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五章:枪响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枪响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枪响 晚上八点钟,春节联欢晚会准时开始,而此时在人民大会堂的另外一个大厅内,各国的记者正在忙碌的准备,今天华夏的联欢晚会一结束,华夏的重要领导人将对外发布重要新闻。 近年来,华夏发展迅速,尽管许多心怀不轨的大国恶意中伤,妄图诽谤,但一个民族的真正崛起,岂是他们蓄意煽动就能破坏的。 现场的记者来自世界各地,采访还没开始,大家伙准备好了以后,就用通用的英语开始交流起来,猜测今天将会有什么爆炸性的新闻公布。 现场的记者中,有三名岛国的记者工作人员,这三人面色冷峻,神态颇有些倨傲,一副跟周围的人和环境格格不入的样子。 这三名岛国记者工作人员,分别是一女两男,女的看起来二十多岁,两个男的一个二十左右,一个三十出头的样子。 旁边的一位米国记者主动过来打招呼,是一名身材粗犷高大的米国男人,看上去颇为的威武,脸上的表情笑容和煦,但看着岛国那名女记者的眼神,却是闪烁着淫邪的光芒。 岛国的这名女记者长的不差,穿着一身干练的职业装,身材前凸后翘,将东方人的性感展露的淋漓尽致,触肩的黑发披在肩上。 岛国女记者的眼中暗存鄙夷,不过脸上的笑容却是十分的友善,毕竟两国之间属于同盟状态,一个担心自己世界霸主的地位被动摇,另一个也妄图从华夏侵略抢夺更多的资源。 在华夏五千年的历史上,有过那么一段耻辱而又压抑的时光,清王朝的最后几年,各国列强强行侵占掠夺,杀害了我们无数的同胞,曾经燕京皇城的大街上,一片狼藉,尸体无数…… 那是一段灰色的历史,华夏开国元首不愿意到其他各国访问建交,据后人的猜测,很大原因是因为那些如今穿着西装,佯装高贵的发达国家,曾经在我们华夏犯下的累累罪行。 一个禽兽的内心,不是用香水和西装就能掩饰的好的。 米国记者笑着问岛国的女记者:“女士,对今天晚上的新闻发布会有什么看法么?” 记者之间玩的也是勾心斗角的行当,可能冒冒失失的一句话,就会被对方抓住把柄,写到第二天的新闻头条上。 记者是啥? 有良心的记者将事实揭露在众人的面前,没良心的记者歪曲事实,怂恿误导着着广大民众。 岛国的女记者温婉的一笑,尽显岛国小女人的妩媚,笑着说:“先生,新闻发布会还没开始,我们都不好胡乱推测。” 米国记者倒是性格直爽,哈哈笑道:“女士这是在有心的防着我呢,我们米国与岛国之间利益关系,我们俩也是同样。” 顿了一下,米国记者笑着继续道:“如果猜测不错,应该是东海问题。” 岛国女记者微微一怔,笑着想要狡辩,米国记者打断说:“女士,我们都是受雇于政府而来,待会儿我希望我们能够相互协作,抛出几个重磅一点的问题,让华夏的官员无法回答。” 岛国女记者的心里,这时才稍稍的有所松弛,道:“那我们合作愉快!”说完,媚眼如丝的看了这个米国男人一眼。 “我在迈阿密有一栋度假别墅,如果感兴趣,这边的事情完了以后,你倒是可以去看看,那儿的风景真的很不错,我的酒窖里有各种各样的美酒。”米国记者看着岛国女记者的眼睛笑着说。 岛国女记者呵呵的一笑,倒不是很抵触的样子,道:“这个稍后再谈吧。” 美国记者转身离开,岛国女记者旁边的另外两名男士走过来,小声窃窃的说:“我们今天晚上的任务……”说着,向周围看了一眼。 华夏的警卫人员,一个个神色严峻的站在大厅的周围,身上透着一股令人心悸的强者气息,一双双眼睛更是来回的在大厅内巡视。 岛国女记者压低着声音,阴测测的说:“见机行事!” “嗨!” 两个岛国男人低声应道,神态庄重,似乎抱着必死的决心。 时间分秒而过,旧的一年马上辞去,新的一年马上到来,人民大会堂的外围,戒备森严,而且所有人入场的时候,都经过全身的安检以及身份核实,蚊子飞不进去,多一丝头发也带不进去。 新闻发布会也马上就要开始了,岛国女记者向着大厅外走去,门口的敬畏一脸严肃的拦住,说:“小姐,你这是要?” 岛国女记者笑盈盈的说:“我要去卫生间方便一下,请问卫生间在哪?” 说的是岛国语,人民大会堂里的这些警卫,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都通晓英语,可岛国语这种小语种,却是不通。 女记者又笑盈盈的说了一遍,警卫们却是面面相觑。 这时,迎面一个一身军装的美女走了过来,站在警卫的身旁,看着岛国女记者,笑着说:“这位小姐说她要去卫生间。” 警卫马上恍然,让开了去路,不过却要是派人跟踪过去,这是警卫们的职责所在,为了确保新闻发布会没有意外发生。 “不用了,我陪这位小姐一起去吧。”陆婷温婉的笑道:“你们都是男人,跟着去女卫生间也不方便。” “是!陆队!”警卫应了一声。 陆婷和岛国女记者一起向女卫生间走去,岛国女记者脸上笑容甜美,夸赞说:“陆长官,你长的可真是漂亮。” 陆婷笑着说:“过奖了,还没问小姐你怎么称呼呢?” “我叫吉泽美惠,你叫我美惠就好。”岛国女记者吉泽美惠笑着说。 “美惠小姐也很漂亮,做记者很久了?”陆婷笑着问。 “也还好了,刚刚三年而已。”吉泽美惠笑着说,来到了女卫生间的门口,眼眸中却是一抹冰冷的杀气闪过。 两人一起走进了卫生间,吉泽美惠下意识的抢先一步,来到了其中一个隔间的门口,回过头有些羞涩的对陆婷说:“我有些急,抱歉。” 陆婷伸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脸上带着微笑。 吉泽美惠关上了隔间的门,裤子也没脱就蹲了下来,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声音,听到陆婷也打开了隔间的门进去后,她才慢慢的站了起来,隔了几秒钟,摁了一下冲水,在那哗哗声音的掩护下,搬开了冲水上面的水箱盖。 里面有一个用牛皮纸包裹的小包,拆开来里面有三把枪,一把袖珍的手枪,另外两把都是正常的手枪,吉泽美惠冷冷的一笑,手里握着一把手枪,揣好了另外两把手枪就出来了。 她双手握着手枪,慢慢的推开了旁边的一个隔间的门,里面是空的,然后又慢慢的推开了另一个隔间的门,里面还是空的。 依次下来,很快就到最后一个了,吉泽美惠的嘴角冷冷的一笑,枪口缠上了一层外衣,慢慢对准了隔间门口差不多人脑袋蹲下来的位置。 “撒由那拉……”日文,再见的意思。 铿铿铿! 一连三声枪响射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