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章:西野勼尾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三十章:西野勼尾

第一千零三十章:西野勼尾 “呵呵,小子,或许你真的有一些本事,但是请你记住,我西野勼尾,可不是被你随随便便就干掉的冈司那废物!我们岛国三大的忍者佣兵,他这个第三,简直就是耻辱!” 暗处阴森的声音继续传来,带着一丝猖狂,现场的六名警卫员一脸紧张,枪口对着眼前看似实质化的人,手心里已经渗出冷汗。 林昆面色平静的看着眼前的幻象,暗暗用气机感应的周围,眉头不由的一皱,这混蛋掩饰的太好,居然发现不了他的真身。 “不要妄图找出我,我们岛国的忍术,其实你们华夏这些宵小能破解的了,今天你只有死!” 阴森森的声音落罢,半空中突然同时出现了无数把的手里剑,嗖嗖嗖的飞了过来,冷芒在半空中闪烁,化作一道虚影,向着林昆就扎了过来。 林昆脸上的一凛,身后的六名警卫已经被惊呆,这突然飞来的飞镖,速度快的几乎如同子弹一般,却要如何躲闪。 林昆左手半空中一挥,乌金光芒乍现,流露着一抹淡淡暗红色的鬼畜握在手中,他似乎根本就没打算躲,身体微微一躬,鬼畜挥舞在半空中。 顿时就听叮叮铛铛的一阵响动,呼啸而来的手里剑全都被弹开,半空中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虚影一闪,一个黑衣的忍者落了下来,摔在地上,嘴角淌着鲜血当场毙命。 “大家小心,这飞镖有剧毒!” 林昆看了一眼尸体,大声的喊道,同时右手一挥,流苏着银光的沙漠之鹰握在手中,比普通手枪足足大了三倍的枪身,枪口对着半空中咣咣咣的射出子弹,马上又有惨叫声传来。 半空中虚影晃动,接着便是三具尸体落在了地上。 “隐蔽!” 林昆大喊一声,六名警卫赶紧靠着墙角蹲好,他们前一秒钟刚刚闪开,紧接着便有手里剑铿铿铿的扎在他们刚刚站立的位置上。 六名警卫一身冷汗,其中一个人小声惊措的道:“这,这是碰上什么鬼了。” 六个人同时举着冲锋枪,一脸警惕紧张。 叮叮……铛! 林昆原地站着,并没有躲闪的意思,左手中的鬼畜格挡,右手的沙漠之鹰频频炸响,应声马上便有岛国忍者从半空中落下。 周围,一切短暂的平静了下来,林昆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讥诮说:“西野勼尾,你就这么点能耐了么,利用手下在这装神弄鬼,自己的本体藏着不敢动。” 说完,林昆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周围的环境,然后手中的沙漠之鹰突然巨响头顶上空,咣的一声墙上,又是一声惨叫。 又是一具尸体落了下来。 刚才,林昆刚刚进来的时候,感受不到这些藏在暗处的忍者,那是因为这些忍者将呼吸频率调到了气机感觉不到的频率。 刚才这些人手里的飞镖一甩,本身的呼吸频率马上加快,便被轻易的就感觉出来。 当然,这种气机感应的能力可不是每个人都有的,而是需要不断的在战场上提升自己,陷入无数次生死攸关的绝境,才被迫修炼出来的,除此之外,还要有一定的天赋。 简而言之一句话,高手都不是偶然的。 林昆静静的矗立着,仿佛一座屹立不倒的大山,暗中不时的还有手里剑飞出来,这些手里剑都是淬过毒液的,冷冽的光芒中,透发着一层绿芒,但凡被割破一丁点的皮肤,便马上见血封喉。 每当有手里剑飞过来,林昆都是果断的抬起鬼畜抵挡,那些精铁打造的手里剑,或是被弹开,或是直接被劈断。 但同时,林昆会马上追着手里剑飞来的方向,一颗子弹追过去。 咣! 枪声响,惨叫声响起,随后一身黑衣的尸体砰噔一声落地。 林昆嘴角淡淡的一笑,道:“西野勼尾,你怎么不说话了,难不成你就这么点能耐,只能让你手下的人送死?” “呵呵,照这么来看,你还不如冈司带劲儿!”林昆笑着揶揄道。 “都给我住手!”西野勼尾突然一声怒吼,暗中那时不时飞出的手里剑马上停下来了,西野勼尾声音阴冷的说:“哼,小子,没看出来,你居然能够气机感受周围的存在。” 林昆笑着道:“谢谢夸奖,这其实也没什么,你们岛国的忍者喜欢藏头不露尾,我要是没点对策,岂不任你宰割了?” 西野勼尾冷笑说:“就算你可以通过气机感应又能如何,你能感应的到我么?我的任务只是暂时在这里拖住你。” 林昆眉头轻轻一皱,脸上的表情紧张起来,佐藤二郎现在恐怕已经…… “呵呵,佐藤二郎君已经到达兵工厂的核心地位,我们这次的行动有两个计划,a计划把你们华夏新型武器的资料带走。