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耿军狄(2) - 神兵奶爸

第一百零二章:耿军狄(2)

第一百零二章:耿军狄(2) 枪口对枪口,这种场面绝对不单单剑拔弩张四个字所能形容,幼儿园一方的家长们全都神情凛然,他们一辈子都没见过真枪,一下子突然出现了这么多黑漆漆的枪口,他们害怕是正常的,不害怕反倒不正常了。 耿乐乐所表现出的从容,绝对令人大跌眼镜,一个刚刚五岁的小姑娘,在面对密密麻麻的枪口的情形下还能保持着一份淡定,这只有两种解释,一种是小孩子天真无邪根本就不知道手枪的威力,再有一种就是人家小姑娘从小就见惯了手枪,根据现实的情况来看,应当属于后者。 对面的民警们本来都是一副凶神恶煞的,老大被打了,他们这些做小弟的自然要愤怒,甚至这一刻他们看起来都不像是保人民平安的民警,倒更像是一群全副武装的匪人,当他们看到了耿乐乐聚在头顶的证件时,那证件就像是一面照妖镜,顿时让他们恢复了民警本来的面貌。 ——那是华夏二级警督的证件。 而他们的派出所所长,只是一个三级警司,跟人家的级别整整差了四道坎儿,可别小看了这四道坎儿,有些人折腾了一辈子也不见得能爬上两道坎儿。 在华夏的公安系统当中,级别上的压力绝对是强大的,所以这些民警一个个全都怔住了,本来已经化身成了凶残的狼,马上又都变成了小绵羊。 赵猛脸上的表情很不好看,他是土生土长的黑山镇人,在这儿也算得上是一霸,没想到今天吃了这么大的瘪,不过他脑袋反应的也够快,马上就冲耿军狄喊了一句:“你二级警督又怎样,这儿是黑山镇,不是你们中港市!” 赵猛这么一喊,他身后的那些民警们立即反应过来,常言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一个中港市的二级警督,在他们黑山镇来说还真就没什么威胁,不是好有句话么,县官不如现管,你在你的中港市再牛逼,在我们黑山镇也是光杆司令一个,有本事你能把你中港市的下属都调来? 于是,这些民警马上又恢复了‘狼性’的凶残,一个个脸上的表情立马变的凶戾起来,那黑漆漆的枪口又指向了耿军狄,“识相的话放老实点!” 有两个民警拿着手铐向耿军狄走了过来,耿军狄冷冷的一笑,丝毫不把这些民警放在眼里,等两个民警想要铐他的时候,突然就向两个民警甩了两个大耳刮子,耿军狄之前是警官学校里的尖子生,最擅长的科目就是擒拿格斗,这两个大耳刮子打的又狠又快,直接就把这两个民警打的懵了,其中一个人的手铐都被打的掉在了地上。 “信不信我真的开枪打死你!”赵猛从手下的民警手里拿了把枪过来,指向了耿军狄。 “呵呵,别整这些用不着的,看你小子这怂样,我就不信你敢开枪打死我。”耿军狄冷冷笑道:“你要真开枪打死我了,你肯定也活不了了。” 赵猛阴沉着脸,耿军狄说的没错,他确实没胆量冲耿军狄开枪,他想当强龙压不住的地头蛇,可人家现在根本不给他机会,还看中了他的弱点。 赵猛的心里一时间又气又火,同时又有些无可奈何,至少明面上他真不敢把耿军狄怎么样了。 周围围观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很快就围的水泄不通了,赵猛暗暗的一咬牙,冲耿军狄丢下一句狠话,道:“行,你有种,但别忘了这是我的地盘!”说完,脸色黑成了锅底色,甩身带着手下就挤出了人群。 耿军狄这边的事算是完了,旅游也没法继续了,经过了刚才的两件事一闹腾,所有的人都没了玩的心思,至少今天在黑山是没玩的心思了。 争取了大家的同意后,付国斌宣布马上回酒店,本来打算在黑山镇逗留两天的行程也发生了改变,所有家长都不想再继续在这玩了,所以定好了明天一早就离开,赶往下一个旅游的地点。 林昆跟着大部队刚要走,躺在地上的人工湖负责人却是跑了过来,一把揪住了林昆的衣服说:“你不能走!” 林昆疑惑的看着他说:“为啥呀?” 这人说:“你心里知道。” 林昆笑了笑,装傻道:“兄弟,我不知道。” 这人说:“你刚才干了什么好事你知道,你得留下来给我们景区一个交代。” 耿军狄看到了这边的情况,马上走了过来,气势汹汹的一把扯住了负责人的衣领,语气阴沉的道:“小子,你们还没完了是吧,那湖底是什么东西你们知道,要不是我这兄弟厉害,怕是已经被那东西给吃了,你们应该烧高香死的是你们湖底的那玩意儿,要是我兄弟出了事儿,你们负得了这责么!” 这名负责人对耿军狄还是很忌惮的,主要是耿军狄刚才表现的太过强势了,连他们当地的一霸赵猛都敢说打就打,他们又怎么得罪的起。 可那鳄鱼要是真的死了,他们也是吃不了兜着走,景区方面一定让他们负责任,他们想要不负责任的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让杀死鳄鱼的人来负责。 