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六章:恶战前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恶战前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恶战前 枪身上裹着厚厚的外套,声音就和装了消音器差不多。 扑通…… 隔间里传来一声响动,似乎人中枪后倒在地上的身上,接着又是哗啦啦的一阵冲水声,估计是尸体压上了冲水的阀门。 吉泽美惠开心起来,脸上像是绽开了一朵嗜血的曼陀罗,她扯掉包裹在枪身上的外套,枪口举到嘴边吹了吹,得意道:“比我漂亮的女人,都得死,尤其是支那的女人!” 吉泽美惠转身向外面走去,刚走了两步,脸上的表情突然愣住,陆婷站在外面的水池旁,背对着她,透过锃亮的大玻璃冲她露出微笑。 笑容温暖怡人,可衬托在卫生间里略有暗淡的灯光下,看在刚刚以为自己枪杀了对方的吉泽美惠的眼里,却是说不出的惊悚骇然。 “你……” 吉泽美惠开口,目光里闪烁着惊疑不定,陆婷抢先一步开口,笑道:“美惠小姐,我们华夏是礼仪之邦,你一个记者随身带着枪,好像不太合适吧,刚才里面的枪声?” “我就再杀你一次!”吉泽美惠的嘴脸突然变的丑恶起来,举起手枪就准备向陆婷开火,咔哒,空气中一抹冷冰冰的机械声音,是充分枪打开保险的声音。 吉泽美惠脸上的表情一凛,腰间,一把冷冰冰的枪口已经抵上。 吉泽美惠暗暗的一咬牙,既然行动已经败露,那自己是否活着已经不重要了,依旧举起手枪就要向陆婷开火。 砰、砰! 接连的两声枪响,吉泽眯会身后的一名身穿迷彩服的女特远,两记精准的点射,子弹穿透的吉泽美惠的聊天膝盖。 而后,伸出手来,迅速的捂着吉泽美惠的嘴巴,吉泽美惠的惨叫声,被硬生生的捂进了肚子里,两只眼睛瞪的大大,脸上的表情痛苦而狰狞,鲜血瞬间膝盖蔓延出来…… 手枪掉落在了地上,蹿血的膝盖跪在了地上。 “不许动!” 外面又冲进来了两个女特员,两把冷冰冰的枪口抵在吉泽美惠的脑门上。 “哈哈,哈哈哈!” 吉泽美惠惨然的大笑起来,目光阴森森的瞪着陆婷,道:“原来,你们早有准备,不过你们还是失算了,哈哈!” 陆婷装作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眉头轻轻蹙起来,说:“是不是你们还有别的阴谋?” 吉泽美惠阴森的笑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不过,即便告诉你也没关系,你们现在就是知道我们的计划,也已经来不及了!” “比起你们华夏对东海领土的决心宣言,我想你们的武器宝库更重要吧,倘若你们的新式战斗武器被摧毁,东海发动起战争,你们华夏的胜算又有几何?呵呵……呵呵呵!” 陆婷皱起眉头,继续装作恍然不知的不模样,说:“照这么说,你们今天晚上在这里的行动只是一个幌子?” “算你聪明,这就是你们华夏成语里所说的,明修栈桥暗度陈仓。”吉泽美惠一脸的得意,说完闭上了眼睛说:“杀了我吧,我的任务已经完成,能够为天皇尽忠献身,是我的光荣。” 在场的三名女特工,脸上表情同时紧张了起来,她们并不知道特别行动处还有另外的安排,而陆婷这个时候也不能说,为了确保任务的秘密性,暂时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把她先关押下来。”陆婷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欲走,可又觉得这样似乎有些不妥,好歹也得让这吉泽美惠知道一下,咱们华夏的特工不是白痴,她们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殊不知早就被猜到了。 三名女特工应了一声,就准备把吉泽美惠押下去,这时陆婷突然笑呵呵的返回过来,微微的低下身在吉泽美惠的耳边小声说了句:“其实,军工厂那边,已经有人在把守了。” 吉泽美惠顿时睁开了眼睛,脸上的得意之色瞬间消散的无踪影,她看着陆婷,眼神里满是错愕,她想要开口再说话,陆婷这时目光一冷,抬手冲她的脖子狠狠的打下去。 吉泽美惠两眼一翻白,晕了过去。 陆婷甩了甩手,她是很少亲自动手的,不过为了不让吉泽美惠把事情继续说出来,她还是忍不住动了手,不过可真有点疼呢。 召开记者见面会的大厅里,两名一身西装人模鬼样的岛国男人着急了,他们分别是负责拍照和摄像的,但这只是表面。 他们和吉泽美惠一样,都是岛国秘密派遣过来的特工,执行的任务就是暗杀华夏发言的外交官,从而搅乱新闻发布会现场。 吉泽美惠已经离开十几分钟了,按照约定她五分钟就应该回来,肯定是出了什么纰漏,他们身上没有武器,如果吉泽美惠不回来,就凭他们两个想要暗杀华夏的发言官,简直是妄想。 现场的周围至少有三十名特种兵力! “怎么办?”