b计划,如果带不走,就彻底的将这里炸为平地。” “哼,你们华夏虽然国大,但也是外强中干,我们岛国方圆之地,出的都是精锐的武士,我们大日民族,才配的上在这片广阔的土地上生存,而你们这群支那猪,只配做奴隶!” “呵呵……” 林昆嘴角冷笑,突然转过身,向着身后四点钟的方向,咣咣的就是两颗子弹射了出去。 暗中,西野勼尾那阴森森的声音轻轻的骇然一声,虚影一闪赶紧躲闪。 铿、铿! 子弹射入了墙中,溅起了一片的沙石,林昆咧嘴冷笑:“西野勼尾,狂妄是需要资本的,光有野心和自大,只会让自己成为笑话,我们华夏仁慈,却是同你们这群狼子野心的畜生,换不来任何的和平共荣,我今天就先教教你这个口出狂言的畜生怎么做人,你妈没教的,老子特么的教你!” 躲在墙角隐蔽的六名警卫也是一脸的愤怒,他们都是血性方刚的军人出身,面对暗处的这个混蛋的猖狂言语,也是怒火难忍。 “兄弟们,扫射!” 其中一名警卫开口,端起冲锋枪向着半空中便开始点射。 嗒嗒嗒…… 其余人马上也跟着点射,他们无法用气机感觉到暗处藏着的那些人,但刚才见林昆都是在半空中把那些忍者给打下来,想必这些忍者都是通过忍术躲在半空中。 弹壳哗啦啦的落在了地上…… 半空中紧接着传来惨叫,同时一阵的虚影闪动,那些通过忍术躲在半空中的忍者,接二连三的被子弹洞穿了身体。 尸体落下,血水洇染开来,六名警卫手中的冲锋枪宣泄着愤怒…… “停止射击!” 林昆急忙大喊,可已经晚了,嗖、嗖、嗖…… 空气中突然无数的手里剑飞了出来,向着那六名警卫就杀了过去。 六名警卫已经完全杀红了眼,冲锋枪的咆哮,遮掩了他们的六识感官,直到那淬着剧毒的手里剑,割断了其中一人的喉咙,其余人才意识到情况的危机…… 但,一切在这时都已经晚了,呼通,呼通呼通…… 六个人依次跪在了地上,喉咙断裂,那被剧毒感染的乌黑血液浓稠的流了出来,胸口上插着手里剑,剧烈的疼痛迅速麻痹了全身,眼睛瞪的大大的,不甘,终究还是死亡。 望着地上倒下的六具尸体,这六名警卫之前跟自己素未谋面,可并肩战斗过的就是战友,战友惨死,林昆内心的顿时一股难以阻挡的怒火喷发了出来,他红着眼眶,像一头发怒的凶兽! “啊!!!” 林昆怒吼一声,向前前方就冲了过去,右手的沙漠之鹰咣咣咣的炸响,应声便有岛国的黑衣忍者被洞穿身体毙命。 左手的挥出挥舞在半空中,那些企图握着手里剑向他袭击而来的黑衣忍者,或是被砍断了胳膊,或是直接被刺穿了心脏。 血腥至极,惨不忍睹。 突然,一滴血溅到了面前那个黑白衣服的忍者身上,那个西野勼尾通过忍者幻术制造出的幻影身上,那幻影虚闪了两下,马上化作一缕白眼,彭的一声消失了,留下一股浓浓的酸臭味。 林昆赶紧捂住鼻子,这时身后一把岛国武士用的短刀向他的背心扎过来,刀锋冷冽,杀气凛然,林昆快速的转过身。 手中的鬼畜迎着身后的短刀就划了过去,顿时就听叮铛的一声脆响,火星迸溅,紧接着鬼畜和短刀又叮叮铛铛的交击了十数下,林昆抓住时机,向着西野勼尾的脖子就剐了过去。 西野勼尾藏在面具后的嘴里一声阴森的笑,鬼畜顺着他的脖子剐下去的一瞬间,他整个人瞬间化作一道白烟消失了。 又是幻术…… 周围马上又有五六个黑衣的忍者向林昆扑了过来,一个个手里握着忍者到,另一只手里握着手里剑,嗖嗖嗖…… 手里剑飞了过来,紧跟着忍者刀又一起向林昆扎过来。 林昆边躲边格挡,一连弹飞了三把飞过来的手里剑,紧接着手中的沙漠之鹰冲着冲过来的五个人便毫不留情的开枪。 咣咣咣…… 子弹精准的穿透了四个人的头颅,最后一个人手中的短刀刚擎到半空,眼看着就要冲林昆的天灵盖扎下来,突然脖子处一凉,整个人瞬间僵硬住了,眼神里瞬间充满惊恐。 冷冰冰的枪口抵在这个忍者的喉结上,林昆脸上表情冷淡,手指扣动扳机,咣的一声枪响,这个忍者惨呼都没有发出来,喉咙已经被崩碎,整个人双脚离地,腾空倒飞出去。 身后又有冷冽的杀气袭来,林昆转过身,手中的沙漠之鹰继续炸响一般,子弹嗖嗖的射出,身穿黑白衣忍者服的西野勼尾,嘭嘭嘭的接连化作白烟消失,全都是幻术分身。 弹夹射空,林昆快速的换弹,动作精准娴熟,速度简直就是快到了极致,从退出弹夹到子弹重新上膛,紧紧只用了一秒钟的时间。 此时,身穿黑白忍者服的西野勼尾已经在一连串幻术分身的掩护下,真假难辨的来到了林昆的面前,手中的两柄忍者刀,交叉着向着林昆的双肩就扎了下来。 森绿色的刀芒,那是被剧毒浸染过的痕迹,眼看着刀锋就要落下,同时在这道身影的身后,又有两个幻影分别向林昆的心口和腰腹扎过来,三个人影里,一定有一个是真的。 只要那锋利森绿的刀锋,稍微的剐破一点的皮肤,林昆便会马上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