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五章:一换二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一换二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一换二 兵工厂的周围一片荒芜,零星惨淡的灯光,偶尔天空炸响的烟花,五颜六色,在这一片空荡荡的夜空中,却是如此寂寞。 而在远处那一片灯火璀璨的繁华之地,空中的烟花此消彼长,连成一片,五颜六色的烟花像是争先怒放的花朵一样,层出不穷。 兵工厂附近的一座简陋的小院内,两个十多岁大的孩子,手里捏着烟花和小鞭,互相怔怔的出神,他们刚才听到了枪声,那声音和普通的鞭炮声不一样,两个孩子哪里知道,互相咧嘴笑了笑,小女孩说:“哥哥,那声音真响呢!” 砰! 小女孩的话音刚落,便有人踢开了小院那简陋的大门,两个一身黑衣的男人,气喘吁吁,扶着一个同样一身黑衣的男人。 中间的黑衣男人嘴角淌着血,其中一个扶着的黑衣男人用蹩脚的中文低声的喝喊一句:“别出声,否则我杀了你们!” 两个孩子愣住,但马上便惊吓的尖叫出声…… 嘭! 枪声响起…… 两个无辜的孩子倒在了冰冷的地上,屋里头的大人冲了出来,瞪大着眼睛看着倒在地上的孩子,赤手空拳的扑过来。 唰,唰唰…… 空气中冷光乍现,那岛国武士的短刀划破了这一方静谧的夜色,尸体倒在地上,血水慢慢的洇染开来,腥味弥漫。 兵工厂的危机暂时解除了,岛国这一次昂贵的行动失败,三大佣兵已经有两个死在了华夏,剩下的一个也被俘虏了。 至于其他的那些忍者特工,全都杀无赦。可惜的是,岛国神狙社的龟也大中和他的两个部下逃了,姜夔生和八指一心要去支援林昆,便没有紧追龟也大中。 林昆和八指等人没有马上离开,他们要等到国宴结束,特别行动处将人民大会堂那边部署的警力全部抽调过来。 差不多下半夜两点钟,特别行动处的所有警力到位,林昆开着吉普车,和八指等人离开,车上拉着身负重伤的佐藤二郎。 陆婷得知楚静瑶和澄澄以及秦雪被绑架的消息后,试图想要安慰林昆,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余志坚也跟着林昆一起走了,分别的时候和陆婷拥抱了一下,陆婷没有拒绝,但也没有迎合,只是静静的僵立着。 林昆开着车,坐在副驾座上的姜夔生,侧过脸问:“昆子,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林昆道:“陆婷那边会帮我们搜集信息,另外佐藤香既然想要我们用人质交换,就一定会主动打电话联络我们。” 姜夔生的独眼里凶光毕露,咬牙道:“这个岛国娘们,非杀了她不可!” 车的后座上坐着余志坚、慕容白、司蓉儿,后面那宽敞的后备箱里,拉着龙大相、八指还有被五花大绑的佐藤二郎。 佐藤二郎阴冷的笑着说:“姓林的,你虽然赢得了任务,但输了家人,哈哈哈,怎么样,心里难过了吧,心痛了吧!” 林昆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冲八指说:“让这小子闭嘴。” “嗯!” 八指脱下鞋,又脱掉了袜子,旁边的龙大相扇着鼻子说:“八哥,你快点把鞋穿上,这味儿太特么的刺激了!” 佐藤二郎黑着脸说:“你,你要干什么!” 八指咧嘴一笑,两只袜子摊成一个球,冲着佐藤二郎的嘴就塞了过去。 “八嘎,给我滚开!” 佐藤二郎扭着头躲闪,嘴巴紧闭。八指捏着他的下巴,一使劲儿,佐藤二郎顿时疼的张开了嘴,臭袜子马上塞了进去。 “呜呜呜……” 佐藤二郎两只眼睛一翻白,直接昏死了过去。 车子开回了小独楼,已经是下半夜三点钟了,大门外的那辆面包车,已经被特别行动处派人来清理了,但地上还残留着斑斑血渍。 林昆等人从车上下来,这时林昆兜里的电话又响了,是佐藤香打过来的,佐藤香声音阴狠的说:“我要听我哥的声音!” 林昆向八指示意一下,八指和龙大相将佐藤二郎从车上拖了下来,揪掉他嘴里头塞着的臭袜子,啪啪的两个大嘴巴子甩上去,佐藤二郎马上深呼一口气醒了过来。 林昆把电话递过来,佐藤二郎马上用日文冲电话里喊道:“香,不用担心我,有人质在手上,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 林昆把手机拿了回来,对佐藤香说:“我也要听听我的人的声音。” 佐藤香狡猾的笑道:“我们就算人质互换,你的手里只有一个人质,我的手里有三个人质,你只可以选一个!” 林昆暗暗咬牙,冷的道:“那你就等着替你的兄长收尸吧!” 说完,果断的挂了电话,他这是在赌,以他对岛国特工们的了解,他们一向崇尚的是武士道精神,誓死为天皇效忠。 佐藤香之所以肯抓住了楚静瑶、澄澄、秦雪,来要挟他交换人质,那就说明佐藤二郎在她心里的地位已然超越了天皇。 这是她的软肋。 也是林昆的赌注。 