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娃娃亲 - 神兵奶爸

第一百零三章:娃娃亲

第一百零三章:娃娃亲 耿军狄是个豪气冲天的主儿,他这种人放在华夏的古代,要么是打家劫舍的绿林好汉,要么是官府里行侠仗义的捕快,现在这个社会他当了公安局的副局长,也算是实至名归。 今天的事儿,让耿军狄认准了林昆,认准了这是一条汉子,是一个可教之人,耿军狄平时就喜欢交朋友,但真正能入得了他法眼的少之甚少。 快到傍晚的时候,耿军狄带着女儿耿乐乐从外面回来,爷俩回了趟自己的房间,把购物的东西送回去,然后便来到了林昆和澄澄的房间外。 咚咚咚…… “谁啊?”林昆正在给澄澄讲故事,听到敲门声冲门外问了一声。 “是我,老耿啊。”门外传来耿军狄的声音。 “老耿?”林昆兀自的疑惑了一句,马上就想到了耿军狄,没想到他喜欢这么自称自己,林昆走过去开门,看到门外的爷俩后笑着道:“快进来。” 耿军狄带着耿乐乐进来,澄澄见到了耿乐乐之后,脸上的表情有些记仇,耿乐乐也好似跟澄澄不怎么对付,两个小家伙还在为刚才在人工湖岸边的事儿暗暗较劲呢,澄澄他说爸爸杀了一条鳄鱼,耿乐乐偏说澄澄说谎。小孩子的世界就是那么简单,高兴不高兴的都写在了脸上。 林昆和耿军狄两个大人说话,两个小家伙却谁也不理谁,林昆和耿军狄说了几句客套话之后,耿军狄突然对耿乐乐说:“乐乐,你应该向澄澄道歉呢。” 耿乐乐不服气,“为什么呀?” 耿军狄笑着说:“因为你冤枉澄澄了,你林叔叔本来杀死的就是条鳄鱼。”在外人面前耿军狄的气场总是很雄厚,可在自己的女儿面前,他这个大男人却是异常的温柔。 耿乐乐一撇嘴,“我不信!” 澄澄也是一撇嘴道:“你爱信不信,反正我爸爸杀死的就是条大鳄鱼!” 林昆这时出来打圆场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小家伙别争了,你们俩谁都不用向谁道歉,你们俩个都有错。” 两个小家伙同时看向林昆,耿军狄也看向林昆。 林昆先是看着耿乐乐说:“乐乐,叔叔在湖底杀死的确实是一条鳄鱼,你信不信叔叔的?” 耿乐乐惊疑着不说话,耿军狄马上冲女儿说:“乐乐,你林昆叔叔不能骗你的。” 小丫头这才哦了一声,算是相信了。 林昆又对脸上有些小得意的澄澄说:“澄澄,爸爸杀死的是条鳄鱼不假,不过那鳄鱼可没有十多米长,根据爸爸在水底的观察,也就五米多长吧。” 澄澄撅撅嘴,小脸上有些歉意。 林昆笑着说:“所以呀,你们俩谁都不用向谁道歉,澄澄以后记住别再吹牛皮了。” 澄澄低着头哦了一声。 耿军狄对耿乐乐笑着说:“乐乐,你以后也记住了,别的小朋友说话的时候,你不能马上就说人家撒谎,说人家撒谎之前,必须要有证据。” 耿乐乐也哦了一声。 耿军狄笑着对两个小家伙说:“行了,你们两个小家伙也别都闷着了,一起玩吧。” 说完,耿军狄又看向林昆,尽管他心里已经知道林昆杀死的是条鳄鱼,但从林昆的嘴里亲口说出来,他还是抑制不住的惊讶,冲林昆竖起了大拇指。 耿军狄带着乐乐来找林昆和澄澄,不是光为了聊天,而是想请林昆和澄澄吃饭,耿军狄在心里很器重林昆,他的性子就是这样,看上谁了就主动和谁交朋友,不过这么多年来,还真没见得几个他真正看的上的。 林昆自然没理由拒绝耿军狄的好意,两个人领着澄澄和耿乐乐就到了黑山镇街上的一家地道老菜馆吃晚饭,处在旅游风景区中,黑山镇上的饭店、旅店没有一家生意不好的,幸亏耿军狄提前在这订了包间,要不是此时正赶上了吃饭的点儿,他们两个大人两个小孩还真没地儿坐。 包间的规格很高,虽然没问价钱,但林昆心里知道,这儿的消费肯定不能低了,落座之后他笑着冲耿军狄说:“耿哥,这可让你破费了。” 耿军狄笑着说:“林昆兄弟,你这话就差矣了,咱们兄弟吃顿饭什么破费不破费的,我就是觉得咱俩肯定投脾性,所以叫你出来吃顿饭,你要是说破费不破费的,那可就见外了。” 林昆左右看了看包间,笑着说:“耿哥,吃饭就吃饭,你这规格整的有点高啊。” 