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六章:方案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方案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方案 夜,无限被拖长,像一壶发酵了的老酒,令人醉的无所适从…… 慕容白和司蓉儿已经处理好了佐藤二郎的伤口,这孙子浑身上下血淋淋的,伤的极重,不过暂时还不至于死掉。 司蓉儿站起来,向林昆看过来,用眼神询问意见,林昆说:“先把他带进屋里,别让他死了,他现在还有点剩余价值。” “哈,哈哈,哈哈哈!” 佐藤二郎面色苍白,模样虚弱,但嘴里头还是猖狂的笑,“支那人,不敢把我怎么样吧,哼,我要是死了,你的老婆孩子也得完蛋!” 林昆向慕容白递了个眼神,慕容白马上掏出衣袖里藏着的锥刀,唰唰唰的果断的三刀冲佐藤二郎的身上捅了下来。 佐藤二郎脸色一绷,疼的想要尖叫,慕容白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嘴角噙着斯文的微笑,语气却是阴森入骨的道:“不让你死,但我可以用一千种方法折磨你,你最好给我乖乖的闭嘴。” 慕容白扯着佐藤二郎就往屋里走,路过林昆身边的时候,林昆冲司蓉儿递了个眼神,司蓉儿留了下来,坐在林昆身旁。 司蓉儿看着林昆忧愁的模样,心里有些不忍,说:“林昆哥,想到什么办法了么?” 林昆笑着点点头,道:“算是吧,不过不知道能不能蒙混过去。” 司蓉儿道:“什么办法?” 林昆道:“易容术。” 司蓉儿眼睛马上一亮,道:“这……林昆哥,交给我!”回过头看了一眼被拖进屋里的佐藤二郎,“那他呢?” 林昆道:“暂时先留着,那佐藤香是一个狡猾的人,万一要是被她识破了,留着佐藤二郎也算是最后一个筹码。” 司蓉儿隐隐有些担心的说:“那要是被佐藤香发现,她要鱼死网破怎么办?” 林昆深呼一口气,道:“可我也没有别的办法,毕竟人在她的手上。” 司蓉儿沉默下来,事实摆在这儿了,也只能铤而走险的一试。 司蓉儿回过头看着佐藤二郎,思索起来,林昆道:“蓉儿,你在想什么?” 司蓉儿道:“我在想用谁易容成他的模样比较合适。” 林昆笑着说:“就用我吧。身材上我比佐藤二郎高,这个你有办法解决么?” 司蓉儿道:“有倒是有,只不过你恐怕要承受太多的痛苦。我需要用钢针扎入你的穴位,一点一点的塑造身型,而且你比佐藤二郎高上不少,这样压缩下来的话,恐怕……” 林昆笑着说:“傻丫头,你昆哥是那种怕疼的人么?小白和我的身材倒是有些像,你就把小白易容成我的模样吧。” “嗯,好。” …… 朱家大院里,朱老晚上去参加了国宴,不过早早的就回来了,他年岁大了,也经不起折腾了,每年的国宴只是象征的去走一个过场,在全国观众的面前作为革命元老的后人露露脸。 再加上现在对外宣传有伤在身,那些老家伙们想劝他留下来多喝两口酒,也是不好意思挽留了。 回到家,朱老就准备收拾躺下了,晚上喝了一点的酒,太长时间没喝了,这冷不丁的一喝,脑袋倒是晕的厉害。 朱老躺在火炕上,迷蒙着眼睛笑着对老管家说:“小管啊,你说小林明天会不会登门来给我拜年,应该会吧?” 朱老年纪大了,晚上有时候下地不方便,老管家就一直陪在他屋里,说是朱家的打总管,其实他倒更像是朱老的儿子。 老管家正在整理临时搭起的小床上,笑着说:“朱老,您这么说呀,就是希望小林明天来,没什么事,小林一定会来的。” 朱老突然想起了什么,说:“对了,小管啊,你马上给周卫国打电话,问问今天晚上的行动怎么样,我孙他平安吧。” 老管家笑着说:“好嘞,我这就打。”掏出手机给周卫国拨了出去,电话很快便接通了,官至周卫国这种高度,身边至少都是带两部电话,一部是办公的,另一部是私人的。 老管家笑着说:“周处长,新年快乐啊,朱老让我问您一声,今天晚上特别行动处的任务……” 老管家的话不等说完,周卫国就笑着打断道:“大总管,您跟朱老汇报一下,今天晚上的行动一切顺利,林昆大功一件!” 老管家笑着说:“好,那我这就跟朱老汇报。” “只是……” 周卫国有些犹豫的说:“林昆的女朋友被岛国的特工抓走了。” “啥!?” 老管家惊讶了一声。 电话挂断了,朱老马上问道:“小管,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林昆他……” 老管家笑着说:“朱老,您别担心,林昆没事,任务有惊无险的完成,岛国的特工被打的落花流水,只是……” 朱老坐了起来,皱起眉头道:“有话快说,想憋死我啊!” 老管家道:“发生了一点意外,静瑶姑娘和澄澄,还有小秦姑娘,被岛国的特工绑架了。” “什么!?”朱老脸色一紧,却是皱起了眉头有些发愁起来。 老管家马上安慰说:“不过朱老您放心,小林一定有办法解决的,岛国方面也有人质在他的手上,双方会互相交换人质。” “嗯。” 朱老点点头,看着老管家说:“这样倒也还好,小管啊,你等再和周卫国沟通一下,要尽一切的可能帮助林昆。” 老管家道:“知道了,朱老!” 燕京城,边缘地带的一个荒废的工厂里,周围的一片区域年轻刚谈完拆迁,偌大的皇城已经越来越容不下高速发展下,日益涌进的人群,不得不一直向周围的地界上扩建。 三环扩到了四环,四环又扩到了五环,五环之外怕是还要再扩…… 工厂内一片狼藉,年前的拆迁刚刚进行了一半,佐藤香带着两名手下,围坐在一摊篝火旁,地上散乱着一些干粮吃食。 不远处秦雪、楚静瑶、澄澄三个人被绑在了一起,天寒地冻,秦雪和楚静瑶将澄澄夹在中间取暖,小家伙倒是很坚强,从开始到现在一点也没哭,而且还安慰楚静瑶和秦雪不要害怕。 一下子,倒真成长了小男子汉。 楚静瑶和秦雪的内心一阵的感动,秦雪笑着说:“静瑶,看来林昆对澄澄的影响还是蛮大的。” 楚静瑶笑了,没说什么,但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时,工厂的外面亮起了车灯,佐藤香和两名手下马上拿起了枪,这两名手下也是女的,三人同样一副打扮,紧绷的牛仔裤和夹克。 外面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走进来,脚上的皮靴踩在水泥地面上发出一阵噔噔噔的声音。 秦雪和楚静瑶同时循声看过去,两个人脸上的表情突然一惊讶,居然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