另外几个负责任想凑过来,但一看到耿军狄站在眼前,一个个又都蔫吧了,其实他们更应该怕的是林昆,只是这些人一时半会儿脑袋秀逗了没反应过来,能在水底把大鳄鱼干死的人,岂是他们想扣就能扣下的。 揪住林昆这名人工湖负责人咬咬牙,在心里做了一番思想斗争,最终还是要执意留下林昆,“不行,他必须留下来负责,要不我们没法交代!” “交代?”不用林昆说话,耿军狄冷冷的道,说完嘴角倏的冷冷一笑,反问道:“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今个你是非要扣下我兄弟是吧?” 这名负责人咬咬牙道:“对!” 耿军狄冷笑,脸上的表情突然变的跋扈起来,直接揪住这名负责人的衣领,暴怒的骂了一句:“特么的不识好歹,你进去跟那玩意儿作伴吧!”说完直接把这名负责人往水里一推,就听扑通的一声,一大片水花…… “救命……救命啊,这水里有鳄鱼……”被推倒水里的那名负责人挣扎着叫了起来。 周围的人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凛,耿军狄惊凛的向林昆看去,如果刚才只是猜测,那现在完全可以肯定了,林昆在湖底杀死的就是一条鳄鱼。 这刚第一天旅游,就碰上了这么多的事,可谓是出师不利,但好在没有人员伤亡,终归时有惊无险。 下午家长们或者是和孩子留在酒店的,或者是带着孩子出去逛街的,林昆和澄澄就在酒店待着哪都没去,李春生和苏有朋跟孙志和孙洋出去溜达了。 林昆重新找了件衣服换上,他的腰上有一大块黢黑发紫的伤痕,是刚刚被那条大鳄鱼用尾巴扫的,这也就是他钢筋铁骨皮肉结实,换做普通人恐怕早就被扫的皮肉翻了出来。 澄澄很贴心,看到爸爸的身上有伤,小家伙从行李里翻出来楚静瑶给他们爷俩带的急救箱,从里面找出了碘酒替林昆擦,这伤虽然看起来挺严重的,但对于林大兵王来说简直就是九牛一毛,从前他受过的伤比着严重的多的有的是,但他还是老实的趴在了床上,享受着儿子给他擦伤,这种感觉是幸福的。 咚咚咚…… 房间的门被敲响了。 “爸爸,我去开门!”澄澄放下手里的碘酒,跑到门口去开门,林昆也站了起来。 “刘小刚……”澄澄惊疑的道。自从上次幼儿园门口的打架事件后,刘小刚看到澄澄都是绕着走,而且刚才刘小刚在湖里溺水,这么快就好了。 门口站着的还有刘小刚的妈妈,刘刚的妻子耿月娥,耿月娥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他本来对林昆是极度偏见的,不为别的,就因为林昆和澄澄打了她老公和儿子,但人家刚才又是冒着生命救了自己的儿子,所以该谢还是要来谢的。 娘俩站在门口不吭声,林昆笑着打破尴尬,“小刚,快和你妈进来坐。” 刘小刚仰起头看看耿月娥,耿月娥稍稍的犹豫一下,领着孩子进来了。 “随便坐。”林昆笑着说,给母子俩倒了两杯水,又对澄澄说:“澄澄,招待好你的小同学。” 澄澄端着水杯到刘小刚面前,刘小刚看起来没什么大碍,澄澄把水杯递到他面前,用小孩子特有的友好笑容道:“小刚,给。”又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刘小刚有些羞赧的接过水杯,道:“谢谢,医生阿姨说我没事。” 林昆把水杯递给了耿月娥,看着耿月娥,耿月娥说了声谢谢,然后又说:“医生说幸好救上来的及时,孩子的肺里没有进水……谢谢你。” 林昆笑着道:“不用客气,应该的。” 耿月娥握了握水杯,低着头道:“之前小刚说楚澄没有爸爸,那是他的错……” 林昆笑着打断道:“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何况我也……回头跟你家老刘说一声,让他别记仇,孩子毕竟还是同班同学,咱们做大人的应该让他们好好的相处,他们还小不懂事,咱们做大人的应该做个表率。” 耿月娥抬起头看着林昆,微微的怔了一下,点点头。 没待多久,耿月娥就带着刘小刚离开了,澄澄和刘小刚毕竟都是小孩子,没有那么多爱恨情仇的想法,两人很快就和好了,临分别前澄澄还拿出自己最喜欢的零食送给了刘小刚,这下两个小家伙的感情更深了。 房间里剩下林昆和澄澄,林昆笑着对澄澄说:“儿子,不管什么时候都记住了,在这个世界上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与人善就是与自己善。” 小家伙眨眨眼睛,似懂非懂的道:“爸爸,我有些不明白你说的话,不过我喜欢交朋友。” 林昆溺爱的摸摸小家伙的头,“这就行了,剩下的等你长大了慢慢就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