耿军狄笑着说:“你小子就别臭美了,以为我这是为你准备的呢,我这是为了我的宝贝女儿和我的澄澄大侄子准备的,咱俩都算是借光了,要真就咱俩单独喝酒,随便找个街边的大排档就行了,还带你来这儿?” 林昆哈哈笑道:“耿哥说的对,咱们这都是跟着两个小鬼头占了光。”说着林昆仔细的端量了一下耿乐乐,“耿哥,乐乐长的可是比你强多了,是像嫂子了吧?” 耿军狄故意把脸一板,道:“你小子真不会说话,这是我的亲闺女,长的当然是像我了,不信你再好好的看看,看看我姑娘的五官和眉目,是不是大多都像我?” 林昆仔细的比较了一下,耿军狄说的还真没错,他故意点了点头,开玩笑道:“耿哥,我相信了,乐乐确实是你亲生的,没想到你的五官拼凑起来,还是个大美女呢。” 耿军狄哈哈笑道:“行了,林昆兄弟,你就别开我玩笑了。”说着仔细看向澄澄,道:“我澄澄大侄子长的也不错,我可听我们家乐乐说了,说澄澄是他们班级里最漂亮的小男生……” 耿乐乐突然小孩子害羞的道:“爸爸!你胡说什么呢,我可从来没说过!”小丫头的脸一下子通红起来。 林昆笑着接茬道:“我儿子长的像他妈。” 耿军狄仔细的端量了一下澄澄,笑着说:“谁说的,我看我大侄子长的就挺像你的嘛,你看看那眼睛,还有那鼻梁,尤其那对眉毛……” 耿军狄这么一说,林昆不由的就观察起来,之前他可真没在意过这事,毕竟澄澄不是他亲生的,怎么可能长的像他,但仔细的一端量比对,澄澄长的确实和自己有些相似,林昆心里不由的诧异,暗说有点意思。 “林昆兄弟,要不我看咱俩就提前噶个亲家得了,我姑娘将来肯定是个大美女,要是真给你家做了儿媳妇,你儿子我大侄子肯定不亏啊!”耿军狄哈哈笑着说。 “我看行!”林昆笑着答应,全当是开玩笑,要等这两个孩子长大结婚,至少还得等个二十多年,二十多年以后的事什么样,谁能说的清楚。 “爸爸……”耿乐乐小脸通红,不满的冲耿军狄嘟囔了一声。 “爸爸……”澄澄的小脸也不由的红了起来,虽然是男孩子,可越是小孩子,心底就越容易害羞,现在的孩子思想都成熟的早,也都知道结婚是啥意思。 看着两个小孩子害羞的模样,林昆和耿军狄又是哈哈的笑了起来…… 两个大老爷们,两个五岁大的孩子,一共四个人,餐桌上却摆满了足够十四个人吃的东西,东西都上齐了之后,耿军狄又额外的点了一瓶茅台,拿了两个杯子跟林昆分上。 林昆喝惯了漠北的烈酒,再喝这种口感柔和的名酒,属于百喝不醉型的,耿军狄在酒桌上绝对算是个老油子了,不是因为他这人喜欢吃吃喝喝,而是处在他这个位置上,想没有应酬那是不可能的,这也是目前华夏官场上的一种通病,都说生意是酒桌上谈的,官场也差不多。 酒桌上老油子归老油子,但耿军狄绝对没跟林昆整那些虚头巴脑的,一杯酒端起来必须干了,也不说太多的没用的话,所谓当着真人不说话假话,真心想要交一个人的时候,其他那些虚头巴脑的根本用不上。 林昆也十分欣赏耿军狄的爽快,以及今天在人工湖的时候所表现出的气魄,林昆看人一向准确的很,耿军狄绝对是一个可以掏心窝子交的人。 这边林昆和耿军狄两人推杯换盏,碍于两个孩子在场,没整的太过激烈,另一边两个孩子在那儿玩到了一起,瞧两个小家伙的热乎劲儿,倒真有点娃娃亲的味道,林昆和耿军狄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老菜馆的门外,赵猛一身便装的站在墙根,几个贼眉鼠眼的小青年围在他跟前,站在他对面为首的小青年向他汇报道:“猛爷,那人在里面呢。” 赵猛脸色阴沉,左半边脸高高肿着,冲几个小青年道:“你们几个机灵点,下手的时候掌握点分寸,断胳膊断腿都行,就是别给整断气了。” “猛爷,你就放心吧,咱们哥几个办事你还不放心!”为首的小青年阴森森的道。 “好,这件事你们办的漂亮了,你们之前做的那些脏事儿,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要是办的不漂亮……”赵猛冷冷的一笑,几个小青年顿时脸色一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