两个岛国男人小声的窃窃,其中一个说道:“要不,我们出去一个人找找看,吉泽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另一个面色阴沉凝重,道:“我看事情有些不对劲儿。” “那我们……” “再等两分钟,不行赶紧撤,我们继续留在这,只能成为笑话,我们不能害的天皇没有面子!” “两位……” 两个岛国男人正在沟通着,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好听的女人声音。 两个岛国男人同时转过头,望着身后这个一身英姿飒爽的华夏女军官,两个岛国男人的脸上马上露出笑容,道:“美女,请问有什么指示。” 两个岛国男人躬身鞠躬,一副谦卑的模样。 陆婷笑着说:“吉泽美惠是两位的朋友吧,她刚才出了出了点小意外,想请两位过去看一下。” 两个岛国男人脸色顿时一阴沉,吉泽美惠果然是出事了,两人盯着陆婷的瞳孔中冷光一闪,刚要有所行动,腰间突然一冷。 身后,两把冷冰冰的枪口顶在腰间上,藏在包括牛大壮在内的两名特工的衣袖里,两个岛国男人顿时脸色僵硬起来。 陆婷笑着说:“配合一下,对我们谁都好,否则这儿这么多的记者,新闻马上就会报出,你们岛国意欲不轨的阴谋。” 两个岛国男人没了脾气,被两把枪顶着,跟在陆婷的身后走出来。 刚才和吉泽美惠聊天的那个美国记者,目光好奇的看过来,结果不见了吉泽美惠的身影,马上就想要上前来询问。 可此时,随着站在前面发言台上的女秘书宣布新闻发布会马上开始,现场的记者们马上向一起聚拢起来,这名美国男记者也被夹在了中间,一时间出不去。 夜空中看不见几颗星星,告诉的城市发展,以及工业带来的污染,让夜空越来越浑浊,月亮的光芒遮不住,漫天的烟花,声声不息的道出节日的欢庆。 春节联欢晚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林昆就已经开着吉普车向兵工厂赶过来,章老爷子所负责的兵工厂有多处地址,但涉及到最新式的秘密武器研制的,是在燕京市邻郊的一片僻静地界。 从外表来看,所谓的兵工厂就是一间普通的小兵工厂,如果不提前知道底细,谁也想不出,就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兵工厂内,居然是研制华夏最新式秘密武器的唯一生产地。 吉普车停在兵工厂的大门口,兵工厂里的戒备和往常一样,两名士兵看过了林昆的证件以后,敬了个军礼放行。 三天前,当得到岛国特工要针对新式秘密武器的时候,章老爷子就亲自的来兵工厂里对秘密武器的生产资料进行转移,可数据量太过庞大,而且其中的小细节太多,任何一个小失误,都可能导致新型秘密武器的生产失败。 最近几天,章老爷子几乎都在兵工厂中度过,可一直到今天晚上,该转移走的资料还是没能转移完,接下来只能靠安保了,希望林昆能带领手下的兄弟保护住兵工厂里宝贵资料。 林昆站在兵工厂的四周看了看,周围一片漆黑,少有人家,那些岛国特工应该就藏在暗处,等候一个行动的时机。 他们人数不一定很多,但是肯定各个都是高手,今天晚上的一战,将会是一场恶战,可惜事先没能掌握他们的人员资料。 林昆耳朵里带着的隐蔽式耳机里传来了八指的声音,“昆子,我们按照你说的,都已经在各个关键地方盯好了,目前没什么异样。” “嗯,好!” 林昆笑着答应一声:“辛苦了,任务完成了,请你们吃饭。” 八指道:“那是必须的。昆子,你知道那些岛国佬什么时候会行动么?” 林昆道:“暂时不知道,不过我推测应该是午夜十二点之后,当我们华夏新闻发布会顺利召开以后,他们这边就会动手。” 八指道:“为什么?” 林昆笑着说:“直觉。等我们华夏的新闻发布会顺利完成,说出去的话可就如泼出去的水,到时候如果兵工厂这边被毁,他们对我们华夏目前的军事实力的忌惮会减少很多。” “到时候岛国的背后有美国支撑,往东海派兵干扰,我华夏已经有言在先,誓要捍卫东海的领土权力,我们如果派兵,可能是米国和岛国希望看到的,可以借助战争谋取更大的利益。” “岛国希望和我们华夏冲突,是因为他们有米国撑腰,而米国希望我们华夏军事冲突,是因为他们想以此遏制我们华夏发展。” 八指听完,说:“嗯,有道理。” 这时,电话里又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是姜夔生,道:“那如果他们今天晚上破坏军工厂的任务失败了呢?” 林昆笑着说:“那他们只有老实的从东海退出去,我们华夏的新式常规秘密武器,是目前世界最顶级的水准,可以全方位覆盖海陆空,真要是打起来了,岛国占不到便宜,米国也会丢了面子。” 龙大相道:“靠,这么牛!” 余志坚道:“哼,要真是打起来了,我马上穿上军装回部队!” 林昆笑着说:“祝我们今天晚上顺利完成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