的女人,居然和…… 楚静瑶和秦雪,目光同时看向了另一边的佐藤香,她们居然是一伙的! “嗯,你们两个长的都很漂亮,可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蓝颖笑呵呵的说道,声音里却带着一股阴森之意。 这才是她的本来面目吧,荧幕前那个温柔美丽的蓝颖,只是一个虚伪的空壳而已。 佐藤香站在一旁,语气冷冰冰的冲蓝颖说道:“够了,说正事吧。” 蓝颖回过头,笑着说:“佐藤女士,你要的消息,我已经打探到了,贵兄长此时就在林昆手里,受了伤但还活着。” 说着,向前凑近了一步,眼睛微微一眯,小声的道:“不过,你想好了确定要这么做么?这可是背叛国家的行为!” “哼!” 佐藤香冷哼一声,道:“蓝女士,作为上下级的关系,你好像没有任何权力在这里指责我,难不成你想要造反么?” “我为了救我的兄长,也是为了帝国的利益考虑,我兄长是岛国最顶尖的忍者佣兵,他对帝国的意义超乎想象!” 啪啪啪! 蓝颖笑盈盈的鼓掌,倒是一副很温顺的样子呢,“好一个‘超乎想象’,这次行动对于帝国的利益可是相当重要的,结果你们兄妹两个,却没有完成任务,还搭上了那么多人的性命。” “我想说的是,帝国方面对你们兄妹俩的无能,是否会容忍呢?你兄长是岛国最强的忍者佣兵,可真就是岛国第一人么?华夏有句老话,山外有山人外人有人,高手还是在民间呢。” 蓝颖咯咯的冷笑起来,看向佐藤香的目光里充满了挑衅。 “你找死!” 佐藤香手上突然出现了一把匕首,向着蓝颖划了过来,蓝颖不躲也不闪,一双眼睛目光平静的看着恼羞成怒的佐藤香。 唰! 匕首抵在了蓝颖的脖子上,雪白的脖颈,森海闪烁着白光的精美匕首,这匕首倒不像是杀人的凶器,而是艺术品。 佐藤香的手在发抖,眼神里的凶光也在颤抖,她紧咬着牙关,脸上那白皙的皮肤绷紧。 “怎么,下不了手?” 蓝颖毫不畏惧的笑道,接着幽幽的道:“十年前我就来华夏了,岛国对我一直暗中悉心栽培,我成了这里的公众人物,我知道了更多的消息,我攀上了达官贵人,我向岛国提供了无数有价值的情报,我的功劳都被暗暗的记下……” “杀了我?呵呵,只怕你马上就会变成岛国的通缉犯,一个诛杀精英情报员的叛徒,为了自己的兄长违背国家的叛徒!” 一字一句,生硬的刺入心上,佐藤香一把将匕首收了下来,冲着蓝颖怒喊一声:“滚,你这个贱人,马上给我滚!” 蓝颖却是微笑着坐了下来,不羞不恼,倒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向眼前的篝火堆里添了一把干柴,脸庞映在那篝火的光芒下。 “我已经和国家情报系统取得了联系,我暂时和你们待在一起,到时候会人来接应我们离开华夏,我已经暴露了,继续留在这里必死无疑,嗨,可惜了我那蒸蒸日上的演艺生涯了。” 佐藤香将匕首收好,听了蓝颖的话,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犹豫片刻之后,还是忍不住的问道:“你真的和情报系统取得了联系?” 蓝颖笑呵呵的说:“不信就算了,我可没耐心跟你解释。” “你!!!” 佐藤香要发怒,她可一直都不怎么待见蓝颖这个娘们,一身浓浓的胭脂水粉气,工于演技,令人难以分出真伪。 “佐藤香女士,最好把你的暴脾气收敛一下,组织上可是说过,你如果能成功的护送我和接应的人接应,可以考虑将功补过,你们兄妹一向自大惯了,不过看在之前没少立功的份儿上,组织应该会对你们宽大处理的。” 蓝颖仰起头,看着佐藤香,笑着说:“我到时候还有一票的权力哦,替你们说点好话,说不定你们兄妹还可以活命。” “你!” 佐藤香咬牙切齿,却也是无计可施,“你到底想怎么样?” 蓝颖笑呵呵的说:“我就是喜欢你这样一副求我的样子,像一只可怜的小狗,不不不,还是一直喜欢摆着臭脸的小狗,咯咯……” …… 天色,渐渐拉开了黎明的一角,蓝颖和那两名手下已经靠在墙角睡了过去,佐藤香却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不远处的秦雪抱着怀里的澄澄迷糊的睡了过去,楚静瑶也没睡。 佐藤香看了楚静瑶一眼,那满是冰冷杀气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玩味,她踩着皮靴走了过来,坐在楚静瑶身旁不远处。 “你还记得我么?”佐藤香笑着说,阴森的脸上漾起一丝玩味。 “你?”楚静瑶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岛国女人,想了想,想了又想,实在是一点印象也没有,摇了摇头。 “差不多五年前吧,我去过中港市,匆匆的我看过你一眼。就在前两天,我调查过你的底细,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个富家千金。” 佐藤香笑着说:“你们这些富家千金的命真是好啊,一出生就是含着金汤匙,不用像我们这些苦命的孩子,为了生存而挣扎。” 楚静瑶没有说话,听闻佐藤香的话,又开始仔细的回想,五年前,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女人,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算了。” 佐藤香看了一眼正在思索回忆的楚静瑶,淡淡的笑着说:“当时你醉的跟一摊烂泥一样,被一群小混混堵在巷子里,我只是从你的面前一闪而过,你能记住我才怪了呢。” “你……” 楚静瑶的眼中突然充满了惊讶,甚是闪烁过了一丝期盼。 佐藤香似乎瞧出了她的心事,目光落在了睡着了的澄澄脸上,玩味的笑道:“这么一个可爱的孩子,就是不知道父亲是谁,很有可能是那一群小流氓强x了你之后留的种呢。” “不可能!” 楚静瑶暗暗咬牙,五年前的那个夜晚,她已经很模糊了,但依稀能够记住那些丑恶的嘴脸,那群小流氓跟着自己从酒吧里出来,然后把自己强行拽到了巷子里,然后…… 什么都不记得了。 酒精太过猛烈,和内心的悲伤搅合在一起,将那一段回忆完全抹掉了。 “你就不记得有人跌跌撞撞的跑进了巷子,然后……” 佐藤香故意拖长了音调,看着楚静瑶脸上的表情变化,她觉得这样勾起人的好奇,却不告诉对方答案很好玩,有一种折磨人的快感。 “那个人……”楚静瑶看着佐藤香说:“那个人到底是谁?” 佐藤香呵呵笑道:“是谁?我想应该就是这个小男孩的爸爸吧。” “你……”楚静瑶情绪有些激动起来,这么多年来,她虽然一直不在乎澄澄的父亲是谁,甚至林昆出现以后,她更加的不在乎孩子的父亲是谁了,可究其根本,人的内心都是有渴望真相的一幕,不管怎么样,那个人都是澄澄的爸爸。 答案似乎就在面前了,就算是了为了孩子负责,也要知道。 “想知道么?”佐藤香笑着说,眸光里闪烁着狡猾得意。 “想……” 楚静瑶热切的道,但一看佐藤香脸上的表情,马上又一副淡然的口吻改口道:“你不说就算了,别指望我会求你。” “哦?” 佐藤香更加的玩味起来,眼前的这个女人不愧是一个有头脑的女强人,她又笑着谆谆利诱说:“你就不想知道是谁给你种下的种子,生了这么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嗯?” 楚静瑶干脆闭上了眼睛,不再搭理这个无聊的女人,佐藤香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笑着说:“好吧,算是被你看穿了,不过人质的交换,我只让姓林的选两个,你说他会选谁呢?” “孩子是一定要选的吧,我的调查显示,他对孩子的感情似乎很真,不过也不排除是看在孩子他妈漂亮的份儿上。” “不过,和你在一起的这位,似乎和他也有不少的暧昧,两人应该是心照不宣吧,你对面的这位姑娘也喜欢他吧。” “哎,这可真是好玩,你和她是朋友,她却喜欢你的男朋友,可真是防火防盗防闺蜜,那姓林的也真是艳福不浅呢。” 接下来,不管佐藤香怎么说,楚静瑶都是一副合上了眼睛,丝毫不为所动的模样,佐藤香也实在觉得无聊,正好外面的天空已经破晓,继续留在燕京恐怕是凶多吉少,当下最重要的就是赶紧交换完人质把哥哥救回来,然后赶紧离开。 佐藤香一个人走出了废弃的厂房,呼吸着外面的冷空气,手机拨了出去,只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对面传来了林昆的声音。 佐藤香呵呵一笑:“怎么样姓林的,着急了吧,一会儿我会把交换的地点发给你,你要是敢耍什么花样,就等着给你的老婆孩子收尸吧,不要怪我没警告过你,记住了。” “他们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或者少一根毫毛,我保证杀了你们全家,记住,是你们的全家,而不是你们兄妹俩。” 电话里,林昆的声音沉稳而阴森,透着一股摄人心魄的寒冷。 佐藤香的心底不由的一道冷气划过,脸上的表情微微的怔了一下,接着笑着说:“好狂妄的口气,我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