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三章:年轻大校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年轻大校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年轻大校 第二天一早,林昆穿上了军装,这是特别行动处专门定制的,和特种兵的迷彩服相似,但略有不同,肩上扛着个两杠四星的大校军衔,军官帽带上,整个人的气质顿时不同起来。 “爸爸,好帅哦!” 澄澄一脸崇拜的说,小家伙仰着模样,小眼睛里充满了憧憬,“爸爸,将来等我长大了,也要去当兵,穿上军装!” 林昆笑着摸着小家伙的头,说:“好啊,子承父业。” 林昆抬起头,向楚静瑶和秦雪看去,两人目光平静,隐隐的有着一丝担忧,林昆告诉她们自己要去执行任务,具体的没有说,这涉及到国家机密,见两人紧张,林昆笑着调侃说:“怎么样?帅不帅。” 秦雪面色平静没有说话,目光看向楚静瑶,楚静瑶白了他一眼,走上前来替他整理了一下领口,“今天晚上的这顿年夜饭先欠着,等你忙完了回来,可要补偿给我们。” “我……” 林昆刚笑着开口,楚静瑶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说:“到时候要八菜一汤,都要挑我们喜欢吃的做,我们一家人坐下来好好的吃顿饭。” 林昆咧嘴笑道:“放心吧,媳妇,没问题,我喜欢做饲养员。” 楚静瑶眉头一皱,旁边的秦雪也是一愣,倒是澄澄反应的快,仰着小脸一脸认真的说:“爸爸,饲养员是养动物的么?” “哼!” 楚静瑶和秦雪同时哼了一声,两个大美女同时纤纤的玉指一亮,在林昆的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记。 嘶! 疼…… 不过林昆脸上的表情却是更为的夸张,“哎呀,掐断了,不能做饭了,也不能去执行任务了,要不就在家陪你们过春节吧……” “快走吧你,还是国家的事情重要!”楚静瑶推了林昆一把,脸上表情倔强,心里却是担心而又不舍,秦雪在一旁,目光也是微微有些复杂,她看着林昆,又偷偷的看楚静瑶,内心里那感情纠乱的错觉,也只有自己一个人能懂。 林昆走了,澄澄跟着向前走了两步,小家伙那不大的小眼眸里,一层雾气缭绕,看的林昆心有不舍,林昆刚要停下来,楚静瑶却是走过来将澄澄抱起来了,澄澄冲林昆挥挥手。 “爸爸,你去执行任务,去打坏人吧,我会保护妈妈和小雪阿姨的!” 林昆脸上笑着,心里头暖暖的,望着看着他的三个人,说:“媳妇,儿子,小雪,新年快乐,等我回来给你们做年夜饭!” 吉普车轰隆隆发动,开出了小院,此时小院的外面,此时小院的外面,停着一辆面包车,车里坐着几个穿着便装的男人,一个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样子,面容刚毅,神态严肃。 这六个人是林昆专门向特别行动处要的,从燕京军区里调来的特种兵,他担心楚静瑶母子以及秦雪的安全,所以找来他们。 燕京机场附近的一家酒店,李春生开着一个辆商务车接上了八指等人,向着和林昆提前约定好的地点驶去,具体的情况林昆已经通过电话交代完毕。 人民大会堂外围,一早上开始,就全面开始警戒,今天晚上,这里不但要举行国宴,国宴之前更是有全国的春节联欢晚会。 林昆的吉普车停在了设警戒的外围,一早上周围便有许多的老百姓在这围观,只为了偶尔能看见路过的明星大腕,春节联欢晚会的排练一个多月前就开始了,只不过之前的警戒不像现在这么严。 滴,滴滴! 眼看就要到达目的地,林昆的车前面一辆奔驰车挡路,等了半天这车也没有要走的意思,估计是没有通行证,过不去警戒线。 听到林昆摁喇叭,前面的车窗里马上探出来个圆不溜秋的脑袋,具体的模样林昆没仔细看,但就这么大致的看了一眼,简单的一句话,不太敢恭维啊。 “小子,摁什么摁,催命啊!”这圆不溜秋的脑袋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模样,脑门上有重重的抬头纹,眼圈黢黑,一看就是活的挺纠结。 林昆嘴里头歪嗒嗒叼着个烟卷,把军官帽摘下来,摇下车窗探出头,笑着对这圆不隆冬的脑袋说:“哥们,有点公德心,这路是人民共有的财产,你摆个车横在这,不太好吧。” “好不好管你个屁事!”