他手里只有一个佐藤二郎,而佐藤香的手里却有三个人。 林昆静静的站立,其余人全都看着他不出声,佐藤二郎阴笑道:“姓林的支那猪,你想要挟我妹妹,那是不……” “我去你妈的!” 不等佐藤二郎把话说完,林昆直接一脚踹向他的胸口,这一脚势大力沉,但不致死,佐藤二郎痛叫了一声,直接飞了出去。 呼通…… 摔在了小院的墙根,挣扎着抬起头,嘴里咳出了大滩的血迹。 佐藤二郎阴笑着想要再说话,沙漠之鹰的枪口,已经冷冷的指了过来,佐藤二郎微微一怔,冷笑道:“我就不信……” 咣! 枪响,震的人耳鼓发麻。 佐藤二郎啊的一声凄惨嚎叫,腿上被子弹穿透了一个大窟窿。 林昆面色冷峻,像是凝聚了万年的冰山一般,目光平静的看着他,佐藤二郎那不甘的目光和林昆对视了一眼,马上就害怕的缩了回去,此时此刻,他才真正的感到畏惧。 嗡,嗡…… 兜里的手机震动的响起来了,是佐藤香打过来的,佐藤香声音阴狠的说:“姓林的,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的底线,你可以用我哥哥交换两个人质,否则的话,我们就等着给彼此收尸吧!” “具体时间和地点等我通知,你要是敢耍什么花样,大不了我和你的老婆孩子还有你的小情人一起同归于尽!” 嘟嘟嘟…… 不等林昆说话,电话里响起了盲音。 八指等人看着林昆,余志坚说:“昆哥,那娘们怎么说?” 林昆深呼一口气,道:“她说等她通知,只能交换两个人。” 姜夔生阴狠的道:“md,臭女人!不行到时候我们强行救人!” 司蓉儿道:“夔生哥,那佐藤香不是个简单的女人,她到时候一定会做好一切防备,我们若是贸然行动,她肯定不惜鱼死网破。” 姜夔生看着司蓉儿,又转过头看了一眼墙角蜷缩着的佐藤二郎,道:“那怎么办?我们就凭那个废物去换两个人回来?” 八指叹了口气说:“两个人,换谁啊,就我对昆子的了解,他根本无法做出选择。”说完,望向了面色平静的林昆。 林昆望了一眼墙角的佐藤二郎,说:“蓉儿,先把他的伤包扎好,别让他死了。” 司蓉儿点了下头,说:“好的!”和慕容白一起过去处理佐藤二郎身上的伤口。 林昆对其他人说:“大家伙先回屋休息,具体的对策我来想。” “昆子,我陪你!”八指道。 “昆哥,我也陪你!”余志坚道。 其余人也要说话,林昆挥手拒绝道:“听我的,都去休息,我想一个人静静。” 几个人不情愿的回到屋里,林昆就一个人坐在窗台下面抽烟,这时兜里的手机又响了,是楚相国打过来的,林昆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接听了电话说:“楚叔,新年快乐!” 楚相国在电话里笑着说:“小林啊,你也新年快乐,我给静瑶打电话,她怎么没接?她和澄澄还有小雪都在干嘛呢?” 林昆说:“她们,她们都睡了。” 楚相国笑着说:“哦。小林,静瑶她们没给你添麻烦吧。” 林昆笑着说:“楚叔,没有。你和江姨在乡下怎么样?” 楚相国笑着说:“挺热闹的,来串门的亲戚很多,刚送走完最后一波。”说着,又幽幽的叹了口气,说:“人世常态啊,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林昆笑了笑,不知道该如何接话,楚相国又说:“小林,这是新年的第一天,楚叔能问你一句心里话么?” 林昆说:“楚叔,你说。” 楚相国道:“你对静瑶,还有澄澄,楚叔的意思是,你和静瑶……咳咳,我的意思是,你愿意延长合同么?楚叔愿意给你加薪。” 最后这一句话是半开玩笑说的,林昆笑了笑说:“楚叔,那你看延期多久合适?” 楚相国笑着说:“那就要看你的意思了,楚叔尊重你的想法。” 林昆笑着说:“那就无期吧,只要静瑶愿意,我没意见。” 楚相国哈哈笑道:“好!这个等你回到中港市再定,不过你可不能反悔啊小林!” 林昆脸上笑着,心里却是满满的愧疚,静瑶和澄澄还在那个岛国女特务的手里,最终结果怎么样,他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电话里这时又传来了江映霞的声音,“让小林跟小雪说一声,明天醒了给我打个电话,这闺女,出去了就不知道想妈。” 楚相国笑着说:“小林,你听到了么,你江姨想闺女了。” 林昆笑着说:“楚叔,你让江姨放心,等小雪醒了,我就让她回电话,你也替我向江姨带个好,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好,那我们就先不唠了,这么晚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嗯,再见楚叔。” 挂断了电话,林昆抬头仰望着夜空,烟花散去,渐渐稀疏,抽出一根叼在嘴上,手机里收到了无数条拜新年的短信,却是无论如何也提不起心情去看,自己的胸口此时就像是压上了一块大石头一样,不,应该说是压上了一座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