这圆不隆冬的脑袋一看林昆就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还开着一个老款的吉普车,心里顿时就有几分不屑,不过再一看车牌子,他眉头马上皱了皱。 再仔细的端量林昆身上的衣服,没想到居然是一个军官! 这么年轻的军官…… 圆不溜秋的脑袋顿时琢磨了起来,不过马上脸上的表情更丑恶,他只不过是想过来看几眼自己喜欢的女明星,没成想却被站岗的士兵拦住,这心里正有火气呢,这一下可好,又遇见个当兵的,还尼玛军官,老子最看不惯的就是你们这群臭当兵的! “不太好怎么着,臭当兵的,有本事开着你的破车撞老子啊!”圆不溜的脑袋很嚣张,说完一只手拽着脖子上拴着的拇指粗下的大金链子炫耀一下,另一只手竖起了中指。 林昆眉毛轻轻的一挑,嘴角呵呵的一笑,调侃道:“喂,哥们,你脑袋是被门夹了,还是被驴踢了?” “踢你妈,夹你妈啊!”圆不溜秋的脑袋怒喝道,“别在那儿磨磨唧唧的废话,有本事开你那破车撞老子啊!” 砰! 几乎话音刚落,就听砰的一声响,林昆刚才说完了话之后,直接就把头缩回了车里,脚底下果断的一脚油门,就听这军用厚实的吉普车,嗷的一声咆哮,直接冲着奔驰车的屁股撞了上去。 圆不溜秋的脑袋哪里反应过来,奔驰车在同等的轿车里,那绝对算是皮实稳当的,可对上林昆开着的纯军用的吉普车,那可真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纯军用的吉普车,马力绝对是普通的城市吉普车的数倍,另外车身的重量,也不是霸道车那种号称是越野的硬派车能比的,再就是车身钢板的厚度,敢开上战场驰骋的吉普车,几乎都具备防弹防爆的性能,那钢板的厚度以及轮胎的质量,绝对是普通车的数倍,甚至十几倍。 “哎哟!” 圆不溜秋的脑袋一个反应不及,脑袋重重的磕在了车窗框上,顿时疼的一阵的呲牙咧嘴,他揉着脑袋又要冲林昆开骂。 砰! 又是一声结结实实的闷响,林昆嘴里歪嗒嗒的叼着烟卷,这一脚油门踩的更实诚,直接又将那黑色的奔驰车撞出去了老远。 吉普车的前脸几乎是一点痕迹也没留下来,就是稍稍的沾染了点奔驰车屁股后面的车漆,可再一看那奔驰车,屁股凹进去了一大块,吐鲁番张的模样,都让人有些不忍直视。 “啊哟!” 圆不溜秋的脑袋又是结结实实的和窗框发生了一次亲密接触,那脑袋上紧挨着起了两个大包,疼的呲牙咧嘴,脸上表情狰狞,直接推开车门就跳了下来,撸着袖子向林昆走过来。 周围的人纷纷停下脚步围观,兵哥哥对暴发户,这一看就很有看点,另外刚刚目睹了咱们华夏国产的吉普车,把奔驰车的屁股撞烂了,众人的心里也是一阵说不出的痛快。 华夏人都喜欢崇洋媚外,都说那外国车好,怎么样,还是被咱们华夏的自产车给收拾了吧? 当然了,这里也还是有客观原因的,最主要的原因是林昆开着车的经典老吉普车,可不是普通的民用车,而是军用。 “小子,你他娘的给老子下来,老子今天要扒了你的皮!” 圆不溜秋的脑袋走到了近前,冲着林昆咆哮到,撸着袖子就要拽林昆的衣领。 林昆只是稍稍的一躲,便躲过了抓过来的这只胖乎乎的手,嘴角戏谑的一笑:“胖子,你先等我一会儿,我先把你的车给撞烂了。” 胖子脸上的表情一愣,林昆脚底下的油门已经踩了出去,砰的又是一声巨响,奔驰车又被撞猛的向前猛的一蹿,本来就已经不堪入目的车屁股,这一下更是难看到了极点。 胖子深呼一口气,差一点被气的晕过去,一双眼珠子更是瞪的大大,向着吉普车就奔了过来,抬起脚愤恨的冲吉普车的屁股就踹了一脚,似乎想要替他的奔驰车狠狠的出一口气。 结果…… duang! 胖子顿时嗷的一声嚎叫,抱着脚蹦了起来,这吉普车全身可都是纯钢打造的,硬度极高,就他那穿着大皮鞋的脚丫子,踢上去可就是踢到了钢板上。 林昆这时从车上跳了下来,来到了胖子的面前,这胖子本来还想舞舞喳喳的叫唤上两声,他甚至心里头后悔今天出来没带保镖,可一看到林昆肩上扛着的军衔,顿时就傻了眼。 这胖子也不是缺心眼的人,关键是平时嚣张惯了,今天被警卫的士兵打脸,心里的一杆怒火难以消遣,所以才跟林昆耗上了,看林昆年纪轻轻,本来以为的最多就是个小连长什么的,结果没想到居然是大校,二十多岁便已经当上了大校…… 这可是多少人熬了半辈子也熬不来的军衔啊!